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六十节 恐惧女修 【第二更】

第两百六十节 恐惧女修 【第二更】

    首当其冲的几名修者早就灵罩全开,身上灵甲流光溢彩,煞是好看。可是这些平日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的光芒,此时却倒映在他们脸上,清楚地显现出他们的惊恐。

    许多人情不自禁地仰起脸。

    剧烈地抖动的视野中,一个火球,遽然变大,瞬间出现在面前。

    轰!

    左莫重重砸在这群人中间。

    首当其冲的三人,像如被狠狠打出去的石球,连闷哼都没来得及发出,硬生生给钉进泥土中。这样的冲击之下,除了炼体的修者,其他修者,根本没有半分存活的可能。

    灵甲释放的灵罩就像纸糊的脆弱,被如刀子般的乱流切割得支离破碎。

    强大的撞击,左莫也不好受,周身环绕的火焰当场崩散,同时噗地喷出一团血雾。血雾喷在那些红色火焰乱上上,火焰乱流猛地暴涨。

    几名躲之不及的修者,被这暴涨的火焰扫中,当场脸色大变。

    空火!要命的空火!

    左莫不懂他这一招的厉害,这伙人中却有不少识货的。流星空火,除了势若流星无可抵御外,它有一半的强悍之处,要归在空火之上。

    空火是一种相当特殊的火焰,它生于空气激荡之际,仿若凭空得来。空火极难熄灭,尤其水行之力对其无用。它另一个特性,却是极其刚厉,温度虽不高,但能蚀人心神。

    左莫喷出的这口血沫中,偏偏又蕴含其本身精华,血涨火势,当场便有七八名修者吃了暗亏。心神受伤是极其痛苦的,当场便有好几人惨叫连连。

    余势未绝的左莫穿透这伙人的阵形,便朝地面冲去。

    受这么猛烈一撞,浑身沸腾的热血慢慢冷却下来,左莫陡然清醒过来。待他看清周围状况,顿时头皮发麻,叫苦不迭。

    要命!自己疯了么?

    怎么就冲过来了呢……

    他神色惨白,嘴里无意识喃喃,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飞速靠近的地面,连忙调整姿势。咚!他以狼狈无比的姿态着地,一着地,拔腿就跑。

    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做梦一样。但唯一清楚的,那招瞎整出来的冲撞虽然威力不错,但是灵力和神识消耗是巨大的,两者都降到危险线以下。

    再不跑,更待何时?

    这段时间炼体的成果此时终于发挥作用,没有灵力的支持,他单靠两条腿,跑得竟然也飞快。而刚才他那招华丽无比的流星空火,把所有人给震住,没有一个人敢追。

    吭哧吭哧跑了半天,见身后没人追,左莫终于停下来喘着粗气。刚才那一撞,他受伤也不浅,浑身几欲散架。

    自己怎么就冲了过去呢……

    邪法……一定是什么邪法……

    左莫脑子里拼命地想这个问题,肯定是女修给自己施了什么邪法!要不然,自己绝对不会冲过去,自己怎么可能做这种送死的事?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喘着粗气,身后也没人追来,尤其是他看到三名金甲卫和一曲曲尉带人杀过来。

    见左莫没事,曲尉松了口气:“老板,您没事吧!另外一曲正在恢复灵力,马上就能赶来。”

    左莫摆摆手,另一只手拄着膝盖,喘着粗气:“我没事,你们去帮那不要命的女人!”

    “是!”曲尉应命,刚抬起头,僵在原地:“老板……”

    听着曲尉梦呓般怪异的声音,左莫有些奇怪,抬起头,便看到曲尉布满诡异的脸,呆呆地看着他身后。

    他连忙转过身,顺着曲尉的目光望去,陡然僵在原地。

    天空中,女修就像一个没有重量的女鬼,轻飘飘地在敌人意游荡。她的速度不快,动作也不凌厉,也不见有什么灵力光芒。

    但所过之处,敌人就像下饺子般,不断地往下掉,重重摔成肉泥。

    邪门!

    左莫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太……太邪门!这是什么法诀?什么功法?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天空上只剩下稀稀落落三十多名修者。

    咕嘟!

    左莫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眼前这一幕,没有耀眼逼人的光华,没有森然剑意,没有轰隆爆音,什么也没有。

    她赤着足,信步地在众人间穿过,一名名凶狠的修者,像沙包般,纷纷砸在地面。那双左莫暗中赞叹不已的赤足,此时却散发着浓郁的死气。

    彻骨的寒意让左莫仿佛连骨头都冻住,他就像雕塑般,张大嘴巴,立在那。在他身边,其他修者,也个面带恐惧,大气都不敢出。

    这是左莫记事以来所见过的最诡异最恐怖的一幕。

    连他们都觉得诡异可怖,身在战局的那些修者,心中的恐惧何止如此?

    刚才还满脸凶横的刀子,此时像见了鬼般,脸上的横肉不断地颤抖着。他转身想逃,可是却发现,他动弹不得,连手指都动弹不得。

    时间仿佛在此刻凝固,往下的修者,齐齐定格在半空中,一动不动,有如木偶。

    精致如瓷的赤足,每从一个人身边掠过,便有一个人从空中跌落。

    眨眼间,天空中偌大的战场,除了女修,空无一人。

    死寂,一片死寂。

    风吹过,女修静静飘浮在空中。

    左莫耳边传来一阵牙齿磕碰的声音,他转过脸,见身边所有的修者,全都在瑟瑟发抖,牙齿打颤。本来心中狂跳不止,浑身发冷的左莫看到众人的模样,突然间,心中恐立即冲淡了许多。

    蒋维和蒋豪面无人色,浑身不自主地颤抖,身边其他修者,皆是如此。

    女修忽然转过脸,朝这边望了一眼。

    “啊!”充满恐惧的尖叫突然在众人耳膜响起,却见一名修者面容扭曲,眼珠外凸,几道血痕从他口鼻处缓缓流下。他就保持这个姿势,软软倒在地上。

    刚才这声尖叫,让蒋维差点连心跳都停止,刚想喝骂,待看到此人惨状,心中更是骇然!这名手下跟了他许久,各种阵仗见过无数,今天竟然被吓死!

    再看其他人,他也知道,如果此时他说再战,他会第一个被众人乱剑砍死!

    他惊恐地瞥了一眼远处那个戴着面具,犹如花子般的诡异女人。他知道,这个诡异的身影,他终生也不可能忘却。

    “撤!”他按捺心中狂跳,运功低喝,震醒众人,率先转身便跑。

    其他人被吓一跳,脸色更白了几分,恍如惊弓之鸟,转身疯狂地逃跑。

    女修也不追,只是静静地看着,她那双惊心动魄的赤足之下,横七竖八着一百具尸体。

    左莫都不知道最后是怎么回城的,他精神恍惚,刚才那一幕,给他的冲击和震撼实在太大。不光是他,整个城的修者,全都像丢了魂般。他们都亲眼目睹女修阴诡莫测的战斗,再也没有人敢抬头看女修,没有人敢稍稍触及她的目光。

    女修和平时一样,沉默地立在左莫不远处。

    识海中,左莫面前的蒲妖一脸凝重,这是他第一次在蒲妖脸上见到这般凝重。

    “那是什么法诀?”左莫语气艰涩。

    “不知道。”蒲妖显然也被女修吓一跳,他沉声道:“我想不到任何一种与之相关的法诀或者秘技。”

    “我给她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她体内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她的身体,明明几乎快崩碎,密密麻麻的旧伤。”左莫想了想道,希望能给蒲妖一些线索。

    “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是一种自伤类法诀或者秘技。这类法诀和秘技,威力强大,但是伤身伤寿元。”蒲妖慎重道:“你要小心,她来历不简单。”

    “小心……”左莫脸比苦瓜还苦,摊手:“我怎么小心?”

    蒲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脸色不比左莫好到哪去。遇到一个他也弄不明白来历,不是对手的家伙,让曾经身为天妖的他,深感挫败。

    “也不知道能不能请她帮忙对付明霄老祖?”左莫忽然道。

    “她年纪太轻。”蒲妖摇头:“哪怕就是自伤法诀,她修习的时间也太短。她虽然很强,但没到金丹。她对付凝脉,切瓜砍菜,但对付金丹,那是另一回事。”

    “金丹和凝脉,不是力量种类之间的差别,而是力量本质的差别。”蒲妖继续道:“本质上的差距,不是剑走偏锋能够解决的。”

    左莫想想也是。

    “你说,她是不是用了迷惑心神的法诀?”左莫忽然又问:“我为什么就冲出去了呢?不应该啊!我记得她眼里好像亮过紫光。”

    “她肯定没用,这点我还是清楚的。”蒲妖回答得很肯定,但是随即语气也充满了疑惑:“不过我也奇怪,你怎么就冲出去了呢?你最是怕死啊。”

    “我也觉得。”左莫毫不觉羞耻,深然以为点头:“她没给我半晶石,我冲个什么劲啊?真是邪门!”

    “她不漂亮,若是美女倒也罢了……”蒲妖摸着下巴琢磨着。

    “美女?”左莫眼一瞪,下意识提高音量:“不给晶石!美女也不行!”

    “到底是为啥呢?”蒲妖百思不得其解。

    “为啥呢……”左莫皱着眉头,一脸苦恼。

    这个问题是如此诡异,如此让他摸不着头脑,没搞清楚之前,他心里就不踏实。下次要再这么稀里糊涂就冲上去,小命就没了。

    就在左莫在这烦恼的时候,南胜镇不远处的一座静悄悄的山洞。

    麻凡和谢山同时睁开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