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二十节 催命烂铁银

第两百二十节 催命烂铁银

    鲍德这几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眼前的这支队伍,和他之前见过的呆过的任何一支都不相同。三个人一个小队,还有那个让人欲仙欲死的三才阵,灵谷管够,对下了禁制的手下们还会奖励……

    看看周围的这些老油条们,如今却像个小孩似的,奋勇争先。没有什么阴谋手段,全都是光明正大,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办法,这支队伍面貌却焕然一新。

    越是呆得时间长,他越是感觉这支队伍老板的厉害之处。不是能让人一眼瞧出来的厉害,而是隐藏在云淡风轻之后的不动声色。虽然人人畏惧小娘,但是鲍德这种当过老大的人,却能一眼看出来,谁才是主事的人。

    如此手段,日后定非池中之物,跟着这样的老大,日子也不会太难过。

    可老板明明只不过是刚刚突破凝脉一重天的二十左右的小伙……运气吧……

    无论鲍德心中转过多少念头,他的训练量和其他人相比,也不会有丝毫减少。昔日的老大身份,还有他凝脉二重天的修为,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优待。而且更让他感到无奈的是,同小队的另外两人,疯狂地训练,让他郁闷万分。

    不就是几件破法宝么,值得这么拼命么?当过老大的鲍德对区区三品法宝,自然不入法眼。

    但他亦不想因为自己拖后腿而与两名队员闹别扭,只有跟着疯狂地训练。没办法,小娘的奖励以按战斗单位来算,除非能够像麻凡一样,一人便作一个作战单位。加上小娘在一旁盯着,他也不敢有丝毫懈怠。

    千万不要得罪小娘。

    这是营地流传最广的一句话。

    不过,咦……那不是老板么?鲍德眼角余光瞥见老板提着一个古怪的东西,走进营地。

    他不由暗自留心,不过他这一分神,原本运转流畅的三才阵顿时有些滞碍。这一滞碍,顿时把整个小队的节奏都打乱,三人不得不停下来。看到两名队员眼中的不满,鲍德连忙抱歉,得罪了谁也不能把自己的队员得罪了,否则的话,真正战斗时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公孙差看到左莫提着一个古怪的东西,不禁好奇了问:“师兄,这是什么东西?”

    “炼灵……”左莫一下子停住了,提起手中奇丑无比的东西放到眼前,呃,这个东西该叫什么呢?

    勉强可以算得上法宝吧,可法宝里面门类繁多,眼前这玩意,应该归在哪类呢?宝箱?

    一个奇形怪状的箱子,箱子上千疮百孔,布满裂痕,大大小小颜色各异的补丁,更让它惨不忍睹。

    “炼灵符阵吧。”左莫琢磨着,下次要把它的形状改一改,要不然这么一个东西,连起名都不好起。

    “有点丑。”公孙差很公正地评价了一句,见师兄目光不善,连忙问:“这东西有什么用?”

    一说起这件东西的用处,左莫不禁有些得意起来:“唔,它能炼化晶石中的灵力,去除杂质。”

    “去除晶石里灵力的杂质……”公孙差先是一愣,但他很快反应过来,眼睛猛地一张,声音不自主地提高:“除掉晶石灵力的杂质?”

    公孙师弟的反应让左莫更是大为得意:“没错!”

    公孙差两眼放光,语气中透着一丝激动:“可以取代灵谷?”

    “没错!”左莫只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畅,嘿嘿一笑:“我试了一下,效果不错。这次拿过来,是专门来找人试试。”

    公孙差二话不说,便站起来,扫了一眼正在训练的修者们,正好看到刚刚训练完的雷鹏三人,便朝他们招手:“雷鹏,你们三个过来一下。”

    听到小娘召唤,三人连忙屁颠屁颠跑过来。

    公孙差转过脸,问左莫:“师兄,这东西怎么用?”

    “唔,把手放在这上面,运转心法便可以。”左莫作了个示范,把双掌平放箱子最上面的两个圆阵内。

    公孙差对雷鹏道:“你来试试。”

    “哦。”雷鹏有些茫然地应道,他没搞明白眼前这个破烂玩意是什么东西,不过还是依言把手放在圆阵内,开始运转心法。

    “咦!”雷鹏不禁讶然失声——灵力!

    一股灵力从他掌心吸入,迅速沿着经脉运行。好纯粹的灵力啊!他大喜过望,如此纯粹的灵力,可以减去不少炼化灵力的功夫!源源不断的灵力从他掌心钻入体内,只片刻,他便觉得刚刚消耗一空的经脉如今却微微有些盈涨之感。

    直到此时,他才猛然意识到,这玩意的作用!

    小山界为何会变成如此惨烈?

    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空气中的灵气变稀薄,稀薄到不足以被修者吸纳入体内。

    众所周知,修者的灵力全都从外界吸纳炼化而来。空气中游离的灵气,是最主要的来源。这些灵气吸入体内之后,经过炼化,变得成更精纯的灵力,存于修者的经脉之中。小山界空气中的灵气变得极其稀薄,这也等于一下子掐断了修者们灵气的最大来源。

    无奈之下,修者只有别寻他途,比如灵谷。灵谷中所蕴含的灵力,极易被修者吸收,温和无害。而大家平时用得最多的晶石,虽然所蕴含的灵力比灵谷要多许多,但是由于晶石中所蕴含的杂质比空气中的杂质更加霸道,对修者经脉的损伤更大,反而难以汲取。长期汲取,对身体的损伤极大。

    除非一些大门派,才有秘法能够化解晶石中杂质。

    秘法……

    雷鹏双手离开箱子的时候,有些魂不守舍,表情怪异。

    年绿有些奇怪地看着雷鹏,心中直嘀咕,很少会看到大鹏这种表情啊。他不禁多看了两那个奇破无比的箱子,这破烂有问题。

    当他双手离开箱子时,也是一脸怪异的表情,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就像见鬼了一样。

    宗如试完之后,脸上表情也难掩惊骇。

    无论三人心中掀起何等惊涛骇浪,左莫和公孙差对试验的效果都极其满意。剩下的,只需要对玩意进行改进一下,它的卖相实在太糟糕了,连左莫自己都难以忍受。

    公孙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紧紧盯着奇丑无比的箱子。他很清楚这玩意,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只要有这东西,栓在他们脖子上的催命绞索便少了一根!

    现在的小山界,灵谷的价格已经涨得到离谱的地步。相反,由于缺乏商品流动,晶石的作用大为削弱,经常可以看到被随手抛掉的晶石。奇货可居的灵谷,成为小山界最硬的货币。

    “不过有个问题。”

    左莫的话把公孙差从走神中拉了回来,他蓦地一惊:“什么问题?”

    “如果要大量炼制的话,需要很多烂铁银。”左莫的语气有些苦涩:“我手头上还有些,但只够炼制几个。”

    公孙差一怔,心中暗呼不妙,连忙问:“这烂铁银很稀有吗?”

    “是一种比较常见的三品材料。”左莫摊摊手:“之前消耗了不少,存货不多。”

    “这个问题啊……”公孙差略一沉思,便扬起手,示意所有人集合过来。

    众人停下训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集合起来,不过表情都有些不解。小娘可从来没有打断过他们的训练。

    “谁知道哪里有烂铁银?”公孙差问。

    许多修者一脸茫然,烂铁银是什么?

    忽然,一个人扬起手:“我知道。”扬起手的是鲍德。

    “在哪?”公孙差盯着鲍德。

    一触及到小娘突然变锐利的目光,鲍德冷汗刷地流下来。不过他到底是当过老大,强自按捺心中的惊慌,故作镇定道:“成品小的不知道,但小的知道一处烂铁银的矿脉。”

    “矿脉!”左莫眼前一亮:“在哪?”

    鲍德吞了吞口水。老实交待:“在离这三百里的地方,有个叫石门滩的地方。以前是一个叫法剑门的门派驻地,现在被一伙人占着。”

    左莫转过脸看着公孙差,公孙差立即明白他的意思,那矿脉他要了。虽然公孙差心中有些疑惑,就算有矿脉,也没人手开采啊。不过既然师兄说要,那肯定是有什么办法。

    他转过脸,盯着鲍德:“那里有多少人?都是什么来路?”

    鲍德连忙道:“大概六十多人,为首的谢山心狠手辣,凝脉三重天,手下全都是凝脉期以上。他们听说法剑门有灵谷,便屠了法剑门,占了石门滩。”

    他接着小心翼翼道:“若老板想要,只需要花掉小钱,便能从谢山手上买来。小的和他还有几分交情……”

    “不必了。”公孙差摆了摆手,接着道:“继续训练。”把这些帮家伙全都赶去修炼。鲍德的话硬生生卡在喉咙,不过,他十分识趣地跑去训练。

    “你打算怎么做?”左莫有些好奇地问。

    他知道师弟肯定已经有什么想法。

    “把他们打残就行了。”公孙差浑不在意道:“哪有给他们晶石的道理。想在咱们嘴里夺食,哼哼!”

    左莫无奈摇头,公孙师弟的战争狂热症又开始发作了!

    谢山那帮人真可怜!

    他不禁心生同情,话到嘴边,却变成:“时间抓紧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