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九十七节 凝脉!

第一百九十七节 凝脉!

    体内的灵力,恍如厚实的云团,充斥着经脉。若没有催动,它们安静异常,流动的速度极其缓慢,看上去有如静止一般。

    这便是筑基期的灵力特点。左莫体内的灵力厚实如积雨云,说明他的修为达到筑基巅峰。

    他最近体内灵力增长飞快,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丹田的小孔竟然多了一股奇异的排斥力。之前吸收的灵力,都会从丹田小孔中流失,如今小孔依旧在,但是丹田里的灵力却不再从小孔中流失。

    左莫怀疑,这股奇异的排斥力极有可能是逆吸地气造成的,因为正是地气淬体之后,它才出现。

    不过,经脉的奥妙又岂是左莫这样的小人物能够洞悉,他也迅速把它抛之脑后,专心修炼。

    云雾状灵力流转不休,左莫已经调息了两个时辰,体内灵力活泼,他的心神身体,全都处在一个最佳的状态。

    他开始冲击凝脉!

    全身的灵力都被调动起来,它按照左莫很熟悉的速度沿着经脉不断地流转。

    所谓凝脉,便是需要将有如雾气的灵力,凝成液态的灵力。最简单的办法,便是不断吸入灵力,增加灵力的密度,使之从气态转化为液态。

    但在实际凝脉过程中,却并不是如此简单。修为达到筑基巅峰之后,吸纳灵力便会有受到阻碍,吸纳不了灵力,便无法继续增长灵力的浓度。

    所以许多人,会卡在凝脉这一关上。

    突破凝脉的法子有许多,比如灵丹,市面上有专门的凝脉丹出售。凝脉丹成功率颇高,但并不是人人喜欢用。和筑基不同,凝脉期已经开始需要体悟各种天地法则,而突破凝脉这一关,恰是一个绝佳的领悟法则时机。有自信、对自己期望比较高的修者,往往都不会使用凝脉丹在,而会选择自悟。

    左莫选择的是自悟。

    以他如今的身家,去购买一粒凝脉丹,容易得很。但是他很清楚,前面走得越容易,到后面也容易栽大跟头。前面走得稳实些,哪怕多吃些苦头,对以后越是有利。

    这大半年的成长,和之前的战斗,他在迅速成长。

    这种成长并不仅仅是修为和法诀符阵上的成长,还表现在心态上的成长。不断增多的阅历,让他明白许多事情,虽然平日里还是难改喜欢投机取巧的毛病,但是在修炼上,他却一反常态,变得沉稳异常。

    小心地催动体内的灵力,神识叶手如同花朵般张开,灵力的任何一点变化都会最短的时间内被叶手捕捉到。

    利用神识已经成为左莫的本能,自打修炼《胎息炼神》之后,他习惯在任何情况下利用自己的神识。

    这个习惯,给他带来了许多好处,他也愈发坚定地坚持这个习惯。

    如雾气如云团的灵力,在他眼前不断放大,他能够看到雾气里,一缕缕更细微的游离状的灵力,它们就像一群小蝌蚪般,看上去有如一个整体,内部却是由无数个单独个体组成。

    灵力彼此间有着微弱的吸引力,但是随着经脉内灵力不断增加,这些灵力之间,更多表现出的是一种斥力。经脉内的灵力数目,已经饱和!

    不知为何,左莫突然想起无空山,想起自己在无空山耕种灵田的那段时间。

    淡淡的伤感在心底弥漫流淌,体内灵力也似乎感受到他的情绪,顿时慢了下来。

    只一会,左莫便从伤感的情绪中挣扎出来。世事无常,他已经开始学会如何去面对这些情感。对无空剑门,他没有什么怨恨之情。掌门的选择,对门派来说,本身就没有错。除了极少数古老保守的门派,绝大多数度门派,都有相当的流动性。

    只是没想到,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定了定心神,左莫控制自己的胡思乱想,重新把注意力放回到灵力上。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起在无空山上种灵田,因为这些如同云雾水汽的灵力,让他想起了《小云雨诀》。

    《小云雨诀》他熟得不到再熟,是灵植五行基础法诀中他最熟悉理解最深的法诀,在很长的时间里,他都靠它吃饭。

    凝脉期的过程,不就是水行之力化雨的过程吗?

    《小云雨诀》就是先通过法诀汇集水行之力,水行之力达到一定密度之后,使之凝成水滴,洒落成雨,滋润灵田。

    两者何其相似!

    灵雨怎么形成的?左莫太熟悉了。以前为了研究《小云雨诀》,他几乎把《小云雨诀》的每个过程全都拆解过。

    水行之力无形无质,并不能直接形成水滴。它需要两个条件,一个是足够饱和的水行之力,另一个则是碰撞,水行之力之间的相互碰撞。只有经过相互碰撞,才能够克服水行之力间的斥力,使之形成水滴。不断地碰撞,水滴越来越大,才会从空中滴落。

    一法通,百法通。

    左莫的思路变得异常清晰明了,而且他很笃定,自己的方向没有错。

    体内的灵力已经达到饱和状态,无论他如何努力,再也吸纳不入半点灵力进入经脉。那么他现在要做的,便是加大灵力之间的碰撞。

    《小云雨诀》的碰撞,左莫利用的是气流。气流的变化,而使水行之力跟着不断地碰撞。

    这个方子自然无法用到灵力中,经脉中除了灵力,什么也没有。

    思路没错,现在要找的,就是一个有可行性的方法。

    想了半天,他想到一个办法,灵力对撞!

    如果把灵力同时分成两股,然后让它们高速相撞,那岂不是比什么碰撞都有效?

    他精神不禁一振,心分二用对别人来说,无疑是相当困难的,那是对于现在拥有神识叶手的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他没有冒失开始,而是继续盘坐,仔细推敲起来。

    把所有他能够想到的问题,全都想了个通透。有些问题他也不知道答案,只有试过才知道。

    左莫决定开始尝试。

    体内的灵力,被他分成左右两部分。

    神识叶手轻轻颤动,两股灵力开始沿着各自轨迹运转起来。一半灵力沿着左半身经脉,顺时针地开始循环加速,而另一半灵力沿着右半身经脉,逆时针方位循环。

    左莫心如空谷,纤尘不染,无悲无喜。

    此时他身上,找不到半点平日的市侩和精明,而流露出一丝淡泊和清冷的气息。

    经脉内灵力一遍遍循环,它们的速度也在一点点地增加。

    低阶修者的攻击之所以弱,除了修为外,还受限于他们体内灵力流转的速度。高阶修者心念一动,体内灵力如掀巨浪,灵力汹涌而至,杀招便生。而低阶修者,哪怕反应过来,调动体内的灵力,所花费的时间远比高阶修者多得多。

    但是随着左莫不断地催动,两股灵力的运转速度已经达到他所能承受的极限,经脉开始隐隐作痛。

    火候差不多了!

    左莫一咬牙,两股高速流动的灵力同时从一上一下两个方向进入丹田!

    丹田,左莫挑选的灵力对撞场所,和狭窄的经脉相比,丹田要宽阔得多,能够承受的灵力也要多得多。

    但这无疑有一定的危险性,丹田毕竟是全身经脉枢纽,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修炼之道,本就是逆天之路,艰险万分,这还仅仅是凝脉。若日后修为境界皆深,所遇到的危险更多,心魔、天劫等等,随时可能神魂俱灭。

    明知危险,左莫此时心神出奇空灵,没有半点悸动。

    两股高速运动的灵力同时对冲进丹田,毫无花巧,撞个正着!

    左莫浑身一震,脑袋嗡地一下,全身好似被一柄大锤重重锤了一记,只觉周身一热一烫。有一个极短暂的时间魂游物外,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发生了什么。

    但回醒过来的左莫,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舒泰,又麻又酥,舒服得他简直就想呻吟!

    左莫没有沉迷于这阵舒泰之中,他小心翼翼地注意着丹田内灵力的变化。

    奇异一幕呈现在他眼前。

    两条流动的雾气面对面对撞成一团,形成一个类似云团灵力团,而这个灵力团,正在淅淅浰浰地下着小雨。

    那一阵阵酥麻感,便是灵力雨洒落丹田,而带来的。

    灵力的对撞持续不断,灵力雨也不断地洒落入丹田,片刻间,丹田便多了一汪浅塘。

    左莫心中欣喜莫名!

    这些如水般的灵力,标志着左莫凝脉成功!

    他强自按捺心中的喜悦,依然小心地催动两股灵力,只有当所有的灵力全都对撞完成,这才是大功告成!

    灵力如雨,倾洒而下。

    左莫耐心地等待最后一缕灵力雾,撞成几滴水滴,落入下面的灵力水塘之中。

    察觉到丹田空荡荡的,左莫拿出一块晶石,拼命地吸取。

    晶石内的灵力吸入左莫体内,他灵法炮制,把吸入的灵力化作液态。左莫一连吸入三颗三品晶石,丹田才略有充盈之感。

    他停止下来。

    睁开眼睛,目光中的狂喜之色怎么掩饰不住。他体内的灵力足足是筑基期的三倍,这才是他刚刚突破关卡。

    他现在才终于知道,为什么凝脉期会比筑基强那么多!

    浑身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滑腻湿答,有一层黑乎乎的东西粘在身上,淡淡的恶臭味散逸开来。

    左莫连忙掐动《小云雨诀》,把全身冲刷了个干净。这些黑乎乎的东西,是体内的杂质。

    清洗完,左莫只觉浑身灵力充盈,情不自禁仰天长啸,清越悠远。

    主持天环月鸣阵的小塔也心有灵犀地催动大阵,梵音雄浑。

    荒木礁彻岛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