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一十六节 公孙差初战 【第二更】

第两百一十六节 公孙差初战 【第二更】

    好不容易想到阴火珠,结果找不到阴煞之地,凝不成阴珠。

    好不容易搞明白同心项链怎么炼制,结果材料不够。好在那根同心项链没有弄坏,完好地交给了公孙差。

    左莫郁闷无比,但郁闷归郁闷,该干什么还是得干什么。神识要修炼,这个没办法,禁制是好东西,它需要消耗神识,而且是永久性地消耗。

    对于剑诀的修炼,左莫有些兴致廖廖。五意套剑已经炼制成形,虽然离完善还有相当距离,但是他目前还是相当满足。

    五意套剑威力不错,当初他的设想也颇为独到,但是此时却发现当初自己犯了一个极其致命的错误。剑阵虽成,但没有他可以修炼的剑诀。五种剑意,除了《离水剑诀》和《冰螭剑诀》,其他剑意他只能算得窥其形而不得其真意。

    换直白点的说法,那就是他现的五意剑阵,是纸扎的老虎,徒具其形。

    这让他相当不爽。

    换谁都会不爽,花了那么多好材料,花了那么多心思,结果搞出这么一个鸡肋的东西。但暂时他也没有什么好想法,只能把它搁置在那。

    他没有修炼蒲妖给他的那一式《小千叶手》,这段时间的神识,全都要贡献给禁制。而炼体也不用去想,汲取再多的地气,最后还是贡献给蒲妖。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炼体,尽管知道逆吸地气对身体大有好处,可在左莫看来,放在这个节骨眼上,实在没性价比。

    他把最多的时间,都放在符阵上。想要突破小山界,只有两种途径。一个是提高自己的实力,如果他能达到金丹期,谅对方金丹修者也不会阻拦。不过这可能吗?完全不可能!

    另一种便只有他现在做的事,扩大手下力量。指挥方面,他全部交给公孙差,他相信这个极端好战份子,一定会发挥出阴柔俊秀外面下狂热无比的战斗激情。

    剩下的问题是,自己能做什么?

    事关自己小命,左莫可不想坐以待毙,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公孙师弟身上。

    于是,一个极其重大、具备实际意义的问题摆在他面前——如何才能在短时间内提高一个群体的实力?

    法宝,这个被他抛弃。想炼个同心项链材料都不够,更别说其他。他手头的材料其实有不少,但那只是对于他个人来说,若把范围放大到一帮人,那实在不算多。像金甲卫浑身上下华丽到爆的法宝,把左莫卖了也凑不齐。

    灵丹,这个方案也迅速被左莫抛弃。能够提高修为的灵丹,左莫自己还没见到过。其次的那些辅助型的灵丹,倒是可以炼制一批,但是对付金丹修者,肯定不够看。

    剩下的还有什么?只有符阵了。

    左莫研究的对象是魔纹。本来他压根想不到魔纹上去,全都是灵谷逼得没办法,导致他甚至诞生一个极其大胆的想法,不如在这些修者身上全都刻上魔纹。空气中稀薄的灵气,在魔纹的自动汇集下,也颇为可观。而且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吸收晶石中的灵力,而根本不需要担心晶石灵力中的杂质对身体的伤害。

    相比之下,晶石蕴含的灵力可比灵谷丰富得多。

    当然,理智让他按捺住这个疯狂的想法。

    现在正在和妖魔交战,自己带着一帮身上刻着魔纹的家伙冲出去,只会有一个下场,等着被斩妖除魔吧。

    他以前没有觉得魔纹有多好,如今却深刻体会到魔纹的优越性。直接刻魔纹肯定是不行的,那么就迂回一下。蒲妖不是说,魔纹的本质还是符阵吗?

    只要能够研究出过滤灵力杂质的符阵和自动吸灵的符阵,问题岂不就迎刃而解了?

    魔纹是现成的,他自己身上就有。而且由于魔纹在他身上,他的神识又灵敏异常,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魔纹内的每一丝变化。

    看似简单的魔纹,远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左莫如今在符阵上的造诣不低,尤其对炼丹中的精微符阵的研究,和魔纹中出现的符阵,有着许多相似的地方。

    除了符阵,还有许多看似装饰性又极像符阵的图案。换一个人,想要弄明白哪些是有用的结构,哪些是没有用的结构,没个三五年,想都别想。

    可落在左莫手上,这便成了再简单不过的事。他只需用神识扫过,便能够轻松地辨别出。

    不过,这仅仅是第一步。尽管少掉了许多干扰的成份,但是剩下的东西,依然让人感觉难以下手。不是每个符阵,都会表现出明显的特性,可一旦少了它们,整个魔纹就完全失去作用。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半符阵结构。这些半符阵结构,和左莫的血肉皮肤,组成一种极其特别的符阵。

    这大概便是符阵和血肉的契合吧。

    好在这种程度的难度并不足以吓到左莫。妖军就像一把悬在他心头的利刃,突破小山界,便足以令他浑身充满斗志。

    现在的左莫,似乎更像一名生产修者。

    好吧,自己其实本来就是一名生产修者,左莫自嘲地笑了笑。

    他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他的行为把蒲妖吓了一大跳。当初替左莫镌刻魔纹和植入妖核,蒲妖当然有自己的目的,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左莫的进步如此迅速。

    识海中,蒲妖面色凝重,密切注视。

    这厮明白他正在研究的东西有多么吓人么……

    公孙差的运气不是太好,他遭遇的是一支大概六十人的队伍。六十人的队伍,已经算得上颇有规模,要养活这么一支队伍,也不容易。这个时候,还存活的团队,战斗力都不俗,小山界已经没有软杮子。

    双方没有任何客套。

    公孙差是觉得不需要说什么。这是弈战棋养成的习惯,蒲妖可不喜欢和对方磨磨叽叽半天,才开打。遇到这么一位无所不用其极的家伙天天作对手,公孙差养成的习惯也自然可想而知。

    而另一边,对方觉得自己的人要多一半,胜算颇大。而且这么一支队伍,肯定会有些存货,不至于油水全无。

    于是双方一言不发,战斗就进入白热化。

    公孙差一开始还有几分紧张,可当他看对方呼啦一拥而上,乱糟糟的队形,他就笑了,十分温柔甜甜地笑了。

    随即他命令最前面的几个作战单位向内缩了缩。

    对方显然还残留着大量单挑时的战斗习惯,许多修者一出手便剑芒漫天,尤其是周围还有许多同伴,大家更壮几分胆气,出手自然不留余力。

    数十道剑芒轰然汇集,有如一条巨龙,声势骇人。

    接到命令向后缩的三个作战单位,有一个作战单位慢了半拍,顿时被这对方数十道剑芒轰成粉碎。

    看到一击之下,对方的便被干掉三人,这伙人的士气大振,想也不想,便朝前冲,朝后退的修者追去。

    三人命殒当场,公孙差眼皮连眨都没眨。

    就在最前方作战单位后退的时候,第二排的两个作战单位同时前插。

    六道剑芒,从后退的两个作战单位之间突然迸发。

    噗噗噗噗!

    冲在最前面的四名剑修避之不及,挨了个结结实,四人身上血花迸射!

    突然的变故让冲在前面的修者出现一个短暂的惊慌,冲势不由微微一滞。

    就在此时,刚刚正在后撤的两个作战单位突然返身,六道剑芒脱手而出!

    又有三名倒霉鬼,挨了个正着。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悄然向前推移了五十丈的三个作战单位,没有任何犹豫,发动了第三波攻击。

    九道全力而发的剑芒,交织如网,而对方冲得太急,队形密集,这九道剑芒,战果惊人!

    五名修者毙命!

    对方老大脸色终变,一个照面,三比十二的比例,让有些惊慌。对方的三波攻击显然早有蓄谋,如同潮水般,一波接一波,根本没有给他们任何思考的时间。

    高手!

    他嗅到危险的感觉,不过让他心中稍安的是,双方的速度都降低下来,接下来的战斗,就是缠斗了。他这一方还是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胜面较大。

    “冲散他们!再咬住!杀!”他扬声高喊,声音远远传开。凝脉期二重天的修为,让他充满自信。冷哼一声,他带着他的飞剑,一头扎进已经趋于混乱的战局!

    双方的距离太近,谁都没有冲刺的空间。

    公孙差巍然不动,他身边还有一个作战单位护卫,四人孤零零在战局外,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看到刚才的三段波式冲杀战果斐然,他神情没有一丝变化,但袖子里的手掌却不自禁地握紧成拳!这招他可是学自弈战棋中的那位神秘人,不过神秘人使出来的威力可比这强劲得多,这一招上他吃尽了苦头,每次一触即溃。

    虽然是减弱版,也够对方喝一壶了。

    场面纷乱无比,但是已经习惯了弈战棋中比这更纷乱的局面,他脑子前所未有的清晰。他很快便在敌人中,找到敌方首脑。

    心念微动,不远处看似漫无目的游弋的麻凡,像一只大鸟,悄无声息地朝对方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