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一十九节 赏功会 【第二更】

第两百一十九节 赏功会 【第二更】

    暗地里,大家每每谈起小娘那张阴柔俊秀的脸,总是不免颇多讥笑。可当小娘端坐在他们面前时,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挺直腰,目不斜视,一副正襟端坐的模样。

    像雷鹏这些已经在小娘手下呆过了一段时间的家伙,都开始颇有经验。在小娘面前,最好就是眼观鼻鼻观心,千万不要去看小娘的眼睛,要不然,你总会觉得寒意疹人。

    “论功行赏。”小娘的声音不大,一如既往的阴柔。

    雷鹏一愣,难道老年说的真的?真的论功行赏?心头一热,他不自禁地动了动身子。

    不光是他,众人脸上都是难掩喜色。他们体内都被种下禁制,小命捏在左莫手上,本以为从此只怕沦为免费炮灰,没想到竟然还有奖赏。

    “开始吧。”众人神情尽落在公孙差眼中,他心中雪亮,嘴角微微弯起,他决定一开始便丢出颗重磅炸弹:“这是门五品遁法,老板决定拿出来,作为奖赏。”

    嗡!

    底下坐的众人目光齐刷刷地盯着小娘手上的那枚玉简,炙热得几乎要把玉简烤化,房间里温度陡然上升许多。

    五品遁法!这可是五品!

    任何法诀,只要它达到五品,价值都无以伦比。无论是在天月界还是小山界,任何一个门派,四品法诀都只有核心弟子可以修炼,这几乎是不成文的规定。而五品法诀呢?绝大多数门派,都拿不出一门五品法诀。

    现在一门五品遁法,就在他们面前,他们触手可及的地方。

    房间里,一片混乱急促的呼吸,不知不觉中,亢奋之色爬满每个人脸上。若不是有禁制,有一大半人绝对会动手抢。

    公孙差很满意众人的表现。赏功惩过,是一支稳定的队伍必须拥有的制度。面前这些凶恶之徒,公孙差并不担心他们叛变,但是,如何提高他们的积极性,却是他一直头疼的问题。

    “这是一把四品中阶飞剑,剑名玄泽,质地纯粹,微带水行,是本次赏功会上最好的飞剑。”

    飞剑一尺稍长,剑身细长幽黑,微微泛着蓝光,一拿出来,微微剑意如同水波轻荡,掠过整个房间。

    嘶!

    下面响起一片整齐的倒吸冷气声。这帮人都是有眼力的人,玄泽剑的品相端的不凡。

    四品中阶!

    这些修者大多都是凝脉修为,但有四品飞剑的,不过三五人。而就这三五人,飞剑都是清一色的四品下阶。

    “这件九黎灵甲,四品中阶,是本次赏功会最佳防护性法宝。木行,灵甲自带《生肌》《驱邪》《宁神》《破幻》四个符阵,在木行之力充沛的地方能够自动吸取木行之力修复灵甲。”

    咕嘟。

    一片吞口水的声音,众人眼巴巴地看着灵甲。这可是好东西啊!若有这么一件灵甲,就等于多了半条小命。

    公孙差就像没有注意到众人眼巴巴的目光,他一件件地把所有的法宝飞剑全都介绍了一遍。

    房间里,粗重的喘息声如雷,每个人脸上皆是一片赤红亢奋,不少人的衣服礼都扯开,脑门上都是一片细密的汗水,不过他们浑然未觉,眼睛只是牢牢盯着公孙差面前摆得满满的法宝飞剑。

    各色法宝飞剑散发的光芒交织相映,倒映在每个人瞳孔的深处。

    雷鹏脑门全都是汗,他嗓子发干,一双铜铃大眼瞪得老圆,生恐错过一件法宝。直到最后一件法宝介绍完,他一直紧悬的心才不自主地放了下来,下意识地,他呼地轻舒一口气。

    耳边突然响起的吐气声,他被自己出奇大的呼气声吓一跳。

    完了!惹恼了小娘,那可就惨了!他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让他叫苦不迭。

    不过他待看到周围人的吐气动作,他才蓦地反应过来,原来不是自己一个人发出的声音,而是众人一起长舒一口气,轻微的吐气声汇集在一起,在此时安静的环境之下,才显得尤其响亮。

    房间里很快恢复安静,极度的安静,众人心再次提了上来。

    谁都知道,接下来,重头戏来了!

    奖赏就这么多,分给谁?怎么分?这里面可都大有讲究,这直接决定落在自己手上的,是好货还是垃圾。

    “功劳多的人先挑,每人一件。”小娘的声音在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见的环境里,清晰异常:“麻凡第一个。”

    麻凡脸上陡然浮起一抹酡红,就像喝醉了酒一样。在其他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他站了起来,毫不犹豫挑了五品遁法。

    虽然众人大多心底早就猜到答案,但还是忍不住流露出失望之色,这其中自然包括雷鹏。

    五品遁法啊!

    眼睁睁地看着它在自己眼前溜走,这种感觉,可不是一般的糟糕!

    不过嫉妒归嫉妒,麻凡第一个挑,众人也无话可说。麻凡在这次战斗中,起到的作用无可替代。

    还没等众人消化五品遁法被挑走的失落,小娘再次开口:“雷鹏、宗如、年绿,你们小队出来,你们可以挑一件四品,两件三品。”

    雷鹏脑袋嗡地一下,一瞬间,竟然一片空白。

    轮到自己了……

    他不知道怎么站出来的,年绿和宗如两人亦是一脸不能置信,像在做梦一般。就连三人中最镇定的宗如,此时亦有些把持不住。

    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过了一会,大家谁也难定夺。

    公孙差见状,干脆替他们决定道:“抓阄,定好顺序,以后轮着来。”

    这个方法很公平,众人都没有异议。

    雷鹏脑门上的汗更密了,他的心跳有些快,因为他抓到了第一顺位,第二顺位是宗如,第三位顺位是年绿。

    没出息,真他妈的不淡定!他在心中狠狠鄙视了自己。

    但鄙视归鄙视,下手却绝对不慢,他毫不犹豫选了那件九黎灵甲,周围传来一片叹息声,显然中意这件灵甲的不是一个两个。不知为何,听到其他人的叹息,雷鹏只觉浑身每个毛孔都说不出的舒畅,心中出奇的得意,当下便把灵甲穿上。

    宗如挑了一件三品上阶护腕,而年绿则挑了一件三品上阶靴子。虽然没有挑到那几件四品的好东西,这两件三品中的好东西,也让两人爱不释手。

    公孙差都是按作战单位来论功劳的,每个作战单位,只能挑一件四品和两件三品。四品法宝很快瓜分完,排在后面的,一件都捞不着,只能干瞪眼。

    不过每个人基本上都分到一件法宝。

    至于像鲍德这样刚从俘虏新转化的修者,看得那个眼热,不过公孙差可不打算分他们。剩下的法宝,则被定为平时用来奖励训练优秀的小队。

    而且公孙差还明言,一旦奖赏给谁的,便是谁的私产,其他人不得觊觎。像这次的五品遁法,被麻凡挑中,则不会传给其他人。其他人想学,那便要问麻凡。至于传不传,怎么传,那全是麻凡自己的事。

    无论是左莫,还是公孙差,都远远没有想到,这次行赏会,起到的作用有多大。

    公孙差一如既往地督促这帮家伙训练,上次战斗暴露出许多不足。三段波式冲击,若是训练有素的队伍,若是和自己对弈的那位神秘人,只需要一次,便足以把对方冲垮。

    可自己不仅没有冲垮对方,最终还陷入僵持战,这令一向自我要求颇高的公孙差相当不满。

    小娘不满,大家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不过让公孙差感到诧异的是,这些人训练积极性那个高昂,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般,嗷嗷直叫,疯狂地训练。

    而当公孙差兑现承诺把法宝奖赏给训练好的小队之后,他愕然发现,已经完全不需要他督促了。

    这批家伙没一个是菜鸟,知道法宝的重要,谁会嫌自己的法宝又多一件呢?在战场上,多一件法宝,小命便多一分保障。训练没有丢命的风险,又能赚法宝,这样的好事,放在以前,大家会不屑一顾,但放在如今惨烈的小山界,却是从来没听说过。

    无人落人后。

    灵谷没捞到,又多了吃饭的嘴,左莫本来就捉襟见肘的灵谷供应压力陡然急剧增加。尤其是这些家伙最近不知道咋了,玩命的训练,灵谷消耗更是倍增。

    左莫只觉得压力陡增,他打起十二分精神,没日没夜地研究魔纹。

    一有想法,他便马上动手尝试,丝毫不心疼材料损耗。眼看着灵谷以可怕的减少,他心中愈发焦急起来。他的进度不错,排除了一半无用的结构,剩下结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

    只是这三分之一,却也涉及到七十多个类似符阵的结构。

    左莫已经没时间去用理论分析,时间紧迫,他决定用最笨最有效的办法。

    一个一个地试!

    他开始疯狂地尝试,一个符阵一个符阵地尝试。

    几日功夫,他房间里的便堆满了废品,就像一堆小山。

    整整七天七夜没合眼,连打坐入定他都没有,灵力耗尽,就直接握着晶石补充灵力。

    他整个人看上去神色憔悴,七日夜不眠不休,哪怕神识达到化物之境,他也到了极限。

    不过,所有的劳累,所有的疲倦,全都被左莫统统忘掉。

    他呆呆地看着自己手上,一个丑陋无比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