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八十八节 入阵
    “乌风贼缺乏强攻修者,想攻破左莫的阵防流,不大可能。”傅峰摇头道:“这种乌龟战术在左莫手上,可谓发挥到极致。除非有专门的强攻队,否则别想硬生生敲开这层乌龟壳。如此庞大的符阵,凝脉期修者很难正面摧毁。”

    鬼风低下头,他想起试剑会上左莫的阵防流,让所有人都感到头痛。

    如何破解阵防流,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除非趁左莫没有布阵之前便发动攻击,若是左莫完成布防,胜率便几乎为零。

    阵防流因此也被称之为乌龟流,堪称金丹以下防御的极致。其他人不是没想过模仿左莫的阵防流,待亲自动手才发现,阵防流并不是那么容易就使出来的。

    如何迅速地布防,便成为其中最关键的问题。

    如今看来,左莫的阵防流又上一个台阶,他布阵的效率和手段,比起试剑会时又是突飞猛进。

    除此之外,布什么阵,符阵之间的配合,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决断。而控制符阵,又需要强大的神识。

    细细研究之下,众人才发现,原来阵防流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就连左莫对阵晁安的过程,也被反复拿出来研究,这可是这些年来十分罕见的以弱胜强战例。其中所包含的丰富战术变化,令每个研究的修者都啧啧称奇。

    “难道真的没办法?”又一位修者问。

    傅峰沉吟道:“遇到左莫,千万不要给他布阵的机会。”

    “可他早就布好阵。”这位修者看了一眼荒木礁。

    “那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傅峰摊了摊手,坦然道。

    又一位修者忍不住道:“他们那么多人,就是硬生生冲进去,也能取胜吧。”

    在他们看来,双方的力量对比实在太悬殊。一对六十七,而且其中还有五名凝脉,左莫自己才不过是筑基而已。哪怕有符阵相助,这么多人同时冲进去,左莫根本没有机会。

    “如果是别人,我也会这样觉得。”傅峰耐心道,对于手下这些筑基修者,他素来不吝啬指点:“但如果是左莫,我就不大看好。什么阵防流,那只不过是表面上的东西。左莫最厉害的,其实是战术,他最擅长的是把各种因素利用起来,然后把它们变成有利于自己的因素。哪怕没有这些因素,他也能营造出有利于自己的环境。他是天生的战术运用者,这一点,韦胜不如他。”

    手下众人露出若有所悟的表情。

    傅峰补充了一句:“当然,也许对左莫来说,这是无可奈何的办法。他需要用其他手段来弥补自己修为上的劣势。”

    若是左莫听到傅峰的分析,一定会深以为然。有灵力谁还去搞这些,直接一剑劈过去,他可是无比地羡慕韦胜师兄。

    傅峰随即给出自己的结论:“他们从开始攻击荒木礁,便陷入被动。荒木礁对无空剑门十分重要,可为什么无空剑门只派左莫一个人?因为他们很清楚,能够创出阵防流的左莫,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一个人便能打造一个安全重地。乌风贼欺负岛上只有左莫一个人,殊不知,左莫攻击力不强,但是用来防守一岛,他一人便足够了。左莫的成长,超出我的预计。”

    “左莫永远只会在有利于自己的环境下战斗,乌风贼的实力也不弱,以力破巧,未必没有取胜的机会。这下有好戏看了。”

    一席话,说得手下三十多位筑基修者心驰神往,大家都是筑基修者,可这差别实在有点大。

    “那要是来金丹高手呢?”还是有人不服气,显然对他对于一名筑基修者如此嚣张十分不满。

    “金丹高手来了,谁也挡不住。能钳制金丹的,只有金丹。”

    说得这位筑基修者哑口无言。

    章豪意识到这样下去,是无法敲开这层乌龟壳的。乌风贼终究是流匪,他们来去如风,但是却缺乏强攻的手段。章豪现在他最大的愿望便是每人手上有件类似番天印的法宝,抡起来就砸,狂砸!

    可惜像番天印这类法宝,素来深受乌风贼这些来去如风流匪的鄙视,它实在太蠢笨。

    从橘红明月垂下的细丝被打得一阵乱颤,上光悬挂的光环叮咚响个不停,但就是不断。

    章豪清楚自己飞剑的威力,即便在凝脉期修者中,能够正面接下他一剑的,也只有最顶尖的那些凝脉高手。

    能够从韦胜手中救出邹寒,他还是头一个。韦胜虽然只取得第二名的成绩,之前被人们看好的古容平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反而韦胜迅速取代古容平成为天月界最被看好的年轻人。自试剑会闭关之后,韦胜的修为突飞猛进,人们纷纷猜测,他可能是找到突破剑意心转的法门。

    之后他的赫赫战绩似乎也证明了人们的猜测,从最初跟着辛岩,然后迅速独自领队,转战四方,从无败绩。

    无论从名声,还是从实力,他已经成为名符其实的凝脉第一高手!

    章豪不如韦胜,但若是给天月界的凝脉修者排个名号,他绝对属于高手之列,只是平日素来低调,声名不显。

    可眼前的符阵,却让他有些束手无策。

    风里浪里,章豪经历太多,面临僵局并不慌张。说到底,左莫就一个人,符阵再厉害,也需要人控制。有人控制的符阵和没人控制的符阵,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符阵虽然有诸般神妙,但是归根到底是外力的一种。刀尖舔血的日子过了这么久,他很明白,战斗的本质还是双方力量的较量。

    这也是为何真正的剑修高手,总是不喜欢使用其他手段,因为他们本身便有足够的力量,他们对自己的力量有绝对的自信。

    章豪还算不上剑修高手,但是他对自己这帮人的实力,也同样有着绝对的自信。

    口中撮了个唿哨,众人立即停了下来。

    “杀!”章豪率先冲进阵内,邹寒紧跟而上,其余乌风贼没有丝毫犹豫,全都冲进阵内。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傅峰叹道:“左莫占先了。”

    “占先也未必能胜。”有人道。

    傅峰笑了笑,点头:“的确,不过看看便知。”

    章豪一进入大阵,便觉得眼前景物一变,突然间置身于荒野,空旷荒凉,头顶一轮橘红的月亮,散发着暖暖的光芒。

    果然有些手段!

    他心中暗赞了句,如果有可能,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把左莫招纳入乌风贼。不过他也知道这是痴心妄想,人家可是无空剑门的核心弟子,哪里看得上他们这群流匪?

    凝了凝神,把这个不着阵际的念头压下去。

    这不是他第一次破阵,但面对如此厉害的符阵,他还是第一次。虽然对大阵并不了解,但他依然心中笃定,毕竟对方的修为要比他低一个层次。

    对于修者来说,低一个层次,意味着力量层次的根本差别。

    而且,他还有一个小秘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小秘密:剑意心转!他的《开山剑诀》被他修到剑意心转的境界!

    手持红光笼罩的飞剑,他慢步徐行,手中红光愈盛,他浑身都被浓郁恍若实质的红光笼罩。

    邹寒手上多了一把五彩斑斓的扇子,眨眼间,他周围便多了一层彩色的雾气,身形在彩雾中渐渐消失。

    卫荣脸色发白,瑟瑟发抖,高瘦高瘦的身形,就像竹竿般在风中摆动。他惊恐地四下张望,想找到同伴,可他视野所及,空无一人。

    左莫目光幽冷,他已经完全进入状态,浑身的灵力异常活泼,心神却空灵寂然。

    猎物进入猎场!

    他的身影渐渐朦胧,就这样一点点消失。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章豪,擒贼先擒王!只要把章豪先干掉,其他人必定会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自己浑水摸鱼的余地就更大。

    章豪凝脉期的修为可不是他能够正面碰撞的,但左莫有自己的法子。

    全身笼罩在红光中的章豪浑然不知,他已经被左莫盯上。不过,就算他知道,他也不会有丝毫畏惧,反而会更加兴奋。

    忽然,他停下脚步,挥动手上的重剑。

    只见一大片红色剑芒脱剑而出,这片剑芒面积颇大,好似一层厚实的红色光幕,挡在他面前。

    叮叮叮!

    几道剑芒打在红色光幕上,顿时被弹飞。

    章豪嘴角浮起冷笑,脚下不停,继续朝月亮方向走。无空旗是好法宝,威力强大,可惜左莫的修为太低,发挥不出它的真正威力。这种程度的剑芒能够击杀筑基修者,可对他这个凝脉中期的修者来说,还不够看。

    他不知道这是有人控制,还是符阵本身的攻击。

    他大步流星,朝那轮明月走去。走看上似速度慢,但不容易被幻像所迷惑。而且他双腿灌入灵力,每一步下去,有如大锤,地上必出现一个大洞,什么幻象,都会击得粉碎。他就是吃准了左莫的修为不如他。这个法子虽然笨,但极为有效。

    每个符阵,都会有个阵心,阵心是符阵的中枢所在。只需要把阵心摧毁,再厉害的符阵,也会在刹那间瓦解。

    章豪一步一步,稳稳地朝明月方位走去,沿途不时有各种剑芒,全都被他挡下。

    扰人心神的环音,他更直接,索性用灵力封住耳朵,只顾朝前走。有杀伤性的环音,亦被他挥动重剑挡下。

    越往前走,他信心越足。

    符阵很有用,但若是双方的实力相差太悬殊,那也是枉然!

    他重新占据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