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五十九节 收获 【第一更】

第一百五十九节 收获 【第一更】

    五色塔的威力,左莫记忆深刻。

    最难得的还是血肉相连指如臂使的熟悉感,这是他在其他法宝上从来没有感觉过的。虽然炼化过程至今难明,但丝毫不影响它成为左莫手中威力最大的法宝。

    在左莫眼中,它并不仅仅只是一件法宝。它能够操控符阵,这岂不是自己多了一个帮手?

    而且他心中隐隐有种感觉,倘若五色塔真的废掉,只怕自己也要受到影响。这世上绝无单纯的好事,既然它与自己血肉相连,有如左肩右膀,那若是肩膀断了,自己岂能安然无恙?

    无论如何,五色塔需要修复。

    左莫一咬牙,把戒指中还剩下的材料全都拿出来,一股脑地丢进塔内。

    五色塔有如饥饿到极点,材料甫从左莫手上脱离,便被它吸走。

    一件件材料进入五色塔,迅速被肢解,化成五行精气。

    左莫看着材料像流水般飞入五色塔,心中肉痛无比。这些材料无不是花费大量晶石买来,现在全都喂五色塔了。不过让他心中稍稍觉得安慰的是,方法十分有效。五色塔龟裂的塔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修复。

    他能感受到,五色塔内的五行世界由于有大量的五行精气的补充,渐渐稳定下来。

    只是……

    空空如也的戒指,再次让左莫肉痛无比。

    一场试剑会,把他所有的家底全都消耗光,他有强烈吐血的冲动。

    让他更吐血的是,最后一件材料吸入塔身,五色塔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色泽比起完好时,黯淡许多。天呐,这还要多少材料,才能把它完修好?

    这该需要多少晶石啊……

    左莫身上不仅一颗晶石没有,连材料,全都消耗一空。好久没有这么穷过!

    就在此时,忽然五色塔内飞出一小团像灰泥巴一样的东西,落入左莫手中。

    咦!左莫不禁一愣,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五色塔会吐出东西。很快,五色塔传来的信息,让他明白这一团灰泥巴是什么东西。

    万物分五行,这个说法其实只是一个大致笼统的说法。这世个,还存在极少数东西不在五行之内。

    左莫手中的小团灰泥,便是五色塔把材料分解成五行精气之后的残渣。这些残渣不在五行之内,所以不能被五色塔吸收,便被排出。

    左莫眼角不禁抽动!

    吃我的喝我的,还拉在我手上!

    小样,无法无天了!

    怒火中烧的他扬手便要把手中的灰泥砸向五色塔,五色塔仿佛知道左莫的怒火,一颠一颠地向后躲躲闪闪。

    但左莫扬起的手忽然凝住,心中怒火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属于五行之内!

    对啊,这玩意不属于五行之内!

    五行万物,不在五行之内的东西极少,但无一例外,全都是极稀少极罕见的。

    这年头,稀少罕见意味着什么?

    一个字——贵!

    左莫陡然兴奋起来,没错,但凡是稀有的,越是稀有,便越贵!手上这团灰泥,不在五行之内,绝对是珍贵无比。想到这,他小心翼翼,视若珍宝地把掌中灰泥刮下来,装入一玉瓶内,再把玉瓶放入一檀木盒,这才放入戒指内。

    什么时候,去问问,灰泥到底值多少晶石。

    五色塔暂时稳定下来,又发现五色塔的另一妙用,左莫心情大好。

    看到五色塔,他便想到神识,想到神识中的星辰缓缓洒出的星砂。但他检查了一遍自己的神识,没有什么变化。想想也正常,以星辰喷洒星砂的缓慢速度,等星砂扩散到整个神识,估计还早得很。

    左莫猜测,可能需要星砂的数量更多,才可能有比较明显的变化吧。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或许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变化。

    他很快便把神识的问题丢到一边。

    符阵,这次他对符阵的运用,让人十分意外,也使他的自信更足。《天环月鸣阵》最后那招《月鸣崩音》强大得无以伦比的威力,他现在想起,都忍不住一阵激动!

    以一敌五,每一个都比自己强大数倍。虽然只有一招,虽然是五色塔坐镇控制,虽然只能阵地战……

    可即便如此,那场战斗,依然是他之前无法想象,哪怕现在,回忆起来,他也觉得像做梦。

    若自己对符阵的理解更深刻,若自己的操控能力更强,若自己布阵更加严谨……

    像那样的战斗,是可能再出现,是可能再复制。

    更何况,他现在手中还有一枚出自昆仑的符阵入门玉简!

    忽然间,左莫对未来充满信心。

    小果心不在焉地练着剑,师兄闭关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师兄一不在,她练剑的动力便要小许多。

    这样是不对的,小果告诫自己。

    可手中的剑还是那么沉重,脚下的步伐也有气无力。

    “练剑要认真!”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小果手上动作一滞,转过脸,苹果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师兄!”

    左莫毫不客气啪地打了一个小果的脑袋,拿出师兄的派头教训道:“练剑也不认真,想打板子?嗯,你看看你的剑,有气无力,徒具其表……”

    看着唾沫横飞喋喋不休的师兄,小果的眼睛不自禁地眯成两道弯月。

    教训完小果,左莫便往躺椅上一躺,懒洋洋地,浑然没有半点作出表率的觉悟。屋顶的傻鸟鄙视地瞥了一眼左莫,继续梳理自己羽毛。

    太阳晒在身上的感觉真好。

    “师兄,你闭关结束了?”小果怯怯地问。

    “唔,是啊,结束了。”左莫伸了个懒腰,闭着眼睛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这次的闭关,收获很大。

    昆仑不愧是昆仑!

    每次想及,左莫对这个传说中的门派,产生深深的敬畏。他无数次庆幸,自己选择这枚玉简,是何其英明。仅仅只是入门玉简,但其所包含的符阵种类之多,他第一次读这枚玉简时,完全给惊到。

    在他看来,这枚玉简完全有资格称为《基础符阵大全》!

    左莫可以算得上玉简收集狂热爱好者,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一枚玉简,会蕴含如此丰富如此全面的内容。相比之下,本门的那些玉简,简陋粗糙得不好意思见人。

    除了多达两百多种基础符阵,玉简内最多,却是各种分析。

    这些出自昆仑符阵高手的分析,让左莫大开眼界。他之前一些十分得意的想法,竟然没有一个脱离玉简的包含范围。廖廖几句分析,犀利如刀,有如庖丁解牛,一个深奥晦涩的符阵便轻易被肢解,其中彼此关系,一目了然。

    看得左莫目眩迷离。

    这哪是什么学习,简直是无以伦比的享受!

    从拿起玉简的那一刻,他便无法自拔地陷入疯魔之中。

    不眠不休,不饮不食,忽而自语呢喃有如梦呓,忽而激动长笑有若癫狂。

    把他看完玉简最后一个分析,他竟心生失落,惆怅难言。

    一枚入门玉简,竟然能有如斯魔力!

    他的收获,比他想象的要大无数倍。他就像一个一直在池塘里游泳的孩子,突然见到了大海。

    “师兄还要闭关吗?”小果复又怯怯了问。

    “唔,不闭了。闭关又没晶石拿。”左莫懒懒道,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便问:“大师兄和罗离师兄呢?他们在忙什么?”

    听到左莫不用再闭关了,小果的眼眯起弯弯的月牙:“大师兄和罗离师兄都在闭关。”

    左莫嗯了一声,并不意外。

    东浮。

    试剑会已经结束,各方高手,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东浮一下子冷清了许多,当然,比起以前的东浮,要繁华许多。这一届试剑会,也使得东浮从十三重镇中脱颖而出。

    尤其再过不久,便到了天松子允诺开放秘境的时间。虽然不能参加,但是许多修者还要留了下来。而尤其是一些急需要某种材料的修者,也守在东浮。秘境最出名的,便是出产各种天材地宝。更大材料商,也纷纷人留守。

    左莫骑着傻鸟,直接朝百宝飞阁飞去。

    百宝飞阁的人要多许多,让他有些意外。第二次来,他身上便没有半分上次的拘谨。

    迎接左莫的,还是上次的那位掌柜。

    他一见左莫,便连连恭喜:“恭喜恭喜!左先生出手不凡呐,最后那一击,可让我等心驰神往!”随即压低声音道:“嘿嘿,可得多谢左先生!”

    左莫一愣:“怎么说?”

    “嘿嘿,左先生手段鬼神莫测,竟然能把五色塔炼成本命法宝!敝店也跟着沾光了。”

    左莫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他恍然大悟的不是百宝飞阁的客人大增,而是难怪五色塔现在如此厉害,原来它成了自己的本命法宝!

    对于他这个对法宝有着“深刻研究”的家伙来说,怎么可能不知道本命法宝?

    本命法宝啊……

    他有些激动,但脸上没有露出分毫,而是一贯地见缝插针:“哈,那敢情好。以后给我多打点折就行!”

    掌柜闻言,也只有跟着打哈哈。

    左莫也不以为意,直接问:“素小姐可在?”

    “在,请跟小的来!”掌柜连忙伸手向前一引,显然已经得过吩咐。

    左莫决定在进秘境之前,把答应素的炼制剑胚给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