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三十五节 屠手的三段波式冲杀

第两百三十五节 屠手的三段波式冲杀

    左莫躺在地上,三名金甲卫守卫在旁。

    他的身体就像海绵般,源源不断地从地下吸取地气。十四周天的灵力运转,超过他身体所以承受的极限,恐怖的灵力几乎把他双臂摧毁。

    失控的灵力在他身体内到处流窜,地气就有如救火队员,拼命地修复着左莫的身体。

    破碎、修复、再破碎、再修复……

    左莫的身体有如战场,战斗的惨烈也远超乎想象,他的肢体不时地抽搐,看上去十分诡异。谁也没有注意到,随着他的血肉筋骨每一次被打碎,血肉内所蕴含的杂质,会在第一时间被炼化。

    随之而来的地气,仿若充满生命力的胶水,把破碎的血肉重塑。

    这只是开始。

    金乌火蠢蠢欲动,完全失去压制之后,它悄然蔓延,与灵力交汇在一起,开始新的破坏,威力暴涨。

    五行琉璃珠察觉到危机,自发缓缓转动,汲取周围的灵力,同时一丝丝精纯的五行本源被释放,和地气混杂在一起,修补左莫的身体。

    左莫浑身的魔纹,忽明忽灭。守护在侧的三名金甲卫丝毫不为所动,他们有如泥塑,拄剑而立,一动不动。

    忽然,左莫僵硬木然的脸,有如沸腾的米粥,气泡翻腾变幻,看上去十分骇人。

    金乌火和灵力进入他的脸庞,肆意的破坏。地气和五行本源尾随而至,双方便在他脸庞开始了新的角力。

    识海里,蒲妖面色凝重。

    眼下情况的复杂程度超过了他的预计,也超过了他能够应付的能力范畴。他如同刀锋般狭长的嘴唇,再也看不到半点平日的讥讽和嘲笑,只有深深的苦涩无奈。

    自从逃出炼妖塔,他的力量就开始不断地流逝。

    虽然早有预计,但他还是没有想到力量会流逝如此之快。和刚遇到左莫时相比,他如今的力量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

    这点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持他重新选择寄魂。

    他脸色难看无比,眼中闪过一抹暴戾。可惜,他心中的愤恨无处发泄,只有绞尽脑汁回想有什么法诀秘技之类能够适合左莫现在的状况。

    噗噗噗!

    左莫脸部陡然炸开,血沫横飞。他的脸部被人硬生生改过,皮肤之下有许多血痂肉瘤,这是导致他脸部僵硬木然的真正原因。金乌火和灵力混杂在一起,有如摧枯拉朽,把这些血痂肉瘤一扫而空。

    夹杂着五行本源的地气有如忠实的护卫,所过之处,炸开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血、生长新肉。

    同样的战斗发生左莫身体的每个角落。

    不断地有血肉炸开,又不断地痊愈,渐渐,左莫身上的血痂越来越厚。

    识海中的蒲妖也有些急了,他脑海灵光一闪,想起无空山时的一次情况,他猛地转过脸,尖叫朝墓碑破口大骂。

    “你在等什么?”

    黑云缭绕的墓碑突然生出一股吸力,周围的黑云齐齐被他吸入墓碑之中。

    黑色的墓碑愈发深沉漆黑,墓碑表面黑亮如镜。

    忽然,墓碑上,隐约有光影变幻。

    渐渐,墓碑上的光影一点一点清晰,宛如人影!

    人影很模糊,面目难看真切,但是随着人影的出现,一股浩然的气息突然降临。

    蒲妖怔怔地看着墓碑里那道模糊又熟悉的人影,有如被施了定身法,一动不动。

    “前面二十里的山谷,就是赤尊者的老巢。”谢山熟门熟路,他与赤尊者争斗相执颇久,自然知根知底。他心中也是一阵后怕,老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死都死得不明不白。

    公孙差没有犹豫,森然道:“杀!”

    话音刚落,原本呈锥形突击阵形前进的队伍顿时一变,两翼外扩,犹如两只巨钳,气势汹汹向前方的压迫而去。

    如此大张旗鼓,对方自然有所防备。

    七名修者腾空而起,迎了上来,其中一人开口盘问:“你们……”

    “杀!”公孙差没兴趣和对方啰嗦,直接打断对方。

    三个小队如同三道闪电,没有半句客套,直扑向对方七人。

    这七名修者显然没有想到公孙差他们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动手,顿时慌了神。

    “敌袭!敌袭!”

    其中一名修者修习过《天雷音》之类的法诀,张口惊呼,群山间余音滚滚!对方来势汹汹地杀气腾腾,七人惊骇之余,也迅速组织起抵抗。

    这里是他们的老巢,只要能够缠住对方片刻,己方的支援便会赶至。现在在小山界还能够活下来的修者,都在战斗经验十分丰富的老鸟。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大家心里清楚。

    “结阵!”为首一人口中喝道。

    其余六人纷纷站住位置,手中飞剑法宝尽出。

    但紧接着,七人脸色大变!

    对方一个小队呼啸而至,竟然没有半点减速的迹象,直直朝他们冲过来!

    三人如同小锥,手中飞剑运至极致,吞吐着长长剑芒!三道剑芒交融汇合,形成一道宽逾两丈长达十丈的恐怖剑芒!

    呜呜呜!

    巨剑芒撕裂空爆之音,慑人心魄!

    七人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的进攻如此坚决,如此不留余地!太疯狂了!这样不留余地的攻击虽然猛烈,但相当于的舍弃所有变化,只要敌人抵挡或者避开,这三人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七人下意识地选择散开躲避。

    正面抵挡如此猛烈的攻击,殊为不智。

    化作鸟散的七人,浑然没有意识到,他们刚刚成形的阵形顿时化为乌有。

    顶着巨剑芒的三人犹如一把锋利的巨剑,轻松从七人中间一划而过。紧随而上的另外两个小队,仿佛闻到血腥味的猎豹,悄然而至。刚刚被冲散的七人,迅速被分割成数个部分。

    而此时,不断地有修者从山谷飞上天空。

    不需要公孙差招呼,两翼的小队自发开始攻击。

    三段波式冲杀!

    以小队为单位,一波接一波的冲杀,仿佛没有尽头。每个小队,每次冲杀,都绝不作丝毫缠斗,而是把空间留给身后的其他小队。

    三段波式冲杀是公孙差学到的第一个战术,也是到目前为止,他运用最娴熟的战术动作。如今他用出来的三段波式冲杀,和以前相比,称得上面目全非,和蒲妖的三段波式冲杀,风格截然不同。

    蒲妖的三段波式冲杀,更重力量,有如重锤,势若千钧,以力破巧。

    公孙差的三段波式冲杀,更重变化,尤其是擅长对敌人的切割瓦解。

    如果说蒲妖的三段波式冲杀是把大锤的话,公孙差的三段波式冲杀就像一把小锤搭配一把小刀,用小刀把对方肢解,再用小锤敲碎。在纯粹的力量上,他的三段波式冲杀远不如蒲妖,而且还许多地方还显得稚嫩,需要完善,但是在效率上,已经达到一定水准。

    有几个小队,不断地在敌阵中冲杀,有如锋利的匕首!

    肢解,是屠手最擅长的活。

    曾经的屠手冷冷地注视着混乱的战场,就像注视着一具灵兽的尸体,每条下刀的路线,在他的眼中如此清晰。

    他不断地通同心项链,下达微调命令。金甲卫被他留在营地保护师兄,同心项链控制的目标也换成几个小队。在公孙差的不断调整下,整个队伍就像一架精密的机器,运转速度越来越快,配合也越来越默契。

    和对方一冲就散不同,他手下的修者始终保持着三人一队的作战单位,这样便能始终在局部形成以多打少的优势。

    过了一会,公孙差停止调整,一言不发地注视着战场。

    他们牢牢控制了战斗!

    无论在战术方面,还是在个人实力方面,他手底下的修者全面占优。这段时间,是营地修者个人实力突飞猛进的时期。大量晶石供应,加上黑炼蒲团和镌刻符阵,每个人的实力都得到不同程度的提升。

    带着差点不明不白一命呜呼的愤怒,身后小娘阴沉的目光如芒在背,每个小队都打疯了。没有人敢留力,也没有人会留力。

    谢山守在公孙差的身旁,作为营地个人实力最高的修者,他被提升为小娘的侍卫。

    如果换在以前,打死他也不相信自己会有一天充当别人的侍卫,更别说对象还是一位如此年轻修为只不过筑基的修者。

    但现在,他心中没有半点不甘心。看着战场上牢牢占据主动的己方修者,那些眼花缭乱的战术配合,让他赞叹不已。

    这便是水平!自己绝对不可能拥有的水平!

    在这混乱的时代,个人的实力微不足道,这样的水平才意味着真正的力量!

    他有些同情地看着天空那些还不苦苦抵抗的修者。不时有修者,突然像断了线的风筝,从天空掉下去。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除非擅长炼体的禅修,其他修者不可能有半分存活的机会。

    赤尊者抬头看了眼天空,面若死灰。

    只差几天啊……

    他没想到对方会在如此要命的时候杀上门,也没想到对方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悍,自己手下的修者在对方面前不堪一击。

    远处的谢山他认识,但他的目光更多的落在谢山身边的那位年轻人。

    他知道,自己没有翻盘的机会。

    “投降吧!”

    赤尊者喃喃说出三个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