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六十七节 物是人非 【第二更】

第一百六十七节 物是人非 【第二更】

    独自走在山路上,沿途没有见到其他人,一直走到山路路口,才看到有四位弟子。

    只是……

    这四位弟子左莫居然一位都不认识,更让他吃惊的是,四位弟子清一色的都是筑基期,其中有一位比他的修为比他还要深厚。这些人是什么人?怎么跑到本门后山来?

    左莫暗自戒备。

    四位弟子见到左莫时,先是一愣,旋即连忙齐齐行礼,口中喊:“见过左师兄!”

    左师兄?难道是本门最近收的弟子?左莫心中疑惑,不动声色问道:“各位面生得很,不知何时加入我无空剑门?”

    四人中修为最深厚者上前一步,恭首道:“我等原是威剑门弟子,两个月前,正式加入本门。受掌门之命,守卫后山。”

    左莫一听这话,心头雾水更重,不由奇道:“你们是威剑门弟子,怎么想到加入本门?”

    四人相视一笑,为首那人解释道:“师兄闭关,本门剧变可能还未曾得知。不光是威剑门,东浮一带,近乎一半门派,都纳入本门范围之内。”

    左莫听得目瞪口呆。

    四人见左莫发呆,也不敢惊扰。别看大家修为相差不大,可地位相差就悬殊了。掌门并不任人唯亲,但是原无空剑门弟子,地位水涨船高,却是无法避免的。更何况,左莫还不是一般的原无空弟子,他可是核心弟子之一。

    据那些原无空剑门弟子们说,左莫的地位甚至在罗离师兄之上,他们哪敢怠慢。东浮试剑会上,左莫也出尽风头,招牌僵尸脸令人印象深刻,四人一见到便认出来。

    他们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后山是左莫的闭关之地。他们从派到这开始,便一直心存好奇,这后山究竟有什么玄虚,掌门居然派他们四人来守卫。而每过一段时间,李英凤大师姐便会来一趟,却讳莫如深,从来不提。

    话音未落,无数道剑光从四面八方飞来,为首赫然是掌门裴元然和施凤容。

    左莫出阵的光芒惊动整个无空山。

    裴元然见到左莫,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皱,但旋即恢复如常,他身旁的施凤容脸上却露出由衷的喜色。

    守卫后山的四人见到裴元然和施凤容,顿时大惊,连忙行礼。四人心中也不由重新判断掌门他们对左莫的重视程度。

    “你终于出关了。不错。”裴元然温和笑道:“你师傅可等着着急万分。”

    “出来就好!”施凤容心中对左莫这个充满天赋又极让人头痛的弟子十分喜爱,话一出口,眼眶便红了。

    左莫鼻子一酸,心中感动,认认真真规规矩矩行一礼:“师傅!”

    和左莫叙了会话,掌门便离开,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办。施凤容则陪着左莫回他的西风小院。

    刚走到谷口,一团白影便撞入左莫怀中,左莫一时不防,被撞得一个趔赳。傻鸟!傻鸟用头在他怀中拱来拱去,左莫骂道:“你这傻鸟!”心中却是一暖。

    西风小院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区别,平时应该是有人打理。

    似乎看出左莫疑惑,施凤容微笑道:“刚开始那段时间,小果天天来打理。后来小果被派到天音城之后,便派了几位外门弟子来打理。”

    想起那张怯怯的苹果脸,左莫心中有些怅然,嘴里笑问:“小果近况如何?”

    施凤容对自己的另一位弟子显然十分满意:“小果天赋虽然不如你们几个,但是极其刻苦。加上这半年本门扩张得快,各种物资也大为丰富,她进境飞速,离凝脉期已经不远了。掌门觉得她需要好好历练一番,便把她派去掌管天音城。”

    “大师兄呢?罗离师兄呢?”左莫不由问道。

    施凤容道:“你大师兄和罗离师兄,一开始是跟着你二师伯,后来,为了加快速度,他们各领一些师弟,兵分两路。可惜不知道你今日出阵,否则李英凤那丫头肯定会迟几天再走。你阎乐师伯那需要人帮忙,把你李英凤师姐喊去了。”

    左莫心中更为怅然,谁也没想到,就在大阵里呆了半年,出来之后,物是人非。

    “我们扩张得这么厉害?”左莫忍不住问:“其他门派没有干涉吗?”

    “并不是只有我们扩张,这半年大家都在扩张。”施凤容脸上多了几分忧色:“都天血界的情况越来越糟糕,现在是人心惶惶。这个时候,有能力的门派都在扩张。只有把力量集中起来,才可能有一线生机。天月界离都天血界并不远,大家都着急。特别时候,自然需要特别手段,心慈手软不得。掌门现在只希望能在坏消息传来之前,整合完。”

    “情况这么糟糕?”左莫大吃一惊。

    “嗯。”施凤容脸上忧色更重,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开口道:“本来你刚出阵,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但现在情形严峻,有些话我不得不对你说。你莫要懈怠,今时不往日。本来如今光金丹期就有七人,门下凝脉期弟子三十人,筑基弟子约有两百余人。”

    左莫隐约知道师傅要说什么,但不知为何,他心中十分平静。

    “本门陡然扩张得太快,虽说这也是无奈之举,但隐患不少,门内也没有以前和睦。”说到这时,她亦不禁叹息一声:“你要好好努力,早日凝脉!”

    “弟子明白。”左莫也知道师傅是为了自己好。

    施凤容又交待叮嘱一番,这才离去。

    夜色如水,左莫坐在房顶上,身边摆的音圭,音圭的声音依旧。傻鸟立在一旁,它似乎能感受到左莫的情绪,也不说话。

    蒲妖从上次入定之后,便一动不动。

    好在识海中火海没什么变化,墓碑也没什么变化,坐在墓碑上的蒲妖也没什么变化。

    蒲妖入定,大师兄、罗离师兄、小果他们都不在。

    坐在屋顶,看着天空。天空中的剑光比以前多了数十倍,来来往往,好不热闹。然而这一番繁荣景象,却让左莫觉得很陌生,很冷清。

    忽然,有什么在扯他的衣角,转过脸,发现是傻鸟。

    “咋了?傻鸟!”

    傻鸟扑腾扑腾飞下屋顶,咦,左莫的目光落在傻鸟站立的地方。

    那不是地下石室的入口么?

    石室的入口左莫一直小心地掩藏,还特意布下幻阵,竟然没被人发现。左莫忽然来了几分兴致,一矮身钻进石室。

    一进去,一股潮湿阴冷之气便扑面而来。

    扫视石室,左莫忽然露出惊喜之色。

    咦!

    黑金虫!

    黑金虫也发现了左莫,化作一道黑光飞到左莫的肩上。看到这个小家伙,左莫心情大好,就像看到老伙伴一样。他这才想起来,黑金虫一直喜欢呆在石室的那截灵脉处,自己早就把它遗忘了。

    把黑金虫放入掌中,细看之下,左莫更加惊喜,黑金虫比以前,品阶明显更高,也更具灵性。

    这家伙又吃了什么?

    当他的目光落在坑坑洼洼的灵脉时,才恍然大悟。果然,等他走到灵脉的位置,那里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灵气。地上有一个小洞,极深,左莫用神识探测了一番,起码有几十丈深。肯定是黑金虫搞的鬼,灵泉内孕育的丹药,也估计早入这小家伙的肚子里。

    “看不出啊,你到是挺有能耐的嘛!”左莫笑着黑金虫道。

    带着黑金虫走出石室,左莫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无空堂,裴元然和施凤容两人正在商议事情。

    裴元然笑道:“刚才接到三师弟的飞剑传书,好消息,心湖剑门已经同意把荒木礁让给我们。”

    施凤容脸上不由绽出一丝喜色:“如果极好!荒木礁在通往小山界的界河旁,我们也多了条退路。不过这心湖剑门要什么条件?”

    “他们要奎城,我答应了。奎城对我们的用处不大,能换来荒木礁,划算。”裴元然断然道。

    施凤容连连点头。

    “我打算让左莫去荒木礁。”裴元然忽然道。

    “为何?”施凤容霍地站起来,脸一怒容:“左莫刚刚出阵,你就把他派到那么荒野的地方。荒木礁有多荒芜,我们当年走过,我清楚得很。我不同意!”

    裴元然无奈地揉眉头,另一只手对施凤容示意:“你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

    施凤容冷哼一声,不说话。

    对于自己的这位师妹,裴元然也有些无可奈何:“荒木礁虽然很艰苦,但它对我们有多重要,师妹也清楚。否则的话,哪里需要三师弟亲自跑一趟心湖剑门?这样的要地,不在自己人手上,终究是不放心。韦胜他们都有任务在身,你说,我还能派谁去?”

    裴元然一摊手,反问施凤容。

    施凤容冷笑:“少拿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说事。你不就是看左莫没有凝脉,剑意没有到剑意心转的境界么?这件事,我是绝不会同意的!”

    裴元然露出苦笑:“哎,你让我说什么好。你把左莫留在门中,就是对他好么?门派现在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哪有时间去护着他?你有吗?没有!我更没有!韦胜他们又不在,没人帮他,对他有利?”

    见施凤容脸色稍缓,他继续耐心道:“荒木礁虽然偏僻荒凉,但是很安全,它在我们后方,是我们后路。左莫去那里,虽然会吃些苦头,但起码性命无虞。如果情况真的糟糕,要撤离的话,我们肯定要走荒木礁。都这个时候,除了保住性命,你还奢求什么?”

    施凤容不说话了,她知道掌门师兄说得有理。

    挣扎了半天,她方抬起头,咬牙道:“在物资人手上,不能短了他。”

    “好。”裴元然爽快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