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六十四节 剑意大阵 【第一更】

第一百六十四节 剑意大阵 【第一更】

    就在左莫目瞪口呆不知所措时,阵外,五陵散人却是得意无比。

    “此阵以我四人剑意守四象位,辛岩道友剑意最是凌厉,把守中枢,九道灵泉为媒引,贯穿全阵,剑意生生不息。五道剑意彼此交融泯灭,没到剑意心转之境,找不到那唯一一线生机。便空有金丹期修为,剑意境界不够,也是枉然。想借蛮力破阵,形神俱灭!”

    裴元然赞道:“散人布阵神鬼莫测,以剑意入阵,在下闻所未闻!”

    五陵散人心中得意,但还是没有失去理智,自谦道:“若不是贵门有些需要,在下也想不到用此方法。”旋即感慨道:“那日我作评师,便目睹贵门左莫的战斗,说实话,心中惊叹得很。但辛岩道友没说错,我等剑修,连剑都不修,那还算什么剑修!但我也没想到贵门为一名弟子,有如此手笔,左莫生在贵门,实乃其之幸也!”

    裴元然摇头:“钱财法宝固然重要,但更要得要的是人。人在,门派就在,人强,门派就强。他既然是本门弟子,此事也是我等义务。只希望他能早日迷途知返,重入正途,也不枉我等心意。”

    其余三人皆神色肃然。

    五陵散人心生敬意:“裴掌门放心,此子心慧,定能明白各位苦心。”

    裴元然呵呵笑道:“此次若非有散人相助,我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个家伙,让人头痛得很啊!”

    “无妨,磨砺一下,他就会明白,天下万途,唯有剑修才是正途。一剑破万法,他那些手段,在剑意面前,不过纸糊而已。”五陵散人傲然道。他敢放出如此大话,并非是他对自己的符阵有多大的信心,而是对四人的剑意有着极强的信心。

    他曾听闻,无空剑门四人之中,阎乐擅经营,施凤容专于炼丹,掌门裴元然则不问世事。冰螭剑的名头他虽听过,但并未亲眼见过,所以没有什么感觉。直到此次布阵,他才深刻地感受到此次试剑会大放光彩的无空剑门底蕴之深,远远超过外人想象。

    连他在内的五人,反倒是他的剑意最弱,这让他大为汗颜。辛岩的剑意之强悍恐怖,他平生仅见,远超过那些所谓高手名宿。

    他本来还担心四人剑意不够精纯,大阵难稳,此时方明白他小瞧了人家。

    尤其是有辛岩的剑意守持中枢,大阵稳如磐石,坚不可摧。此阵之强,超过他之前布过的任何一座符阵。便是金丹期高手,倘若攻击此阵,在五人纯粹剑意围攻之下,也绝难幸免。

    唯一让他觉得有些遗憾的是,这么强悍的一个大阵,困住的仅仅是一位筑基修者,令他相当没有成就感。

    不过能借机和无空剑门搭上关系,他自然是千百般愿意。尤其是见过四人恐怖的实力,他对无空剑门的未来充满信心。长辈实力强劲,悉心培养弟子,弟子中天才辈出,如此门派,他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理由会不兴盛。

    裴元然见每人脸上都十分疲惫,便笑道:“这小子平时没少让我们伤脑子,现在让他自己慢慢消受吧。走,我们好好去休息一下,散人也尝尝我的灵茶。”

    五陵散人连忙称善。

    左莫浑然不知外面长辈们已经离开,他一动不敢动。

    在他面前游走的那条庞大无比的螭龙他太熟悉了,他被这玩意劈了不知道多少次。二师伯的剑意!

    一咬牙,左莫忽然扯着喉咙哭喊:“师傅!弟子错了!弟子一定洗心革面,放弟子出去吧……”

    师傅看似面冷,其实心中对他十分关心,求一求,说不定师傅一心软,便放自己出去。

    喊了半天,嗓子都快哑了,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左莫心中的苦水有如洪水泛滥,小心肝在苦水中沉浮不定。他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自己到底犯了啥事,竟然让掌门他们如此愤怒。

    嘴里干嚎,脚下一动不敢动,面前那条张牙舞爪的螭龙怡然自得地在离他不远处游,冰冷漠然的眸子偶尔从他身上扫过,他便觉得从头到脚,透凉透凉。

    他毫不怀疑,他稍微动一动,眼前这只螭龙小爪轻挥,自己便四分五裂,血肉横飞,一命呜呼。

    这玩意是真货!

    他欲哭无泪,瑟瑟发抖。

    直到真的面对二师伯的螭龙时,他才体会到,蒲妖弄出来的假货和真货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恐惧,出自本能的恐惧,从他心底冒出来,无论他如何克制,恐惧都像无可遏制的妖草,在他心中疯长蔓延。

    战战兢兢地一动不动站了半个时辰,螭龙施施然地离开,但它临走前瞥的那一眼,左莫在第一时间便读懂了

    ——我还会来的。

    等到螭龙完全消失不见,那股恐怖的威压也跟着消失得无影无踪。完无一物的地上,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此时左莫才从紧张中恢复过来,开始打量起周围。很快,他便明白,自己身陷符阵之内。想起刚才在空中看到的那个规模惊人的大阵,他不禁浑身一哆嗦。

    妈呀,掌门他们是想玩死自己么?

    想想刚才自己还在惊叹符阵的规模有多么惊人,没想到,自己就直接被二师伯丢进符阵。

    他必须承认,他低估了二师伯对他的怨念!

    脑子恢复活络的左莫,想到刚才自己哭嚎了半天也没人理,顿时明白这次掌门他们估计是铁了心要让自己吃苦头。在之前,他不是没想过二师伯他们会给他什么惩罚,打板子、面壁、特训什么的,他都有心理准备。

    可千算万算,谁也没想到二师伯他们来了个更狠的!

    就算左莫不懂符阵,也能一眼看出此阵的不凡,更何况他还对符阵颇有研究?只一眼,他便分辨得出,布阵的人实力远远超过自己。

    这种超过,并不仅仅指某方面,而是全面超过,包括修为,包括对符阵的理解,包括剑意等等。

    心惊胆战之余,左莫东张西望。他心中也清楚,掌门他们是绝不会要他的小命,肯定只是想让他吃吃苦头。

    可这大阵……

    很危险!非常非常危险啊!

    左莫吞着口水,短短几步间,他心中的惊骇又多了几分。

    步步杀机!

    杀千刀的!左莫想骂娘!

    连地面都透着细碎绵密的剑意,直接无视他脚上的鞋子,扎得脚底板生痛。就像走在布满钢针的铁板上,每一步都刺痛不已。不仅如此,面前的空气看似安全无害,可只要他一动,搅动的空气就会自然在他周围形成一圈圈剑意,这些剑意就像敲碎的冰棱,身陷其中的左莫只觉浑身有如刀割!

    不带这样的……

    左莫心中哀嚎,到底自己闯了多大的祸才让师傅他们如此愤怒?

    在原地,就等着螭龙去而复返吧,此地太危险!他一咬牙,运转《金刚微言》,如今他的《金刚微言》达到红莲金液的境界,普通飞剑难伤。

    幸好哥练过……左莫在心中庆幸。

    无空堂,裴元然五人悠闲地喝着灵茶。

    “嘿嘿,那混小子肯定会运转《金刚微言》。”阎乐嘿嘿一笑,瞥了一眼一言不发喝着灵茶的辛岩:“还是二师兄考虑周到,连《金刚微言》也算计进去。”

    “剑修只修剑。”辛岩冷不丁道,啜一口灵茶,才补充下一句:“不炼体。”

    “这小子实在不像话,净走旁门左道。”施凤容粉脸薄怒,她的弟子,却让大家都头疼,还花费如此巨大,她心中一直窝着火:“让他炼体就只是想让他多个保命手段,他倒好,不声不吭就把它炼到第四层。让他学符阵,就是让他能够好好学习炼丹,有一副业,起码生存无碍,哪知这个混蛋居然沉迷符阵,不思进取,副业成主业!主业反而后退!”

    说到这,她痛心疾首,心中难受:“都是我不好,平时疏于教导,这才让他走上歧路!”

    五陵散人连忙劝慰:“施仙子过于自责了。年轻人,总是贪图新鲜,这是常事,哪门哪派没几个像这样弟子?我们作长辈的,慢慢引导便是。”

    “散人说得在理,师妹莫要伤心。”裴元然亦劝慰。

    阎乐嘿嘿一笑:“那小子就等着吃苦头吧,我老早就对他的那个破《金刚微言》看不顺眼,红莲金液,他以为他是禅修?奶奶的,就是禅修碰到我们,也要歇菜!就是要他明白,他的那些旁门左道,都是破烂。”

    对阎乐的话,另外四人没有人反驳,他们皆是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剑修的高傲,源自数千年的统治地位,牢不可破。

    左莫完全没有想到,他这次被算得有多么彻底。

    刚一运转《金刚微言》,陡然间,刚刚还只不过破裂有如冰棱般的剑意,就好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从四面八方扑来。

    呜呜呜!

    咻咻咻!

    不绝于耳的剑啸声充斥着左莫整个耳膜,有如山河崩裂,天地变色!

    突然异变,让左莫浑身动作一僵!

    他呆呆地看着周围所有的空气突然被搅动,看着漫天剑意发出各种啸音,看着剑意像疯了的洪水,从四面八方向他涌来……

    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