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零二节 压境
    左莫把玩着手上的役兽牌,一只彩蝶环绕着他翩翩起舞。这只彩蝶被淳于成命名为虹斑蝶,是他目前豢养出来最出色的灵兽。

    左莫能感受到一股微弱的心念,是虹斑蝶传来。这股心念十分微弱,有许多模糊的部分,这是低阶灵兽的特征。灵兽的品阶越高,它的灵性越足,高阶灵兽的智慧和修者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只虹斑蝶只不过是三品,灵智初开,自然会有许多左莫分辨不出的信息。

    不过,对于左莫的命令,它却能够准确地领会,十分乖巧。兽池本来是作为积攒晶石所用,没想到如今他手上根本不缺晶石,这批豢养出来的灵蝶,也从出售转为自用。

    虹斑蝶是三只灵蝶中最出色的一只,具有三种法诀,彩瞳、幻毒、毒变。

    命令虹斑蝶施展彩瞳,只见虹斑蝶轻轻扇动翅膀,一道彩色光芒投入左莫身上。他眼睛忽然蒙上一层淡淡的五彩光芒,左莫只觉眼前世界顿时一变。

    所视之处,一片灰白。

    静静地咀嚼虹斑蝶传来的心念,左莫才恍然。所谓彩瞳,便是辨毒之瞳,能够分辨出事物毒性大小。

    左莫不修毒,这道法诀对他的实用性不大,唯一能够运用到的,便是用于炼丹。

    比起彩瞳,幻毒要有意思得多。所谓幻毒,便是能够用毒制造幻象,左莫大感兴趣。他立即想到这法诀的用处,若在自己的符阵中,悄然布下几处幻毒,那可真是天衣无缝。

    但若是说三道法诀中,左莫最看重的,却是第三道法诀——毒变!毒变与其说是一道法诀,反倒不如说是一种天赋。按照淳于成的解释是,只要给虹斑蝶喂食毒物,尤其是高品阶的毒,当达到一定数量,能够让虹斑蝶发生蜕变,从而提升品阶。

    品阶的提升,灵兽的灵性大增,甚至有可能会增加法诀。可惜,左莫对毒素来没有什么兴趣,更别说高品阶的毒。

    忽然,左莫一拍脑门,怎么把那个给忘了?自己的墨熔白火里,不就有剧毒吗?那可是炼化四品墨莲子得到的毒。

    墨熔白火的品阶太低,左莫决定还是以金乌火为主。正好,把墨熔白火分解出来,毒给虹斑蝶,火给小塔,虽然墨熔白火品阶不高,但究竟是火种,物性精纯。

    不过在那之前,左莫还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先炼制蓝冰剑。蓝冰棱晶只能用冰焰炼制,金乌火虽然品阶更高,但物性不和。

    蓝冰棱晶的剑胚约半尺长短,通体宛若一块条形棱晶,光线折射在棱晶镜面之上,煞是好看。

    三日后,蓝冰剑成形!

    通体有如蓝色冰棱,剑尖尖锐锋利,剑身由上百个镜面组成,悬停在空中,剑身周围自然生成一圈淡淡的雾气。

    左莫心念一动,嗤,蓝冰剑没入地下,只留下一个剑眼。剑眼周围,有一圈明显的冰痕,可见其何等冰寒。

    左莫的炼器手法算不上高超,这把蓝冰剑也只不过是四品下阶。墨熔白火终究品阶太低,炼制四品飞剑,还是过于勉强。

    对此他倒不怎么太在意,五意套剑,讲究的是五把飞剑的物性剑意配合。

    倒是分解墨熔白火,费了左莫不少心思,墨莲子的毒,早就融入火焰之种,想把它们分离,以左莫的修为,力有未逮。不过他旋即想到一个巧妙的办法,那便是让小塔来分解。

    如今的小塔就差一点点便突破四品,控制力大增,它能够控制投入之物的分解。

    墨熔白火迅速被分离,火种里面的墨莲子之毒被分离出来,让左莫意外的是,这团墨莲子之毒竟然是一股无形之物。当他用灵力小心翼翼地包裹上这股剧毒时,顿时被吓一跳,他的灵力在飞快地消耗。

    果然不愧是出自四品墨莲子的毒!

    这个发现也让他有些犹豫,虹斑蝶能不能承受如此霸道的剧毒?但是很快,他便感受到虹斑蝶的期待和喜悦。只见虹斑蝶轻轻扇动彩色的翅膀,一圈光芒圈住这股剧毒。

    光圈不断缩小,最终消失。

    左莫有些失望。虹斑蝶翅膀上多了一条黑纹,便再也没有任何动静。小塔吸收了火种,也没有半点突破的迹象。

    好吧,做人不能太贪心,左莫嘴里嘟囔着。

    他开始吸收金乌火。

    荒木礁的气氛紧张不安,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沉重。就在前几天,突然有几名受伤的修者从界河逃了回来。

    他们遇到了一批实力非常恐怖的修者,那帮人见人便杀,有许多修者没来得及逃出来,便被杀害。

    顿时荒木礁的气氛便紧张起来,这些受伤的修者,无力飞越汪洋,只能滞留在荒木礁。而原本打算通过界河到小山界的修者,也不敢轻举妄动,留下来看看情况再说。

    荒木礁上的修者数目剧增,但没有人敢闹事。除了三名金甲卫的威慑外,他们也明白,若是真有什么厉害的敌人,岛上的大阵才是他们最大的依仗。

    没了兽池,淳于成也清闲下来,他满面担忧:“现在岛上的修者已经有六百多人,凝脉都有二十人,若有什么变故,那可不妙。师兄又在闭关……”

    “怕什么?”公孙差浑不在意,没心没肺道:“大不了我们跑路嘛。”

    “你说,界河里那帮人到底是谁啊?没事见人就杀!简直无法无天了!”淳于成义愤填膺。

    公孙差逗弄着灰蝶,懒洋洋道:“天知道,估计是一帮脑子抽风的家伙想不开。”

    忽然,岛上人群一阵骚动,两人顿时停下手上动作,站了起来。

    只见远处天空忽然出现密密麻麻的黑点。

    淳于成倒吸一口冷气,脸色煞白,声音颤抖指着天空黑点:“那……那是什么?”

    公孙差也愣在原地,露出惊骇之色。

    密密麻麻的黑点以惊人的速度向荒木礁飞来,有如一团乌云,自天边滚滚而来,挟着令人窒息的威势,悄无声息地推进到荒木礁二十里远的地方。

    “妖……妖魔……”

    不知是谁,颤抖着说出这两个字,寂静若死的荒木礁就好似油锅里被丢进一颗火星,陡然炸开了。

    “妖魔……”淳于成只觉两腿酸软无力,一屁股瘫倒在地。

    公孙差眼中亦露出几分恐惧之色,不过他眼中的恐惧很快变成好奇。

    这就是妖魔吗?

    不是只有他才有这个想法,事实上,岛上许多人都不自主地闪过个念头。

    除了有些怪异的暗青肤色,天空中的这些妖魔和修者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们额头处,都生有一块晶石,颜色各异,形状各异,身形大多较为瘦削,无论男女皆俊美异常。

    “这是妖魔?没搞错吧!”公孙差啧啧道,他摸着下巴:“唔,都和我差不多帅。这点很不好。”

    不过,他很快便说不出话来。

    只见天空中的妖魔,齐刷刷地向前推移了三里。

    所有人都被震住。

    人们这时才发现,天空中这些肤色暗青的妖魔,队伍笔直规整,就像用尺子量出来的一样。飘移的过程,整个队伍没有一丝紊乱,齐整一致得令人发指。

    数十人如此的时候,大家会觉得不过尔尔,可是当数千人如此整齐,一股无形压迫感油然而生,就像陡然在众人心头放下千斤巨石,堵得慌。所有嘈杂的声音,全都像被人扼住喉咙,嘎然而止。

    “真是精锐啊!”公孙差两眼放光,喃喃自语,旋即同情地看了一眼岛上那些慌乱的修者,忍不住感慨:“乌合之众!”

    双方的对比实在太强烈,对方数千人没有一个人说话,安寂若死,而岛上的修者们却像没头的苍蝇,惊惶失措。

    “准备逃命吧。”公孙差对淳于成道。

    “师兄呢?”淳于成神情茫然问。

    “找他去。”公孙差道,

    “我在这。”左莫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身后。

    “逃吧。”公孙差对左莫摊了摊手。

    左莫心中也苦笑,他也没想到,竟然刚出关就遇到这事。他知道公孙差说得对,虽然岛上有六百多名修者,但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

    看到对方的严整得可怕的军容,左莫心中也浮起一丝无力感。这种力量上的悬殊,不是一个符阵能够消除的。

    “真的是妖魔吗?”淳于成还有些茫然,公孙差也一脸好奇地看向左莫。

    “嗯,是妖,不是魔。”左莫点点头:“大多是鬼侍妖,也有一些夜罗妖。”

    “鬼侍妖?夜罗妖?”公孙差露出感兴趣的表情。对于他们来说,妖魔是十分遥远的怪物。

    “最普通的妖,叫小妖,相当于我们炼气吧。再上一层,是鬼侍妖,相当我们筑基。夜罗妖相当于我们的凝脉。”左莫简单地解释。

    “吓我一跳。那我们岂不是可以守住?”淳于成一脸兴奋道。

    公孙差摇摇头,但没说话,左莫苦笑道:“只怕守不住。妖魔重杀戮,从小在杀戮中磨炼,比我们要严苛得多。而且,你看他们令行禁止,我们这边,游兵散勇,不是对手。”

    “那怎么办?”淳于成小脸又是煞白。

    “逃!”左莫一咬牙,发狠道。

    他心中充满悲怆。

    坐地收钱的好日子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