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二十一节 蒲妖在干嘛?

第两百二十一节 蒲妖在干嘛?

    左莫很快做出新的成品,比起那个破烂箱子,新的成品简直就像一件艺术品。

    黑莬草编织而成的蒲团色泽纯黑细腻,细若发丝的烂铁银构成的符阵,就像精美繁复的花纹。把蒲团翻转过来,有五个可放入晶石的凹槽。左莫本来打算把它做得更小,这样携带起来更方便,但最终他还是决定做成蒲团。

    他编织蒲团的技术相当不错。

    蒲团也被他命名为黑炼蒲团,他在炼灵符阵的基础上,还加入像《凝神》《静心》这样的符阵,黑炼蒲团的效果有显著的提升。

    左莫一口气把所有的烂铁银全都做成黑炼蒲团,得到五个黑炼蒲团。

    有了五个黑炼蒲团,无论是左莫还是公孙差,心中大定。五个黑炼蒲团,数目不多,但如果轮流使用,还是能够勉强凑和。

    把五个黑炼蒲团丢给公孙差,左莫就甩手不管了。

    他这次的收获,可不仅仅是炼灵符阵。左莫身上的魔纹,是一个纸级魔纹《铜犀牛魔纹》。这个魔纹的最大作用便是能够自发淬炼身体,可就这么一个最简单的魔纹,解析之后,却有上百个极其细小的精微符阵组成。

    这些精微符阵,左莫绝大多数都没见过,搞不清楚作用。但是这次,完成解析并且试炼制之后,他对这些陌生的符阵,有了一个最直观的认识。

    铜犀牛魔纹的诸多符中,左莫觉得最有用的三个符阵:聚灵阵、炼灵符阵和淬体符阵。

    聚灵阵,在《昆仑符阵入门玉简》里有着相当详细的介绍,但是左莫这次发现的聚灵阵,和他以前见过的任何一种聚灵阵都不相同。

    它聚灵效果更加出色,整个符阵浑然天成,巧妙得让左莫无数次感慨造物之神奇。

    “这东西不错。”蒲妖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盯着左莫正在镌刻的聚灵阵。

    左莫早就习惯了蒲妖的神出鬼没,手连抖都没抖。

    “我当然知道是好东西。”左莫毫不掩饰心中得意,斜着眼睛瞥了一眼蒲妖:“以哥的水平!搞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不是好东西?”

    “唔,不错不错。”说完蒲妖云淡风轻地点了点头,便消失不见。

    原本想抖两下的左莫感觉好似一拳打在空处,胸闷无比。不过胸闷之余,却有些纳闷,蒲妖这种无事不早起的家伙,跑过来只是为了说一声这东西不错?

    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可左莫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到底哪有问题。他很快也就不去想,摆弄起面前的聚灵阵。

    从《铜犀牛魔纹》上得到的聚灵阵精致小巧,篆刻的难度虽然大了些,用处同样很大。比如把聚灵阵镌刻在法宝飞剑上,法宝飞剑便可以不断从空气中汲取灵气,久而久之,灵性必定大增。任何材质,在灵气浓郁的地方放置长时间,灵气渗透其中,会潜移默化改善材质本身。

    左莫有个更大胆的地想法,把聚灵阵像魔纹一样镌刻在身上,这样身体便会无时无刻不从周围汲取灵气。虽然每天能汲取的灵气很少,但积年累月下去,这个量会非常的恐怖。

    这一点,已经镌刻过魔纹的左莫深有体会。倘若不是之前他体内经脉无法储存灵力,他早就突破凝脉。即使如此,他如今的修炼速度,已经是远超普通修者。

    淬体符阵,是利用灵力不断地淬体血肉筋骨。除了禅修,其他修者很少炼体,但是就左莫的经验来看,强横的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况且像这样不需要花费时间,便能自发淬炼肉体,有人会拒绝吗?

    最关键的是,这三个被他解析出来符阵,看上去没有半点魔纹的影子,谁也不会把它们和魔纹联系起来。这一点在妖魔肆虐的今天,至关重要。

    炼制完黑炼蒲团,左莫顿时压力锐减,而三个精微符阵,他暂时也没想好怎么运用。自己身上已经有魔纹,这三个符阵他现在也用不上。

    他索性修炼起神识。

    按照蒲妖的说法,他走的是星辰炼神的路子。星辰炼神,对左莫来说,有点新鲜。蒲妖建议他现在先把十颗星辰修炼壮大,并且给出了修炼的法门,只需要吸取星辰之力,再反哺炼化识海中的星辰,壮大其本源。

    此时恰好夜晚,他走出房间,抬头见头顶夜空,星辰点点。当下双腿前后分开,身如盘蛇扬首,口舌微张,双手虚按两侧,摆出一个极其怪异别扭的姿势。

    心静如空,神识叶手五指微张,恍如向日葵,面朝遥远星辰。

    呼吸渐至入无之境,一缕微弱至极的星光,从左莫头顶星辰缓缓洒落,仿佛银色氤氲雾气,一缕一缕被左莫吸入口中。

    左莫只觉自己心神,与头顶星辰产生一分神秘至极的联系。浩瀚苍凉的气息,仿佛从幽深不可知的地方,跨过无数岁月长河,来到自己面前。没由来的,他心中忽然涌起一丝感动。

    淡淡的银色雾气,钻入左莫口中,毫不费力地渗入经脉之中。经脉的灵力安静若处子,对刚吸入体内的星辰之力似乎没有半点敌意。这一缕缕星辰之力,在他体内经脉运转一周天,便如同归巢之燕,钻入左莫眉心处。

    识海虚空中,一缕缕银雾不断投入一颗黯淡的星辰。

    蒲妖看了一眼头顶的星辰便收回目光,他翻开手掌,掌中多了一汪黑水,黑水正中央,飘浮着一个极袖珍的祭坛。

    幽冥池!

    “终于成形了!”蒲妖自言自语道:“希望能有用吧。”

    说完,他把手中一汪黑水朝地上一扔,不过一掬的幽冥池倏地涨大,眨眼间,便化一半亩大小的黑池。池中央飘浮的祭坛上,一缕妖异的黑色火焰跳动着。

    蒲妖飞身步入祭坛上,黑色的火焰围绕着他,无声燃烧。幽冥池黑水翻腾,像无数蛟龙在水底搅动不休。

    蒲妖闭上血瞳,神色凝重,蓦地轻喝:“起!”

    蒲妖脚下的祭坛凭空生出惊人的吸力,整个池子的黑水齐齐朝祭坛涌去。黑水迅速淹没祭坛,淹没蒲妖的脚踝,蒲妖一动不动,任凭脚下黑水断地向上爬升。

    片刻间,黑水已经淹没蒲妖的头顶。

    一个巨大的黑水球立在祭坛上,眼前的一幕,看上去极其不协调。和黑水球相比,祭坛实在小得可怜,让人不禁有些担心庞大无比的黑水球会把祭坛压得粉碎。

    然而,这个看似不大的简陋祭坛,却稳若磐石。

    包裹着蒲妖的黑水流转不休,速度越转越快。

    半个时辰后,黑水球流转的速度已经达到惊人的地步,嘶嘶嘶的高速旋转声,并不尖利,但依然慑人心魄。

    已经完成修炼的左莫,注意到识海的异常,连忙跑来。当他看到眼前一幕时,不由大为惊讶。

    蒲妖在搞什么鬼?

    黑水球转动的速度还在不断地加快,左莫敏锐地注意到,由于旋转的速度不断地加快,黑水球已经开始出现不稳定的迹象。

    “这家伙想干嘛?”左莫嘟囔着,却不敢挪开眼睛半分。

    黑水球的转动速度依然在加快,崩溃的迹象越来越严重,原本浑圆的黑水球,严重的扭曲。

    看情形不妙啊!左莫心中有些担心。

    眼看黑水球就要崩溃之际,忽然祭坛光芒大盛,一股凝重而又充满生机的气息笼罩着识海。

    等等!

    左莫眼睛倏地瞪圆,这气息他太熟悉了!

    地气!这是地气!

    原本还有些担心的左莫心情蓦地不爽起来,原来这厮从自己这吸走的地气,都存在祭坛里。想想地气逆吸时自己受到的痛苦,他不禁咬牙切齿。

    气愤之余,他愈发好奇起来。

    蒲妖在做什么?

    很显然,蒲妖正在进行的“妖法”是早有目的行为。无论是幽冥池,还是从他这逆吸地气,蒲妖都准备良久。天下法门无数,更遑论妖魔修炼的法门,左莫连猜也懒得猜,肯定猜不中。

    他索性坐等蒲妖修炼结束。

    有了地气的帮助,高速旋转的黑水球迅速稳定下来。稳定下来的黑水球,开始继续加速。

    祭坛源源不断地提供地气,左莫目光愈发不善,这厮从自己这吸走多少地气啊!

    忽然,左莫抬起头,忍不住轻咦一声。

    不断加速的黑水球,突然开始发生变化,它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清澈。几个眨眼的功夫,黑水球变成清澈无比的水球,可以清楚地看到水球中的蒲妖。

    透过高速转动的水幕,左莫看到了蒲妖,他顿时吓一跳。

    蒲妖浑身漆黑如墨,裸露在外的皮肤变得如同墨染过,两耳耳垂的红色菱晶在浓郁到极点的黑色衬托下,妖艳欲滴。左莫几乎认不出来蒲妖,不过他有些紧张起来——蒲妖脸上开始浮现痛苦的神情。

    蒲妖可从来没有浮现过这样的神情!

    这厮到底在干嘛?不会出什么事吧?左莫心中有些不妙地想。

    地气源源不断地从祭坛中钻入水球,再渗透进蒲妖身体。地气似乎能够缓解蒲妖的痛楚,蒲妖的神情渐渐稳定下来。

    他浑身的黑色,也渐渐褪去。水球的速度,在慢慢降低。

    黑色褪尽,水球也停下来。

    剔透浑圆的水球中,一位俊秀妖异的男子屹然而立。

    他睁开没有被头发遮住的,狭长右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