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零九节 麻凡 【第一更】

第两百零九节 麻凡 【第一更】

    “我们到哪了?”淳于成好奇地把头伸出船外,一连在水底潜行了三个多月,三人都闷得慌。

    “小山界吧。”左莫有些不确定道,他们谁也没来过小山界,平时也压根没有关注过小山界的信息。

    新鲜的空气,令三人心胸顿时为之豁然开朗,他们纷纷把脑袋伸出船舱,贪婪地呼吸着。

    河流两旁,是连绵不断的山峰。

    可是很快,三人全闭上嘴,他们怔怔地看着两旁的山峰。

    到处是焦土碎石、断树残木,不时能见到尸体和衣服碎片。原本青翠葱郁的群山,如今满目苍痍。

    “没有这么惨吧……”淳于成的声音就像在梦游。

    公孙差第一个反应过来,他脸色也不大好,低头像是对自己说:“战争开始了。”

    左莫只是看着,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带应该经历过激烈的战斗,联想到荒木礁上空的妖军,左莫不用猜也知道,这是谁干的。心中不由升起几分后怕,若是自己逃之不及,只怕也会落得这般下场。

    “咱们小心点,这一路只怕不安全。”

    左莫和公孙差对视一眼,都发现彼此眼中的担忧。

    枣核船飞上天空,御风而行。

    “我们往哪走?”公孙差问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左莫面无表情,但是他的声音却是充满无奈:“我们对小山界都不熟。先找到人问问,小山界的其他界河在什么地方。”

    “小山界还会有人吗?”

    公孙差的这句话让左莫呼吸都不自主地一窒,他转过脸,看到公孙差阴柔的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心中不知为何,一股寒意冒了出来。

    他第一个反应便是,以后绝对不能欺负公孙师弟。

    这货绝对是心狠手辣。

    不过左莫显然也不是什么善茬:“那咱们日子就到头了,等着别人回来收拾吧。”

    公孙差嘻嘻一笑,也不说话,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所幸,并没有被公孙差言中,第三天,他们便遇到了活的修者。但是看到还在混战的场面,左莫只好道:“我们再等等吧。”枣核船缩在云团之中,暗中窥视下面激战。

    两伙修者正在火拼,法宝飞剑漫天乱飞。

    这伙人的修为大多在凝脉期,只有少数几名是筑基。淳于成只看了一会,便转头思索豢养上的问题去了,他对打打杀杀不感兴趣。而左莫和公孙差无聊得打哈欠。

    “要不再来局弈战棋?”公孙差问。

    左莫扫了一眼,摇头:“算了,先办正事。”

    现在的公孙差,已经是他们之中最强大的战斗力。

    这三个多月来,这个好战份子以惊人的速度的进步,在指挥上越发老辣。一路上遭殃的灵兽不计其数,三名金甲卫在他手上,简直称得神鬼辟易。当然,左莫因此腰包鼓了许多。

    见识过强大的妖军,见识过以月睛玄水兽为代表的强大水底灵兽,尤其是天天见识公孙师弟麾下三名金甲卫华丽的表演,眼前的火拼实在让他们提不起半点兴趣。

    想了想,左莫还决定不再等下去了:“去让他们停下来吧。”

    “好吧。”公孙差显然对这种级别的对手提不起半点精神。两人似乎完全忘记,他们一个是凝脉,一个还是筑基,而下面的两伙,绝大多数都是凝脉。

    拄剑默立在公孙差身后的三名金甲卫身形一动,消失不见。

    麻凡小心地保持与对方的距离,五十丈到一百丈之间,才是他最佳攻击范围。在这个距离里,他的剑诀能够发挥出最大威力。

    和绝大多数修者相比,他运气不错,机缘巧合下,他得到一部残缺的剑诀。这部剑诀没有名字,内容也缺失了许多,但就是这部残缺剑诀,让他活到了现在。

    真是麻烦!

    他小心地控制着节奏,眼角余光不时瞥了瞥周围同伴的情况。还好,这帮人的情况不算太差,他心头微松。在这之前,他一直独来独往,直到上次妖军过境,目睹那场没有悬念的战斗,他便明白过来,一个人想在这个乱世里活下来是不可能的。

    他便加入到眼下这个小团队,这已经是他加入团队之后的第几次火拼了?他不大记得,妖军离开了,小山界的秩序已经崩溃,乱成一片。

    忽然,他眼角余光瞥见三道金光!

    有伏兵!他心中骇然,当下毫不犹豫掉头便跑,只见他脚下连踩,整个人就笼罩在一堆虚虚实实的幻影之中。

    赖以保命的幻影身法!

    离他六十丈远的对手突然失去对手,一脸愕然,搞不清状况。

    三道金光,就像三根利箭,一头扎进正在混战的众人之中。

    啪啪啪!

    密集的击打声,犹如雨打芭蕉,落在掉头狂飞的麻凡耳中,他头皮一阵发麻。

    这下麻烦了!

    他对自己的速度还是相当有信心的,他修炼的剑诀虽然残缺,但是最厉害的便是幻影身法和三招剑招。幻影身法已经救过他好几次性命。他心中暗自庆幸,幸亏自己留有余力,否则今天就栽在这了。

    正思忖间,耳中如暴雨般的击打声陡然而止。

    强烈的危险感从他心头浮起,不好!

    滋啦!

    一道金色身影仿若凭空出现在他前方,速度快得他几乎连这人的面目都看不清楚。

    麻烦了!

    他脚下一折,便欲朝另一个方向逃去。

    滋啦!

    他面前又出现一道金色身影。

    麻……

    身后同时传来一声滋啦!

    “我投降!”他很干脆地举起双手。

    不过对方显然没有理会他,他颈上一疼,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心头顿时松了一口气,自己还没死。可当他完全睁开眼,刚刚放下的心陡然提起来——金人!

    他猛地回忆起昏迷前发生了什么。

    这下真的麻烦了!

    他这时才看清楚金人究竟是何模样。浑身被金色鳞甲包裹得密不透风,太阳底下,细密的鳞甲闪耀着层层金光,像金色的水波。金鳞甲透出的眼睛,冷漠肃杀,麻凡毫不犹豫,若自己敢稍有异动,金鳞甲士一定会用那把夸张的火红大剑一剑砍了他脑袋。

    等等,我的天!

    他的瞳孔突然出一个短暂的失焦。

    夸张的火红大剑剑身火焰缭绕,金鳞甲士信手拄在地上,剑尖周围的土壤一点点变焦黑。四品!这是把四品大剑!

    麻凡单枪匹马这么长时间,对市场行情了解得很,如何辨识法宝也自有一套。

    这把大剑品相不凡,这并不是令他感到吃惊的地方,哪怕加上他们身上一看防护力就十分恐怖的金鳞甲,他都不会感到吃惊。

    让他感到吃惊的,是三人身上……

    难怪人家会追上自己,号称恍若流光的霹雳流光翼,市面上能买到的最著名四品飞行法宝之一。曾经无数次,它在他的梦中出现过。霹雳流光翼加上他的幻影身法,噢,他有信心能够从金丹以下的任何修者手上逃走!

    目光晃过金鳞甲士拄在剑柄上的手,淡蓝色的手套上绣着一只小象,万象手套!炼体修者的最爱,拥有它,你便是赤手空拳也能撕虎裂豹。他思维一阵恍惚,耳畔响起昏迷前身后传来的密集如雨的暴击声。

    被戴着万象手套的家伙狂捶……

    他一个哆嗦,清醒过来。

    不过当他眼神掠过金鳞甲士腰带上的那颗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蛇瞳时,他浑身不自禁地又一次一紧!

    蛇瞳腰带!

    ……

    他的眼神无意识落到离他最近的那双脚上,有些清秀的靴子和金光闪闪的金鳞甲搭配起来多少有些怪异。可是,当麻凡的目光落在鞋面上那柄小剑和它周围的北斗七星时,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下麻烦了!

    “别张望了,坐起来吧。”

    一个听上去很年轻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连忙一个骨碌坐了起来。

    他看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真的是面无表情,整张脸就像僵死一般,他从来没见过如此怪异的脸。削瘦的身形,加上这张面瘫脸,像僵尸。不过这名“僵尸”身上挂满了昂贵的法宝,麻凡顿时清醒过来,他可是听说过,许多前辈都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怪癖和嗜好。

    倒是这位“僵尸”身边坐着的那位年轻修者,长得又清秀,脸上挂着微笑,看上去亲和力十足。

    “你叫什么?”僵尸开口。

    “麻凡。”

    “麻烦?”

    早就预料到对方反应的麻凡连忙解释:“芝麻的麻,凡人的凡。”

    “哦。”僵尸稍微顿了顿:“你们为何争斗?”

    左莫装模作样故作深沉。

    “回禀前辈,他们想抢我们的灵谷。”麻凡不敢隐瞒。

    “灵谷?”左莫很意外,他靠种植灵谷养家糊口好几年,但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谁会为了灵谷而发生冲突。

    “是。”麻凡敏锐地察觉到左莫语气中的不相信,连忙解释:“前辈有所不知,自从妖军过境之后,不知为何,本界的灵气渐渐稀薄,不仅修炼难以进境,只怕再过段时间,境界极有可能回退。”

    左莫连忙运转灵力,这才发现,果然如麻凡所说,周围的灵气非常稀薄。他身有魔纹,会自发吸取空气中灵气,他也一直没有发现。而公孙差沉迷于弈战棋,淳于成沉迷豢养,金甲卫又不需要修炼,一行人都没有发现灵气变化。

    左莫悚然而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