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八十六节 剑阵
    金乌火,四品,取太阳光华炼化而成,其性至刚至阳,乃天下诸火本源之一。

    金乌火大多由一些特殊灵草孕育而成,比如天盘日葵,其葵盘正心,偶有能孕育出金乌火。

    传言有门派能够以秘法炼得金乌火,但由于其性过于阳刚霸道,对身体伤害颇大,易生隐患,需辅之以秘法。它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火种,它能够吸收和融合绝大多数其他火种,从而大大提高原本火种的品阶。

    在市面上,金乌火绝对是有市无价的奇珍!一缕再细微的火苗,也价值千晶。

    人们都记住它作为火种是何其优异,却往往忘了,它本身的霸道炽烈!

    它可是四品!

    左莫也被眼前熊熊燃烧的壮观景象给懵了一下,他本以为,能够伤到这团黑云便可。他万万没想到,这金乌火的威力,竟然如此恐怖!

    他并不知道,金乌火至刚至阳,恰是黑云这类阴秽之物的克星,场面才会如此夸张。

    黑云在空中翻滚时,有如一座小山,令人觉得压抑无比。

    可当它燃烧成火团,如此巨大的火团低悬,带给人的冲击远远超过黑云。

    而且它来得没有半点预兆,或者说,他们没有任何思想准备。

    所有人都吓住了!

    左莫只懵了一下,便随即醒悟过来,如此大好时机,若是浪费了,绝对要遭天谴!

    在剑意大阵中的千锤百炼,他对于时机的把握,亦大为提高。

    他不动声色催动灵力,剑芒如同游鱼般,悄无声息地从无空旗中飞出,无声无息地朝剩下四人靠近。

    无空旗内剑芒五花八门,各种性质的剑芒数不胜数,足见门中长辈们的所学之渊博。旗内封存了三招由这些剑芒组成的大杀剑招,才是无空旗的重中之重。当初裴元然他们炼制无空旗的本意,就是在这些金丹期才能运用的大杀剑招上。如此一来,凝脉期弟子放出金丹期才能放出的剑招,关键时候能保住性命。

    裴元然原本不打算给左莫无空旗,便是考虑到他根本无法发挥其威力,只是后来架不住施凤容的怒火,才不得不割肉。

    无空旗内封存的大杀剑招,左莫一招也用不了,他灵力太少。这杆旗在他手上,只能放出那些剑芒,无法把催动生成大杀剑招。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

    不知道是不是生死存亡的压力,左莫今天的神识异常空明,因为金乌火而产生的震惊和波动,弹指间消弥无形。《大千叶手》生成的手掌小叶,微不可察地摇曳。

    剑芒如流水,无声流过。

    他此时才发现,之前自己忽略了这杆无空旗!

    无数性质各异的剑芒,虽然不能组成杀招,但若只是单纯控制这些剑芒,倒是颇为得心应手。

    这不正是布阵的绝佳利器么?

    心中顿悟,心神空明,波澜不惊。

    情势陡转。

    猎物和猎人的位置,悄然变化。

    金色火球熊熊燃烧,霸道无比的气息,随着热浪一波一波扩散。它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离它最近的四人自然不例外。如烈日般的光芒之下,所有的一切都黯然失色。四人浑然不知,剑芒已经悄无声息地把他们围住。

    剑芒像在冰上缓缓滑行,没有半点声息,彼此变换方位。

    一开始,剑芒变换方位还有些生涩,但很快,剑芒之间方位的变换越来越流畅娴熟。

    这一切,都发生在极短的一瞬间。

    四人甚至还没有从金乌火的威势中回过神来,唯一有所察觉的,便是手持链钩的修者。

    他目光恢复几分清明,瞥了一眼远处握旗的左莫,心中微松,随即顾盼四周,脸色陡变,惊呼:“小心……”

    剑阵已成!

    他的惊呼声,便成为一场收网绞杀的序幕!

    四人只觉眼前无数光痕交织纵横,恍如一网五彩斑斓的大网,把他们罩在中间。

    凛冽森然的剑意,切割着网内每寸空间,他们视野中的空气,刹那间支离破碎。

    噗噗噗!

    三道血柱冲天而起,喷得老高!还没等落下,他们的身体便被蜂拥而至的剑芒绞得粉碎,嘭嘭嘭,三名剑修便好似在半空中爆裂炸开,无数血肉碎沫飞去。

    持链钩的修者最先察觉,他不愧身经百战,经验老到,不退反进!

    只见一道乌光从他手中飞中,链钩直取左莫!水滴尖锥有如毒蛇弹起,在他身边舞得密不透风,剑芒打在上面,火花四溅!

    叮叮叮叮!

    剑芒在打在不断伸长的锁链,恍若一条火花锁链,镰刀钩发出呜呜尖啸,慑人心魄。

    这链钩不知由何物炼制,如此密集的剑芒雨中,竟然硬生生被它斩出一道路!

    速度奇快绝伦,钩锋直指左莫!

    中了!

    镰刀钩刺中对方!

    这意外的战果让他心生狂喜。他原本的想法是,只需要坚持这一会,同伴便会救出自己。没想到,自己这一击竟然命中!

    难道是对方在控制剑芒,而无法分心?

    咦,不对……

    突然亮起的剑芒把还被处在震撼状态的乌风贼们惊醒。

    紧接着,他们看到毕生难忘的一幕!

    无数剑芒交织成一道华丽的大网,他们的三名同伴在瞬间被绞碎爆裂。唯一一名仅存的同伴,他们都相当熟悉,他手上链钩,索走了无数人的性命。乌黑的镰刀钩此时却诡异地斩在一个没有任何东西的空处,离敌人足足有数十丈远!

    同伴脸上的狂喜,愈发让他们觉得毛骨悚然。

    “幻像!”章豪瞳孔陡然一缩,他按捺住冲过去的冲动。

    他的眼光老辣异常,瞧得分明,对方用剑芒组成符阵,如今符阵已成,贸然冲进去,太危险!他的目光倏地阴沉下来,他知道,剩下的那名手下,只难逃一死。

    果然,一把由无数剑芒汇聚而成的巨剑,重重斩在舞得密不透风的链幕上。

    飞剑难伤的锁链,登时四分五裂,闪躲不及的修者,顿时被砍个正着!

    五人全军覆没!

    砰,熊熊燃烧的金色火团恰在此时崩碎,金色火星四溅,轰然四散。

    明亮的金色火星纷洒如雨,一位瘦弱的少年握着一杆比他大数倍的黑旗,在五彩斑斓细如游鱼的剑芒环伺下,傲然而立!

    没有人说话,没有敢动!

    所有乌风贼的瞳孔此时都不禁齐齐收缩,之前所有的轻视,所有的不屑,所有的笃定,此时显得如此可笑!

    荒木礁上空,唯有风声猎猎!

    浑身哆嗦如筛子的卫荣忽然歇斯底里地尖叫:“我想起来,我想起来了……他是左莫!他就是左莫!”

    失控的尖叫,在这片死寂中,清晰刺耳!

    远处,傅峰的目光恢复清明,刚才那一瞬间的华丽绞杀,连他也为之目眩迷离。

    “除了修为,左莫比上次进步很多啊!”他坦然赞道:“他现在的布阵手法,更加难测。若是他修为也以这般速度增加,只怕比之韦胜,也毫不逊色!”

    鬼风张大嘴巴,半天也没吐出一个音节,目光中尽是震惊。

    刚才左莫表现出来的实力,比起试剑会时,何止强了一星半点。尽管那杆无空旗非常厉害,但是左莫的手法,也让人击掌赞叹。

    对剑芒的控制、布阵手法……

    都不可同日而语。

    而最让鬼风感到意外的,是左莫的老练和冷静。他还记得在试剑会的时候,左莫何等稚嫩。短短的半年时间,眼前的左莫,让他感觉就恍如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常横没有说话,但是双目却仿佛点亮了般,里面战意涌动。

    “左莫,原来你就是左莫!”章豪脸色很难看,声音压抑得让人心慌。

    原本以为是个软柿子,没想到却是个硬钉子。左莫这个名字他听说过,自试剑会后,这个名字传遍整个天月界。他知道面前这个看上去有几分瘦弱的小娃是无空剑门的核心弟子,但却没想到竟然是左莫。

    他想起来,传言中左莫最擅长符阵。

    他不禁瞥了一眼底下的荒木礁,看上没有任何动静,但既然坐镇这里的是左莫,那下面必然布下无数符阵!

    像乌风贼这样的匪团,最讨厌的便是眼下的情况。他们擅长的是偷袭,是劫掠,最不擅长的便是正面进攻禁制重重的防守重地。

    底下的小岛,在章豪的眼中,恍若一只浑身是刺的刺猬。

    若在平时,他是绝不会攻打如此重地。

    可眼下,他尝了到了什么叫骑虎难下的滋味!

    除了邹寒的仇恨外,如今五名手下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灭,若是这般灰溜溜地离开,对士气的打击极大。

    而且,他心疼啊!

    刚才的五名手下虽然全都是筑基期,但是持幡的和持链钩的,都是有特殊法诀的修者。这种拥有特殊法诀的修者,是除了五名骨干外最重要的力量,补充起来十分困难。三名剑修死了他不心疼,但是这两名死了,他心疼无比!

    他盯着左莫,两眼通红。

    他脾气本就凶狠暴戾,贸然吃了个大亏,哪会如此善罢甘休?

    况且,既然知道面前是左莫,他便清楚,这个小岛对无空剑门的重要性。

    如此重要的地方,一定会囤积充足的物资。

    他心中迅速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攻下这座小岛!

    ****************************************************************

    leonyao、魂水,小霉鬼,请与辛甲联系,可站内短信。她需要地址才能寄出贺卡。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