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二十四节 蒲妖的指点

第两百二十四节 蒲妖的指点

    蒲妖说得轻巧,但神通并没有那么容易炼成。经过地气改造过的身体,可以容纳更多的地气,左莫也时间全都花在汲取地气上。地气一吸入体内,便会化作无数细如发丝的小股,散入左莫身体的每一寸血肉间。

    左莫浑身力量说不出的充盈,手掌中的山峰图案也越来越清晰。

    按照蒲妖的说法,自己的炼体也算得上入门。一边汲取地气,左莫一边仔细地体会炼体和炼剑的区别。相比那些繁复深奥的剑诀,炼体要简单许多。只需要把地气不断地导引身体每一寸,不断地淬炼,更多考验的是耐心。

    左莫一寸一寸地引导地气淬炼血肉筋骨.之前逆吸地气,他的身体强行经过许多次的淬炼,左莫轻车熟路,毫不费力,只中有许多地气,没有办法被吸收,而游离在血肉之间。他也不着急,淬炼身体是个水磨功夫,急不得。血肉筋骨就像会呼吸般,当吸收收的地气达到一定地步,便会处于饱和状态。

    左莫双膝微蹲,双掌笼罩着一层暗青色的光芒,只见他不断地用双掌拍打身体。每一次拍打,他的身体都一阵微颤,像被电芒击中,又麻又痒。

    每一次拍击,便会有许多地气,被震得更细小,细若微尘。啪啪啪,左莫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才停下来。今天吸收的地气,终于全都吸收完毕。

    他站直身子,全身不仅没有半点劳累,反而说不出的舒畅。他知道,只要坚持下去,他的身体会越来越凝实坚韧,像法宝一样难伤。

    他忽然有些喜欢炼体,炼体的禅修虽然攻击力无法和剑修相比,但是一点一滴淬炼身体,不断建立的信心,全身每个毛孔都能感到的日愈强大感,都不断让人变得坚定。

    许多禅修一生都不用法宝,因为他们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淬炼自己的身体上,他们的身体比起那些强大的法宝丝毫不逊色。而若禅修死后遗留下的尸体,更是炼尸最极品的材料。只是没人敢这么干,曾经这么干过的修者,无一例外,全都被禅修追杀至死。

    “魔最擅长炼体,你修炼的《金刚微言》,虽然是入门的东西,但用来打根基还是不错。”蒲妖冷冷道,只要一说起墓碑相关的东西,他从来都没好脸色:“从本质上来说,人类并不适合炼体。”

    “因为没有魔纹?”左莫反应很快。

    “没错。有魔纹,炼体效率要加数倍。对于炼体来说,灵力不是最佳选择。灵力擅长的是变化,禅修那帮家伙,全都是当年没剑诀心法,逼得没办法,模仿魔炼体,学了个半桶水。”

    蒲妖言语间对禅修流露出不屑一顾,他继续冷哼道:“魔都懂炼体,但其中区别有天壤之别。好一些的炼体魔功,全都有严格的传承。哼哼,妖魔的传承比起修者,要严格得多。”

    “妖魔是怎么传承的?”左莫大感兴趣,好奇地问。

    “魔界最顶级的传承,大多掌握在一些魔将以上的魔手上。他们就像一方诸侯,下面统领无数更低阶的魔。在任何一个魔界,传承就代表着力量。想学习更高的传承,只有不断地向自己的主公奉献忠诚。以后你要遇到魔军,一定要小心。”

    “为什么?难道他们比妖军还强?”左莫有些吃惊,在他看来,那天见到的妖军,已经强大得让人无法提起抗争的念头。

    “妖军行指如一,但是若论服从性,没有什么军队能够和魔军相比。魔军的纪律之森严,无人能出其右。任何一名魔将,他手下会有无数愿意为他赴死的属下。悍勇、不畏死、极强的服从性,只要这个魔将不要太蠢,任何队伍对上他们,都会头痛。”

    “他们不怕死?”左莫有些不解,他很难理解这种忠诚。他并非不相信这样的忠诚,只是他觉得,这样的忠诚只有可能出现在少数人身上。如一支队伍,绝大多数都不怕死,那就太可怕了!

    “因为魔功传承。任何一种高阶魔功传承,都有其独到的开灵术,能开启灵智。按照你们的说法,魔由精怪而生,实际上,能够称为魔的,有一个必须的条件,就是开启灵智。每个魔,背后必有他们的族群。但若要成魔,则必须开启灵智。开启灵智的精怪,才能修炼魔功。若他们死了,他们的族群会受惠,会得到更多的开启灵智的机会。这是任何一个魔界,任何一名魔将都会遵守的基本规矩。”

    “为什么不多开启一些?”左莫问。

    “开启灵智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蒲妖看了左莫一眼,道:“自然生慧的也有,但数量极少,这些人都是天赋出色的家伙。”

    “那岂不是永远要做附庸?”

    “人家不傻。”蒲妖冷笑道:“加入军中,便可以获得低阶魔功传承。积累的军功可以换取更好传承,虽然不可能是最顶级的魔功传承。换取的传承,是能够传授给族人的。若是他们能够领悟到开启灵智的方法,他们的族群便开始走上兴旺之路。至于能不能自成一家,那就要看机遇了。”

    “你们妖是怎么传承的?”左莫更是好奇。

    “妖的族群更复杂,比起魔和修者,都要复杂得很多。在我们那,低级传承很容易学到。”蒲妖露出几分缅怀的神情:“我们的繁衍没有魔那么困难,新生的妖,都会在自己的族群接受教育,到了一定的年龄,会统一安排进入妖术府,在那里学习更高级的妖术。而从妖术府毕业的更优秀者,有机会跟随更厉害的妖学习更高阶的妖术。”

    左莫听得目瞪口呆,他一直以为妖魔的世界,都充满混乱杀戮,听蒲妖这么一说,比起修者世界,都要和平安详。

    似乎猜到左莫在想什么,蒲妖冷笑:“别想得那么美好,在哪阴暗的勾当都少不了。”说到这,蒲妖似乎想到什么不愉快的事,脸色有些难看。

    左莫撇撇嘴,蒲妖真是小心眼,都过去千年之久了,这家伙还记恨在心。以后千万不能得罪他,这厮可真是记仇。

    蒲妖的介绍,彻底地颠覆了左莫脑海中对妖魔的印象。

    “你的力量不强,学的东西也很多,虽然驳杂了点,但好处不是没有。”蒲妖接着道:“它给你的《金刚微言》,虽然粗浅,却是正宗的魔功。至于灵力,无论是法诀运用,还是灵力操控,亦不输其他修者。神识就更不用说,星辰炼神、大小千叶手,都是顶级的妖术传承。”

    “而且你还精通符阵,这点尤其关键。”蒲妖侃侃而淡,就像学识渊博的学者:“无论是法诀、妖术还是魔功,究其本质,都是天地法则。如果你不懂符阵之学,三种兼修,只会落下一个驳杂不堪的下场。三种力量,各自的发展演变,经过无数岁月,道路迥异。但是符阵之学,却能够把三者串联起来。”

    说到这,蒲妖有些谨慎起来:“我也不知道你以后会怎么样,因为没有先例。修者的符阵之学出现得最早,也最是完善。但修者对妖魔的了解太少,也没听说谁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为什么?”左莫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修者会对这视而不见。妖魔之间,敌对这么多年,为什么修者对妖魔的了解还那么少?

    蒲妖很想翻白眼讽刺一下左莫对历史的一无所知,但想想还是忍住,耐心解释:“晶石和法宝更有效。只要有足够的材料,修者的力量会迅速提升。无论是魔功,还是妖术,虽然能借助外力,但有限得很,远远不如晶石和法宝见效快。而且魔功和妖术,都不适合灵力。修炼得越多,只会更驳杂。为什么剑修强,因为他们只修灵力,只修剑。他们只需要更多的晶石,更好的材料,更强的法宝飞剑!说到底,修者的道路是掠夺,越来越专业的掠夺。”

    左莫被说得哑口无言,仔细一琢磨,觉得蒲妖虽然说得有些难听,但还是颇有几分道理。

    “不过。”蒲妖语气一转,充满嘲讽道:“长期借助外力,悟得就少了。虽然我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但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修者的真正高手,比起千年前,只怕少许多。哈哈!”

    歪头想了想,左莫一片茫然,天月界只是小地方,外面如何,他啥都不知道,无所谓地耸耸肩:“管他们呢,咱们还是先管好自己再说。”

    蒲妖嘿地一笑,并不说话。

    经过蒲妖的指点,左莫只觉豁然开朗,思路清晰无比。自己今后的修炼,他大致心中有谱。灵力、肉体、神识,代表了法诀、魔功和妖术三个独立的领域,彼此间却有桥梁把三者沟通起串连起来,那就是符阵。

    尤其是他从《铜犀牛魔纹》中解析出三个符阵之后,令他信心大增。

    他此时才恍然发现以前一些被自己忽视的地方。像神识的增长,对灵力的控制大有裨益。自己精细无比的灵力控制,不就是得益于远超过同修为修者的神识吗?

    他忽然有种预感,自己这段时间炼体成功之后,自己的灵力,只怕也会发生变化。

    他不禁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