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五十七节 意外 【第一更】

第一百五十七节 意外 【第一更】

    左莫三人看到掌门和几位师叔们时,三人立即老实起来。

    “哼,你们可真是有出息,去参加一次试剑会,竟然没一个完好地回来。”劳累不堪的施凤容一看到三人,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更加糟糕。这三人治伤的事,全都得落在她头上。

    三人噤若寒蝉,便看施凤容在本门长辈中最小,可实际上,触怒了四师姑,下场一定相当凄惨。

    裴元然几人的脸色也不好,被拖着在东浮殿吵了几天,回来还要收拾烂摊子,他们的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去。更何况,三人受的都是重伤,这笔花销,可是相当不菲。

    “好了好了。”阎乐出来打圆场:“你们也是,把自己折腾成这样,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岂会不担心?你们要记住,一次输赢,没有什么意义,只要你能活着,便永远有翻身的机会。可若是小命也没有了,胜了又如何?”

    三人喏喏。

    裴元然脸色稍缓,接过话头:“你们师叔说得没错,这点千万记得,你们都是本门希望所在,日后振兴本门的重任都要落在你们身上,若不自惜己身,也辜负门派对你们的培养。呵呵,不过这次你们也都争气,试剑会的名次下来了。本次情况特殊,最后的门次全由金丹期前辈来评分统计。你们三人都在前十之列,韦胜第二,左莫第三,罗离第七。”

    罗离忍不住问:“我们不都是昏迷落败了吗?”

    裴元然这才把试剑会后来的情况说了一遍,韦胜和罗离恍然大悟,只是看向左莫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怪物。这厮可是中断比赛的罪魁祸首啊!

    左莫脑袋发懵,目光茫然。昆仑符阵入门玉简,他早就连想法都没有,彻底死心。现在突然掌门告诉他,他是第三名,这就意味着,玉简基本上是他的了!

    “第一名是谁?”韦胜问。

    “是古容平。”裴元然看了一眼韦胜,怕他心中不忿,解释道:“古容平虽然境界不如你,但一直压制你,若真生死相搏,他的赢面更大。”其实他还有话没有说,心湖剑门究竟是天月界首屈一指的大门派,其他人又岂会不给几分面子?

    “没错。”韦胜点头,丝毫不放在心上:“古容平的确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对手,这次获益良多。”

    见韦胜心境开阔,裴元然心中欣慰。

    罗离刚想说话,忽然看到辛岩师伯双目寒光闪闪直盯着左莫,顿时不敢说话。

    难道辛岩师伯对左师弟有什么意见?心中有些纳闷,按理说,左师弟这次的表现可以称得上惊才绝艳,辛岩师伯怎么还会不满意?

    他悄悄看向左莫,见其目光游离,似乎在走神。这几天三人交情飞速增涨,罗离不由替左莫着急起来,想出声提醒,可话到嘴边还是缩了回去。

    辛岩师伯的目光真是犀利得惊人啊,简直比飞剑还犀利!

    左莫渐渐从茫然状态中回过神来,下意识张口问:“啥时候能拿奖品?”

    此话一出,四位长辈一下子不说话,脸色阴沉下来。

    左莫终于彻底回神,一见掌门四人比锅底还黑的脸,顿时一个哆嗦。

    不妙!

    四人目光不善地盯着左莫,看得他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层。

    谁也没想到,率先打破压抑气氛的竟然是辛岩师伯。不过,他一开口,就像冰原寒风在房间刮过,温度骤然降至冰点:“好!很好!非常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辛岩师伯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裴元然和阎乐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两人转身离开。施凤容的脸色铁青,那眼神,就像要把左莫活生生剐了。

    左莫最擅长察颜观色,一见师父这脸色,心中不妙飙升,呐呐道:“师父……”

    “很好!”施凤容冷哼一声,转头便走。

    左莫傻眼。

    忽如其来的变故把韦胜和罗离吓到,两人何曾见过几位长辈如此恼怒生气?

    韦胜犹豫了一下,问:“师弟,你到底干了什么?”

    “是啊!”罗离也忍不住:“搞得这样天怒人怨!你惨了!”

    左莫怎么听,这厮话里透着一股子幸灾乐祸的味道。不过他已经没有心情去管那厮,想想刚才辛岩师伯和师兄的那几个“好”,他心里便直发毛。

    光得罪师父,他日子就难过无比,这下可好,一下子把长辈们全都得罪得干干净净。而且从语气上来看,似乎还得罪得不轻。

    更让左莫郁闷的是,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按理说,这次自己的表现应该不差啊。左莫不由心中忐忑。

    唯有韦胜,似乎若有所思。

    师傅和掌门他们对自己恼怒,左莫没有半点办法。不过,他也光棍得很,知道提心吊胆也没用,索性也不去想。一想到昆仑符阵入门玉简即将到手,心中担忧立时冲淡不少。

    施凤容回来,三人伤势痊愈的速度加快许多。没几日,三人都能下地走动,只需要静心调养一阵,便可痊愈。早就在床上呆得腻烦的三人,便一起出门透透气。

    山顶,风很大,三人却大为享受。在病床上呆久了,才知道能够如此吹着凉风,是多么享受的一件事。

    看着山下苦练的身影,韦胜不由感慨道:“本门大兴在望!”

    无空剑门的风气如今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沿途山谷草地丛林里,都有无空剑门弟子刻苦训练的身影。每一位弟子见到他们三人,眼中的崇拜和尊敬,流露无遗。

    如今的无空剑门,充满勃勃生机,充满朝气。弟子们脸上洋溢着往常没有的自信和斗志,韦胜三人能从他们眼中,看到希望,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和憧憬!

    行走山间,三人体会尤其深刻。

    罗离也不禁点头:“不错,这次试剑会,本门在天月界地位一举奠定,无可阻挡!”他眼中同样闪耀着希望和憧憬,门派崛起振兴,他们这些核心弟子得到的好处最多。修炼不是空中楼阁,没有晶石,没有材料,没有法诀,便永远追不上别人的速度。

    左莫有些心不在焉,他吹着风,思绪有些恍惚。

    “师弟,可是有心事?”韦胜注意到左莫的恍惚。

    左莫回过神来,掩饰道:“我在盘算啥时能拿到奖品。”

    韦胜不由莞尔。

    罗离也一脸无奈,不过他旋即好奇道:“你这么财迷,为什么挑那么一件破东西,明明有那么多好法宝。”左莫挑选那枚玉简让韦胜和罗离都十分意外。他们都以为左莫会挑一件四品法宝,再起码也会是件三品极品法宝,没想到左莫挑了一枚不起眼的玉简。

    左莫翻了翻白眼:“不懂不要乱说。”

    罗离也不生气,他想起左莫报上那枚玉简时,掌门他们的脸色有多难看,便大致明白掌门他们为什么生气。

    他和韦胜相视一笑,俩人也不提醒左莫。

    可以下地走动,三人便迅速搬回自己的住处,没人愿意再在蘅芳院呆下去。

    左莫搬回自己的西风小院。

    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偶尔抬头,便可以看到傻鸟在屋顶臭美地摆出各种姿势,一副顾影自怜的模样。若换作平时,左莫肯定一石子砸过去,不过有段时间没见,他反倒觉得比较亲切。

    小果在一旁帮师兄削着各色水果,水果是李英凤师姐提来的,李英凤则在和左莫聊着天。

    “呵呵,师弟身体可要快点好起来。这次师弟可是让所有人吃一惊,名次一下来,大家都傻了。”李英凤忽然想到一件事,不由笑道:“南门阳加入了东浮殿,成了俞白的师弟。至于宗铭雁,据说伤得很重,师弟成了东歧剑门最不受欢迎的人。这段时东浮可是无聊得很,大家都在养伤,市面上伤药的价格飞涨……”

    左莫大口大口啃着水果,汁水飞溅,口齿不清道:“无所谓,反正和唔没什么关系……”

    李英凤笑道:“师弟可要快点好起来,这段时间,可是有不少跑到我店里来问师弟还接不接业务。师弟擅长符阵之名,如今可是传遍天月界。加上之前金乌丸的名声,跑到我这来下订单的人着实不少。”

    左莫精神陡然一振,没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让他感到精神振奋!

    他如今可谓穷得掉渣!

    在试剑会上布设的超大规模符阵带,几乎把他上次从百宝飞阁买来的材料全都挥霍一空,而奖品他挑的是玉简,晶石半个也没有。

    所以一听到李英凤的这个消息,他的眼睛刷地绿了。

    不过,他想了想,摇摇头:“这个要等伤好了再说。”

    “那是自然。”李英凤道:“师弟静心养伤,身体好了,什么都有了。对了,天松子前辈前两天突然宣布,进入试剑会前一百名的本土修者,能够获准进入秘境。”

    “秘境?”左莫的眼睛瞪得老圆,他不能置信道:“东浮殿居然有秘境?他们竟然舍得让我们进去?”

    “是啊!据说是为了培养本土年轻修者,天松子前辈特意做出的决定。”李英凤道。

    两人又随便聊了会,但左莫已经被李英凤的重量级消息给搅得无心聊天。李英凤见状,留下不少疗养的灵丹之类,识趣地离开。

    送走李英凤,左莫把小果赶去练剑,他随即陷入沉思之中。

    当天,他便作出决定——闭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