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五十六节 难兄难弟 【第二更】

第一百五十六节 难兄难弟 【第二更】

    “不要忘……”

    “死也不能忘……”

    ……

    左莫睁开眼睛,悠悠醒来,他醒来第一反应便是,好痛!浑身骨头就像散了架般,稍一动弹,便痛入骨髓。他马上老实下来,一动不动。

    熟悉的药香味钻入他鼻子里,他立即分辨出这是哪。

    哎,真是命苦啊。好像自己参加一轮比赛,就要进一次蘅芳院,看来这次自己也伤得不轻。

    “咳,师弟,你醒了。”

    忽然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大师兄?左莫情不自禁转动脖子,朝右边看去,刚一动,他便不由嘶地倒抽一口冷气,好痛!

    他艰难无比扭过脸,可当他看到右边不远处另一张床上的大师兄,顿时大吃一惊。

    一个浑身缠满绷带,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的人躺在床上。

    “大师兄,是你吗?”左莫有些不肯定地问。这个被包裹得像粽子一样的家伙,真的是勇猛无敌的大师兄?

    “嗯。”绷带下面的那人应了声,的确是大师兄,他道:“你昏迷的时间最长,我们都很担心你。”

    “大师兄,谁把你伤成这样?”左莫不能置信地问。

    “呵呵,和古容平打了一架,被他打成这样。”韦胜语调轻松。

    左莫有些不相信:“那个小白脸没那么厉害吧!”

    “他也好不到哪去。”韦胜笑了笑:“最后被我一口气削了十二剑。”

    左莫闻言大汗,削了十二剑……就算那小白脸是大萝卜,也要被削成小牙签吧。不过他觉得这才正常嘛,同辈之中,怎么可能有人能把大师兄打得没还手之力?

    虽然韦胜是左莫敬爱的大师兄,但看到大师兄比自己还凄惨的模样,他原本因为受伤而低落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难兄难弟啊……

    忽然,韦胜突然朝左莫方向喊了句:“罗师弟,今天要好点么?”

    左莫下意识地朝左边转脸过去。

    他左边还有一个床位,罗离躺在上面,虽然没有像大师兄那么夸张,但神色萎顿,脸色苍白,一看就是受了重伤。

    难兄难弟居然还不止一个……左莫愣在当场。

    罗离看到左莫,脸上有些不自然。左莫猛地想起来,打伤罗离的,好像是自己。那股玄妙的状态已经消失,但当时发生了什么,左莫记得很清楚。

    如果左莫脸庞能够活动的话,他此时的表情一定会很不自然。

    由于当时处在奇特的状态下,他是不折不扣的超水平发挥。如果现在哪怕他痊愈恢复,重新布设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那一击《月鸣崩音》,让他发动十次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一次。

    “师兄可好一点?”罗离避开左莫的目光,问韦胜。他如今的心态比以前要好许多,虽然韦胜曾经是他的剑仆,但如今却是无空剑门的大师兄。

    实力高,则地位高,本门规矩从来如此。

    而且韦胜师兄的实力,如今无空剑门上上下下,没有人再置疑。罗离面对左莫还有几分争胜之心,面对韦胜,心服口服。

    “好多了。”韦胜语气丝毫不像重伤病人,乐观豁达:“估计再过段时间,便能痊愈。”

    三人的伤都相当严重,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

    左莫和罗离一开始还是感觉有隔阂,但现如今也算得上共患难,渐渐关系有所融化,到后来,越谈越投机。左莫以前一直不喜欢罗离,现在接触下来,才发现罗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恶劣。相反,虽然有些时候会不自主地流露出一些骨子里的骄傲,但性情直爽,但不做作,是个真性情的人。

    两人之间打过两次,两次都两败俱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可以算是打出来的交情。

    两人对彼此的实力都相当佩服。

    罗离对左莫自不消说,现在左莫早就成了东浮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他最后以一敌五,在东浮传得神乎其神。以一敌五大家没看到,但是松涛阁的那个恐怖大坑,却是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左莫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每次大师兄和罗离说起这件事时,他心里都是一阵发虚。而在他看来,罗离的实力比自己可要强得多。

    忽然想起这事,左莫不由好奇地问:“师兄,那天我看到你面前好像有个女人,那是谁啊?”

    罗离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呐呐道:“那是我的剑灵。”

    “原来师弟走的是化灵的路子。”韦胜恍然大悟,见左莫似乎不解,再想起这厮的不务正业,便苦口婆心解释道:“修剑的法门很多,千奇百怪,无所不包。剑灵便是其中一种,讲究的是培育剑意,塑体成灵。不过”

    他不禁打量了罗离两眼:“看不出来,罗师兄的感情倒是挺细腻。”见左莫依然不解,笑道:“修剑灵的人,大多感情细腻,算得上以情入剑。剑灵成形之初,需以心念以引,剑灵才能逐渐成形。”

    左莫这才恍然大悟,罗离顿时被闹了个大红脸。

    “本门终是剑修门派,师弟的剑诀可千万不要荒废了。”韦胜对左莫道。

    “唔唔唔。”左莫心不在焉地应道,突然想起那件与自己擦肩而过的昆仑玉简,不由问道:“这次试剑会,名次出来了吗?哪些人进了前十?”

    韦胜摇头:“我们都伤成这模样,哪知道外面的情形。”

    左莫转向罗离,罗离亦是摇头。

    左莫只好道:“等小果她们下次来的时候问问。”三人这些天都是小果李英凤几人在照顾,一干师门长辈全都不见踪影。

    三人不知道,关于本次试剑会的名次问题,俨然成了一个大难题。

    左莫最后那一下,打断了比赛。天松子见松涛阁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坏,大为心疼,立即中止比赛。这个决定并没有受到任何一位选手的反对,目睹那场恐怖的碰撞,他们早就没有半点比赛的心情。

    出来的修者,有许多人因为受到的刺激过大,精神恍惚萎顿。更令人意外的是,这些修者的陷入低迷状态的时间,远比其他人想象的要长,这让他们的师门长辈们开始担心起来。

    由此可见,那次惊世骇俗的恐怖碰撞,给他们带来的冲击是多么巨大!

    但是对这场试剑会的主办者天松子来说,他需要头痛的东西很多。松涛阁的损伤,他可以慢慢修补,但是另一个问题他必须马上解决,那便是这次试剑会的名次。

    这是个极其棘手的问题!

    由于比赛被中断,最后松涛阁内的修者数目远远超出十位。而且这些修者基本全都是一些实力普通的选手。韦胜和古容平两人最后两败俱伤,齐齐昏迷。而另一位耀眼的选手左莫,同样重伤昏迷。

    这前十名可就不好排了。

    裴元然一行四人之所以这些天不见人影,就是被这件事给拖住。

    谁能想象,一群金丹期高手在一个房间里,像一群孩子一样,吵得面红耳赤。有人拍桌子,有人破口大骂,有人不阴不阳,总之热闹非凡。

    当裴元然一行四人离开东浮殿时,饶是他们修为惊人,个个都是一脸疲惫。

    素躺在病床上,即使在这个时候,她脸上依然蒙着一层黑纱。

    “今天感觉好点了么?”林谦颇为关切地问。

    素点点头,没有说话。

    林谦神色颇为自责,他取出一玉瓶,轻轻道:“没想到这次累你受伤,是我的不是。这颗青华丹,对你身体大有好处,快点服下吧。”

    素身体微微一颤。

    她的目光倏地盯着林谦手中的玉瓶。

    青华丹的名字,她听过。它是一种极其昂贵稀有的灵丹,尤其适合女修者使用,对修行大有裨益,用它来治伤,让她觉得有些暴殄天物。

    “你究竟是谁?”素的目光从玉瓶上挪开,盯着林谦,冷冷地问。

    青华丹的名字她听过,但它的稀有程度,她也很清楚。别看心湖剑派是天月界首屈一指的大门派,可青华丹如此高级别的灵丹,却不是他们能够拥有的。

    她一直以为林谦是本门哪位长老的弟子,可当他拿出青华丹的时候,她才陡然意识到林谦绝不可能是本门弟子。

    那另一个问题便是,林谦手中的本门信物从何而来?

    他又有着什么目的?

    素目光如箭,林谦轻笑一声,神色如常,只是轻轻把青华丹放在素的面前:“总之不是师妹的敌人。”

    他随即问:“不知上次拜托的事,师妹可有结果?”

    看着林谦一脸坦然,素犹豫了一下,摇头道:“不是他。”

    林谦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点点头:“有劳师妹了,师妹还请放宽心,静心养伤。至于炼剑之事,就交给在下,必不让师妹失望。”

    说完便离开。

    素看着消失在门外的身影,愈发觉得此人神秘莫测。

    灵英派的一处偏僻山谷,有两人正在说话,赫然是常横和黄脸汉子。两人表面看似完好无损,但脸色和精神都比比赛时差许多。

    他们俩亦没有幸免,不同程度受伤。

    “这是你要的东西。”黄脸汉子递过一枚玉简。

    常横接过玉简,看也没看,便纳入怀中。

    黄脸汉子见常横没有异动,满意到:“这是一半,算是订金,完事之后,给你剩下一半。具体时间我会通知你。”

    常横点头,面无表情道:“好。”

    说完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