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八十二节 发现!

第一百八十二节 发现!

    翻动着面前的各种法宝和材料,左莫为自己的决定而庆幸不已。

    这三人身上好东西真不少!

    比如四品的材料,便有数种之多。四品法宝,也有两三件,其余搞不清楚有什么用处的东西,亦有不少。

    左莫恨不得把它们统统揽入囊中,但这只不过是痴心妄想。金乌火是好东西,但他看中的那些,亦同样是好东西。

    最终左莫挑了三件。

    第一件是是一张符兵。上次符兵刚猛无俦,威势惊人,左莫有着深刻体会。当他发现其中竟然有张符兵,顿时惊喜无比。

    这张符兵比上次用的那张品阶更高,应该是三品。符兵左莫只用过一次,懂得并不多,只能作一个大致的判断。

    约三指宽的雪白符纸上,朱砂的符篆弯曲如蚯蚓,鲜红的朱砂里夹杂着点点金光。符篆没有丁点轻浮之感,像烙在符纸上。

    拿在手上,沉甸甸,没有丝毫纸的质感,反而有些像金属片,坚硬而有韧性。

    另一件是一块四品蓝冰棱晶。这块冰棱晶品相十分出色,通体透明没有一丝杂质,呈现出完美的棱柱。一拿出来,蓝冰棱晶周围便飘起袅袅雾气。

    左莫不得不运起灵力才能拿起这块蓝冰棱晶,倘若不运灵力直接用手拿,手会直接冻成冰碴。

    看到品相如此出色的蓝冰棱晶,左莫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便是自己的五意套剑。若把它炼制成飞剑,用以辛岩师伯的冰螭剑意,再合适不过。

    最后一件是件法宝,当三人看到左莫挑选这件法宝时,都露出意外吃惊的神色。

    它是一根看上去残存不堪的棍状法宝,应该有四耳,但其中有两耳已经残破。

    三个人没有一个认识这件法宝,他们甚至连从哪得到的这根破棍子都没半点印象。左莫竟然愿意花费一个珍贵的名额来挑这根破棍子,那它肯定不是凡物。

    他们也清楚这点,只是他们根本不认识,放在手上也没半点用处。况且,无论这棍子再好,到底是件破损的法宝,能好到哪去?

    他们乐意无比。

    双方的交易很快敲定。左莫也爽快把金乌火连带玲珑盒一起给对方。三人亦不自禁流露出欣喜之色,虽然是以一换三,但他们亦觉得太值。

    金乌火是四品火种中的上品,火种本就难求。别看这么一小缕火苗,虽然微弱,但它是真正精纯金乌火。只要炼化,便能在体内形成火种。哪怕蓝冰棱晶同样是四品,品相也非常完美,也依然无法与这一小缕金乌火相提并论。

    不过左莫亦不吃亏。

    三品符兵,市面上极难买到,天月界的符修少之又少。符兵是救命的好宝贝,二品符兵便能够与凝脉修者短暂抗衡。

    那三品符兵呢?左莫不禁有些期待。

    无论是三品符兵,还是那块品相完美的蓝冰棱晶,都是不俗的宝物,但左莫最重视的,却是那根破损的棍子。

    对面三人不认识它,左莫恰好认识。

    它并不是棍子,而是一根破损的十字金刚降魔杵,是禅修使用的法宝。正宗的禅修在天月界可是难得一见,左莫很好奇,他们是从哪弄来这么一件禅修的法宝。

    禅修重炼体,能生成神通,神妙无比。这亦是左莫第一次见到禅修的法宝。不过他挑选这根十字金刚降魔杵,并不是出于好奇,而是另有发现。

    最近叶手成形,他的神识比以前敏锐数倍,神识扫过这根十字金刚降魔杵时,他忽然感觉到一股隐隐的威能从杵身传出!

    这股威能并不强烈,甚至称得上微弱。它没有任何咄咄逼人的味道,平和醇厚,可就是这样一股微弱、没有任何危险的威能,险些让左莫心神失守。

    这如何不让左莫感到惊讶?

    他本身神识比起普通凝脉期修者要强大,意志之坚凝,有如磐石,难以动摇。如今神识化叶手,若论坚凝,比之前何止更胜一倍?

    不是凡品!

    瞬间,左莫便明白这根十字金刚降魔杵的价值!他没有任何犹豫,便挑选出它。

    双方都是皆大欢喜。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便向左莫告辞,朝界河方向飞去。左莫自然不会挽留,只是有些奇怪,这三人神色明显还有些疲倦,没有完全恢复,为何如此火急火燎地离开?

    横跨界河可不是件简单的事。

    虽然心中纳闷,但左莫可没时间去理会。他恨不得三人早点离开,他也能放心地修炼。

    如今的荒木礁好似一块乐土。上次青钉鳄爬上岸伤人的事情,也绝左莫提了个醒。别看他布下的天环月鸣阵规模空前,但是荒木礁的面积也不小,漏洞自然不少。

    既然发现了,那就好办许多,他只需要增设一些子阵,纳入天环月鸣阵之中,漏洞就补上。好在主框架已经搭好,剩下的进度颇快。

    经过左莫这般修补的荒木礁,可算得上固若金汤,所有的沙滩左莫都没有放过。自青钉鳄事件之后,便再也没有灵兽闯进荒木礁。

    公孙差也变成最闲的人,根本没有妖兽让他动手,他郁闷万分。

    左莫对这位取得玉牌的师弟相当看重,自是好生安抚一番。

    巡视一番,便到了每天汲取地气的时间。

    刚刚安抚完公孙差的左莫开始要直面更残酷的人生。

    这日子过得真慢啊!度日如年的左莫哀嚎不已。

    “来吧!”蒲妖扬起下巴,邪笑妖魅得意。

    左莫问每天都会问的问题:“到底还要几天?”

    “快了快了!”蒲妖假假地安慰他。

    左莫浑身暗金,卷起裤腿的赤足牢牢钉在泥土中,一丝丝微弱的地气,从地下钻入腿中,沿着他身体游走,沿途不断地渗入他的肌肉骨骸之中。

    恍如泡在水中,浑身说不出的舒泰。

    可左莫不敢有丝毫放松,他全身如同钢丝紧绷,俨然紧张到极点。之前无数次血的教训告诉他,一旦纵容自己沉溺在这样舒服的状态中,紧接而来的“酷刑”,会变得更加难捱,更加痛苦。

    突然间的落差,会使人崩溃。有几次,左莫的神识都差点因此而受伤。

    从那以后,他便再也不敢让自己沉浸在这舒服无比的感觉之中。

    他就像一个知道自己马上要被施刑的犯人,美食在前,却如同嚼蜡,食不知味。

    来了!

    莫名的,他只觉得心头微松,终于来了。

    剩下的很简单,就一个字——捱!

    沿途渗入左莫身体各部分的地气更加细小,这也使得被逆吸出来的痛苦更大。

    左莫的身体不自主地的颤抖,像筛子一样,只那双腿还是像钉子,牢牢钉在土里。

    细微如毫毛的地气,缓缓而坚定从身体深处,被强吸出来。它们穿过股肉,穿过骨缝,穿过经脉……

    左莫竭力让自己的保持心神空明,这是他这段时间来总结出的唯一能够降低痛苦感的方法。

    只是,在如此痛苦的状态下,进入心神空明之境,无疑是极其困难的。

    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连续不断地折磨,左莫开始摸到一点窍门。他竭力让自己的神识抽离,最好能够神游物外,这样无论身体再怎么痛苦,他也不受影响。

    放松,放松……

    身体剧烈地抖动,他的呼吸却渐渐平和下来。

    《胎息炼神》!

    左莫不知不觉中,竟然进入胎息状态。

    “咦!”蒲妖讶然轻吁,吸纳灵力的动作顿了一顿。

    他血瞳中,露出思索的神情,似乎想到了什么。或许……

    胎息状态的左莫,仿佛是一个旁观者,他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剧烈地颤抖。

    第一次,他完全没有感到一丝痛苦!

    没有喜悦,他就那样平静地“看”着。

    他“看”到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地变透明,“看”到皮肤下的血肉,看到那些细如牛毫的地气,不断地挣脱自己身体的控制,被统统逆吸而出。

    整个过程,直观无比地呈现在他面前。

    肌肉一点点地在他面前放大,他能够“看”得更加清晰,“看”得更加细微。肌肉的每一丝纹理,地气穿过肌肉时肌肉不自主地颤动。

    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能“看”到的东西,似乎越来越多。

    他一直很安静,直到当他“看”到了一幕。

    这是……

    陡然间,他好像明白过来什么。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好像平静的湖面突然投进一颗小石子。

    周围的一切,如水波荡漾,陡然模糊虚幻起来。

    嘶!

    剧痛就像溃堤的洪水,轰然袭来!左莫恰好是因为心神动摇而脱离胎息状态,心神还没稳下来,被这股强烈无比的剧痛一冲,登时险些晕过去。

    该死!

    脱离胎息状态的左莫,浑然看不到半点刚才的安静,他咬牙切齿,梗着脖子,竭力地抵挡剧痛的冲击。嘴里不时发出倒抽冷气的嘶嘶声,双目通红,好似杀红了眼的匪徒。

    如果在之前,左莫绝对不会硬抗。这次剧痛,远超过之前的任何一次。不如直接晕过去,反而不需要承受。

    但他这次绝对不会放弃,他决定硬扛到底。没时间去细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但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痛得真他妈的快感!痛彻入骨!

    他苦苦支撑。

    他现在心中只想仰天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