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两百零一节 武装到牙齿

第两百零一节 武装到牙齿

    左莫被摆在眼前的法宝晃花了眼。

    注意到左莫眼神的变化,洪阳心中大为得意。

    他随手拿出一对巴掌大的银色翅膀。

    “您看,这对霹雳流光翼,四品中阶。是霹雳翼的进化版,极速流光,以速度而著称。这对霹雳流光翼由金丹高手炼制而成,除了无以伦比的速度,它的灵力消耗也被控制在相对较低的范围内。全速施展,每个时辰,消耗一晶灵力,而若是保持在八成速度,每个时辰的灵力消耗不过半晶。如此极品,只需六十颗四品晶石!”

    左莫毫不犹豫点头:“买!”

    想体验极限的快感吗?霹雳翼的这句广告词他太熟悉了。这还是更上品的霹雳流光翼,速度更快,巴掌大的银翅上,浓郁电光环绕,美到极点。

    洪阳大喜,还没说话,便听到左莫补充了一句:“要四对!”

    四对!两百四十颗四品晶石!洪阳只感觉像那怒放的花儿,强烈的幸福感弥漫全身。这一趟来得太值!

    大客户!绝对的大客户!

    看看,这气度,这手笔,大客户中的大客户。

    洪阳亢奋了,完全彻底地亢奋了。敏感的他,立即大致摸清楚左莫的腰包有多鼓。

    仿佛一管鸡血打下去,他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快点燃到爆,压抑着叫出来的冲动,他吹响了战斗的号角。

    “万象手套,取自般若万象之意,四品下阶,虽然不算极品,但是相当实用。戴上它,平生万象之力,一剑开山,万夫莫挡!若只是如此,我也不好意思拿出来献宝。它最大的优点是,几乎不消耗灵力,便是筑基期,都能佩戴。二十颗四品晶石,物美价廉!”

    “买!”戴上试了试,左莫毫不犹豫点头:“四双!”想想三名金甲卫,戴上这双万象手套,配上他们那把夸张的火红大剑,在敌人之间横冲直撞,左莫都不由一阵兴奋。

    “七星剑靴,四品中阶,自带七星步法玄奇无比,神鬼莫测,只要你穿上它,能够轻易闪躲各类攻击,踏空无痕,小范围挪转腾移的极品之作。除此之外,它还自带七星剑阵,举步七星,剑阵自成,令人防不胜防。每双只需要七十四品晶石。”

    “买!”左莫两眼放光,毫不犹豫点头:“四双!”

    洪阳完全进入状态,前所未有的亢奋,他拿出一件红宝石项链:“同心项链,这可是罕见的四品上阶法宝,堪称神鬼之作。它能够让您同时与六名同伴心神相联,进退自如,配合无间,群战之利器!一百五十颗四品晶石!”

    左莫眼睛一下子挪不开,他立即点头:“买了!”

    这可真是好东西啊!

    他立即让三名金甲卫过来,他戴上同心项链,按照施展法诀,他立即感受到三股若有若无却又十分清晰的联系。他心念一动,一名金甲卫忽然向前走了三步。

    左莫磊大喜过望,有了这件项链,战斗力陡升。

    “这是蛇瞳腰带……”

    战斗没有结束……

    洪阳回到住处的时候,精神还有些恍惚,今天的经历就像一个梦。他戒指里的法宝,几乎被左莫一扫而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财力如此雄厚的客户,太可怕了!

    想到戒指里的那一小堆玲珑盒,那种不真实感更加强烈。

    这次,可真赚大了!

    左莫看到被武装到牙齿的金甲卫,不禁咧嘴嘿嘿直笑。清一色的四品法宝,晃得人眼花缭乱,此时的金甲卫,完全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人间凶器!

    公孙差和淳于成看得傻眼,这哪里是什么修者?简直就是三具法宝展示架!

    金甲卫浑身上下,只要能挂法宝的地方,左莫就没有让它们空着。

    手持赤火大剑,全身金甲,脚踏七星剑靴,双手万象手套,腰上蛇瞳腰带,背上霹雳流光翼!

    红的绿的,金的银的,以左莫糟糕至极的审美观,自然不会有半点美感,每个人看到的第一眼,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暴发户!实在太暴发!

    好似那乡下的土财主,镶了满嘴的金牙,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

    就连公孙差和淳于成,鄙夷之余,却是深深的心惊胆战。三名金甲卫浑身流露出的浓郁杀气,让人不得不正视,这份丑陋的华丽下所蕴含的恐怖力量!

    公孙差和淳于成也拿到许多法宝,大多是保命和逃命的法宝,他们俩根本没有半点战斗力,战斗法宝在他们手上,连一成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倒是豢养和剖兽的一些法宝玉简,让两人眉开眼笑。尤其是公孙差,自摘得白牌之后,再想进一步,可玉简难寻。

    除了法宝,左莫还在洪阳那里买了大量的材料,尤其是一些四品材料。

    不过这次疯狂的采购也让他把身上的金乌火挥霍一空。

    左莫不在乎,金乌火随时可以摄取,对他来说,并不是难事。有了这批法宝,别的不说,他们的战斗力直接翻了数番,他有信心面对金丹以下的任何人。

    然而让他感到气馁的是,金甲卫仿佛是天生战士,他们几乎不需要怎么练习,便能够轻松地发挥出这些法宝的最大威力,看得左莫目瞪口呆。

    深受打击的左莫,却只有慢慢适应。比如七星剑靴,想要发动剑阵,需要七步连环,方位准确连贯。

    当全副武装的金甲卫第二天出现在荒木礁时,甚至引起小规模的骚动,每个看到的修者,都无不露出震惊呆滞的表情。

    洪阳不敢多加停留,第二天便离开。

    蒲妖冷冷地看着面前逐渐缩小的黑水湖。如今的黑水湖只有以前的四分之一大小,那些似人非人的怪物,在不断地从黑水湖运水到祭坛上。

    古朴简陋的祭坛,如今通体漆黑,不见一丝光亮。

    “差不多了。”蒲妖喃喃,口中喷出一口黑气,那些似人非人的怪物,重新被投入到湖水之中。

    紧接着,他衣袖轻挥,大量材料被投入湖水之中,有许多都是左莫从洪阳那里收购而来。黑色湖水骨嘟骨嘟冒着泡,就像烧开的黑粥。

    蒲妖右掌虚张,一缕红黑色的火焰,倏地出现在他手掌心。

    嘶!

    手掌未见动作,那缕红黑色火焰陡然化作一条火龙,朝祭坛扑去。

    红黑火焰滚滚,包裹着祭坛,火焰猎猎,吞吐不定,妖异万分。

    蒲妖深吸一口气,双手伸出来。

    手式变化,微闭的血瞳猛地圆睁,口中轻叱:“起!”

    只见被火焰包裹的祭坛,应声而起,朝黑湖飞去。一直飞到湖中央,祭坛缓缓落下,带着红得发黑的火焰,漂浮在湖中央。

    蒲妖神情肃然,目光凝重,不敢有一丝怠慢,双手又变。

    只见火光像浮油般,沿着黑水水面四下扩散,眨眼间,整个黑水湖表面,全都被火焰包裹。

    蒲妖这才松一口气,伸出手掌,黑水湖急速缩小,最终化作巴掌大小,宛如一袖珍黑池,飞入他掌中,周围火焰依然无声燃烧。

    只需再过数月的炼化,幽冥池便能成形!

    深深的疲倦从体内泛起,蒲妖只觉得说不出的困倦,不由心中轻叹,现在的自己,竟然虚弱至此。

    左莫心中的兴奋还没褪去,他可从来没有一下买过如此众多的法宝,而且还是这么多的四品法宝!

    暴发户的感觉,真好!

    “不错,你到了凝脉。”蒲妖突然冒了出来,他看上去似乎有些疲倦:“那继续吧,地气。”

    左莫只觉得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淋下来。

    逆吸地气!他终于懂得什么叫乐极生悲……

    好吧,这其实对自己是有绝佳好处,左莫心底这般安慰自己。

    蒲妖的动作素来很快,眨眼间,左莫体内的地气顿时一扫而空。左莫浑身僵硬地倒在地上,身体时不时地地颤抖抽动。蒲妖瞥了一眼地上的左莫,一脸舒泰,旋即消失不见。

    左莫脑海一片空白。

    直到过了两个时辰,他麻木的大脑才终于渐渐恢复过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次比以前的感觉更加强烈?

    难道是因为自己突破凝脉所带来的副作用吗?

    之前本以为自己已经开始逐渐适合逆吸地气所带来的痛楚,没想到痛楚居然突然间升级,没有防备之下,左莫顿时悲惨无比。

    一位女子,凝视着眼前的大河。她身后,安静地肃立着一排排整齐的队伍。

    “查清楚了吗?”

    “是!”一位中年汉子肃手恭声道:“发生白日星现的,就是天月界。时间并不久远,大概是一年前。”

    “一年前……”女子轻叹:“真是很好奇,会是哪位大人。”

    中年汉子眼中露出狂热的神情:“能从炼妖塔中逃出来的大人,一定是千年大战存活下来的大人!”

    “千年大战……挺遥远的。”

    “小姐!”

    “没什么,我只是感慨一下。”女子笑了笑:“我们这一辈,运气真是不错。”

    “是!”中年汉子神情不自主地激动。

    “有没有可疑的目标?”女子问。

    “尚且没有。”中年汉子给出实际的方案:“天月界的界河已经查清楚,我们只需要封锁界河,便有大把的时间,慢慢去查。”

    “好吧,这可真是个笨办法。”

    “是!我们之前的渗透,遭到有人破坏,所以……”

    “没什么,笨办法有时更有效。”女子摆了摆手。

    “是。”

    瞥了一眼界河,女子道:“出发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