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二十三节 再次交易

第两百二十三节 再次交易

    “从今天起,我不需要地气了。”

    蒲妖的话,就仿佛一道赦免令,左莫如释重负。该死的逆吸地气终于熬过去!一想到不需要再忍受逆吸地气的痛苦,他心情顿时大爽!

    惊喜之余,他心中忽然想到到那天在识海里见到的一幕,莫非和此事有关?他记蒲妖当时的脸色很糟糕。

    随即他注意到蒲妖的语气罕见地流露出一丝犹豫。左莫没说话,索性等待蒲妖的下文。出乎他意料,蒲妖并没有马上说话,而是保持沉默很长时间。

    就在左莫快忍不住的时候,蒲妖终于开口:“谈笔生意吧。”

    “什么生意?”左莫暗自警惕,心中惊讶不减更浓,蒲妖语气中充满萧索之意。蒲妖表现得越是反常,他心中越发小心。每次和蒲妖谈生意,都要小心。

    “帮我破解魔纹。”蒲妖语气淡然。

    “魔纹?”

    “没错。”蒲妖看了左莫一眼:“我有用处。”

    “什么魔纹?”左莫不解地问。

    蒲妖想了想道:“比较高级的魔纹,我会给你提供样本。”

    这个说法太笼统,左莫谨慎地摇摇头:“你对魔纹的理解比我强得多,我可帮不了你。”

    自己身上的魔纹,还是蒲妖镌刻的。论起对魔纹的理解,左莫自认拍马也赶不上蒲妖。现在蒲妖反倒来求他破解魔纹,左莫觉得有古怪。

    蒲妖并不生气,看了左莫一眼道:“你说得没错,但这只能说明我比你活得更久。虽然不想承认,但你的确是我见过在符阵方面最有天赋的人。眼下你自然还无法胜任,但你有这个潜力,这是天赋。”

    见左莫依然保持沉默,蒲妖继续道:“这件事并不紧急,我有足够的耐心。这件事对你也只有好处。我能够提供无数种魔纹,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需要去研究。《铜犀牛魔纹》只不过是最低阶的魔纹,那些高阶魔纹的效果你是无法想象的。”

    左莫不由怦然心动。这一点,蒲妖并没有说谎。从《铜犀牛魔纹》上获得的三个符阵,每一个都相当实用,但并不高阶。以淬体符阵为例,哪怕灵气再浓郁,它淬炼身体的效果都会有一个极限。

    如果能够获得更高阶的魔纹,能解析出的符阵,必然更高阶,更完美。更最重的是,解析过程本身便是一个修炼过程,能够大大增强自己对符阵的理解。

    蒲妖的游说并没有结束,他了解左莫的性格,想要这家伙答应一件事,并不难。只要需要给出他无法拒绝的条件!

    他现在就在这样做。

    “无论是修者,还是妖魔,各类修炼法门,我都知晓一二。我可以指点你修炼。你的修炼并不精纯,灵力、神识、肉体,你都在修炼。如果能得到正确的指点,你也许会是个奇迹。可如果,你再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驳杂,最终一事无成。”

    左莫知道,蒲妖的话不是危言耸听。事实上,他如今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太驳杂,而偏偏他对每一种力量,都缺乏真正的理解。

    “或许我能帮你解开你身体的秘密。”

    蒲妖神色淡然丢下最后一颗砝码,左莫如遭雷殛!

    “改容抹识,这种手段在妖魔中也用得很少。只有一些最残酷的家伙,才会用这些手段。”他看了左莫一眼:“改容抹识,基本上无法恢复。”

    左莫心往下沉,房间里温度并不低,但他觉得浑身发冷。

    “你身体里还有另一样东西。”蒲妖语出惊人。

    “什么东西?”左莫脱口而出。

    “一颗很少见的五行琉璃珠。”蒲妖道:“里面封存了一个人的力量,或许还有些什么,可能有线索。”

    蒲妖接着道:“如果里面没有线索,那就用溯影魂丝草。记忆很难被完全抹去,总会留下一些碎片。用溯影魂丝草,能找到这些碎片。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找到溯影魂丝草。”

    左莫木然。

    蒲妖看了一眼左莫,知道他还需要消化,闭上嘴,耐心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左莫才感觉脑子开始转动。他声音沙哑,盯着蒲妖问:“五行琉璃珠怎么破禁制?”

    “需要你到金丹期,或者我的力量恢复。”

    “我要多久才能达到金丹。”

    蒲妖露出谨慎的表情:“这个我无法保证。”

    “好。”出乎蒲妖意料,左莫应了下来。

    本来他还想问蒲妖,他为什么想要破解魔纹,但旋即一想,这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看来我们要长期合作了。”蒲妖的血瞳一片平静,目光中再也没有以前的轻视和居高临下。左莫从《铜犀牛魔纹》中解析出三个符阵,给蒲妖带来巨大的冲击。蒲妖受到的冲击并不是三个符阵有多么精巧,而是左莫的效率。

    蒲妖琢磨魔纹的岁月悠久得远超过左莫的生命,但他发现,自己的效率和左莫相比,简直慢得像乌龟爬。左莫在符阵表现出的惊人天赋,令他感到震惊,也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幽冥池的效果并没有他想象得好,他现在的处境不太妙,况且他也没有更多的选择。

    一系列原因,促使他不得不采取合作的姿态。

    左莫不知道这些原因,他也不需要知道,单单蒲妖说的“身体的秘密”便足以让他答应这次交易。这件事,一直是他一块心病。左莫很现实,却没有多少野心。他喜欢平静的生活,哪怕知道改容抹识,他内心深处还是下意识不希望自己陷入仇恨的生活。加上没有线索,这件事也渐渐深埋在他心底。

    他的努力和刻苦,不是因为仇恨,只是因为生存,这便是他的现实。

    然而,没有人能无视自己的过去,尤其是当他知道,自己的身体里,还有一颗五行琉璃珠之后,他的心境顿时被打破。

    谁放的?这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他想知道!

    蒲妖对这次的交易很满意,他也很明白左莫的处境。对于一位能够在弈战棋中把公孙差打得落花流水、经过千年大战的高手,蒲妖的思路远比左莫要清晰得多。

    左莫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力量!

    公孙差折腾的队伍,只能算得上远水,远水难解近渴。

    实力的增长有其必然的规律,蒲妖不会连这点也不知道,但他敢说出那话,自然有所凭恃。他凭恃的不是别的,而是左莫。左莫的修炼,由于种种原因,一直受到蒲妖的压制,也是这种压制,使他正处在一个临界点上。

    如今不妙的处境,让蒲妖意识到必须改变策略。

    “你正在一个突破口。”蒲妖直言不讳道:“你炼体已经达到山体之境,虽然只有一山,离神通就一步之遥。”

    “一山?神通?”左莫集中精神。

    “山体分三重,一山是第一重。你能炼成山体,吸取地气,炼体开始真正入门。能炼成山体,离神通就不远。”蒲妖在这里撒了个小谎,本来左莫早就能够修成神通,由于他故意从中阻挠,才到现在还未修成神通。

    蒲妖脸不红心不跳道:“所谓神通,是禅修的说法。炼体达到一定境界,本我通明,神通自生。这神通源本我而生,每个人的神通也自然不同。”

    左莫听得似懂非懂。

    “唔,禅修就喜欢把东西说得那么玄。你可以这样理解,什么叫炼体?就是把血肉身体当作法宝来炼,这炼到一定地步,自然会生出一些奇妙的能力。每个人的血肉都不一样,这能力也就千差万别。”

    经蒲妖这一解释,左莫倒是觉得直白许多。一件法宝,一把飞剑,炼化时间越久,便会生出越多玄妙。

    “我能修成神通?”左莫有些兴奋,他很好奇,自己的神通是什么。

    “唔,差不多。”蒲妖含含糊糊道:“你这些天多汲取些地气,这东西挺有用。”

    为了不被揭穿老底,他连忙转移话题:“除了神通,还有件东西能够大幅度提高你的实力。”

    左莫果然被他的话引导,有些吃惊:“什么东西?”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能够提高实力的东西。

    “那颗五行琉璃珠。”蒲妖道:“五行琉璃珠是比较少见的法宝,它能够储灵力,并且把灵力转为五行本源。”

    “把灵力转为五行本源?”左莫有点吃惊,他想到了小塔。小塔能够把法宝材料等等分解成五行精气,但五行精气比起五行本源,要差许多。五行精气孕育成髓,形成五行髓,小塔塔檐的小葫芦便是五行髓。而五行本源,却是五行髓中最精华的部分。

    “没错。五行本源是好东西,你上次受伤,就是这颗珠子修补你身体,治好的。五行本源很容易被吸收,很适合用来炼体。也不知道谁放的,真是舍得啊。”蒲妖笑道。

    莫名的,左莫心中忽然一阵悸动。

    这阵悸动来得很突然,他有一种感觉,这颗五行琉璃珠对他很重要!

    他说不清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这股感觉极其强烈,强烈到他无法忽视的地步。他不知道这颗五行琉璃珠是谁的,但舍得给自己放这颗五行琉璃珠的,一定是自己最亲密的人吧。

    是自己的父母吗?

    他抬起头,语气坚决:“不动用它,修炼神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