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二十五节 炼体突破

第两百二十五节 炼体突破

    左莫的神通还没有炼出来,公孙差已经占下石门滩,惊人效率连左莫也不由瞠目结舌。

    这次的损失,比起上次更小,俘虏的修者数目比上次更多。

    其中包括这伙人的老大谢山,当他目睹经过公孙差修正后的三段波式冲杀,他便明白双方的实力不在一层次上,虽然在人数上并没有多大的差别。理智促使他选择了投降。

    而当他投降后得知,对方之所以攻打他们,只不过为了石门滩的烂铁银矿时,郁闷得差点吐血。如果他早知道,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拱手相送。现在的小山界,谁还要矿脉啊?

    开采矿脉若没有傀儡和修奴,成本之高,是无法想象的。谢山想破脑袋也不明白,这帮人要这矿脉干什么。不过看不透对方意图,他却能看得清双方力量的差距。

    能够混到现在还没死的修者,都是有眼力的,而能够混到老大位置的家伙,只凭借凝脉三重天的修为是不够的。谢山自然有其独到之处。在他看来,这伙人训练有素,完全不像游兵散勇,来历定然不简单。

    不过当他得知需要被布设禁制时,当场傻眼了,而当他看到左莫时,再次傻眼。

    一个凝脉一重天的家伙……

    布设禁制对左莫来说可谓轻车熟路,只一会功夫,这伙人身上便被全都布下禁制。禁制当然也不是万能的,如果有人的修为达到金丹期,禁制就会失效。

    这伙中最有希望突破金丹的便是谢山,不过,也仅仅只是可能而已。突破金丹的难度要比突破凝脉的难度高得多,进入凝脉期之后,灵力便会开始持续地增长,达到三重天之境更多的是靠的积累。但是从凝脉突破到金丹,除了积累,还需要顿悟。

    左莫丝毫不担心,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担心也没用。

    新的营地设在石门滩,淳于成的兽池也搬了过来。当三名金甲卫出现在谢山的视野中,谢山才彻底服气。金甲卫的修为似乎并没有他高,但是浑身萦绕的危险气息,却让他心中大为凛然。当他看到枣核船时,则心中最后一丝杂念也烟消云散。

    晶石法宝,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

    左莫这段时间,除了炼体,还做了件事。他把从《铜犀牛魔纹》上得到的三个符阵全都刻在三名金甲卫身上。有了这个三个符阵,金甲卫会不断地汲取灵力,然后淬炼身体。金甲卫的来历蒲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左莫还是猜到。细问蒲妖之后才知道,这三名金甲卫之所以威力强大,是因为有苍龙骨和幽冥水这两种极品材料。

    苍龙骨想买也买不到,而幽冥水在上次也被他用完,暂时无法炼制新的金甲卫。左莫便想尽办法提高三名金甲卫的实力。况且,到哪去找像金甲卫这样好的试验品。左莫根本不需要担心镌刻符阵出错。

    以左莫看来,金甲卫之所以无法再提升,是因为它们无法想修者这样不断地修炼下去。金甲卫和傀儡没什么区别,只能操控已有的力量。他给金甲卫镌刻了三个符阵,可以不断地淬炼他们的身体,不断地有灵力涌入,从理论上来说,三名金甲卫有了提升的可能性。

    这只是理论猜测。

    搬到石门滩后,最重要的事情是炼制黑炼蒲团。左莫一口气制作了一百个纸傀儡,丢入矿坑中。矿脉有开采的痕迹,烂铁银不是什么珍贵的材料,反而极易出手,对任何一个门派来说,这处矿脉就是一处稳定的收入来源。只是没想到小山界风云突变,这个门派也没有幸免于难,矿洞也荒废。

    小塔被命令控制纸傀儡采矿。这处矿脉的开采难度很小,纸傀儡才能胜任,若是更复杂更危险的矿脉,需要更高级的傀儡。

    很快,烂铁银矿石源源不断地送到左莫手上。左莫操控金乌火,炼化矿石,提取烂铁银。烂铁银质地很软,带着铁的光泽,它们会形成独特的孔洞,这使它们看上去像腐烂的铁块。

    有了烂铁银,左莫立即炼制了大量的黑炼蒲团。当手下这帮人亲身体会到黑炼蒲团的妙用时,每个人都死死抱住,生恐被人抢走。谁都明白这黑炼蒲团意味着什么,只要有这黑炼蒲团,他们不用再去和别人抢夺灵谷,也不用担心哪天因为灵谷不够境界崩溃而死。

    队伍的训练热情陡然高涨,有了黑炼蒲团,他们就能像以前一样修炼,增长修为。对任何一位修者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打动他。

    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不需要公孙差任何鞭策,每个人都是玩命似地训练。黑炼蒲团让他们重新看到了进阶的希望,而公孙差的战术,经过两次实战,也让他们从心底信服。

    没有人想死,能看到希望,谁都愿意拼命。

    地气源源不断地从地下传入左莫体内,灵脉受到感染,并没有让地气变得更稀薄,反而地气更加浓郁,更加充满生机。这样的变化,出乎左莫的意料。但随即一想,他又有几分释然。灵气变稀薄的小山界正在朝着都天血界的方向发展,这样的环境更适合妖魔。

    地气变得更加浓郁只怕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浓郁的地气更适合魔功炼体。

    左莫全身经过地气不断地淬炼洗礼,这些天,他一直一丝不苟地用地气淬炼身体每个部位,甚至连头发指甲都没有放过。有了地气的滋润,他如今看上去再也不像以前那般瘦弱,体形变得挺拔许多,举手投足间,能让他感受到浑身所蕴含的强大力量。

    这是纯粹的肉体力量。他用飞剑试过,如果不用灵力,飞剑根本无法划开他的皮肤。不光如此,他的骨骼血肉,全都经过反复淬炼。他不运用灵力,也能轻易一拳击碎坚硬的花岗岩。

    就连脸部的皮肤,他都没有放过。蒲妖曾建议他不要淬炼脸部,因为这会对他以后恢复原貌增加难度。但左莫还是坚持淬炼脸部,眼下这局势,先保住命再说。

    左莫感觉到,他身体的任何一块肌肉,任何一块骨头,都已经达到他如今能淬炼的极限。

    他顿时明白,自己突破在即。

    他静下心来,缓缓汲取地气。他的身体对地气的亲和性极佳,地气自如地穿梭在他身体的每个部分。感受着血肉筋骨沉浸在地气中的舒适感,地气从血肉间流过,带着血肉微微颤动,产生麻麻痒痒的感觉。

    麻痒的感觉越来越重,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身体里面爬动,左莫强自忍住没有动弹。他竭力放松身体,源源不断地汲取地气,他的神识却缓缓沉浸体内。

    他如今的神识比前更加精纯,叶手的大小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叶手比以前更加凝实,叶手中央掌心处,竟然生出几道像人手掌的纹路。

    体内的每个细微变化在他的神识下,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明了。

    地气越来越浓郁,左莫体内地气达到一个惊人的地步,就连饱含灵力的经脉,都受到地气的压迫。不过经脉里的灵力显然也不是那么容易退缩,眼看地气和灵力就要在左莫体内发生冲突,左莫心都提到嗓子眼。

    没想到,地气很快主地地离开经脉所在位置,地气的注意力,重新放回到血肉筋骨上。

    充沛到极点的地气开始缓缓冲击左莫的血肉筋骨,左莫不禁颤抖起来。如果说,之前的冲击像蚂蚁搔痒,现在左莫感觉好像有一把锯子,缓缓地锯着他的身体,

    他不敢动,他知道,这是地气在帮他重塑身体,只要能抗过这阵剧痛,他得到的好处将无以伦比!

    地气的冲击下,他身体的每一根肌肉缓缓地移动,原本有些松散的肌肉,变得更加紧凑更加凝实,而肌肉的连接点,在地气的刺激下,疯狂地生长。就像一棵树的树根,不断地生长,不断地钻更深处扎。

    生长、改变的并不仅仅是他的肌肉,就连他的骨头,也不断地压缩,骨壁变得更薄,强度不知要增强多少倍。

    左莫颤抖得就像筛子,剧烈的痛楚让他双目赤红,他一声没吭。

    地气蔓延,占据他的眼睛,他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楚。

    这些天,蒲妖不藏私的指点,让他对炼体的理解深刻许多。他深知,自己能撑的时间越久,能够得到的好处越多。

    不间断的痛楚一波一波,他浑身湿透,他脚下一滩汗渍。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脑海一片空白。

    似乎有个遥远的声音,在对他说话。

    可是他脑子一片木然,他一句话也没听清楚。那个声音,隐约有些像他平时梦境里出现的那个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他游离木然的意识,渐渐恢复。

    眼前的景象,也一点点地变得清晰。

    痛入骨骼的痛楚消失不见,就好像刚才的痛楚根本没有存在过,浑身就像泡在热水里,从身体最深处泛起起的舒服让左莫想呻吟。

    不过浑身汗渍提醒着他,刚才那如同炼狱般痛苦并非幻觉。

    左莫强忍着继续沉浸在愉悦中的想法,下意识地扬起手掌。

    当他看到自己的手掌,不禁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