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二十二节 小塔进阶

第两百二十二节 小塔进阶

    蒲妖向前跨过出一步,从祭坛上走下,身后的水球轰然崩塌。

    他脸色不太好。

    “你在做什么?”左莫试探地问。

    “关你屁事!”蒲妖面色阴沉,语气不善。

    一看这苗头,左莫便知道不用指望从蒲妖这问出什么,自忙自的去,哥忙着呢。

    他开始着手炼制傀儡,为即将到手的石门滩作准备。对公孙师弟这个战争狂热份子,他倒是颇有信心。他也不知道这信心从何而来,细想一下,公孙师弟其实只不过是个新手,可左莫对他的信心并不因新手这重身份而有丝毫削减。

    莫非是自己和他下弈战棋输了几盘留下的心理阴影?左莫心里暗自嘀咕。

    炼制傀儡的法门有许多,最常见最粗浅的是用纸、竹炼制而成的傀儡,比较高级的比如炼尸。死后尸体埋于地下,阴浊之气长时间侵蚀,便会生出几分神妙。不过炼尸在许多大门派眼中,还是颇为忌讳。但炼尸法门并不复杂,也不难得到,只要找到一具合适的尸体,稍加炼制,威力可观。

    炼尸所用的尸体极少会用人尸,毕竟任谁也不想自己死后还被人糟蹋尸体,大多用的是兽尸。

    不过左莫没地方去找那么多的兽尸,炼尸之法不适合他。他决定便做最简单的纸傀儡,竹为骨架,纸为躯体。纸傀儡虽然不堪大用,但是采采矿,应该还凑和吧。

    左莫决定先做个试试。

    取出一段二品湘妃竹,二品黄纸,忙活了半天,终于扎出了个纸人。第一次做,手艺粗糙,纸人看上去别扭得很。左莫也不以为意,拿起朱砂笔,耐心地在纸人身上绘下篆纹。

    过了一会,纸人身上便被弯弯曲曲的篆纹占满,左莫满意地停下笔。

    俯身凑到面前,张嘴喷出一口精纯灵气于纸人身上,朱红篆纹陡然一亮。纸人吱吱地动弹了一下,摇摇晃晃挣扎着站起来。

    纸人一尺来高,走起路来,吱吱呀呀竹子和纸的声音不绝于耳。左莫心神一动,只见纸人笨拙无比地抬起双手,让人不由担心它会不会随时散架。

    嗖!

    纸人伸出的手臂突然飞出一卷巴掌宽黄纸带,和纸人的笨拙截然相反,飞出的黄纸带灵巧无比,准确卷住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纸带往回一缩,带着缠紧的石头,飞回到纸人跟前。

    有意思!

    左莫看着纸傀儡,越发觉得有意思。尝试着控制纸傀儡做出各种动作,折腾了一会,纸人啪地倒地,无论左莫怎么催动,它都不起来。左莫连忙检查纸人,才发现原来纸傀儡的灵气消耗殆尽。

    这样可不行,如果就折腾这么一下就歇菜,纸傀儡根本没有什么实用价值。要想办想,增加低傀儡的灵力。左莫盯着面前的纸傀儡,心里琢磨着。

    用的都是低级材料,贮存不了多少灵力,这是低级傀儡的通病。

    左莫忽然想到晶石法宝,眼前一亮,晶石法宝都用晶石来作灵力源,能够长时间使用!细细琢磨,他愈发觉得晶石法宝的这个特性,符合自己的要求。

    又不指望这些纸傀儡去拼杀打斗,它们只是做些粗重活,稳定的灵力供应,完全满足需要。

    想通之后,他立即做出改动。在纸傀儡的体内,他用细竹编了个恰好可以放置晶石的竹笼,然而沿着竹骨架,加上新篆纹。

    改动后的纸傀儡果然精力充沛,一连折腾几个时辰,也没有半点疲软的迹象。

    然而,左莫很快又发现新问题。纸傀儡是不知疲倦,但左莫役使它几个时辰,累了。新问题引起左莫的重视,这些纸傀儡是用来采矿,自己不可能一直呆在矿洞里,指挥它们采矿,那还不如自己采矿的效率高。

    要让纸傀儡能够自己采矿,不需要自己控制。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哪怕效率低一下,自己也能够从繁重的采矿中抽出身来。反正大不了多扎几个纸人嘛!

    但很快,左莫就意识到,这个问题超出他的能力范围。想要傀儡自己能辨识,那就意味着,傀儡要有灵性,开启灵智。开启灵智的法门有不少,但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区区凝脉的左莫能搞定的。

    难道这个想法就这样夭折了?

    左莫皱眉苦思,他现在的事情越来越多,要是自己能够分成两半就好。分成两半……

    就像一道闪电,他豁然而通

    ——小塔!

    能够代替自己,和自己心神相通的,那就是小塔!小塔连《天环月鸣阵》如此复杂的大阵都能掌控,几十个低傀儡,简直是小菜一碟。

    不错不错!小塔作监工再合适不过,左莫心中顿时有底气。

    咦,小塔呢?

    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小塔的踪影。心神一动,想与小塔沟通,却发现自己与小塔的那抹联系,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屏障隔开。

    左莫顿时吓一跳,连忙寻找起来。

    很快,他在之前房间的角落里找到小塔,小塔静静地漂浮在空中,它周围有一股无形的压力。

    傻鸟一脸傲娇地踱着鸟步,绕着小塔走圈,不时流露出几分关切。而小黑爬在天花板上,一动不动,额头的两根触角不断摇动。

    看着傻鸟和小黑守着小塔,左莫只觉得温馨无比。

    不过,温馨感很快便被傻鸟的一个丢过来的白眼给击得粉碎。傻鸟毫无自觉地收回目光,高高扬起鸟头,施施然地继续踱着步子。相比傻鸟的桀骜不驯,小黑则要温顺乖巧得多,一溜烟从天花板上爬下来,沿着左莫的裤腿向上爬,一直爬到左莫的手掌。头顶一双触角,讨好地摇晃着。

    “真乖!”左莫故意拿出一粒灵丹,放到小黑面前,小黑咔嚓咔嚓欢快地啃起来。

    傻鸟又回了一记充满鄙视和不屑的白眼,完全不为所动。

    左莫大为不爽,就在此时,小塔浑身忽然放出五彩光芒。

    小塔在进阶!

    左莫心中的不爽立即抛得九霄云外,两眼一眨不眨。傻鸟也停下脚步,盯着小塔,眼中关切之意流露无遗。

    小塔是左莫的本命法宝,这段时间,喂了大量的法宝飞剑,进阶并不让左莫感到意外。左莫对本命的法宝了解少得可怜,而普通法宝的品阶分法,对小塔来说不适用。

    反正只要知道小塔越变越厉害就行,左莫如此安慰自己。

    小塔周身五层,每层释放的光芒都不一样。五色光芒交织循环,流转不休。小塔在五色光芒中,滴溜溜地转动,五色光芒也越来越盛。片刻间,小塔便笼罩在耀眼的五色光团中,看不清身影。

    五彩光团如同呼吸般,一亮一暗,映照着左莫脸上,能看到他的眼睛紧张无比。

    这番进阶,小塔会发生什么变化?

    几次明暗交替,五色光团渐渐稳定下来。左莫闭上眼睛,他隐约能感觉到小塔正在发生的变化。

    稳定的光团一点点黯淡,直至光芒全部敛去。

    小塔塔身变得更加圆润,之前塔尖如今都快变成小圆球,塔檐变得更宽更圆润,给人肉乎乎的感觉。塔檐下挂着的小葫芦大了好几分,圆润欲滴。

    左莫目瞪口呆。

    这年头,难道连塔都会吃胖?

    小塔晃了晃身体,肉乎乎的五层塔檐一张一合,就像五只小手,跟着摇摇摆摆。它似乎还没有清醒过来,有些晕乎乎,不过它很快发现守在一旁的傻鸟。

    小塔五层塔檐齐齐一张,它摇晃着满身挂着五色肉葫芦,屁颠屁颠一跳一跳跑到傻鸟面前,然后吐出一颗灰色的珠子。

    傻鸟很习惯地一口叨起灰珠,咕嘟一口,吞了下去。

    一声凄厉充满肉疼的声音陡然划空而至!

    “好家伙!我说怎么这么久没有这玩意出来了,原来都你们私吞了!”

    左莫气急败坏骈指大骂,他感觉被心割了一刀。天!小塔吐出的那颗灰珠,可是不在五行之内的材料!

    傻鸟这咕嘟一口,左莫顿觉天旋地转,眼前便仿若无数晶石组成的洪流,如长鲸吸水般投入傻鸟嘴里!

    痛!肉痛!

    啃得正欢的小黑浑身一僵,一直颤动的触角僵在半空中。只见它慢慢往后缩,一步一步,慢得就像龟爬一样。当发现左莫似乎没有注意到它,哧溜一下从左莫身上爬下,如同一道黑光,逃之夭夭。

    左莫顿时明白过来,咬牙切齿道:“小黑,原来你也有份!”

    小塔怯怯地躲在傻鸟后面,肉乎乎的身体瑟瑟发抖。

    唯独傻鸟夷然不惧,充满鄙视不屑地瞥了左莫一眼,一口叨起小塔,骄傲地踱着鸟步施施然扬长而去。在它屁股后的羽毛上,挂着小黑,一荡一荡。

    左莫气得直欲吐血。

    公孙差收回不甚满意的目光。新丁建队,到堪堪能战,不是件容易的事。弈战棋里,对于这一点的设定是,需要起码一年以上的训练,除此之外,还需要两次以上的实战。

    这才只能算得上堪堪成形,离成熟的队伍,差得远。而至于所谓百战精锐,那更是差得十万八千里。

    不过,眼前的队伍,虽然离公孙差心目中的队伍差许多,但是已经开始具备一支队伍的雏形。

    比如纪律,比如还谈不上娴熟的配合。

    训练没有太多取巧的地方,却并非完全没有捷径可走,比如实战。实战总是能够最快地提高团队的实力。

    公孙差望着远处,目光幽深,嘴角浮起一抹冷酷的笑意。

    在小山界这百战炼狱之地,需要担心没有实战的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