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九十九节 役兽牌

第一百九十九节 役兽牌

    当左莫赶到兽池时候,看到满面红光的淳于成,脚步一滞。

    “你不是说他昏倒了吗?”左莫转过脸,看到公孙差一脸呆滞的表情。

    “明明……”

    淳于成见到左莫,更是兴奋,直接冲了过来:“师兄师兄!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左莫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成功了?什么成功了?”

    “灵蝶啊!”淳于成摊开手掌,手中有三块玉牌。

    役兽牌!

    左莫眼睛陡然一亮,不自主提高音量:“真的成功了?我看看!”

    役兽牌,一块长约四寸宽约一寸半的玉牌,牌面四角祥云缭绕,正中心处,一只蝴蝶寂然不动。拿在手上,左莫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

    “这就是役兽牌啊!”公孙差立即把之前的问题抛之脑后,凑了过来。

    左莫没有鄙视公孙差的惊叹,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役兽牌。他以前用过的什么翻泥蚓之类的灵兽太过于低级,还没资格用役兽牌。只有那些品阶比较高的灵兽,才会用到役兽牌。

    把灵兽拘役其中,炼化之后使其认主,便能以心神役使。役兽牌也是灵兽平日安居之所。

    “三只灵蝶品阶怎么样?”左莫爱不释手地翻动。

    三块役兽牌上的花纹虽然相近,却各有不同,其中一块有不少彩色斑纹,一块通体澄蓝,另一个灰白灰白。

    淳于成充满自豪:“彩纹是三品顶阶,其他两只都是三品上阶。”

    迎着两人期待的眼神,他接过三块役兽牌,详细介绍:“这只有彩色斑纹的灵蝶,有三种法诀,彩瞳、幻毒、毒变。这三个法诀我都没听说过,不知功效如何,师兄要自己摸索。三品灵兽能有三种法诀,自然能够入三品顶阶,可这三种法诀委实有些奇怪。东浮毒蛾只有二品,为何这只灵蝶会以毒为主……”

    说着说着,淳于成竟然走神了。

    左莫和公孙差无奈对视一眼,这种情况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淳于成这个豢养狂人,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想问题走神。

    左莫只有轻咳一声。

    淳于成如梦初醒,不好意思挠挠头:“唔,我们继续。这只蓝蝶有两种法诀,不过全都是水性法诀,看上去应该和雨斑蝶没什么区别,但它肯定不是雨斑蝶。真是奇怪……”

    一见其又有走神的趋势,公孙差连忙提醒:“还有一只呢?”

    “哦。”淳于成被拉了回来:“这只灰蝶也颇为奇特,它只有一种法诀,灵瞳。这只灰蝶最适合公孙师弟,灵瞳能分辨灵气浓度,用于剖兽,如虎添翼!”

    公孙差毫不犹豫从他手上抢过灰蝶的役兽牌:“这块是我的了。”

    左莫自然选择了那块彩纹役兽牌,对于不了解的东西,他都遵循最朴素的原理——只选贵的。

    淳于成对役兽牌没有多大的兴趣:“剩下这块卖掉吧。三品上阶,可以卖不错的价格。”

    左莫想了想,摇头:“师弟把它炼化吧,如今局势不好,把它炼化,师弟也能多一份自保之力。”

    “没错!”公孙差赞同道。

    “好。”淳于成点点头:“不过我修为太低,想炼化这块役兽牌,只怕要不少时间。”

    “花再多时间也值得。”左莫道。

    “那兽池呢,我们不养了吗?”淳于成也明白过来左莫的意思。

    “不养了。”左莫摇头:“把它毁了吧,别落在别人手上。”

    淳于成和公孙差默然,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沉重。

    见两人神情都有些黯然,尤其是淳于成,颇为失落,左莫不由劝慰:“没事,等我们重新找到落脚之处,再重新建一个就是。”

    淳于成这才露了几分期待之色。

    公孙差突然道:“刚才听到啸音,可是师兄突破凝脉?”

    “是我。”左莫点头。

    两人顿时神情振奋,刚才心头阴霾一扫而空。

    淳于成笑道:“太好了!师兄到了凝脉,这下我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言语间,他对左莫充满了信心。

    公孙差没有说话,但眼中却有团光芒闪耀,脸上笑容说不出阴险:“最近收成不错,每天少则五六十人,多则一百人,每人一百颗三品晶石,算下来,每天收成大概在十到二十颗四品晶石。”

    “十到二十颗四品晶石……”左莫嘶地倒吸一口冷气,所有的不快,所有郁闷全都一扫而空,这个恐怖的数字把他震得小心肝扑通直跳。

    曾几何时,一颗四品晶石对他来说,是何等巨额的财产。

    果然乱世好发财啊!

    像章豪这样的流匪头目,身上所带的晶石也不过十多颗四品晶石。而这只是左莫如今一天的收成!

    巨大的幸福感包裹着左莫,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富足!

    正所谓,晶壮英雄胆,左莫的信心陡然爆棚。妖魔又怎么了?这年头,就没有晶石砸不死的怪物!

    “嘿嘿,按照我的估计,这才刚开始,再过段时间,迁徙潮才会达到最高潮,保守估计每天路过的修者会超过五百人。”公孙差那张斯文秀气的脸阴柔地笑了笑,让一旁的淳于成顿时浑身发寒。

    “五百人……”左莫感觉自己眼前好多晶石在飞啊飞,他的心飘啊飘。

    一人一百颗三品晶石,五百人,就是一百颗四品晶石……

    无论如今的物价上涨到什么地步,一百颗四品晶石,绝对都极具购买力的数字。

    “不过,这晶石也不是那么好赚。”公孙差悠悠道。

    左莫热得发烫的脑袋顿时清醒了一下:“怎么?难道有人敢打我们的主意?”他说这话时,语气狰狞,杀气腾腾。

    “人多的队伍,未必愿意交。”公孙差简短道。

    左莫也从晶石的冲击中回过神来,没错,若是哪伙队伍人多,肯定不愿意交过路费。一百颗三品晶石,对于凝脉修者还好,对筑基修者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财产。

    单人会畏惧岛上大阵和金甲卫,但若对方人多,局势就不好控制了。

    对晶石,左莫比谁的热情都高,脑子转得也比谁都快。

    “这个好办,我们可以聘一些凝脉剑修,一天一百颗三品晶石,这个价格,可以请很多凝脉剑修。”左莫冷笑:“我现在突破凝脉,这个大阵,我还可以扩建。”

    “谁要不乖乖交晶石,哥就打得他神魂俱灭!”左莫恶狠狠道。

    公孙差两眼放光,淳于成一脸骇然。

    洪阳看到远处的小岛,心中松了口气。不光他松了口气,身边的十名护卫也松了口气。长途飞行最是疲劳,前方有小岛,他们终于可以休息片刻。

    “那应该是荒木礁,我们借地稍作休整。过两日再渡界河。”他发号指令。

    十名护卫也拱护着他,朝荒木礁飞去。

    洪阳是一家大商行的掌柜,被派到天月界,哪想到他突然收到商会传来的命令,让他带着店里所有的晶石和重要法宝,离开天月界,进入小山界。

    他接到这个命令时,险些以为有人冒充,假传命令,直到他亲自确认,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他带着店里最厉害的十名护卫,低调地往小山界赶。

    一行人飞近荒木礁,却不自主地慢慢降下速度。

    荒木礁上空,一轮金黄明日高悬,无数金丝垂下,金丝上串着许多光环,不时叮咚作响。

    还没靠近,洪阳便感受到符阵传来的霸道逼人威势。

    好厉害的大阵!

    他心中惊异,他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能够执掌一界商会,眼力自然毋庸置疑。

    “咦!”身旁的护卫传来一声惊呼。

    “怎么?”他不由问。

    “这个大阵有点像试剑会上左莫用过的大阵。”这名护卫端详良久方道:“只是左莫大阵上空是月亮,这个大阵上是太阳。”

    “左莫……”洪阳在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无空剑门的几个杰出弟子,声名在外,他自然知道。不过他消息灵通,知道无空剑门已经迁往明涛界,像左莫这样的核心弟子是绝不会留在天月界。

    不过,一切还是小心为妙,他身上携带了大量的晶石和法宝,自然小心翼翼。况且,大阵的威势也骗不了人,不管是谁布的阵,能布下这么大阵的家伙,绝对不是简单家伙。

    “在下一行,欲借贵宝地休整数日,不知可否。”他扬声问道。

    “欢迎光临,每人承惠一百颗三品晶石。”一个阴柔的声音从大阵中传出。

    一人一百颗三品晶石……

    勒索!这绝对是勒索!

    十名护卫脸上齐齐浮起怒色,一百颗三品晶石,已经能够买到一件不错的三品法宝!尤其是护卫统领,飞剑已经拿在手上。

    洪阳依然保持冷静,这个价格虽然很高,但是对他来说,并不是不能接受。对方敢这么有恃无恐地喊一个高价,肯定有所依仗。

    “好!”洪阳毫不犹豫点头。

    对方似乎并不怕他反悔,大阵运转,露出一条通道。

    “我走前面。”护卫统领还没忘记他的责任,走在最前面。他亦是一行护卫中修为最高者,一行十名护卫中,有三位是凝脉期,其他七名皆是筑基巅峰。

    所有人如临大敌,神色紧张小心翼翼进入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