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五十四节 月鸣崩音 【第二更】

第一百五十四节 月鸣崩音 【第二更】

    万千光环齐鸣,在其他人耳中听来,只是说不出的清越悠扬,十分悦耳。可符阵中的五人,脸色却是微变,就连从来波澜不惊的常横,瞳孔不自禁地微微一缩。他毫不迟疑地把手摸向自己锁骨的铜环,抽出血蛛剑。

    他瞥了一眼其他几人,每人都是如临大敌,之前稳稳压他一头的黄脸汉子,面色凝重,那把青铜戈横在胸前。

    刚才光环齐鸣的清音钻入耳中,他们体内灵力竟然为之一震,气血浮动!

    只不过光环齐鸣,便有如此威势,五人心中顿时紧张起来。

    再傻的人也明白过来,眼前的大阵,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满月如轮,皓然当空,月丝如发,轻柔无力,光环风铃,优美如画。如此美仑美奂的风景,置身其中五人却没有心情欣赏,在他们眼中,阵法森严,杀机盈盈!

    黑纱后,素再难以保持镇定,皆是骇然之色。

    如此符阵,如此气象,真的是一位筑基期修者能够完成的吗?

    她脑海中那个猥琐贪婪的软饭僵尸,彻底被颠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后面,似乎拖着长长的阴影,深晦难测!难道是一开始便是自己看走眼?

    月丝上挂着无数光环,它们轻轻摆动,优雅而轻柔地摆动。

    紧紧盯着自己面前月丝和光环,素目光就像被牢牢吸引,挪不开半分。光环微微颤动荡漾,细小如丝的杀机缓缓渗透而出,悄然弥漫每寸空间。

    她口舌有些发干。

    她一直奇怪,左莫为什么没有发出的纸鹤,现在她才明白,原来左莫根本不需要她的帮忙。

    然而此时,她的身体紧绷,不敢有丝毫懈怠,目光依然不敢挪开。她修炼的剑诀属磁力范畴,磁力十分擅长探查感知。这些细碎无比的杀机看似没有多少威胁,实际随时可能化零为整,杀出来。

    而真正让她如临大敌的,紧张无比的,是因为自己赫然是它们的目标!

    为什么……

    为什么把自己也当作敌人?素想不明白,但此时根本不容她去多想。她只有先做好战斗的准备,她有一种强烈预感,一旦大阵发动,抵挡起来,只怕没那么轻松……

    五陵散人和魏飞面色凝重。

    魏飞盯着下面,肃然问:“散人,您可认识此符阵?”

    五陵散人摇头:“不识,但些符阵应该有四品。只是,能有如此威力,应该是他刚才那件本命法宝之利。”他紧紧盯着下方符阵,目不转睛。

    他承认他看走眼了。之前他只是觉得左莫颇有天赋,但是在符阵上的造诣,还是属于正常水平之内。但现在来看,这家伙布设出来的符阵,远远超过了他修行境界。

    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他也只是会小小惊讶一下,最让他吃惊的是,这家伙居然还有本命法宝!

    真是个好运的家伙!

    他不免有些羡慕,他的修为超过左莫不知多少,但手上也没有本命法宝。

    不光是他对左莫的本命法宝眼红无比,魏飞心中亦大叹上天不公。不过他们也知道,本命法宝可遇不可求,眼红也没用。而且两人到底是金丹期高手,心志早就磨砺得坚毅无比,没有那么轻易为外物所动。

    两人很快就恢复如常。

    “他想做什么?”魏飞皱起眉头,冷哼一声:“难道他想一挑五?有了本命法宝,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五陵散人没说话,连续看走眼,他还是觉得少说少错。而且,下方符阵的森严气象,只怕左莫未必是鲁莽。而最让他看不透的,便是左莫的此时的状态。

    符阵中的左莫,依然保持着他怪异无比的姿势,目光空洞。

    他周围的空气,似乎黏稠似胶,一动不动。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离他比较近的光环,像受到一股无形推力,纷纷向外推。

    似乎异常就是从左莫陷入眼下这诡异的状态开始。

    五陵散人没有把握。

    五色塔静静飘浮在水洼上空,如剑般的塔尖尖端,闪耀着一点星光,与天空那轮满月遥遥呼应。

    月亮一黯一亮。

    叮叮叮叮!

    忽然,月丝上的光环齐齐颤动,细碎的环音像潮水般,一波波扩散开来。

    符阵内五人身体倏地紧绷,此时他们已经顾不得去找对方的麻烦,因为他们吃惊地发现,左莫似乎不打算放过符阵内任何一个人。

    “啐!晦气!”罗离大感无奈,左莫这厮又发疯了!飞剑飘浮在他身边,蓄势待发。

    话说这样说,可他的眼睛却亮了几分的光采,心中却隐隐有些期待。离上次两人交战,有不短的时间,他一直有再找左莫交手的想法,奈何找不到机会。

    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他胸中战意燃烧。

    在罗离看来,左莫和韦胜师兄都是本门的天才。韦胜师兄就像一道难以逾越的山峰,面对师兄,只会令人感到绝望。左莫却是完全另一种风格,在平时看到他,你总是会不经意地轻视蔑视鄙视他。可当你要真正面对他,他未必一定会赢,可绝对会让你感到意外和吃惊。

    鬼风也察觉到大阵浓重的杀机,他并没有像平常那样借助鬼遁隐藏身形。整个符阵都在对方掌控之下,鬼遁能发挥的作用相当有限。他神色肃穆,白骨剑上两朵鬼火碧绿碧绿,剑身嗡嗡轻响,有如鬼魂低声抽泣。

    左莫依然没有从那种玄奇的状态中脱离。

    这种状态令人沉醉,似乎一切都能信手拈来,似乎一切都了然于心。

    他静静地立在那,好像一位旁观者,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与他心意相通的五色塔坐镇大阵中枢,控制着整个天环月鸣阵!

    天环月鸣阵每个细微之处,有如流水般在他心间滑过。他明明没有看到,却清楚的感觉到。

    是五色塔传达给他的。

    之前,他本意是好好运转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多给自己积攒一些经验,也能多参悟一些天环月鸣阵的奥妙。

    然而现在,天环月鸣阵每个细节都呈现在他眼前。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决定试试天环月鸣阵的威力!

    他心念刚动,五色塔便发动大阵!

    刚才还如同潮水般的细碎环音骤然消失。偌大的符阵突然陷入如死般的寂静,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寂静,就像一块大石堵在胸口。

    符阵内五人身体紧绷到极致,这股压抑如铅的寂静,是大阵杀着前奏。

    圆月陡然大亮,它毫无忌惮地释放着它能释放的最强光芒,眨眼间,刚才还皎洁如玉的圆月就像突然燃烧起来,强烈的光芒让它看上犹如一个火球!

    叮!

    离满月最近的一枚光环发出叮地一声脆响!

    这声脆音宣示着杀招发动,好似有什么力量沿着月丝向下传递,犹如接力赛,光环一个接一个地响起来。

    叮叮叮叮……

    脆音从慢开快,由缓到急,密集的环音如同掀起的潮水!

    从天空看,从满月垂下月丝上的光环,就像被推到的多米诺骨牌,一个接一个颤动!

    第一个光环颤动幅度最小,声音最轻。

    第二个光环颤动幅度略大,声音大了一分。

    第三个光环颤动幅度更大,声音更大!

    ……

    这一连串的变故极快,几乎眨眼间,力量就好像传到月丝的末梢,也传到最后一枚光环!

    每根月丝最后一枚光环同时亮起,经过一道道光环传递递增的力量终于传到最后一枚光环,光环鸣音也陡然攀升到最高极限!

    铛!

    符阵内五人只觉眼前一花,所有的景象陡然扭曲变化,他们脚下地面剧烈的地抖动,几乎站立不稳。

    五人无不脸色剧变。

    素的黑曜剑竖立胸前,右手握剑柄,左手骈是如剑,虚按剑身,口中清喝一声:“护!”

    以她为中心,恐怖的磁力陡然向四周爆开!

    罗离并不去抓漂浮在自己面前飞剑,而伸平右手,手掌摊开,声音幽幽,落寞虚无:“我离!”

    飘浮不定的剑意,宛若一位女鬼,在他身侧翩然起舞。

    常横的血蛛剑化作血蛛,护在他身前,血蛛全身血光大盛,仿佛刚从血池中捞出来!血蛛发出一声暴虐无比的嘶吼,作势欲扑!

    不知何时黄脸汉子身上多了一套青铜重甲,厚实的重甲把他整个人都罩住,只露一双眼睛。他手持青铜戈,平端戈身,沉腰立马,口中暴喝一声:“破!”

    鬼风面前多了一个看似六七岁的孩童,肉乎乎,皮肤吹弹可破,穿着红色肚兜,唯独眼睛是惨绿惨绿!鬼风目光暴涨:“上!”

    鬼风杀着——小鬼王!

    五人不约而同地使用了杀着,他他们感受到强烈的威胁!

    天环月鸣阵发动,完全没有任何试探,一上来便是最强杀着!

    大阵内,左莫用来构建《离火符阵》的狮首青铜炉同时崩散成细小得不能再细小的灰尘、铁钉崩散成灰、玉牌崩散成灰、、草木崩散成灰、地面崩散成灰……

    半亩大小的水洼,陡然崩散成无数细小无比的水雾!

    七十二子阵天环月鸣阵最强杀着——《月鸣崩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