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五十六节 变数
    “你?才一熟。”蒲妖看着一脸期待左莫,毫不犹豫地打击道:“基本上,三熟才能进阶,小弟弟,你还早。”

    左莫听到这,不禁大为失望:“进阶这么难?”

    “难?”蒲妖冷笑:“这算什么难?好东西可没有那么容易到手。”

    “那倒是。”左莫想想也对。他还记得以前自己种植灵谷的那段经历,莫说好东西,便是那些如今看来品阶不入流的法诀,在那时,也费尽了他九牛二虎之力。

    遇到蒲妖之后,他日子才开始好过起来。蒲妖虽然时不时来几下坏事,但左莫都从来没往心里去。没有蒲妖,他还不过是无空剑门的外门弟子呢。

    他对待蒲妖,还有神秘的墓碑,态度都很一致。大家做交易什么的,他都能接受,得到好东西,要付出代价,这个理所当然,你情我愿的事。可若是对方要挟、强迫,他宁肯不要。

    “这血珠是什么东西?”

    “没啥,就是你的精血凝成的珠子。”

    左莫顿时吓一跳:“我精血凝成的?什么时候?哥怎么不知道?”他看向蒲妖的目光,语气一变,顿时露出几分不善,莫非又是这厮做了手脚?

    “关哥屁事!”蒲妖翻了翻白眼,模仿左莫口吻:“你女人弄的。”

    “哥女人?”左莫一愣:“哥啥时候有女人了?”

    “戴面具的。”蒲妖无疑极具流氓天赋,稍稍一学,玩世不恭的气质油然而生。他俨然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高级流氓,带着几分优雅和慵懒。相比之下,面目狰狞的左莫,一头钢刷般的板寸,活像街头巷尾流窜,提着板砖的混混。

    “她什么时搞的鬼?”左莫皱起眉头。

    “不要不识好人心。”蒲妖漫不经心瞥了一眼,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得了便宜还卖乖。魔体熟化会发出蜕变,唔,你要生猛一些,居然玩精血爆体。人家好心,帮你凝成血珠,总算没浪费。不过,真是个生猛的妞啊!”

    左莫脸色顿时尴尬起来,对这来历不明的女人,他心中始终充满戒心。

    “这玩意有什么用?”现实的左莫迅捷把话题拉到血珠上。

    “用处蛮多,如果你修血煞类的魔功,更是是难得的好宝贝。现在嘛,我一时也想不出来。”蒲妖毫不负责道。

    从识海中退出来,左莫恰好看到女修,不知道是不是蒲妖的话,忽然看她要顺眼许多。

    “谢谢你哈。”他扬了扬血珠,对女修道谢。

    他知道女修肯定不会有反应,道谢完便转身继续投入建城的工作之中。

    左莫不知道,在他转身的时候,面具后那双眼睛,一道紫芒一闪而逝。

    公孙差注视着战场内的变化,他在不断地尝试着新的战术。任何战术,从见到,再到熟悉,再到领悟,整个过程需要花费极大的心力。而重要的,却是实践和尝试。

    在弈战棋里,蒲妖向公孙差展现过许多种战术,每一种战术,都各具神妙。但是,并不是每一种战术,都像三段波式冲杀那般,可以稍加演化便能拿来用。这其中牵涉到人员的组成,队伍的结构等等。

    弈战棋中,基本都是妖魔。别的不说,妖魔和修者两者战斗方式,便千差万别,生搬硬套显然是不成的。

    但是,不断地被蹂躏,被用各种战术蹂躏,公孙差的眼界不知增大多少。没有谁告诉他,应该怎么样。他只能不断通过种尝试,让自己在蒲妖的手下,坚持得更久。

    模仿、总结、尝试。

    如果是一般人,尝到三段波式冲杀犀利无匹的甜头,自然把它奉为金科玉典,无上利器。但是公孙差却是在不断地尝试,尝试不同的战术。因为很难找到战阵类的玉简,他甚至向左莫求教,希望能找到更丰富的战阵。

    不知不觉中,他走上一条超乎所有人想象的道路。

    在离他们二十里远的地方,有两名修者游弋,远远地观注战场变化。公孙差他们也没理会,每一场战斗的时候,都会遇到这样像其他势力的探哨。这些探哨极擅飞行,只是远观,情形稍有不对,便驾剑远遁,根本无可奈何。

    所以即使发现这些探哨,公孙差也根本不去理会。除了必要的警戒,主要是防止这些探哨参加战斗。

    只是这次,远远旁观的两人,却不都是探哨。蒋维是一个势力的老大,之前并没有注意到公孙差他们,直到公孙差连续拔掉几个势力之后,他立即警觉起来。

    这几个势力他都不陌生,彼此还来往过。虽然公孙差他们离自己还有段距离,但他却心中不安。于是他不惜跟着手下,冒充探哨,来亲眼目睹这支神秘的队伍。

    “老大,就是他们。”手下指着远处公孙差一行人道。

    蒋维嗯了声,看得却是心惊肉跳,脸色微变。战场看似乎混乱胶着,但蒋维能当老大,又岂会没有几分眼力?

    这伙神秘人明显已经占据绝对上风,现在只不过是在玩耍对方而已,就像猫抓住老鼠般戏耍对方。

    但又看了一会,他遽然而惊。

    不对!不是玩耍!

    混乱的战局渐渐明晰,因为这伙人的队伍,开始变得有条理,有点章法更分明的迹象。

    越看蒋维脸色越白,心也在不断往下沉,这伙的纪律、战术,远远超出他的想象。这伙人在试验新战术!那混乱并不是对方给他们造成,而是他们自己导致的。而随着他们开始熟悉新的战术,战场也迅速从混乱中走向明晰。

    正在激战的另一方,他认识,是王胡子。王胡子作风极其剽悍,骁勇善战,手下汇聚一批亡命之徒。他见了面,也要喊声王哥。

    可剽悍若王胡子,竟然被对方用来试验战术!竟然硬是挣扎不得!

    看着王胡子带着手下左突右冲,却有如陷入沼泽之中,穷途末路,蒋维心中不禁涌出一股悲意。

    这伙人太强!

    他们的配合实在太默契,并不是他们的战术看起来有多流畅,多华丽。事实上,他能一眼看出他们战术配合时的生疏,应该是一种他们没有用过的战术。王胡子亦是有能耐的人,几次抓住这伙人的破绽。可每当战局要被逆转之际,这伙便会重新使用另一种战术。

    那才他们常用的、娴熟的战术,犀利得惊人,王胡子搏命反击,在瞬间切割得支离破碎。

    而随后,这伙人又会换成他们陌生的新战术,生涩地寻求配合,

    如此往复。

    “真可怕!”蒋维喃喃自语。

    手下有些不明白老大为什么会说可怕,在他看来,双方交战这么久,这伙人才确定优势,远远没有传闻中的厉害。

    蒋维没有解释,他心中在庆幸,今天来对了。

    公孙差嘴角终于多了一丝笑意,下面的修者对他的新战术,开始逐渐找到节奏。任何战术,平论训练得再好,若没有经过实战,那威力也大折扣。毕竟战场的形势,千变万化,和训练时完全不同,生搬硬套,是没有用的。

    他身边的修者们,见小娘终于笑了,心中一颗石头才放了下来。

    战斗很快结束,俘虏了大约一百五十名修者。

    看着身边黑压压的一片修者,他不禁揉了揉脑门:“现在咱们俘虏的修者有多少了?”

    “一千一百人一十五人。”手下给出精确的数据。

    想了想,公孙差命令道:“运回去吧。每次战斗带着他们,不太安全,派一个部押送。”

    左莫不在,无法给这些俘虏下禁制,因此只能收缴他们所有的法宝,派人看守。也有些修者,被直接编入队伍中,比哪那些符修,还有三名领悟剑意的剑修,王胡子也在其中。

    这些俘虏很老实。

    两三天,便目睹一次公孙差他们如何打败一个势力,自然所有人都老实起来。他们敬畏地看着这三百余名修者,虽然他们的人数超过小娘他们三倍,可依然没有人敢有丝毫不安份。

    在这之前,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支如此恐怖的队伍。当然,那些曾经目睹过妖军修者会反驳妖军才真正厉害。可就算这些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支队伍是他们见过的,除了妖军之外最厉害的一支队伍。

    手下们早就建议小娘俘虏运送回去。

    一百多人押送一千多名俘虏,没有人觉得有兵力太少。

    这个任务又落在魏然身上,小娘觉得魏然虽然个人实力一般,但头脑好,为人冷静,值得培养。魏然其实是不大愿意的,打得正爽的时候,押送俘虏回去,那岂不是落在别人后面?新战术,他才刚琢磨出点味道出来。

    奈何小娘的命令,他可不敢违抗,只好率领手下,闷声闷气地押送俘虏回去。

    看着一部分队伍押送黑压压一片修者,他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他不由暗自摇头,在他看来,如果把这些俘虏纳入队伍之中,反而会让这支恐怖的队伍战斗力下降。只要有这三百人,哪里去不得?

    或许别人有其他的想法吧,蒋维暗忖,他忽然眼前一亮。

    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