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三十四节 愤怒与杀机

第两百三十四节 愤怒与杀机

    雷鹏三人同时杀到。

    他们此时才感受到刚才老板雷弹无法寸进的滋味。面前好像有一堵无形的致密气墙,手中的飞剑、刀,硬生生被挡住。充满杀伤性的灵力涌入,有如泥牛入海,没有丁点反应。

    三人心中大骇,来不及抽身而退,忽然一股大力涌来,他们顿时控制不住身形。

    嘭嘭嘭!

    血角大蟒水桶粗的蛇身一扭一抽,三人就像三个沙包,飞出老远。

    左莫没有抬头,心中所有的杂念全都不翼而飞,他扬起的双臂,微微地摆动,动作轻柔就像春风拂起的柳条,没有一丝烟火气息。

    嘶!

    血角大蟒张开血盆大口,手臂粗的鲜红蛇牙上沾满蛇涎,刺鼻的腥臭味远近可闻,蛇涎滴在地上,滋,飘起一朵青烟。杏黄色蛇瞳空洞无物,冰冷没有温度,只能看到最原始的杀戮。

    它紧紧盯着左莫,蛇瞳中的杀意更重,刚刚吃了一记雷弹的血角大蟒对左莫恨极。

    嘶嘶嘶!

    布满银色细鳞的蛇尾,像高速抖动的鞭梢,发出慑人心魄的催魂颤音,利箭般朝左莫激射而去!蛇尾周围的虚罩也随之高速震动,所过之处,空气被切割得支离破碎。

    还未落地的雷鹏三人魂飞魄散,他们根本看不清楚蛇尾!他们能看到的,只是一团虚影,一团支离破碎的碎影,就像水中无数小鱼组成的鱼群。

    三人皆是战斗经验丰富之辈,本能的恐惧却无法遏制地充斥着在他们身体的每个角落!

    哪怕老板有灵罩,也绝无可能挡下这一击!

    血角大蟒这一击,已经接近纯粹力的巅峰!

    天下法门无数,但是无论哪种力量,达到巅峰之后,殊途同归,并无二致。

    三人如堕冰窖,全身的血液似乎瞬间被冻结。如果老板死了,他们所有人都活不了!他们身上的禁制,会在一瞬间,禁锢他们的魂魄!

    强忍浑身的酸麻,宗如狠狠咬破舌头,浓重的咸腥味,在口中蔓延!三人中,只有他还有一丝动弹的余地,这段时间炼体功夫没有白费!在抵抗这样的力量攻击方面,禅修有着先天的优势。

    灵力周天疯狂地在体内运转,不计后果地运转。

    他就像一块重铅,猛地向下坠。砰,飞场的尘土中,激射出一道人影!

    倏地,他出现在左莫身前,细碎虚影倒映在他的视野,令人心惊肉跳的颤音此时却没有对他产生丝毫影响。

    心神空澄,持一守定,无惊无喜无嗔无怒,自在如是观!

    他手腕的一串木禅珠,缓缓亮起,柔和的沉黄光芒笼罩全身。

    光芒中,禅音缕缕,无数闪亮经文游走。

    噗!

    蛇尾狠狠抽中宗如身上的黄光,黄光顿时一暗,摇晃不定,如同风中残烛。

    血角大蟒只觉得自己抽中了一块烧红的烙铁,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嘶嘶声,粗壮的蛇身疯狂地扭动!痛!每一块蛇骨都痛,深入骨髓的痛!

    啪啪啪!

    宗如手腕上的木禅珠齐齐爆裂粉碎,黄光一灭,宗如忍不住喷出一鲜血,仰面而倒!

    昏迷前,他隐约看到两道如同琉璃般的光芒,一闪而逝。

    《琉璃天波》!

    十四周天的《琉璃天波》!

    宛如琉璃的拳头,精细得能看到每一缕纹路,和左莫的拳头,一模一样!

    血角大蟒那双没有丝毫情绪的杏黄蛇瞳中,终于流露出几分惧意。然而,这两只精致如同玩物的拳头,来势徐徐,却仿佛有致命的吸引力,它心中生不出半点躲避的念头。

    啪啪!

    两只拳头轰在它的虚罩上。

    没有惊天动地的动静,它强韧无比从来未被攻破的虚罩,就像一个泡沫,被轻轻戳破!

    不可能!

    这不可能!

    它的身体,第一次裸露在外面!

    惊恐还没来得及在它心中蔓延,一颗不起眼的小珠,打中它庞大的身体。

    杏黄色的瞳仁倏地涣散,苍白的冰寒,以惊人的速度,沿着它的身体疯狂蔓延。

    嘶!

    血角大蟒发出如同刀刮的惨嘶声,却像被什么硬生生掐断,嘎然而止。它只觉得,黑暗像涌来的潮水,把它淹没。

    左莫脑子嗡嗡作响,他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眼前濛濛一片,外面的一切虚幻得像影子,没有半点真实感。和外界的虚幻相反,他的身体,在他眼中却是如此细致入微。他能看到泾渭分明的大大小小经脉,能看到有如树藻般的血管,能看到结构迥异的肌肉,还有骨骼、筋、涣散的灵力、正在修补身体的地气……

    雷鹏和年绿看到地上剩下半截的血角大蟒,情不自禁地吞了吞口水,眼中尽是不能置信。

    五品!

    这可是五品灵兽!

    老板竟然击杀了五品灵兽!

    血角大蟒成了冰雕,一动不动,通体苍白。

    雷鹏和年绿的眼睛骤然收缩,两人惊惧地盯着血角大蟒的角!

    它在风化!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风化!

    雷鹏不知道自己到底经历过多少拼杀,但如此诡异的画面,还是让他无法控制地感到恐惧,深深恐惧。而尤其是这还是一只五品灵兽,他用尽全身力气,扭过自己的目光。

    他不敢看!

    那种没有任何生机的苍白,有着诡异妖异的力量,他怕自己失去最后一点勇气。

    当他的目光转向另一边,顿时一个激灵:“老板!”

    老板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一动不动!

    不妙的预感猛地升起,雷鹏拼命朝老板飞去。被雷鹏这一喊,年绿如梦初醒,当他看到老板一动不动,脸色大变!

    扑通!

    左莫像根木头桩子,一头扎倒。

    两人疯了般飞向左莫。身上的禁制都没有反制,两人心中稍安,这说明老板没有出现致命伤。

    他们顾不得正在风化的血角大蟒,两人一人捞起左莫,一人捞起宗如,拼命地朝营地飞去。两人不敢走山谷,那个黑葫芦看上去就不像无害之物。

    两人心中充满后怕,谁能想到,两名凝脉修者,竟然能唤出一只五品灵兽!

    五品灵兽和四品灵兽只差一品,但两者之间的实力,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虚罩便是其中最大的区别之一。五品以上的灵兽,通体保护在虚罩中。所谓虚罩,其实是一个灵力区域,一个受灵兽控制的灵力区域,有诸多神妙。

    五品灵兽是金丹修者才能染指的存在。

    后怕之余,愤怒就像燎原的火焰,烧遍他们心中每个角落。

    公孙差回到营地,脸色阴沉如水。这一局,他还是输了!他最后杀到离对方统帅只有五十步的距离,只差五十步!他心中充满懊恼,如果自己手上还有一支囊鱼魔的小队,他就能把对方一起拉下地府!

    第一次让神秘如此狼狈,公孙差却没有半点开心,因为他的计划没有成功。虽然每次对战,都以失败而告终。按理说,他应该已经习惯失败。可实际上并非如此,他痛恨失败,无比地痛恨,哪怕对方比他更厉害,更强大!

    这一战一定让神秘人大吃一惊,可那又怎么样呢?再怎么吃惊,只要是失败,对他来说,还是没有半点意义!

    该死的!

    面色阴沉的公孙差出现在营地,营地的气压陡然为之一低。谁都明白,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招惹小娘!

    正在此时,当公孙差看到跌跌撞撞飞回来雷鹏和年绿手上的左莫时,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冻僵了!

    嗡!他仿佛脑门被狠狠捶了一记,甚至出现一个短暂的愣神。

    看到受伤的老板和宗如,营地嗡地乱成一团,所有人脸色大变。

    该死的!

    这不是要他们的命吗?

    老板死了,这里所有人都活不了!每个人心惊肉跳,脸色奇差无比。

    “谁他妈的干的?”

    “剁了他们!”

    ……

    公孙差从愣神中恢复过来,他猛地深吸一口气,刚刚抽空的体力如同潮水般回来。刚刚冻僵的血液,好似突然沸腾起来,猛地向上涌!

    他脸上浮起一抹酡红,俊秀的脸上仿佛能渗出血。

    “全都给我闭嘴!”

    胸中的怒火像火山喷发,涌起的血气化化一声爆喝。

    额头、眼角、脖子的青筋如同蚯蚓般凸起,酡红的俊脸异常狰狞!

    营地所有声音嘎然而止,鸦雀无声,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狰狞的小娘吓住。

    “怎么回事?”

    公孙差强自按捺胸中翻腾的怒火,声音沙哑压抑,就像黑压压的铅云,压在众人心头。小娘刻意压抑的平静,令每个人心中不自主地一个哆嗦。

    雷鹏和年绿连忙把发生的一切详细地说了一遍。

    当听到两名修者唤出一只五品灵兽时,营地里响起一片整齐的抽气声。而当听到老板击杀了这只五品血角大蟒时,所有人集体失声。

    死寂的营地,所有人呆呆听着雷鹏用带着颤抖的声音在描述可怖的苍白和灰化。

    “是赤尊者手下的孔家兄弟。就是上次来窥伺我们的一伙。”谢山开口道:“老板没有大碍,宗如的伤比较重,要调养一阵。”

    他的修为最高,眼力最准,能够准确判断出伤势。他的话,让所有人心头微松。

    公孙差脸色没有丝毫好转,虹斑蝶的情况他大致明白。

    若师兄真有不测,那自己……

    他握紧拳头,浑然未发觉指甲刺进肉里。

    绝对无法原谅自己!

    他抬起头,双目布满血丝。他松开拳头,指甲从肉里抽出来。

    “整队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