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三十九节 妖访无空 【第一更】

第两百三十九节 妖访无空 【第一更】

    昔日的无空山,如今人去山空,杂草横生,灵田也都荒废,不时能看到一些小野兽,从杂草间伸出小脑袋。

    “就是这一带。”

    听着手下人的报告,木希踩着布满杂草的小径,沿着山路向上走。

    “这是什么门派的驻地?”她问。

    “是一个叫无空剑门的剑修门派。”中年人显然做了大量的工作,详细介绍:“无空剑门是天月界最杰出的门派之一,在最近两年风头正劲。一开始,他们有四位金丹期修者,实力不俗。”

    “哦,这么个小地方,有四名金丹,果然有些不同寻常。”木希有些讶然道。

    炎峰不以为然地冷笑一声。

    木希也不理会他,对中年人道:“你继续说。”

    “这两年,他们扩张速度很快,现在门派内金丹修者已经接近十人。”

    木希眼中闪过一丝讶色:“接近十名金丹?”

    这次炎峰脸上也露出几分意外。他们只是先锋部队,接近十名金丹修者,足以对他们构成严重的威胁。他为人虽然狂妄,但能从妖术府顺利出来,自然绝不愚蠢。

    “除此之外,他们的第二代弟子也极其出色,称雄天月界。大弟子韦胜,二十岁便修至凝脉,而在修剑上的天赋更是惊人,已经达到剑意化形的地步。二弟子左莫,极擅长符阵。三弟子罗离,亦修到凝脉,自创剑诀《我离》。”

    “很强的门派!”木希耸然动容。

    这些年,他们对修者的了解越来越多,这一份数据里所包含的信息,若是出现在一个中等门派并不让人意外。可出在一个如此偏僻小界的小门派里,就委实令人吃惊。

    炎峰脸上也露出震惊的表情。他一向自诩天才,这次却听说有人在二十岁的时候便修到凝脉,达到剑意化形的境界,受到的冲击极大!

    他们走到一间孤零零的小木屋处。这处小木屋十分扎眼,他们一路走来,沿路各处都是杂草丛生,唯独这间小木屋,周围的空地沟壑纵横,光秃秃见不到一株杂草。

    如此醒目的古怪之处,自然法眼难逃,木希盯着小木屋看了半天,呆在原地不动。其他人见木希不动,也不敢乱动。炎峰见状,冷哼一声,毫不犹豫朝木屋走去。

    中年人不由看向木希,露出探询的表情。

    木希淡笑摆手。

    炎峰右脚刚踏进的空地,脑子嗡地一下,浑然汗毛陡然竖起来!

    眼前景象陡然一变,那间平平无奇的木屋,轰然崩碎。周围空间仿佛一下子塌陷,一股无形吸力拼命地拉扯着他向下拽,无数凛冽森寒的剑意从四面八方,向他挤压过来!

    他大骇失色,双目立即通红,浑身火焰缭绕!

    当下鼓尽全身力量,抽身猛退!

    刚退出空地,可怕的景象凭空消失,吸力、剑意就像是幻觉。炎峰惊恐地吞着口水,浑身火焰不敢收回,心有余悸地看着孤零零的小木屋。

    “这是一位强大剑修的坐修之地。”木希缓缓走到他身边,悠然开口:“这里每一寸土地,长久被剑修剑意浸润,凶狠凌厉,万物不生。你每朝前走一步,剑意便凛冽一分。最后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你被剑意粉碎,另一个结果,便是所有的剑意,被你粉碎。”

    炎峰脸色发白。从混沌裂缝进入小山界以来,他们所向披靡,他也没有遇到正儿八经的抵抗,导致他心中对修者十分轻视,以为修者不过如此。直到此时,他才恍然惊觉,原来修者中的强者,竟然会如此恐怖!

    炎峰一反常态的默然令木希十分满意,她这次并不只是为了敲打炎峰一人。她早就发现轻敌的情绪在队内悄然弥漫,这对于一支深入敌后的先峰队伍来说,是极其致命的。

    她身后手下们震惊地看着这块寸草不生的荒地和木屋。

    她转身,见属下们眼中的轻狂骄慢之色消去不少,这才不动声色地问中年人:“有没有怀疑的目标?”

    中年人恭敬道:“从白日星现出现的时间来看,大人寄居无空剑门的时间,应该在无空剑门扩张之前。扩张之前,无空剑门的人数并不多。既然大人会施展白日星现之法,只怕这位大人有伤在身。如此看来,大人寄居在金丹修者身上只怕力有未逮,可能性不大。嫌疑比较大的,是其下的几位二代弟子。”

    木希没有打断,仔细地听完之后,想了想问:“你觉得谁的嫌疑最大?”

    “韦胜!”中年人毫不犹豫道。

    “为何?”

    “韦胜天赋最为出色,能够给大人提供的帮助也最大!”

    木希摇摇头:“我反而不这么看。若是你受伤寄居在一人身上,你会考虑什么?”

    中年人闻言,沉吟片刻道:“以属下来看,第一是安全,第二是能尽快恢复。”

    “你说得没错。”木希道:“韦胜的天赋最强,也最受门派重视,稍有不慎,便容易露出马脚。所以,寄居在他体内,非明智之举。若是我,我会选左莫和罗离。既不如韦胜引人注意,又能得到不错的资源供应。而且这两人受重视的程度,肯定不如韦胜,无论是控制,还是引诱,也更容易。”

    中年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大人英明!”

    “无空剑门现在在哪?”

    “据称他们已经搬向明涛界。”中年人答道,他露出几分难色:“明涛界以我们的实力,只怕攻打不下。”

    木希也不生气,笑道:“明涛界是中界,当然不是我们能够攻打下来的。我们的任务完成得差不多,把你得到的情报,和我们推测,做一份报告,传回去就行。剩下的,自然会人来处理。”

    “是!”中年人恭声应道。

    炎峰脸色恢复如常,他听到木希的话,有些不甘心:“那我们呆在这干嘛?”

    “我们?”木希洒然一笑:“忙了这么久,也该放放假了。”

    炎峰哑然。

    左莫浑身充满力量,这副新身体给他太多惊喜和陌生。尤其是在炼体方面,进境最快,没费什么力气,便突破三山之境,举手投足间,浑身充盈的强大力量,感觉美妙至极。

    最令他感到惊奇的是,蒲妖在他身上镌刻的魔纹,也在这次重塑体魄时彻底消散。但不知为何,他体表多了一些犹如符阵的花纹。这些花纹没有魔纹给人的繁复奇瑰之感,却充满符阵的人工之美。

    但是,这些花纹究竟是不是符阵,左莫还不确定。需要时间慢慢研究。

    除了炼体突破三山之境,另一项突破的,是他迟迟不见形的神通。

    他的神通和眼睛相关,这一点并没有因为换了副新的体魄而发生变化。

    《灵眼》!

    能够捕捉到灵气的流动,便是《灵眼》唯一的功效。

    他还不能时刻施展《灵眼》,时间稍长,眼睛便会酸涩不堪。可即使如此,《灵眼》还是让他惊喜莫名。或许别人会对《灵眼》不以为然,但是对他来说,《灵眼》却是再合适不过。

    尤其是在符阵的研究中,能够直观看到灵气的流动,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关于神通的解释有很多种。禅修认为是禅定而生慧,神通便是慧。而蒲妖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他认为是血肉本源力量的觉醒。

    但是有一点,两者却是出奇一致——神通是会成长的。可惜的是,无论是宗如,还是蒲妖,都不知道如何修神通。

    左莫也不着急,反正有一个最简单最笨的法子,熟能生巧。一有时间,他便施展《灵眼》,直到酸涩难忍时,才停下来。

    这次重塑体魄,换来的是全面的进步。除了炼体和神通外,其他方面的进境,也颇为不俗。

    新的经脉更坚韧,也比以前宽广一半有余。骨骼如玉,坚逾精钢。肌肉如铁,韧中带刚。

    每次检查自己的这副新身体,左莫都不由心生赞叹。莫名地,他对墓碑多了一份敬畏。如此匪夷所思的手段,简直可以称得上偷天换日,神鬼莫测!

    他想不出来,什么人会拥有如此手段,如此手段,颠覆了他所有认知。

    不过这份敬畏被他深深地放在心里,他废寝忘食地修炼。如今拥有如此绝佳的条件,若是荒废了,那可就亏大了!这副身体所拥有的天赋,是他以前无法想象的。

    就在左莫疯狂地修炼时,公孙差带着这帮修者,开始了同样疯狂的扩张。

    三个月内,公孙差带着这帮修者,经历四场苦战!

    其中最艰苦的一战,连麻凡谢山皆受伤,公孙差也差点被杀。

    但这一战,也彻底激起公孙差俊秀腼腆的外表下,所拥有的疯狂。几乎当众人的伤势刚刚痊愈,他就带着十五个战斗单位,奔袭八百里,端掉一个势力,俘虏八十名修者。

    连续四场激战,公孙差手上的修者数目也迅速膨胀,规模空前,达到了四百五十人,一跃成为方圆三千里内,最大的势力。

    小娘凶名,迅速传播开来。这个来历神秘的势力,所展露出的强烈攻击性,让人恻目。一连串眩目的激战之后,谁都明白这支队伍不是善良之辈。

    方圆三千里内,所有零散的修者,全都被公孙差一扫而空,一个都没放过。换句话说,偌大的区域内,除了这个公孙差他们,其他地方空无一人。

    不过,连战连胜的公孙差心情却极度糟糕,因为他听到的一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