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七十六节 暴力!

第一百七十六节 暴力!

    “什么事?”左莫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问,他正拼命地压制体内肆虐的灵力。

    该死的!

    灵力就像被束缚的野兽,拼命地挣扎,拼命冲撞,竭力想冲破这层束缚。

    奈何左莫的僵尸脸,看不出半点异样。

    “突然有只青钉鳄从水里冲了出来,伤了一位师兄……”这位弟子神色仓皇,不过口齿到算精晰。

    “走!”左莫从牙缝中吐出一个字。

    他刚迈出一步,体内灵力便一阵激荡,他身形一个踉跄。体内灵力的躁动不稳让他不禁骇一跳,顾不得识海

    中传来蒲妖幸灾乐祸的笑声,他连忙运起《金刚微言》。

    裴元然等人万万想不到,他们本意是想压制左莫的《金刚微言》,哪知道左莫修炼的《金刚微言》竟然顽强

    异常,不仅没有被压制,反而进步神速。大阵中无处不在的细碎剑意,就像无处不在的砂轮,不断地打磨着左莫

    的身体。

    受到刺激的《金刚微言》,自发运转,半年时间,左莫离第五层只有一步之遥。

    暗运《金刚微言》心法,体内的危险感要减少许多,他不由松了口气。

    他浑身暗金,一股刚猛无俦的威势,自然流露。

    识海中,蒲妖的脸色骤然变得很难看,眼中血光闪过,盯着墓碑,嘴角浮起一丝冷意:“没想到,还是被你

    抢在前面。不过……”

    左莫咬牙切齿,大步流星,跟着报信的师弟,朝事发地点奔去。

    大老远,他便看到那只惹事的青钉鳄,它正悠闲地趴在沙滩上,周围的无空剑门弟子,它就像当不存一般。

    不过就在左莫出现的一瞬间,它猛地扬起头,睁开眼睛。

    青钉鳄双目瞳仁如针,冰冷不含一丝温度,嘴角流着涎,牙齿森然,浑身黑亮如铠,一看便知飞剑难伤。背

    上长着一排青钉婴儿手臂粗的青钉,是炼制飞剑的极佳主材,亦是其保命利器。

    青钉鳄浑身是宝,却极少有人愿意猎杀。它是不折不扣的凶物!

    当左莫的目光转到受伤的师弟右腿的血迹时,就好似乎向火药桶里丢了个火星,体内灵力翻腾肆虐的他,暴

    走了!

    二话不说,双手倒拖滴水剑。

    一个跨步,身形如怒箭,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左莫便出现在青钉鳄身旁!

    滴水剑剑身被一团水形火焰包裹,火焰不过寸余,幽幽燃烧,暗寂无声,远没有之前的水形火焰那般华丽和

    声势骇人。

    “去死!”浑身恍若金铸的左莫怒目圆睁,蓦地暴喝。

    滴水剑自下而上,斜斜斩去!

    离水焚天!

    一出手,便是杀着!

    体内汹涌肆虐的灵力,疯狂地涌入他手中的滴水剑,令人奇异的是,滴水剑剑身水形火焰并未暴涨,只是变

    得更加透明。

    如今他的剑意,经过剑意大阵的洗礼,比以前,不知精纯内敛多少。

    青钉鳄能有如此名头,自是不凡,只见其身体一摆,如同钢鞭的尾巴一扫,撕裂般的啸音,平地而起。

    一尾一剑,狠狠撞在一起。

    砰!

    离水焚天的暴烈剑意,几乎在接触的一刹那,便有如找到渲泄口般,猛地爆发!

    也就在同时,霸道刚猛绝伦的力量,从滴水剑传至左莫双手。

    左莫只觉双手掌一震,滴水剑几欲脱手。

    若是他此时撒手,绝不会受伤,只是滴水剑只怕被打飞出老远。失去飞剑,如何能与这只青钉鳄抗衡?他顾

    不得多想,用尽全力,双手死死抓住滴水剑剑柄!巨大的力量从他的手掌手臂传至全身,体内汹涌的灵力,竟然

    被青钉鳄鳄尾这一扫,打得一滞。

    力量之刚猛凶悍,可见一斑!

    一连后退了十多步,左莫才止住身形,心中不禁骇然。

    青钉鳄也受了不轻的伤。它的尾巴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一道撕裂状的伤口深可见骨。《金刚微言》加上《

    离水焚天》,是剑意和力量联合,战果显著。

    不过,让左莫意想不到的是,受伤并未让青钉鳄感到恐惧畏缩,反而激起它的凶性。

    青钉鳄双目死死盯着左莫,凶残暴戾的气息,紧紧笼罩左莫。

    它长长的身体一摇一摆,就如水底的鱼,速度奇快,陡然朝左莫冲来。

    左莫只见到一道黑影朝自己扑来,此时亦顾不得其他,《金刚微言》被运至极致,双目赤金,金光湛湛!双

    手握着滴水剑,剑身水焰如波纹,透明近无形。

    离水焚天!

    砰!

    比刚才更沉闷得心慌的撞击声,远远传开!

    左莫身气翻涌,刹不住身形,啪啪啪,连向后退了七八步。

    刚稳住身形,青钉鳄挟着腥风,又狠狠地扑来!鳄嘴张得老大,有如巨钳,两排交错的利齿夺人心魄!

    间不容发之际,左莫向上斩来的滴水剑,堪堪挡住青钉鳄的牙齿。

    青钉鳄的血盆大口此刻在左莫眼中是如此清晰,他甚至能够看得清里面残留的血丝碎肉,腥臭味直冲他脸面

    。

    紧接着,他就感觉周围的景物急速掠过,他就像沙包般,硬生生给撞飞出十多丈,撞断一棵树才停下来。

    左莫爬了起来,《金刚微言》在身,他没有受伤。

    他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青钉鳄。

    体内汹涌狂暴的灵力,影响了左莫的情绪,他现在就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所有念头全都被抛之脑后。他眼

    里只有这只青钉鳄!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剁了它!

    青钉鳄摇了摇脑袋,刚才两扑,都没有建功,它有些晕。

    不过,随即左莫的动作,立即让它重新被激怒!

    如此渺小的生物,也敢向自己挑衅!

    看着青钉鳄再次朝自己扑来,左莫咧了咧嘴,目光森然无比。

    脚下踏着小碎步,双手握剑,倒拖在身侧,不断地加速。

    一道黑影和一道金影,有如两颗流星,狠狠地撞在一起!

    轰!

    爆音如雷!

    黑影和金影同时被弹飞,两者以更快的速度各自向后跌!

    嘭嘭嘭,左莫就像个沙包一样,撞上地面,又被弹起,又撞上,又弹起……连续弹起个七八次,才止住身形

    。

    跌得七荦八素,眼冒金星,过了一会,他挣扎着爬起来,呸呸呸吐出嘴里的沙子。刚才这一下,比之前更加

    猛烈,他全身的骨架都几乎快震散,体内暴躁的灵力,竟然都差点被打散。

    喘着气,心里寻思着,那畜牲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陡然他目光一凝,不远处,那只青钉鳄摇着脑袋,瞪着眼睛,作势欲扑。

    一看到青钉鳄,左莫心头邪火蹭地冒了上来。

    小样,今天不搞死你,哥就去姓右!

    “死!”左莫咬牙切齿,提着滴水剑,又踏起小碎步,朝青钉鳄冲去。

    青钉鳄摇晃了一下脑袋,嘶吼一声,又化作一道黑影,朝左莫扑去。

    砰!

    又是一记毫无花巧地的碰撞,一人一鳄,再次齐齐被弹回!

    青钉鳄凶名在外,如今荒木礁有青钉鳄出没,还伤了同门,立即吸引了所有荒木礁上无空剑门弟子的注意。

    他们心中担忧无比,一旦荒木礁有青钉鳄出没,那就意味着,危险随时可能发生,也随时可能降临在他们任何一

    个人的身上。

    所有弟子都跑了过来。

    去向左莫求救,只不过是大家下意识的反应。成年青钉鳄可是四品凶兽,一般的凝脉修者见到它,也只绕路

    走的份。也许师兄能够想办法,布设符阵,困住它,再慢慢想办法。

    可眼前的一幕,让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话说,师兄擅长的,不是符阵么……

    目睹一人一鳄,完全不可理喻地硬碰硬,不断地、重复地、机械地硬碰硬。浑身金黄的师兄,一次次冲过去

    ,一次次被硬生生弹飞,再一次次像没事人一样爬起来,灰头土脸嚎叫着再扑上去!目睹青钉鳄不断地怒吼,连

    续拼了这么多下,没露丝毫疲态。

    青钉鳄如此生猛强悍,大家会感到害怕,若是自己遇到……可是没有一个人感到意外,它可是青钉鳄!

    可是师兄也这么强悍……

    这真的不是幻觉么?

    好在青钉鳄身上不断增多的伤口,提醒着他们,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无比真实。

    每次师兄的剑和青钉鳄撞击的一瞬间,激荡的灵力,强大得让人心惊肉跳,让人不自主地感觉到恐惧!

    “师兄真的只有筑基期吗?”淳于成喃喃自语。

    他身边立着的是公孙差,白净文弱的公孙差出奇的亢奋:“不像,师兄和青钉鳄拼了二十二次!筑基期绝对

    不支撑不住这么长的时间!”他接着忍不住赞道:“真是直接得令人沉醉的暴力之美啊!”

    连续拼了二十二记的左莫,他脑海中一片空白,下意识地爬起来,下意识地再扑去……

    他没有发现,体内肆虐的灵力,不断地被轰散,不断地汇集,不断地再被轰散……

    无数被震碎的灵力,散入他四肢五骸之内,散入他的筋骨血肉之中。这些震碎的灵力,无孔不入,左莫体内

    如此庞大的灵力,竟然有一大半被渗入他身体的各个部位。

    变化悄然而成。

    这一刻,识海之中的蒲妖陡然抬起头:“山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