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五十四节 玉铁头之变 【第一更】

第两百五十四节 玉铁头之变 【第一更】

    城墙的完工,还有建成时的异象,令所有人都备受鼓舞。这是他们见过最小的城墙,不到十丈高的城墙,也是他们见过最矮的城墙。但是此时,这座低矮的城墙,总是吸引着他们的目光。光滑如镜的青金色城墙,淡淡的太阳气息,散发着微微暖意。

    每当他们在营地里,抬头看到山顶的那座小城时,他们仿佛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尤其是每日清晨,阳光会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淡金色光柱,笼罩着小城。

    以后会搬进去吧……住在那样的城墙后面,会很温暖吧……

    每个人都在心里想。在混乱残酷的小山界,这座金乌小城,不知不觉中,让他们心中多了一丝温暖。对阳光和温暖的渴望,是人类的天性。不需要督促,每个人都是拼命地工作,没日没夜。

    左莫不知道这一切,他依然沉浸在浑然忘我的筑城之中。城墙完工,对于整个城镇的建立来说,只是第一步,剩下的工作依然庞大。

    袁江已经不说什么人少之类的话,他尽心尽职地指点着老板需要注意的地方。每次目光从小小的金乌城墙扫过,他总是不自主地深深迷醉。

    这是他见过的最完美最漂亮的城墙!

    无数次,他在心中发出类似的赞叹。更令他赞叹的是老板在符阵上深不可测的造诣,老板是他见过最出色的符阵修者。

    十丈高的城墙,有二十丈深的地基,整个城墙浑然一体。地基最下方,每两步,便镌刻有一座土行符阵。清一色的四品符阵,《地脉根》、《岩钢蔓生》和《火莲座》三种符阵犬牙交错排列。

    老板挑选出这三种符阵,其中心思,每每想及,袁江都忍不住击节赞叹。

    《地脉根》犹如万千根系,深扎土中,牢不可破。《岩钢蔓生》是一种相当偏门的符阵,它能够让岩石钢化,而且会不断地蔓延,像藤类生长一般。

    袁江有些可惜,若是没有明霄派,只要过个二三十年,整座天星峰的岩石都会岩钢化,那时才是真正的牢不可摧。

    最让他觉得巧妙的,却是《火莲座》。《火莲座》是一种相当常见的符阵,大多用炼器和炼丹,能生成火莲底座,灵丹和法宝便在火莲底座上炼化成形。然而用在这,独具心思。金乌城墙本来就能够吸收金乌火,积年累月下去,这无疑相当可怕。

    这些《火莲座》能够持续地炼化城墙,虽然效果并不明显。但如果时日稍长,那就相当可观了。更何况,火生土,两个土行符阵的效果,也会水涨船高。

    可惜了可惜了!

    越看袁江越是喜欢,但一想到,届时这城墙会成为和明霄老祖战斗的主战场,十有八九是要被摧毁的,心中也愈发不舍。

    左莫倒没什么感觉。城内大致划分一分区域,像营地、居住区之类的地方,他全都被留出来,到时给他们自己建。

    他现在建造的,是符战碉楼。

    符战碉楼是每个城镇最主要的战斗单位,它上面设有各种攻击符阵,修者驻守在里面,可以通过控制里面的符阵,攻击来犯的敌人。符战碉楼内的符阵,都是一些威力强大的攻击符阵,往往需要多名修者共同协作。

    能不能守住,除了防御力十分的城墙保护外,符战碉楼亦是最重要的战斗单位之一。

    左莫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建一座大城。这座小城唯一的作用,便是战斗。除了必要的生活空间,其他地方,左莫打算全都用来建这玩意。

    面对金丹修者,以量取胜可不丢人。

    符战碉楼建造的难度不大,也不是什么不传之秘,袁江给他的玉简里面就有着颇为详细的介绍。当然,不能全按上面的来,那上面只是大路货。

    想折腾出好东西,得自己花心思。

    符战碉楼还没有建出来,左莫的玉铁头魔体,竟然意外突破!这次的突破来得极其突然,毫无征兆,连蒲妖都没有察觉,更别说正沉浸在研究符战碉楼的左莫自己。

    魔体蜕变,出人意料的惨烈。

    正在琢磨符战碉楼的左莫,身上陡然爆出一团血雾。

    离他最近的女修眼神陡然亮起诡异紫色光芒,身形纹丝不动,充满力量的血雾冲到她面前两步远,像被一堵无形的墙给挡住。

    三名金甲卫空洞的眼眶内,光芒齐齐亮起,三人齐齐举剑,抵挡住血雾的冲击。

    离左莫不远处的袁江,却没有这般实力,他好似被一把重锤迎面击中,只觉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横飞出去,昏死过去。

    这只是一个开始。

    砰砰砰!

    左莫身上不断爆出一团团血雾,每一团血雾,都蕴含着强大的冲击力。他脚下,已经被炸出一个深坑。

    三名金甲卫身上金甲哗啦响个不停,连忙沉腰立马,眼中光芒亮到极致,硬生生抵挡血雾的冲击。

    当第三波血雾爆开时,血雾所蕴含劲气增到极其可怖的地步,三名金甲卫再也抵挡不住,蹬蹬蹬,一连被推到十五步之外,才稳住身形。

    自始至终,女修身形纹丝不动,夸张的黑色面具和妖异的紫色瞳孔,在血雾中若隐若现。

    她忽然伸出右手,朝面前血雾一抓,面前血雾顿时一空,她手中赫然多了一粒黄豆大小的血珠。随即她双手在虚空连抓,所有的血雾全都被她凝成血珠。

    叮叮咚咚,血珠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血雾一扫而空,露出左莫的真身。只见左莫浑身全是血浆,血浆像活的般,缓缓蠕动,看上去十分可怖。

    女修静静地看着血人左莫。

    左莫的识海内,蒲妖忍不住惊叹:“好厉害的妞!”他复又低头,自言自语:“这么快?难道这小子真的适合这条路?”

    他忽然有所察觉,猛地抬头,只见墓碑周围的黑云,倏地消失不见。

    女修眼中紫芒倏地暴涨。

    左莫浑身包裹的血浆中忽然多了一丝黑气,一缕缕黑气细若发丝,极难发现。

    女修盯了一会,眼中的紫芒渐渐变淡。

    左莫浑身的血浆翻腾不休,过了两个时辰,逐渐平静下来。又过了两个时辰,地上的深坑中,多了个一人高的血茧。

    “第二拨了。”曲尉兴奋无比。加上刚才消灭的一拨,他们已经成功狙击了两拨返途的明霄派外堂修者。他们的运气不错,从纸鹤来往的消息得知,有几曲连一拨人都没遇到。

    连续的战斗,让他们曲的修者,迅速成长,战斗也终于有了几分有板有眼的味道。为此,他们付出了三人的代价。

    麻凡心不在焉唔地应了声,他在思考,他之前想的主意有没有什么纰漏。

    小娘的意思很明确,尽量拖住敌人,让敌人无法准确找到他们大本营的位置,给建城争取时间。而另一方面,又不能打得太过火,把明霄老祖引来,谁也吃不消。

    这其中,可就有太多地方需要拿捏。

    不过从目前来看,局势的进展没有偏出他的预计。

    嘴里叨着根青草,他抬头看了一眼远方的天空。

    战斗,才刚刚开始。

    南胜镇。

    “十个小队被干掉了?啊!你们这群废物!两百人!那是两百人!他妈的就是两百颗石头,丢进水里,也听到个响!”

    巨大的压力下,贺翔终于失控,咆哮当场。

    手下噤若寒蝉,而其他长老默不作声,许多人眼中流露出几分幸灾乐祸。

    贺翔蓦地转头,盯着那其余长老。他双目布满血丝,面色狰狞,额头的青筋像蚯蚓般,他声音低沉,就像被逼到绝境的狮子:“行啊,你们都看热闹吧!嘿,你们真以为这事搞砸了就我一个人倒霉么?你们一个也跑不掉!别忘了老祖的脾气!”

    其他长老脸色不禁一变。

    他扬起头,充满了不屑和蔑视:“我这个大长老,对老祖来说,无关轻重。你们这些人,又有谁不可取代?别忘了,外堂招募修者很容易,招募长老,会很难?这件有多重要,你们也清楚。外堂第一件事咱们就办砸了,嘿!”

    众人彼此看到对方眼中的恐惧,虽然眼下是大长老执掌外堂,但若老祖真要追究下来,他们也难逃干系。眼下他们办的事,可是关系到明霄派在小山界的统治基础。

    一位长老站出来:“没错,眼下我们不是闹内讧的时候,我们应该齐心协力,度过这次难关。”

    “我附议!”又有一名长老站出来。

    不断有长老站出来表态,二长老的脸色有些难看,但他也站出来:“我也同意。”

    大长老怒气顿消,脸上挂上笑容:“只要我们能同心协力,抓住这群跳梁小丑,指日可待!”

    七位长老,除了他,全都是凝脉三重天的高手!

    南胜镇气氛陡变,路上的行人全都被勒令返回家中,所有的物资流动全都被禁止,所有的人员流动被禁止。虽然各大势力的老大们纷纷抗议,但立即被压制,他们被软禁下来。

    明霄派外堂发出了建立以来的第一次十万火急令!

    原本准备派往小山界其他地方的外堂修者,也纷纷被召回。南胜镇的修者数量,不断地增加。被软禁的老大们,看到这一幕,心中不安,都很识趣地呆在家中。

    庞大的外堂,以前所未有的效率凝聚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