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零八节 血空遁
    左莫看着半趴着船板,脸色苍白,柔弱腼腆的公孙师弟,有点难和刚才那个疯狂的家伙联想在一起。

    他一边给公孙差敷药,一边心想:“这厮果然是个极端好战份子!”直到现在,他还感觉有些不能置信。整个战斗过程干脆利落,兔起鹘落,眨眼间就结束。

    左莫连五意套剑都没有用上,月睛玄水兽便被干掉!

    他虽然觉得金甲卫在他手上发挥的作用,应该不如在公孙师弟手上发挥的作用大。

    但这差距也有点太大了吧……

    在陆地上,一名金甲卫便足够对付一只月睛玄水兽。但在汪洋中,三名金甲卫诛杀一只月睛玄水兽,那可需要运气。没想到,公孙师弟竟然这么厉害!

    只是可惜了那双月珠!

    左莫心中肉痛,最后金甲卫偷袭的那一剑把月睛玄水兽的眼睛切成两半。落在手上,只剩下四块半球形月珠,价值大为缩水。反倒是玄水,他收取不少。玄水虽然不如月珠那么昂贵,但也是难得的好东西。

    更何况,能够发现公孙师弟恐怖的天份,这一战,值!

    乱世之中,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实力。公孙师弟的天份不断发掘出来,无形之中,他们的实力也不断增加。左莫已经在考虑,能不能让蒲妖再多炼制几名金甲卫。

    不过,公孙师弟的实力太差了点,月睛玄水兽的尖嚎就差点要了他的小命。在左莫看来,公孙师弟今后的发展方向应该是的战将,擅长指挥战斗,而不是追求个人的实力。

    可他本身的实力太过于孱弱,比淳于成师弟都弱,稍有不慎,便可能一命呜呼。见识过妖军威风的左莫自然意识到像公孙师弟这样的人其实是相当厉害的。这年头,招一个有点实力的剑修不难,只要有晶石就成。但是想招一个会指挥的修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公孙师弟是嫡系中的嫡系,共患难过,非常可靠。

    怎么才能让公孙师弟在指挥战斗的时候不会丢到小命呢?

    法宝?再好的法宝,在公孙师弟手上都是破铜烂铁,他根本发挥不出实力。

    修行某种保命法诀?这个时候,会不会有点晚?公孙师弟虽然有指挥的天赋,但修炼的天赋,好像普通得很。

    左莫一下犯难了。

    忽然他一拍脑袋,怎么把蒲妖忘了,这个千家老古董,总会知道一些吧。

    “你想把他培养成战将?”蒲妖看向左莫的目光有些惊讶,这么有眼光的事情,眼前这个贪财的面瘫能想到?这家伙不是只知道往钱眼里钻么?

    “我觉得他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左莫反问:“难道你不觉得?”

    “天赋还凑和。”蒲妖不置可否:“可你要战将干嘛?难道你也想成就霸业?”

    左莫像看傻瓜一样看着蒲妖,这家伙脑子又抽了么?这么几个人,连保护费都收不了,还霸业!不过想想还有求于人家,左莫决定还是不要说太刻薄的话,嘴上道:“一个好汉三个帮,群殴比单挑要有技术含量得多。反正我觉得吧,他走这条路,比屠手要有前途得多。”

    就说嘛,这小子怎么可能有那么深远的眼光,蒲妖心中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这玩意有什么好藏着掖着?”左莫有些不爽。

    “你这土包!”蒲妖以充满鄙视的语气撇了撇嘴,每次这样骂,他都觉得很爽。而且他发现,只要左莫有求于他,骂两句左莫根本不会发怒。

    见左莫眼中不爽意味更重,但强自克制,蒲妖心中大为得意。

    哈,这感觉不错。

    “我来给你好好上上课。你说的这种纯粹指挥者在修者中,叫战将。妖魔可没有这种纯粹的指挥者。”蒲妖充满嘲讽啧啧:“对于妖魔来说,生下来就要战斗。指挥战斗,是任何一位高阶妖魔必须学习的技巧。当然,并不是每位妖魔都能成为厉害的指挥者,但从机率上,可比你们战将要多得多。”

    “知道一个指挥者最重要的是什么吗?”蒲妖问。

    “不知道?”左莫茫然摇头,蒲妖说的这些,都是他闻所未闻。

    “传达命令!”蒲妖说出一个很普通的词。

    “哦。”左莫有些明白过来。

    “战场上瞬息万变,情况错综复杂,指挥者怎么才能让自己的命令传达到下面人手上?”说着说着蒲妖神情渐渐严肃起来:“修者用的是符,他们用事先炼制好的符,发给下面的修者,通过符来下达命令。魔用的是魔纹,通过魔纹,他们能相互感应。至于妖,就不用我说了吧。”

    “神识?”

    “不错。”蒲妖点头:“妖主修的是神识,这方面天生强大。你应该先考虑这个问题。”

    “至于你说的保命。”蒲妖歪头想了想:“战将身边,一旁都会有高手保护。而且他们会隐匿在队伍之中,不容易被发现。”

    左莫有想吐血的冲动。

    说了这么半点,根本就等于没说。有高手保护,这哪来的高手保护?隐匿,这才几个人,往哪隐匿?

    “咱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蚱蜢。”左莫眼神不善,十分光棍冷笑道:“哼,也不知道天妖滋不滋补。合不合灵兽的胃口。”

    蒲妖当然不会被这种程度的威胁吓倒,反而发出极其畅快的大笑。

    眼看左莫有恼羞成怒的迹象,蒲妖才停下这般肆意的笑声。

    “若你说的自保之力,倒不是没有办法。”蒲妖嘿嘿道:“比如魔纹,你看,多方便。一次镌刻,终身受益。他完全不需要修炼,魔纹会自发淬炼他的身体。以后他就是小强,打不死的小强!”

    左莫冷笑:“吹!你就继续吹!哥上次就上了你的当,刻了这劳什子魔纹,哥怎么还没成小强?”

    “小强自然不是一日能炼成的。”蒲妖笑咪咪道:“或者妖核,修炼神识,简直是战将的绝配啊。”

    “神识是不错,但对保命没什么帮助。而且修炼起来,旷日持久。”左莫摇头:“再说他以后肯定指挥的又不是妖军。你不是说了吗,修者用的是符。”

    “你看,我最擅长的两个方面,全都被你否决了。”蒲妖摊摊手,一副“喏,不是我不帮你哦”的表情。

    “小爷就知道你这货靠不住!”左莫恶狠狠道:“哼,成!他成不了战将,你也没人陪玩弈战棋了!”

    蒲妖一窒。

    左莫心中暗喜,果然,自己猜得没错!看到蒲妖一口气虐杀了公孙差二十多局,让左莫相当吃惊。他从来没见过蒲妖对什么如此感兴趣。蒲妖拿出五花八门的弈战棋傀儡战局,他便知道,这厮以前肯定沉迷此道。尤其是他看到蒲妖虐杀公孙差二十多局后流露出的得意模样,他便知道这厮重新找到了乐趣,他才试着来这么一句。

    蒲妖郁闷了,左莫的小算盘他哪里会看不透。不过正如左莫所料,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陪自己玩的人,如果因此而没得玩,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对于一个没有目标没有野心的天妖来说,乐趣至关重要。

    他有些无奈道:“唔,我想起来了,有一个很偏门的保命法门。”

    “什么?”左莫连忙问。

    “《血空遁》!”

    “这是什么法诀?”

    “不是法诀,是法宝!”

    “哦……”

    数个时辰之后,左莫看着面前三根项链,露出满意的神情。每根项链上,挂着两块玉牌,玉牌上,刻满繁复古朴的篆纹,现在左莫手艺好了许多,雕出的篆纹细腻流畅。

    嘿嘿阴笑地跑到脸色苍白公孙差身边。

    “师兄,干什么?”公孙差流露出几分戒备之色,师兄这神情一看就有鬼。

    “没啥大事。”左莫嘿嘿笑了笑,拉起公孙差的小手,摸了两下:“好了!”

    公孙差一愣,忽然看到自己的小手滴嗒滴嗒地流血,手指下,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玉瓶,里面已经接了小半瓶血。

    公孙差苍白的脸色变得像纸一样,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淳于成托着下巴,看着远处,神情游离,喃喃自语:“这个符阵应该属风行,难道风行之力,会影响灵蝶产率……”

    他浑然未觉身边多了一个人,也浑然未觉自己放在腿上的另一只手,手指正在滴嗒滴嗒滴着血。

    接了小半瓶,他依然一无所觉。

    半个时辰后。

    “咦,手什么时候划破了?唔,我刚想到哪了……”

    左莫拿出三瓶血,其中有一瓶是他自己的。每瓶血被他分成两份,每一份打入一枚玉牌。

    温润玉牌上,鲜红的篆纹异样华丽,没有人会联想到血,和普通的朱砂没有什么区别。

    这三件挂着玉牌的项链便是保命利器——血空遁!

    三人一人一件。

    任何一人受到致命威胁时,会自发空遁到自己同伴身边,只要同伴佩戴用他鲜血炼制而成的血空遁。

    本来打算给修为最差的公孙差师弟找个保命的法门,没想到却捞到这么大的好处。左莫索性把三人的血空遁混在一块,这样无论三人谁遇到危险,都会空遁到另两人中某人的身边。

    心中放下一块大石头的左莫心情大爽,把公孙差拍醒。

    “来,玩弈战棋!”

    神情茫然的公孙差浑然不知,自己被师兄卖给磨刀霍霍的蒲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