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六十五节 无空扩张 【第二更】

第一百六十五节 无空扩张 【第二更】

    喝完茶,浓郁的灵气补充,众人只觉浑身舒泰,神色间的疲倦一扫而空。

    裴元然笑道:“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走,我们去看看那小子如何了。”

    这个提议顿时得到众人响应,五人便联袂同行,前往无空后山。

    待到阵前,五人定睛一看,不禁齐笑。

    “我就说这小子滑溜得很,怎么会找不到《生》地?”阎乐指着阵中,哈哈大笑。阵中左莫狼狈不堪,浑身衣衫飞碎,显然是吃尽了苦头。

    被大放血的阎乐此时心中说不出的舒爽。不光是他舒爽,裴元然几人也舒爽得很。他们四人堂堂金丹期,却拿一个筑基混小子没办法,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威逼,怕这小子跑掉转投他门。利诱,这混蛋是整个无空山最大的财主。

    现在看这厮被整治得没脾气,几人只觉这些天的辛苦没白费。

    五陵散人也笑:“左莫对符阵颇有天赋,找到《生》地,对他来说难度不大。”看了一眼,觉得还是不掺和,早走为妙,这到底是别人门派的事。况且左莫一看便是前途无量,若是得知此阵是自己布设,万一日后找自己麻烦,他可吃不消。

    越想越是有可能,怎么看左莫也不像心胸宽阔的人,他连忙道:“此间事了,在下也要告辞了。门中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日后若有闲暇,再来叨扰。”

    裴元然几人自然是一阵挽留,不过见五陵散人去意坚决,便不阻拦。至于报酬,早就付了,五陵散人拱拱手,迅速消失在天边。

    裴元然几人也不在意,修真之路漫长,来了又去了,再正常不过。

    施凤容看着阵子凄惨无比的左莫,忽然道:“万一左莫出不来,那岂不是赶不上秘境开启?”

    裴元然倒是看得开:“秘境是小事,些许福缘而已,所得也不过是外物。以左莫的天赋,只要他愿意专心修剑,些许外物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我们到时补偿给他。”

    裴元然的这个答复让施凤容颇为满意,不再说话。一旁的阎乐撇撇嘴,但没说话,他可不敢得罪四师妹。

    辛岩像尊石像,冷冷注视着阵中左莫。

    左莫现在很凄惨,他身上衣衫没有一块完整。他心有余悸地看着外面不远处,那条螭龙冷漠而傲然地在徘徊游走,目光时不时地从他身上扫过。

    他没想到掌门他们居然绝到连《金刚微言》都算计上。

    哪怕现在,他想到刚刚经历的可怕场景,他都觉得头皮发麻,浑身发冷。无数剑意疯狂地向他扑来,就像一群饥饿的鲨鱼,每一只都想从他身上连皮带肉咬下一块。

    他可怜的《金刚微言》,哪怕已经到了红莲金液的境界,也几乎在一刹那间被摧毁。

    若不是他神识过人,若不是最近苦修那枚昆仑符阵入门玉简,对符阵的理解深刻许多,他刚才便会被无数剑意给淹没。

    他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找到眼下这么方寸间的安全之地。只要他不踏出这块方圆三丈之地,就绝不会有事。

    这小小方圆三丈之地,也终于让左莫相信,掌门他们并不是想干掉他。

    只是,这大阵,实在太可怕了!左莫心有余悸看着外面那条螭龙耀武扬威,不敢有丝毫异动。

    阵外,裴元然看了两眼,道:“走吧,这小子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慢慢磨。”

    在他们看来,左莫虽然贪财又无赖,但是性子却是颇为倔强,断然不会如此轻易地认输。他们深知这一点,这才不惜血本,布下如此大阵,便是作好了长久斗争的准备。

    四人毫不担心地转身离开,打算几日之后再来。

    大阵看似危险,其实安全。阵内的左莫,哪里是会让自己受伤吃亏的主?而阵外,更不用担心野兽敌人的。连辛岩他们都攻不破的大阵,放眼整个天月界,难攻破的,绝不会超过三位。

    裴元然甚至考虑等左莫从大阵中出来之后,看是不是能把大阵改一改,日后也可以充当本门禁地。有大阵保护,安全无忧。

    左莫无可奈何地用神识一遍遍扫过周围的空间。

    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若掌门此时来问他,知不知错,改不改正之类的话,他一定毫不犹豫缴械投降。胳膊拧不过大腿啊!

    掌门!您说杀人,咱绝不放火!您说向东,咱绝不走西!

    识时务者为俊杰,左莫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掌门完全高估了他的骨气。

    一心求降的左莫一连等了几天,掌门和几位师伯连影子都没见到。

    欲哭无泪之下,他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

    吃的和水都没有了。他之前哪里料得到会天降横祸?戒指里几乎空荡荡的,而大阵禁制影响之下,他连小云雨诀也没办法用,水自然也就没有。

    没吃的,暂时没什么关系,可没水,那就惨了。

    他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他闻到了空气中的水力。他敢肯定,大阵内一定有泉眼山涧之类的水地。

    但是……

    空荡荡的外面,那条螭龙不在,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高兴。他知道,只要他一走出这方圆三丈的《生》地,就会被剑意包围。

    可是,他还是决定试一试,坐以待毙是别想走出大阵。

    直到此时,他算是明白掌门这帮人的险恶用心,他们就是想让他闯阵!

    不就是闯阵么!左莫心一横,也豁出去,迈出《生》地。

    大阵外,裴元然几人也松了一口气。他们完全没想到,这几天左莫就直接赖在《生》地,硬是不出来。

    他们本来是打算送点粮水之类的东西,一看左莫竟然缩在《生》地,俨然摆出一副和他们耗上了的姿态,顿时让他们立即打消送粮水的念头。

    “这小子终于出来了。”裴元然道。

    阎乐连连点头,明显松了口气:“这家伙绝对是本门弟子无赖第一。我估计,要不是我们给他断粮断水,他十有八九会在《生》地直接耗下去。嘿,把大阵硬生生坐穿!”

    施凤容有点不乐意了:“三师兄,你年轻的时候,不也差不多么?”

    阎乐一窒,顿时讪讪。

    辛岩一眨不眨地盯着大阵内的左莫,心底其实也松了一口气,他也怕左莫来一个持久静坐抗争,他相信,这厮是绝对干得出这种事的。

    不过现在左莫既然走出来了,他们顿时关注起来。

    他们也很好奇,左莫会怎么应对。这小混蛋虽然不务正业,但一手乱七八糟的手段,却是层出不穷,最是出人意表。

    走出《生》地,左莫立即感受到周围空气中的剑意如割,脚底板如针扎。不过这次他不敢运转《金刚微言》,只有咬牙忍痛朝水源方向慢慢挪去。

    大阵外,辛岩忽然开口:“他在找水。”

    其他三人恍然大悟,但脸上都不由露出笑意。

    五陵散人在布阵的时候,便已经考虑到这一点。在阵中找到水源的位置,并不困难,可若是以为能够轻易补充到水,可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左莫强忍着痛,他的神识一遍遍地扫描,寻找水源。

    他发现,行进的速度越慢,周围的剑意威胁越小。于是,他以乌龟般的速度,在缓缓朝水源方向前进。

    短短的路程,他花了整整两个时辰。

    阵外本来兴致盎然的几人,早就失去耐心,转身离开。眼下有许多事情在等着他们处理,而且这段时间,对无空剑门来说,极其重要。

    无空剑门在本届试剑会大放光彩,自然而然走到台前。以前的韬光养晦策略不再适用,他们需要重新调整门派的策略。

    无数双眼睛都盯着无空剑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将是无空剑门这些年来,变化最大的阶段。名声、地位如今有了,他们需要去争取与之相匹配的利益。

    无空剑门的崛起,势必会对影响一些门派,这其中的斗争,也会十分残酷。

    裴元然四人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一旦确定了方针策略,行事便有如雷霆,干脆利落。

    数夜之间,无空剑门连续并下三个门派。尽管只是三个小门派,但依然让人们依稀看到一只巨兽,正在逐渐张开他的爪牙。

    果然,无空剑门并没有停止扩张的脚步,接下来七天,无空山周围小门派全都并入无空剑门,成为无空剑门的一部分。

    裴元然行事沉稳公平而具威信,辛岩战力无敌,阎乐精明,经验丰富,施凤容本身战力不俗,炼丹造诣东浮无人能及。

    四人配合默契,彼此信任,虽然骤然并入不少小门派,但无空剑门内部的管理并没有半点混乱,而是严谨高效地进行着重组。

    这是一场战役!有幕后交易谈判,自然也少不了阵前厮杀。辛岩一夜连败七位高手,轰动天月界!

    也正是那一战,不仅彻底奠定了冰螭剑的名头,也大大加快了无空剑门扩张的脚步。

    如此态势下,裴元然四人根无暇顾及困在阵中的左莫,只有吩咐李英凤,定期给左莫送些粮水外,还给他送些玉简,当然,只能是剑诀的玉简。

    可怜的左莫,遇到了一个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