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零五节 弈战棋
    “我们在朝哪里走?”淳于成有些提心吊胆地问。

    “界河。”

    公孙差一脸放松,半躺在船舱地板,惬意悠闲。

    “你咋知道?”淳于成神色有些忧虑地瞥了一眼正在捣腾枣核船的左莫师兄。师兄已经捣腾了好几个时辰,还没有半点歇息的意思。

    “嘻。师兄这人,看似谨慎保守,可一旦逼急了,狠辣果决得很。”公孙差不以为意道。

    “万一小山界被妖魔占了怎么办?”淳于成脸色有些发白。刚才那些妖军的强大战斗力,把他魂儿都差点吓散。

    “没办法,看运气呗。”公孙差伸了个懒腰,索性直接躺下来。

    滋地一声,只见船外忽然银光闪动。

    刚刚躺下来的公孙差立即坐起来,目光投向船外,待看到灵罩外的雷罡,先是一愣,旋即露出几分喜色。心灵脆弱的淳于成则直接被这番动静吓得半死。

    “这玩意威力如何?”公孙差指了指船外,问终于停下来朝这边走的左莫。

    “聊胜于无吧。”累得够呛的左莫一屁股坐了下来:“我符阵上的造诣还不够,这雷网虽然没什么死角,但过于分散,威力嘛,别抱太大期望。”

    公孙差了然点头,旋即问:“我们走了多远?”

    “这船在水里一个时辰一百里,现在多久了?”

    “六个时辰。”

    “那就六百里。”左莫道:“看来没人追过来。”

    “也不知道这帮妖军在找什么,我们也算是无妄之灾了。”淳于成叹息道。

    左莫自然不好说,妖军在找的就是他。但看淳于成担心受怕的模样,也知道这老实人今天受到的惊吓太过于强烈,连忙好生安慰。

    两位师弟有着迥然不同的性格,淳于成性格老实,有些胆小,只对豢养感兴趣。公孙差却截然相反,心黑胆大,遇事冷静,是个阴狠的角色,对剖兽的兴趣并不大。

    “随遇而安呗。”公孙差插了一句,旋即抬起俊秀的脸庞,眼中光芒闪耀:“师兄,闲来无事,不如让他们好好练习一下配合。”

    左莫明白公孙差指的是三名金甲卫。

    “配合?”

    公孙差的话提醒了他,妖军给他们带来的冲击实在太强烈。严整得几乎变态的队形,整齐到不可思议的动作,还有那连抵挡的念头都提不起来的雷罡,左莫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修者的惊惶失措,就像是对“乌合之众”这个词的完美诠释。

    每每想及,他都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不自主地冒出来。

    妖军给荒木礁所有的修者上了无比生动的一课。

    再愚蠢的人,看到两者之间的悬殊对比,也能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左莫突然有一种感觉,个人力量的时代正在走向结束。

    不过他很快便把这个问题抛之脑后,时代之类的大命题,和自己区区凝脉期小修者是挂不上钩的。但是公孙差的建议他心底大为赞同。

    然而,赞同归赞同,如何执行才是真正的问题:“我不会。”

    “我们慢慢摸索。”公孙差语气之果断让左莫刮目相看,他露齿轻笑:“总比丢了性命强。”

    不知为何,公孙师弟的那张俊秀的脸,左莫觉得像极了扬起的三角蛇首,带着几分阴冷和狠辣。

    但一转眼,师弟的笑容还是那么阳光腼腆,让左莫觉得刚才的感觉只不过是错觉。

    “好!”他点头。

    在见过妖军之前,左莫或许还会觉得是不是多此一举,但是如今,他没有丝毫犹豫。

    这玩意有用!很有用!

    对他来说,从空白开始摸索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经历。在以前,只要能赚晶石,那就狠命地搞!而现在,左莫才发现,还是小命要紧。他的信念也陡然转变为,只要能保小命,一定要狠命地搞!

    两人便开始凑成一团,你一言我一语讨论起来。

    两人都是菜鸟,气氛倒是热烈,但是很快,讨论便陷入僵局。口说无凭啊,尤其当两人出现争执的时候,谁也说服不了谁。公孙差这个时候,可不管左莫是不是师兄,争论起来面红耳赤,神情狰狞,哪里还有半点平日柔弱腼腆公子的模样。

    “要是我们一人手下有一队人,真刀真枪地打一场就好。”左莫忍不住感慨:“谁的想法对,自然就一目了然。”

    “是啊!”公孙差一脸苦恼,抚额叹息:“光纸上谈兵,没什么用处。”

    左莫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想比试?我倒有个办法。”

    蒲妖突然冒了出来。

    “什么办法?”左莫精神微振。蒲妖这厮虽然喜欢吹牛,但偶尔还是有些本事的。

    蒲妖看了他一眼:“其实像这类的东西,很早以前就有。比如符兵战盘、傀儡棋。”

    “那是什么东西?”听到两个新奇的名字,左莫不禁来兴趣了。

    “是一种弈战棋。”

    “弈战棋?”

    “有很多玩法,比如有一对一,有多对多。”蒲妖似乎突然间陷入回忆,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我记得以前很流行的。”

    “你有这东西?”左莫以相当怀疑的眼神看着蒲妖。

    “没有。”蒲妖摇头:“这东西最重要的是规则,炼制技巧倒简单得很。”随手丢给左莫一个光球:“喏,这些是我以前玩过的各种类型弈战棋规则,还有它们的炼制方法。”

    “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左莫目光中更是怀疑,不过手上动作没有半点拖拉,飞快地接住光球。

    “我可不想你死得那么快。”蒲妖一脸嘲讽地看着左莫,旋即消失不见。

    枣核船悄无声息地在水底滑行,黑乎乎的水底,伸手不见五指。对于众人来说,这是一段极其无聊的时光。淳于成似乎也适应了这种无聊,他继续埋头自己豢养的研究。

    左莫不时祭起金乌火,似乎在炼制什么东西。

    “真无聊啊!”公孙差打着哈欠,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无所事事。他本来还打算逗逗傻鸟解闷,哪知道傻鸟根本不鸟他,傲然在船舱内踱着鸟步。小黑则不知道疲倦地沿着船舱爬来爬去,小塔飘浮在半空中,原地不停地转圈。三名金甲卫就像三座雕像,这些天居然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动过。

    本来公孙差还担心遇到什么水行灵兽之类,传说中汪洋之中,有着许多恐怖强大的水行灵兽。不过他们的运气似乎不是一般的好,一路畅通无阻。

    不过这日子,也是乏味到极点了啊。

    “好了。”左莫突然开口,把公孙差吓了一跳。

    他凑了过去:“什么好了?咦,这是什么?棋?”

    “嗯,一种叫弈战棋的东西。”左莫以不确定的口吻道:“也不知道炼制得对不对,来,我们试试。”

    早就无聊得快睡着的公孙差顿时雀跃而起:“好!”

    左莫拿出一块玉简,把蒲妖给他的一些规则记录下来,丢给公孙差。

    “咦,有点意思!”公孙差接过玉简,只扫了一眼,便来精神了。

    左莫也开始看浏览起规则,这仔细一看,他顿时吓一跳!

    我的妈呀!这玩意这么复杂?

    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规则,看得他头皮发炸。

    耳边只听到公孙差充满亢奋的自言自语:“咦,这个地方有点意思,不错不错……哦,我明白了……”

    左莫也只有硬着头皮往下看。

    半个时辰,左莫正在头昏眼花最高潮,忽然听到公孙差猛道:“有趣!有趣!太有趣了!”

    左莫愕然抬头,看到公孙差亢奋无比地看着他,对他说:“我们开始吧!早知道有这么好玩的东西,我学什么剖兽啊!”

    左莫炼制的是傀儡棋,它更简单,符兵战盘规模更大,需要更高级的炼制技巧,规则也更加复杂。

    从根本上来说,傀儡棋其实就是一个由小型幻象组合体。一丈方圆内,缩小的山川河岳完美呈现,就连天空中,还有云朵飘浮,这些云朵缓缓漂浮变幻。忽然,这些白云竟然淅淅浰浰下起雨来,雨水笼罩之下,河水暴涨。一名穿着道袍的修者突然从河水中冲天而起,缓缓扫视周围,见没有什么状况,嗖地又投入水中。

    “精妙!实在太精妙了!”公孙差看得目瞪口呆,目光迅速由亢奋转为炙热。

    左莫也被如此精致的东西给震惊了。虽然从头到尾都是他独自炼制而成,但成品的效果如何,他根本就没想过。

    这哪里是什么棋局,简直就像一个完整的小世界。里面的所有一切,都会自行运转。

    太神奇了!

    左莫精神一阵恍惚。

    “快点快点,怎么玩?”公孙差连声催促。

    左莫回过神来,递给他一枚三品黑曜晶:“你把心神导入其中。”他自己也拿起一枚黑曜晶,朝里面灌入神识。

    他只觉眼前景象一变,他就像从高空俯瞰。

    咦,他的目光不自主地投入正下方。

    妖!

    九名妖,排成一个整齐的正方形,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和九名妖之间的联系。他甚至能通过任何一名妖的眼睛,来观察周围一切。

    与此同时,九名妖的各种信息,如流水般在他心头浮现。

    他心神一动,一名妖忽然向前踏出三步,脱离队伍。他随即尝试控制它做出各种怪异无比的动作。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左莫被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