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八十四节 螳螂黄雀

第一百八十四节 螳螂黄雀

    左莫二话不说,扬手打出无空旗。

    黝黑精铁旗杆,挑着一面漆黑如墨的大旗,“无空”两个红字笔划如剑,几欲从旗身挣扎飞出!

    无空旗一出,剑意森森涌动,便好似一只无形大手,搅动一池平静春水。周围的空气凛冽冰寒,暗流涌动。

    左莫看着天空越来越近的修者,他双手飞快打出各种法诀。

    头顶无空旗陡然放出耀眼光芒,无数颜色各异的剑芒从旗身中飞出,有如无数和颜色各异的鱼,围绕着左莫游弋流转。

    在剑芒保护中的左莫不禁胆气一壮。

    无空旗是本门信物,由数位金丹期长老共同炼制而成,里面封存各种金丹高手的剑芒。限于修为,他无法发挥出无空旗最大的威力,但是金丹高手的剑芒,对于凝脉期修者来说,依然是极其危险恐怖的杀着。

    幸亏这群人里面没有金丹高手!

    左莫盯着天空中越飞越近的修者们,不禁有些紧张。他第一次一人面对如此众多的修者,对方明显来意不善。

    不过,虽然紧张,但他心中反而没有太多的杂念,心神异常空明,只待对方稍有异动,他便会毫不犹豫发动雷霆一击!

    天空中的修者们停下身形,遥遥对峙。

    章豪脸色犹豫地盯着那面黑旗。

    邹寒面孔狰狞扭曲,独目流露出刻骨的仇恨,手上拳头捏得格格作响。

    卫荣小脸发白,竹竿似的身体瑟瑟发抖。其他人看到那杆旗,就像见到鬼般,脸上露出深深畏惧之色,身形情不自禁微微向后缩。

    一时间,一行七十余人突然陷入诡异的死寂之中,鸦雀无声。

    “老大,小弟跟您十年,脾气您也知道。小弟不希望拖累大伙,小弟的仇,小弟自去了结,老大莫要阻拦!”邹寒的声音仿佛从九幽深处冒出来,众人听得脸色无不大变,胆小如卫荣者更是面无人色。

    前段时间,横行无忌的乌风贼恰好遇到无空剑门,而且还是韦胜率领的队伍,顿时被打得落花流水,遭受重创。邹寒的一只眼睛和一条腿,便是被韦胜所伤。

    韦胜的无空剑诀如今小成,剑意侵体,邹寒试过所有灵丹,都无法治愈,对无空剑门的仇恨也深入骨髓。他一直想着想法能够报仇,可唯一能够实现,便是遇到落单的无空剑门弟子,杀杀解气。

    没想到还真遇到无空剑门的弟子。

    盯着大旗,章豪没有说话。这杆大旗的不凡,他自然能看出来,这名弟子毫无疑问是无空剑门的核心弟子。如果今天真杀了这名无空剑门弟子,无空剑门决不会善罢甘休。

    之前差点被无空剑门所杀,章豪心中又岂会没有怨气?只是他认得清形势,是乌风贼的实力,去找无空门的麻烦,那是自寻死路。若是能忍下这口气,什么事都不会有。他清楚得很,在无空剑门眼中,根本就没把乌风贼当回事,只要自己不去挑衅,无空剑门根本想不起还有他们这么一号人物。

    可如果放任邹寒独自去寻仇,其他兄弟怎么看?邹寒是乌风贼的元老,跟了他有十年,立下功劳无数。若自己如此凉薄,其他兄弟只会彻底心寒。

    人心散了,乌风贼也就散了。

    况且,秘境……

    秘境就像一颗重重的砝码,章豪心中的天平陡然倾斜。

    这里就是界河,杀了这名弟子,远遁小山界,无空剑门势力再大,也奈何不了他们。只是手下这帮兄弟在,走到哪,都有条活路。

    他压根就没想过,自己会不会败。都这么老半天的功夫,对方就一个人出来,还是位筑基期修者。

    无空旗再厉害,如果这么一大帮人,干不掉一个筑基修者,回去吃奶好了。

    可惜了这杆旗……

    明知无空旗不凡,但他也不敢要。像这类门派法宝,上面肯定会留下独门印记,拿着它,就等于告诉别人,他们在哪。无空剑门只需要一位金丹长老出动,就足以把他们这群人全搞死。

    章豪深深吸一口气,眼中狠色一闪而过,恶狠狠道:“这是啥话,咱们这伙人,风里来雨里去,他妈的就是一家人!无空剑门是厉害!咱们搞不过他们!可他妈的也不能怂!上次被搞得那么惨,若要连一个小娃娃,咱们都绕道走,谁他妈地丢得起这个人?”

    章豪环顾四周,许多人脸上露出羞愧之色。是啊,无空剑门再厉害,若他们连遇到对方一名弟子,都绕道走,那传出去,也实在太丢人了!

    章豪语气稍缓:“这是哪?这是界河!只要过了界河,就是小山界!他无空剑门再厉害?难道能跑到小山界去撒野?嘿嘿,咱们这群人,到时随便往哪一猫,他们能寻得到咱们?”

    其他人闻言无不纷纷点头。

    章豪继续火上添油,充满了煽动力:“秘境啊!兄弟们!只要把那三个家伙抓到,咱们可就肥了!有了晶石,去哪不能逍遥?去哪咱们都是爷们!”

    几句话功夫,一伙人登时被章豪挑起欲望,所有人目露凶光,杀气腾腾,只恨不得马上把荒木礁夷为平地!

    感受对方的杀气越来越浓郁,左莫心知一场大战在所难免,也没有半点侥幸之心。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但看到无空旗也不畏惧,那绝对不是普通修者。

    以一对七十,他自知胜算极小。

    但这茫茫汪洋之中,无处可逃。而且他带来的师弟们都是在生产修者,若自己弃他们而去,他们只有一个下场。

    他断了其他所有念头,盯着天空中这伙杀气腾腾的修者,心中陡然升起一股豪气。

    不就是战么!

    哥崩你们满嘴牙碎血飙!

    他只觉浑身热血沸腾,胸中战意澎湃。

    正准备发动天环月鸣阵,他忽然轻咦地一声,目中露出几分惊喜之色。

    天环月鸣阵……

    无空剑门的弟子们聚集在一起,人人面无人色,唯独比较镇定的大概要数公孙差,就连淳于成,脸色都有些发白。

    “这帮人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敢袭击咱们无空剑门!他们难道不怕本门追捕吗?”淳于成声音有颤抖。

    公孙差嗤地笑了:“这伙人肯定是流匪,就不知道是哪支。追捕?怎么追捕?他们跑到小山界,门派就没办法了。”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淳于成六神无主。

    公孙差耸耸肩,摊开白皙手掌:“就看左师兄喽。”

    “左师兄只有一个人啊……”

    “没办法,认命吧。”

    在离荒木礁大约数十里外,一团白云之中,一伙人同样盯着远处的荒木礁。

    “呵呵,这下有看头了。你们觉得谁有胜算?”黄脸汉子笑道。

    在他身旁,立着一位黑衣修者,身形枯瘦如柴,眼神阴鸷,赫然是试剑会上出现过的鬼风。而另一侧,却是神情漠然,头发直立如铁丝,锁骨铜环的常横。

    其他修者敬畏地望着三人,下意识地与三人保持距离。

    鬼风眼瞳幽绿幽绿,修为显然比以前深厚不少。他声音沙哑:“他没有凝脉。”言下之意,不言而喻。黄脸汉子的来路,他到现在依然没有半点头绪,神秘异常。他只知道黄汉汉子自称为傅峰。

    他修的是《小鬼剑》,是门极其偏门的剑诀。他虽然天赋上佳,但《小鬼剑》本就残缺不全,想再进一步难上加难。恰在此时,傅峰拿出一部心法招揽他。《九鬼钉咒》,这部他从未听过名字的心法,让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加入。

    但当他看到常横时,亦不由心中微惊。他估计常横应该和自己情况相似,只是不知道傅峰给常横的是什么心法。

    至于其他这批筑基修者,他倒没有放在眼里。他其实觉得相当没有必要,有他和常横两人在,这三十六名筑基修者,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们三人解决不了的问题,加上这三十六名筑基修者,也解决不了,反而会拖累他们的速度。

    但这三十六名筑基修者都是傅峰招揽,鬼风可不会自讨没趣去触这个霉头。

    “你怎么看?”傅峰转过脸问常横。

    常横淡淡道:“左莫胜。”

    “咦,你到是对他充满信心。”傅峰有些意外地笑道。傅峰其貌不扬,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神态举止,却有股震慑人心的威势。

    鬼风闻言,心中颇不以为然。这不是试剑会,章豪这批乌风贼全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这是一场死战。一个筑基修者,不要说取胜,能够抵挡几个时辰,便足以自傲。

    但他没有吭声,常横他还是相当忌惮,没必要为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和对方心生芥蒂。自己这段时间实力大涨,常横实力增涨只怕也绝不下于自己。

    傅峰也没有纠缠这个问题,他遥遥看了一眼对峙的双方,语气平静:“无论他们胜负如何,我们也要从章豪他们身上得到秘境的确切消息。”

    话里的那股不容置疑,令所有人心中齐齐一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