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六十八节 荒木礁

第一百六十八节 荒木礁

    “师兄,前方便是荒木礁了。”一位师弟指着前方兴奋道。

    左莫点点头,他极目远望,一座孤岛出现在远处。

    众人都有些兴奋,连续飞行了两个月有余,终于快到目的地,众人不禁长舒一口气。

    看到荒木礁,左莫也明白过来,为什么门派对一个如此荒凉之地感兴趣。荒木礁位于在汪洋深处,界河之畔,如果想到小山界,这里是必经之路。而汪洋无边,需长途飞行,飞至此,便已经精疲力尽。荒木礁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便凸显无疑,在此可以得到适当的休整,养精蓄锐,为渡界河作准备。

    若不是心湖剑门离此处几乎要横跨整个天月界,他们拥有好几条界河,荒木礁如此重要的据点,他们是断然不会放弃。但即使如此,门派也定然付出绝大代价。

    只是,这地方也太荒凉了点。

    越飞越近,待整座岛的全貌收入眼中,左莫心中不由感慨道。

    他对派来荒木礁不仅没有怨言,反而乐意得很。门内气氛不和,而他相熟的师兄师妹们都不在,不如离去。荒木礁虽然偏僻荒凉,但天高地远,门内纷争也牵扯不到这么远的地方,乐得逍遥。

    正在此时,忽然岛内飞出几位修者。

    “来者可是无空剑门师兄?”其中一人喊道。

    “正是!”左莫行礼道,他正准备拿出信物。没想到对方却率先笑了,摆摆手:“左兄弟亲自前来,这信物也就不需要查了。”

    “师兄认识我?”左莫有些意外。

    几人相视一笑,那人道:“左兄弟与晁安一战的蜃影玉简虽然难得,在下却侥幸得到一枚,故能认出左兄弟。”

    左莫这才明白过来,连忙谦逊拱拱手:“师兄见笑了。”

    “我估摸着你们这几天就要来。唔,东西我们已经收拾完了,从今日起,荒木礁就交给左兄弟了。这枚玉简,是我等这些年驻守此地的一些心得,希望能帮得上左兄弟。告辞了。”那人朝左莫一拱手,他似乎对此地一刻也不愿多留,其他几人亦纷纷朝左莫一拱手,然后转身离去。

    交接的过程快得让左莫有些意外。

    倒是跟着左莫的几人,倍感有面子。左师兄的声名,连心湖剑门的弟子都耳熟能详,他们亦觉与有荣焉。无空剑门刚刚扩张,比起那些底蕴深厚的大门派,门下弟子在心态方面,还是有所差距。

    “我们下去吧。”左莫看了一眼,催动身下傻鸟,率先朝下降去。

    其他人纷纷紧跟而上。

    心湖剑门荒木礁投入的人力物力极其有限,岛上除了几间石屋,别无一物。同来的师弟们虽然没说话,但脸色还是黯淡许多,此地的荒凉比他们想象的更甚。

    左莫倒不在意,踏上荒木礁,才发现此岛比他想象得要大许多。

    “我们要在这安家了。”左莫扫了一眼众人,淡淡道:“大家先休息两日,后天再开工。”

    连续飞行两个月,连傻鸟也有些萎顿,其他师弟们的座骑就更加不堪。左莫拿出一瓶灵丹,这是他炼制的元气丹,品阶不高,只有二品,但是炼制容易,成本也不高,他索性炼制一批。傻鸟颇为爱吃,咬起来有豆子,用来恢复体力,效果不错。

    果然,嘎崩嘎崩七八颗元气丹下,傻鸟又恢复平时那般臭美傲然,高高扬着脖子,上半身纹丝不动,两只细长鸟腿拿捏出优雅的姿态,自顾自地沙滩边悠闲踱着步子。

    师弟们眼红无比地看着傻鸟,傻鸟的神骏,瞎子也能看得出来。

    他们也效仿左莫,拿出元气丹喂给自己的座骑,不过还是有些不舍,最多的也只喂了两粒。出发前,左莫便发给每人一瓶元气丹,约摸五十粒左右。

    在如今物价飞涨的时期,这么一瓶元气丹可不便宜。众人发觉,跟着左师兄,似乎也不是那么糟糕。跟着一位大方的师兄,总不会太吃亏,况且左师兄可是核心弟子。

    左莫这次挑选的,都是一些新加入不超过一个月的小门派弟子。他们刚刚加入,还没有被门内各派系拉入阵营。至于那些门内一些比较有名的弟子,左莫一个都没要。

    凝脉期弟子,有哪个会听他的?

    他挑来的这些人,清一色的筑基期,基本全都是生产修者。

    休整了两日,众人完全恢复。

    左莫便把众人全都叫了过来。

    “从今日起,很长的时间内,咱们就要驻守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了。”左莫用语粗俗,但只第一句话,便让众人深有同感。

    “不过呢,这地方虽然荒凉,但是却没人打扰,也算得上份净土了。现在门中乌烟瘴气,你们也都知道,连我都觉得麻烦,你们想在里面明哲保身,那是做梦!”左莫此语一出,众人脸色各异。

    “咱们这里面,大多数都是搞生产,可你们想想,现在门内,有地方让你安安心心搞生产?这地方虽然荒凉,却没有纷争,对咱们来说,可是块好地方啊!荒凉?怕什么,正好让咱们自己来改!我在这先说规矩,在这荒木礁,比如灵田,谁开垦出来的谁种,谁种出来的谁得。我不抽,门派也不抽!其他,你们该享受的门派福利,依然不变。”

    “当真?”几个人脸上隐现激动之色。之前他们觉得此地荒凉偏僻,心中老大不愿意,此时听到左莫如此说,他们顿时兴奋起来。他们都是生产修者,对打打杀杀本来就没有兴趣。开垦灵田虽然辛苦,但是只要开垦出来,便属于自己,种出来的东西,也不需要被门派抽成。

    要知道,向门派租用的灵田,抽成是相当高的。

    左莫耸耸肩:“只要我还在这,便绝无问题。若是门派换人,那我也没办法。”

    左莫如此一说,众人更加相信,起码左师兄没有信口开河。穷山恶水,对于修者来说,只不过多费些功夫而已。而从事生产的修者,大多都能吃苦耐劳。

    见众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左莫决定趁热打铁。

    “时间就是晶石!大家也不想浪费晶石吧!喏,我这有一个计划……”

    左莫深知时间紧迫,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

    以前荒木礁不引人注意,但是如今时局越来越败坏,荒木礁的地理位置也迅速变得重要起来。相较而言,小山界更加偏僻些,它比天月界的界河还少,只有两条。

    局势如此败坏,来往的修者数量会大增。

    亲自走了一遭,左莫愈发感受到荒木礁地理环境的优越。两上月的路程,飞越汪洋便花了一个月时间。而且据说汪洋之中,有着凶猛无比的水中妖兽,极少会有人选择水遁。

    左莫简直无法想象,心湖剑门的那些家伙脑子蠢到什么地步。天啊,坐拥如此宝地,而无动于衷!

    其实这倒是他想岔了。小山界只有条界河,一条通往天月界,另一条通往天水界。天月界远没有天水界繁华,也正因为此,天月界和小山界的这条界河罕有人迹。荒木礁对于心湖剑门来说,太过于遥远,是一块飞地,他们自然不会悉心经营。

    左莫有自己的判断。是因为小山界虽然偏僻,却离都天血界更远。也就是说,如果情势败坏到极点,需要撤退的话,从小山界,转天水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他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他估计,再过段时间,便会不断地有人,从界河前去小山界。

    界河可不是那么容易过,短辄数个月,长则数年亦有可能。而荒木礁作为进入界河前唯一的补给点,机会便来了。

    想在这补给?行!嘿嘿,过路费……住宿费……补给费……那个啥啥雁过拔毛……

    他已经打定主义,哪怕一只蚊子过去,也要刮下三两油下来!

    反正短时间内,门派绝对没有余暇来理会自己。冷眼旁观,他算是看明白,门派如今看似强大,但在掌门没有把这些新纳的力量消化之前,只是外强中干而已。掌门肯定也看出来,只不过,要看留给他的时间,足够不足够他完成消化。

    那就要看天意了!

    左莫甩了甩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之脑后,连掌门都搞不定的事情,自己何必白费心思。他还是决定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荒木礁是块宝地没错,想坐收晶石也是个好想法,但这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有足够的力量作保障。

    这便是他现在指挥从众人正在做的。

    每个人,都从左师兄那接过一个玉简,里面是各自需要完成的任务。

    这些任务五花八门,十分奇怪。像灵植夫会被要求在岛上某个特定位置,种上某些特殊的灵草灵株。而豢语者则往往被培育一些特定的灵虫灵兽,而左莫还专门为他们划分出培育区。

    而最多的,却是挖沟挖渠,这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到费解。

    荒木礁上水气充沛,《小云雨诀》之类的水行法诀效果倍增,根本不需要去挖什么沟渠。而且左师兄要求挖的沟渠几乎遍布整座岛,纵横交错,全部相连。

    左师兄到底想干嘛?

    而有些心细的修者,更是发现,左师兄已经两天没出现了。

    左师兄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