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七十三节 拉下水

第一百七十三节 拉下水

    “淳于成,师兄找你。”有人喊。

    “来了。”淳于成嘴里应了声,手上小心翼翼把幼虫放入豢养符阵之内,这才起身,抹了抹额头的汗水。他今年二十四岁,相貌堂堂,剑眉星目,为人踏实。虽然入门没有多久,但已经有许多女弟子对他示好,但都被他一一拒绝。

    相较于男女欢爱之事,他对豢养的兴趣更大。

    淳于成修为只能算得上普通,刚刚突破筑基,但是却没有人小瞧他。二十四岁便摘得豢语者的白玉牌,虽然不能和左莫师兄相比,但也绝对称得上年轻有为。豢语者的玉牌以白蛇、乌蟒、青蛟、赤龙而分,在业内,大家也常常会直接只说颜色,白蛇玉牌会直接称为白玉牌。

    左莫一行人之中,有三人摘得玉牌,除了左莫和他之外,另一个名唤公孙差,他摘得的是屠手的玉牌。谁也想不到,白白净净,斯文得像书生的公孙差,竟然是一位正职屠手。据说,他能够把任何一只灵兽,在一柱香的时间内,肢解成上百块,每一块内的灵气都保存完好,灵气损失不超过百分之二十。

    淳于成虽然痴心于豢养,但并不傻,门内愈来愈糟糕的气氛他看在眼里。所以当他被点名前往荒木礁时,他没有任何犹豫,便同意。他之前最担心的便是安全问题,如今左莫师兄大阵完成,他悬在嗓子眼的心顿时放了下来。

    荒木礁条件比无空山要差很多,但他丝毫不在意。没有俗世的纷扰,自己也终于可以安心地琢磨他的豢养。

    听到左莫师兄叫他,他连忙放下手上的事。

    师兄是如今荒木礁的实际掌权者,淳于成不喜欢俗事,却并不是不懂。虽然他没有和左莫师兄打过什么交道,心里也没底,有些小心翼翼。但到目前为止,他对现状比较满意。师兄宣布的一系列举措,对灵田一亩不取的行为,赢得了大家的拥护,也使淳于成对今后的生活充满希望。

    “师兄,你找我?”淳于成略有些拘谨。自从左莫格杀南明子之后,敬畏的种子便在众人心中种下。

    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放在师兄正在建造的池子。

    这是一个颇为奇特的九宫形池子,池壁和池底刻着许多他看不懂的符阵,但有一两个符阵,他却大致能认得。

    那是豢养中常用的滋养符阵,能够让灵兽更快地生长。

    师兄什么时候开始对豢养感兴趣了?他有些纳闷,师兄很传奇,在传言中,什么炼器炼丹灵植,会的东西五花八门,而且还都造诣不低,但从来没听说过师兄会豢养。

    “等我一会。”左莫没有停,双手不断打出一道道光芒,没入池壁。

    淳于成看出一点端倪,师兄每打出一道光芒,池壁便晶莹几分,而池壁上的符阵痕迹反而要淡许多。

    当最后一道光芒没入池壁,池壁变得晶莹剔透,就像用水晶打磨而成,池壁上的符阵痕迹完全消失。

    左莫喘了喘气,抬起头,张口就问:“你身上有什么灵兽?”

    淳于成一愣,连忙回答:“飞行距离太长,大型灵兽不好携带,带的都是一些体型比较小的灵兽,像灵蝶之类的。”

    “唔,灵蝶?成。卖我几个。”左莫道。

    淳于成连忙道:“几个灵蝶,不值什么,师兄可莫折杀小弟。只是不知师兄要何种灵蝶?数目几种?”

    “何种灵蝶?”左莫一愣,反问:“灵蝶有很多种吗?”

    淳于成心中哭笑不得,脸上却不敢表露分毫:“光小弟所知灵蝶便不下两万种,不过身上的灵蝶卵,有一百多种,但都是些很普通的品种。”他估计师兄心血来潮,突然想折腾一下灵兽。不过就如他所说,这些灵蝶卵本身就不值什么,哪怕全送给师兄,他也不会太过于心疼。

    左莫露出感兴趣的表情:“哦,原来里面有这么多学问,有劳淳师弟介绍一二。”

    “师兄客气了。”淳于成便开始向左莫介绍各种灵蝶卵。

    一番介绍下来,足足花了两个时辰还没说完,淳于成固然说得口干舌燥,但左莫也听得头晕眼花。

    左莫现在才明白,哪怕有这炼兽池,想弄出点东西,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听到淳于成谈起灵兽时,头头是道,条理清晰,信手拈来,让他不由感慨,果然是术业有专攻啊!

    忽然,他心中萌生出一个想法。

    何不把淳于成拉下水?让淳于成这个内行去做,岂不远比自己这个门外汉更容易出成果?

    越琢磨,左莫越觉得如此甚好。他的本意就是赚晶石,不要坐吃山空,赚点外快,对豢养他可没什么兴趣,他需要钻研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如果再多一门豢养,他肯定吃不消。

    淳于成滔滔不绝,目光中的狂热左莫很熟悉,说明对方对豢养极度热爱。

    当看到如此执着的目光,左莫立即下定决心,把淳于成拉下水。

    讲到半途的淳于成无意识看到左莫绿油油有如饿狼般的目光,顿时心中一哆嗦,舌头险些打结。不过当他再看时,师兄的目光淡然无波,有如禅宗高手,风度自成。

    原来是错觉!淳于成松了一口气,整了整思路,继续朝下讲。

    左莫装模作样地听,暗中在戒指里翻出一枚空白玉简,录入一些法门。

    直到淳于成说完,他连忙赞道:“淳师弟果然造诣非凡,今天可是让我见识大涨!”

    “师兄过奖了,小弟才刚入门!”淳于成谦虚道。

    左莫忽然冷不丁问:“淳师弟,你看这池子如何?”

    “小弟见识孤陋,看不懂。只识得其中滋养符阵,想来是和豢养有关。”淳于成老老实实地回答。

    “淳师弟果然好眼光!”左莫抚掌又赞,只是配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说不出的古怪。他故作神秘道:“说起这池子,是我从一古残玉简中得来,名唤《九天洞玄真幻神光化蛟为龙池》!”

    “九天洞玄真幻神光……化蛟为龙池……”淳于成瞠目结舌,结结巴巴复述这个奇长无比的名字。

    左莫目光肃穆,丝毫不像开玩笑,他慢吞吞拿出刚刚录入的玉简:“那枚古残简我阅完便化作飞灰,奈何我不懂豢养,只能记下个大概。师弟且看看。”

    他笃定得很,这枚玉简对淳于成的诱惑力是致命的。玉简里面,他删掉了大量敏感的内容,这使得玉简看上去残缺不全,不过他相信,即使这部残缺的玉简,对淳于成来说,也足够了!

    淳于成半信半疑地接过玉简,说实话,如果不是左莫师兄一直以来信誉不错,他刚才肯定拂袖而去。

    那名字,实在……

    不过,当他看到玉简的第一句话,身体如遭雷殛,呆立原地。

    左莫也不催促。

    他毫不担心淳于成当场偷学,蒲妖给的东西,基本上,就没有好懂的。这一点,墓碑却是恰好相反,墓碑给的东西,完全不需要动太多脑子。更何况,这套法门最重要的是建造池子,池子结构复杂无比,除了左莫,荒木礁上没有其他人能够搞清楚。事实上,就连左莫自己,能建造也只不过是一品炼妖池。

    淳于成抬起头,他目光涣散,神情游离,过了许久,瞳孔才恢复焦距。回过神来,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纳头便拜:“师兄教我!”

    能够在二十四岁摘得白蛇玉牌,淳于成在豢养上的天赋造诣自然不消说,只第一眼,他便明白这枚玉简的价值。

    不,是这套法门的价值!

    他比左莫更明白它的价值!

    左莫想得完全没有错,这枚玉简,对他的诱惑,是致命的!

    左莫连忙扶起淳于成:“师弟毋需如此,我们师兄弟,在此荒岛,自应该相互扶助。”他趁机抛出自己的想法:“我对豢养纯粹是门外汉,这化蛟为龙池,唔,我们就叫兽池好了,便由师弟来看管,不知师弟意下如何?”

    淳于成大喜:“求之不得!”

    能够照看兽池,可是绝佳的学习印证机会,这门法门博大精深,越想他越觉得激动,恨不得马上搬过来。

    左莫沉吟道:“如今你我的处境,师弟想必也明了。我建兽池的目的,只是希望能有所进项,莫要坐吃山空,也能让我们在荒木礁扎下根基。”

    淳于成恢复几分冷静:“于成明白!”

    左莫满意道:“既然为的是盈利,所得便要算清楚。”

    淳于成连忙道:“于成只求能习得此法,不求晶石!”

    左莫摇头:“亲兄弟尚且明算账,一码事归一码事。这兽池所得,师弟分三成。”

    淳于成刚想摇头拒绝,便听左莫道:“师弟莫要拒绝,这是师弟应得份额,嘿嘿,师弟若觉不好意思,平日多花些心思便成!”

    左莫从外门弟子做起,世间许多事,看得通透。只有当感情和利益结合在一起,这样的合作,才能稳定。

    淳于成心中感激,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重重点头。他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干。

    左莫嘿嘿笑道:“好了,这里就交给师弟了,若需要什么材料,吱一声就成。”

    识海中,蒲妖一脸鄙视。

    左莫满意地拍拍手,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