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一十节 崩乱秩序 【第二更】

第两百一十节 崩乱秩序 【第二更】

    灵谷,在很长的时间内,一直是用来改善体质,加快修炼的辅助物。除此之外,便只有前往都天血界狩妖的修者会用到。

    因此灵谷的价格长期稳定在一个并不高的价格。否则的话,左莫早就发家致富。

    可如今,小山界的灵气浓度变得稀薄,灵谷的重要性便一下子凸显出来。能够提供灵气的东西只有晶石、灵食和灵丹。晶石蕴含的灵力虽然丰富,但是由于它的杂质需要秘法化去,无法长期使用。而灵丹由各种灵草灵材炼制成,成本昂贵。

    灵食中的灵气,不仅极易被吸收,而且对人体没有任何伤害,长期服用,还能缓慢改善体质。灵谷是所有灵食中最基本应用最广的原料,而且哪怕不会炼食,普通修者也能够轻松地食用。

    左莫脑子里一下转了许多念头。

    小山界灵气变稀薄,是从妖军来了之后才形成,毫无疑问,一定是妖军搞的鬼。不过,哪怕知道是妖军搞的鬼,左莫也不得不惊叹妖魔的强大。小山界虽然是个小界,但是能改变一界灵气,这等威能足以让令他仰望。

    惊叹仰望之余,他便开始思索起这件事会引起的连锁反应。

    早在他种植灵谷时,由于经常听音圭,他渐渐学会如何在纷繁复杂的信息中抽丝剥茧,找到对自己有用的信息。他深知自己是个小人物,在这乱世中,想要存活下来,必需学会趋利避害。

    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小山界就会成为像都天血界那样的地方。没有灵气的地方,对修者来说,是恶地。小山界便会迅速沦为妖魔的乐园。

    左莫不知道妖魔用的什么手段,也不知道灵气变是不是可逆。这种变化若是可逆,倒还好,若是不可逆,那修者的境况就糟糕了!没有灵气的环境下,修者的战斗力将会大幅度缩水,而妖魔却是如鱼得水,此消彼涨之下,修者的劣势会不断扩大大。妖魔只需要一界一界不断地蚕食,修者将退无可退。

    该死!

    左莫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加快。

    好吧,自己这是杞人忧天,那些大门派一定不会坐以待毙。千年之前,修者能战胜妖魔,这次一定也能!

    左莫如是自我安慰。

    他的思路转到自己的身上,这天下大事,关自己屁事,还是在自己小命上多花些心思来得实在。

    灵植夫身价要涨了,起码不用担心饿死的问题……这个想法一晃而过。

    小山界秩序完全崩乱,要尽快离开这里。

    他深刻地体会到,在战争的前线,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不仅决定不了战局,连自己的小命也决定不了。

    乱世人命如狗。

    麻凡心中惴惴,僵尸前辈陷入沉默,始终不说话,他觉得面前的空气似乎都要凝固起来,无形的压力令他战战兢兢。他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越来越急促的怦怦心跳声,他有些口干舌燥。

    “为什么你们不离开小山界?”僵尸前辈突然开口。

    左莫终于开口,麻凡只觉得快窒息的自己突然吸入一口空气。

    “回禀前辈,不是我们不想离开小山界。只是通往天水界的界河,被人牢牢把握。如果想通过,必需要缴纳足够的晶石和灵谷。”

    左莫恍然大悟,不由心中暗道,这些人比自己可要狠得多。小山界总共只有两条界河,一条通往天月界,一条通往天水界。

    通往天水界的界河一卡,小山界顿时成了个死胡同,没有人敢往天月界走。

    “没有人杀过去?”

    麻凡苦笑:“把持天水界河的,都是本界势力最大的门派明霄派。”

    左莫闻言,不禁摇头,生意不是这样做的。

    做生意,你来我往,各取所需,赚的是晶石,可这明霄派,要的是命。小山界秩序的崩乱,有一半责任要归咎于明霄派在后面推波助澜。逃离不了小山界的修者,只有不断地火拼,从别人手上抢晶石,抢灵谷。每个人都会想,只要抢够了,便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

    至于剩下的人,只有一个下场。

    发发战争财,左莫倒不觉得有什么,但明霄派的做法,还是让他相当齿冷。

    明霄派这种把人逼到绝境的行为是在玩火,稍有不慎,极有可能把他们自己也搭进去。不过这也能从侧面看出他们绝对的信心。

    当然,左莫还没闲到去管别人的死活,只是如今明霄派把守天水界河,也阻挡了他们离开小山界的道路。

    明霄派对自己网开一面?不可能,明霄派和他无亲无故,哪会放过如此发财良机?

    至于硬闯?那就更不可能。

    别看公孙差指挥金甲卫收拾十多名修者这么轻松,但像明霄派这样的大门派手上所拥有的力量,却绝不是自己这么几个人能够抗衡的。

    缴纳晶石?

    晶石左莫倒有,但他觉得,自己在别人眼中,肯定是只肥羊。换作自己,看到这么一头肥羊,也没有不榨干净的道理,哪会只满足于区区晶石?

    这个方案迅速被左莫否决。

    那么,就剩下一个办法,杀过去!想要杀出去,单靠他们一船三人是不行的。那么,就需要扩充手上的实力,只需要带上一支对方无法忽视的力量。明霄派一定不会和他们拼个两败俱伤,很简单,左莫他们一无所有,但明霄派可还坐等收晶石呢。

    麻凡万万想不到,他廖廖几句话间,左莫脑子里便闪过这么多念头。

    左莫又问了一些天水界河的具体信息,果然,天水界河被明霄派经营得固若金汤,也绝了他最后一丝侥幸心理。本来他还想着,能不能驾着枣核船,从界河底下潜行过去。

    左莫正打算问问公孙师弟的意见,不过当他看到公孙师弟眼中的狂热和亢奋,他便已经知道答案。

    这个极端好战份子!

    心中嘟囊了句,他找到蒲妖:“有什么办法能让他们听话?”

    蒲妖血瞳血光闪动,嘿嘿笑道:“很多。你们修者用得最多的是禁制。”

    “禁制?”左莫有些好奇地问。

    “这没什么奇怪。”蒲妖一脸你少见多怪:“这种手段用在修奴身上最多,但也有些严苛的门派,会用在门下弟子身上,以防止弟子反叛。”

    “真可怕!”左莫一个哆嗦。他完全无法想象自己加入一个门派之后,体内却要被植入禁制。

    “那你要不要?”

    “要。”

    左莫只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要。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什么好说的,先冲过界河了再说。禁制虽然不人道,但是眼下最有效率的办法,没多少时间给他磨蹭。

    左莫可不想等到妖军再过光临之际,自己还留在小山界。

    蒲妖这次也出奇的干脆,传授了左莫几种禁制。

    禁制并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对于只有凝脉一重天的左莫来说。他费了好大功夫,才勉强学会。这也幸亏是他神识过人,否则的话,禁制不是这个阶段能玩得起的。

    可怜的麻凡成了第一个试验品。

    就在左莫费劲地给被打昏迷的修者下禁制的时候,识海中的蒲妖露出玩味的表情。

    “你也很期待吧!”他托着下巴,妖异的血瞳深如血海,对着墓碑轻轻道:“多么实用主义!真是让人越来越欣赏!他注定不会走你的路……你这个自我毁灭的愚蠢混账!”

    墓碑寂静不动。

    最后一道禁制布下,左莫累得像条狗一样。他布下的禁制,全都是凝脉期,总共十六人。

    “剩下的,都交给你了。”说完,神识灵力统统消耗殆尽的左莫立即拿出一颗晶石入定。

    “没问题!”公孙差抬起俊美阴柔的脸,露齿一笑,他眼睛里闪耀着兴奋的光芒。

    一旁的麻凡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尾椎沿着脊椎一路攀升。

    天月界,荒木礁。

    “小姐,第十三军团辖下炎岳已经抵达通往明涛的界河。第六军团辖下金保真已抵达通往佳南界界河,两队路上都没有发现可疑目标。”中年恭敬报告。

    “他们动作倒是挺快。”木希淡淡道:“网已经拢,剩下的就是慢慢查了。仔细些。”

    “是!”中年凛然应命,他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小姐,我们发现了魔活动的痕迹。”

    “魔?”一旁的炎峰脸色微变,忍不住失声。

    木希目光微微一凝,抬头问:“查清是谁了吗?”

    “能穿过血界裂缝的,只有统领以下的魔。”炎峰脸上的讶容还没有消失:“哪位月魔校?他来干嘛?不会和我们的目标一样吧?”

    “为什么不能?”木希看了炎峰一眼:“你还漏算了一种可能,比如封印自己实力的真魔统领。”

    中年人脸色一变。

    “立即查清楚。”木希果决道:“就算他是真魔统领,也不需要担心。最好有和他联系,也许他能帮我们不少忙。”

    “是。”中年人领命。

    见手下还是一脸忧色,木希展颜一笑:“不需要太过于担心,无论是月魔校,还是真魔统领,他们和我们只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木希容颜只能算得上清秀,但这一笑,却仿佛有一股别样的力量,让人心神不自主地安定下来。

    “小姐说得是。”中年人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