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三十一节 示警 【第二更】

第两百三十一节 示警 【第二更】

    “小姐!”中年人恭敬道:“刚刚收到金大人部传来的消息,他们遭遇不明攻击,七死十六伤,金大人也受到轻伤。”

    “哦。”木希神情动容:“什么人干的?”

    “是一名女子,来历不明。金大人手下已经展开追捕,但至今还没有收获。”

    “一个人?”木希有些惊讶。金保真她打交道不多,但廖廖几次,也能让她给出一个老成持重的评语。有一部保护,竟然被一名女子击伤,她自然惊讶万分:“金丹修者?”

    “情况还不明朗。”中年人显然也有些不解:“不过据称此女同样受伤不轻,金大人希望小姐留意此人踪迹。”

    “没想到区区天月界,也是是藏龙卧虎!”木希叹道,旋即道:“这件事你留意一下就好。遇到就不要放过,金丹修者对我们的威胁很大。不过,我们的精力还是更多地放在原订计划上。”

    “属下明白。”中年人应道,犹豫了一下道:“属下有些不解,如果真是一位大人,为何不主动联系我们?”

    “有很多可能,有可能大人的境况不佳,也有可能他不想见我们。”木希不以为意道:“这和我们无关,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到这位大人,哪怕是线索。剩下的事,自然有人来处理。”

    “是,属下多嘴!”中年人连忙道。

    木希摇摇手:“不必如此拘谨,我领兵不久,你的经验是我需要借助的。”

    “属下的荣幸。”

    看到一脸恭谨的手下,木希有些无奈,想起一事:“那位月魔校找到了吗?”

    “没有,对方很小心,没有留下太多痕迹。”中年人道。

    “嗯,小心就是。”木希想了想道:“如果有什么发现,也不要与对方发生冲突。这场战争,只怕旷日持久,不会那么快结束。妖与魔,应该是盟友,不应该是敌人。”

    “属下明白!”

    左莫这段时间也在抓紧时间修炼。不管是灵力,还是神识,还是炼体,他都处在一个高速增长的时期,此时正是修炼的黄金时段,他不敢有丝毫懈怠。

    白天修炼灵力和体魄,晚上修炼神识,连符阵的研究,都暂时被他放到一边。符阵是核心,却是个水磨功夫,无法短时间内提高自己的实力,但是修炼却可以。

    《天波拳诀》只不过是普通得很的拳诀,但是配合山体,所产生强大威力,大大鼓舞了左莫。

    尤其是那招《琉璃天波》,威力比麻凡的《灭幻无影剑》还要恐怖。现在左莫要做的,就是缩短它的蓄势时间,也就是要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十二周天。这并非不能完成,灵力的精细控制,本来就是左莫极其擅长的部分。但是,缩短蓄势的时间,对经脉所产生的负荷急剧增大。

    左莫必须继续提高自己的炼体水平,才能够承受增大的负荷,从而能让这招杀招,有实际运用的价值。否则的话,如此强力杀招,会因过长的蓄势时间导致实用价值大打折扣。

    好在他正处在一个高速进步的期间,只要他不懈怠,再经过一段时间修炼,他的体魄应该能支撑他使用这招杀招。

    当然,这也意味着除了按部就班,他也没其他办法可想。

    营地里,不时有凄厉的惨叫声,从剑阵中传出来。不过这些天来,大家也渐渐习惯了,每个进去的家伙,都会发出这样的惨叫声。可是一旦从剑阵中爬出来,紧跟而来的肯定是闭关。所以到目前为止,剩下还没有进剑阵的人,都不知道里面究竟到底有多可怕。

    他们只知道,很可怕很可怕……

    但同样也知道,好处很多很多……

    相比这些修者既恐惧又期待的复杂心情,左莫几乎没有半点不适,他对这些惨叫习以为常,早在帮他们镌刻符阵的时候,他双手之下响起惨叫,比这丝毫不逊色。

    忽然,左莫摸在腰间的役兽牌微微震动。

    咦,左莫心中一动,不自主停下动作。他第一次遇到役兽牌发生这种状况,他连忙唤出彩蝶。

    彩蝶翩飞,灵巧一折,便朝营地外飞去。

    有情况?

    忽然想起前段日子有人窥伺的事,左莫留了个心眼,朝离自己最近的宗如这个小组招了招手,示意跟上。

    三人对视一眼,连忙跟上。

    远处注意到这一幕的小队,皆不由露出艳羡之色。宗如这个小队运气一直好得不得了,老板对他们也相当信任。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能经常在老板面前混个脸熟,可是直接关系到今后待遇好坏。

    不过,虽然小娘不在军营,没有人敢在没有老板的命令下,中断修炼。

    公孙差红着眼睛,死命地盯着眼前如同潮水般的敌人。

    这局战役,他已经输了,不过对方丝毫没有任何罢兵的意思,而是把他直接压迫一个角落,来实现最后的大屠杀。

    他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一旦他出现疏漏,等待他的,就是节节败退。对方的军队就像附骨之蛆,死死咬住,随之而来的,是暴烈无比的攻击,任何一条小缝隙,都会在极短的时间,被敲成豁大的口子。

    公孙差早就习惯了对方的穷追猛打。

    不过这次,他决定给对方一个小小的“惊喜”!

    左莫领着一个小队,紧紧跟在虹斑蝶身后。这只三品灵蝶,平时的时候用得极少。虽然从品相上来说,三品顶阶,相当不错,但是它的三种法诀,全都是和毒相关。左莫平时极少和毒打交道,这只虹斑蝶也几乎没有动用过,除了偶尔喂食的时候才会唤出来。

    这次役兽牌主动示警,左莫还是第一次遇到,心中十分好奇。

    雷鹏三人默契地把左莫护在中间,不管什么时候,保护老板都是他们第一要务。和左莫出于好奇不同,三人俨然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虹斑蝶飞得很快,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它。

    左莫他们挑的这处山谷依山临水,一处山谷从山中引出,曲曲折折,外面正对石门滩。

    山谷很深,左莫也没有派人探索,反正他们来这只是因为烂铁银,并不打算长住。如今左莫手头上烂铁银粗胚堆积如山,估计离开的时间并不远。左莫打算等这帮人都从剑阵里滚一遭,就离开石门滩。

    况且,左莫在几个重要的地方,全都布下符阵。虽然不是像荒木礁上《天环月鸣阵》那样的大阵,但是这些小阵,也不是那么容易攻破。

    反倒是石门滩上,左莫没怎么布阵。营地便建在那片滩涂上,那里视野开阔,一目了然。上次窥伺事件之后,水边的戒备也更森严了。

    难道有什么天材地宝吸引虹斑蝶?

    左莫却又觉得不可能,这里以前可是一个门派驻地,有什么天材地宝也轮不到他。他心中疑惑,紧紧跟着虹斑蝶后面。

    七拐八拐,山谷变得险峻了许多,草木潮湿的气息也愈发重了。

    雷鹏三人脸上戒备的神情加浓重。

    忽然,前面的虹斑蝶拼命地摇动翅膀,眨眼间,以它为中心,竟然形一个细小的漩涡。

    这是怎么回事?

    左莫停下脚步,心中更加疑惑,周围明明什么都没有。

    他猛地想起虹斑蝶的特征,毒!

    难道有什么毒物?

    他心中一动,让虹斑蝶给自己施一道法诀。只见虹斑蝶彩翅轻扇,一道五彩光芒没入左莫体内,左莫双眼顿时蒙上一层五彩光芒。

    左莫顿时吓一跳!

    只见他眼前,一丝丝黑色雾气,受到虹斑蝶漩涡的吸引,前赴后继地投入漩涡之中。

    这是……毒!

    左莫猛地反应过来,连忙拉住身旁的三人。如果不是《彩瞳》,他根本发现不了这种毒!虽然不知道这毒的毒性到底如何,左莫心中也不禁一阵后怕。

    一种无味无色、无法察觉的毒,便已经足够可怕!更何况,彩瞳之下,那一丝丝漆黑无比的雾气,也让左莫感一阵毛骨悚然。

    难道这附近有什么恐怖的毒物?

    不对啊!

    如果真的有这么厉害的毒物,之前呆在这的谢山他们,早就化作一具具白骨。

    虹斑蝶传来的欢愉不仅没有让左莫感到丝毫开心,反而让他如堕冰窖,浑身一阵发冷。因为他记得虹斑蝶的另一个法诀——毒变!虹斑蝶能够吸收各种毒剧而进化蜕明,它越是欢愉,也就越是说明这毒的厉害!

    毒是绝大部分修者都忌惮无比的东西。

    有些剧毒,甚至能直接毒死金丹修者。而且它们奇诡无比,有的毒能够与空气中的灵气缠绕在一起,根本无法察觉。有的毒,甚至能够穿透灵罩。千奇百怪,无所不有。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极其恐怖的剧毒!

    有人暗算!

    再傻左莫也顿时明白过来,后怕之余,心中杀机却是不自主汹涌而至!

    跟在左莫身边的三人看不到空气中的剧毒,但是却能敏锐地捕捉到老板流露出的杀机,无不心中暗凛!

    左莫没有说话,悄悄打了个手势,看着雷鹏他们配合那么久,一些最简单的手势,他还是清楚的。随即他悄然沿着山谷崖壁向上飞,以虹斑蝶为界,另一边的山谷充满了黑色丝状的毒雾。

    左莫决定迂回绕个圈子。

    他要看看,是谁在暗算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