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四十六节 左莫的悲愤 【第二更】

第一百四十六节 左莫的悲愤 【第二更】

    阎乐神情很怪异,他主管经营,走南闯北,自然看得懂唇语。而那些懂唇语的,表情和阎乐如此一辙,他们被南门阳阴损刻薄的语给惊住了。

    四周太安静,安静得诡异,阎乐几次想张嘴,但硬是没有说出来。这诡异的安静就像是一种压力,没有人在这个时候开口。

    裴元然脑袋里一片糨糊,他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眼前这离奇诡异的一幕,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所有的智慧、所有的经验,此完全派不上用场,他目光茫然。

    本门怎么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人物……

    嗡嗡嗡。

    就像蜂群扇动翅膀的声音,声音渐渐扩大,最终汇集成一股洪流,就像无数洪水奔流,轰然作响。众人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有那么一瞬,什么也听不到。

    过了一会,这股声浪才平息,变得平缓起来。

    吃惊、怪异、震撼……各种情绪揉和在一起,浮现在众人脸上,没有人再能保持平静。

    “这南门阳一张嘴,简直抵得过十把飞剑!”阎乐忍不住赞道,没有弄错,他的确是赞叹!他的江湖经验丰富,知道在很多时候,嘴皮子作用有多大。

    施凤容连忙问,待听完阎乐把南门阳的话转述完,其他人也愣在原地。

    谁能想到,如此粗犷的男人,竟然能说出如此阴毒刻薄的话。

    唔,或许南门阳真的不是故意的。

    唯一不会这样想的,大概便只有天松子。天松子能够想象自己的爱徒胸中的怒火达到何种地步,才会如此失态!他感同身受,一张老脸上已经是杀气腾腾。

    周围各门派掌门自然不敢在这个时候去触天松子的霉头。天松子能够执掌东浮这么多年,并不是完全领先先人留下的遗泽,他本身的实力亦深不可测。

    很快,“真男人!用大剑!”这句话迅速在修者间传开,那些用大剑的修者个个抬头挺胸,神态傲人。但更多的修者脸上则是哭笑不得。

    人们也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什么。

    裴元然目光中的茫然消褪了不少。凡事都有一个度,有时这个度发生了变化,事情的性质也随即变化。比如像使用符阵,之前裴元然觉得丢人。但是当左莫布下的符阵,能够弄出如此大的动静,一干高手,一网打尽,裴元然心中又觉得有些得意。

    谁家弟子布个符阵也能弄出这般声势?

    无论左莫这个符阵最终的胜负如何,这场比试之后,或许会有人取笑俞白,但绝不会有用取笑的态度来谈及左莫以及他的符阵。

    弄清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众人的好奇心没有丝毫减弱,相反变得更加强烈。

    符阵里发生什么?

    这么多高手聚集在一个符阵内,会产生何种变化?

    他们会怎么破阵?

    人们充满了好奇!

    就在此时,小果突然咦地一声:“师兄的符阵,好像……好像变大了!”

    小果的话顿时让其他人的目光汇集在左莫的符阵上。

    辛岩突然道:“不错,的确有变大。”

    裴元然阎乐几人眼中不禁再次露出讶色,而其他弟子则是一头雾水。

    一个、一个、又一个……

    正在忙于布设符阵的左莫彻底傻眼,这此人干什么?疯了吗?

    他只愣了一小会,旋即大怒。

    宗铭雁一个人他就搞得精疲力尽,你们这些人还落井下石!

    没错,左莫第一时间给这些人的行为下了定义:落井下石!

    虽然不明白这些人突然和自己有多大的仇怨,但是很显然,他们不是来帮他的。

    落井下石什么的最可恨!左莫咬牙切齿!

    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不去想赢了,这么多高手齐齐闯进大阵,再想赢,那无异于痴人说梦话。

    小人!你们这群小人!哥跟你们拼了!

    仿佛看到昆仑玉简恋恋不舍向自己挥手告别,离自己越来越远,左莫心中悲愤莫名。正是这股悲愤,让左莫迅速打定主意,他要给这些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家伙一个深刻的教训!

    想从哥这里捞好处,崩你们满嘴的牙!

    他完全不去想退路,红着眼睛,嘴里用尽最怨毒刻薄的语言来诅咒这群该死的家伙!但与此同时,他的动作变得更加利索,各种材料像不要晶石一般从他手上流出来。

    他感觉浑身的血液就像在燃烧一般,他被彻底激怒了!

    “啊!符阵还在变大!”

    “真的在变大!”

    “你们没听南门阳说吗?要大!要大!要更大!”

    “要我是左莫,先跑了再说,正好这些人都困在里面!哈!”

    “跑?你往哪跑?只要你一出符阵,就等死吧!外面随便一个人比他厉害,没有符阵的保护,他会死得很快的。”

    众人的议论声四起,大家对于左莫的符阵为什么还在变大感到十分不解。只是各个版本的猜测中,谁也猜不到左莫究竟在打的什么算盘,难道左莫还心存妄想吗?

    没有人会这么想,毕竟太多的高手在那!

    整个试剑会所有的高手全都在那!

    随便拎一个出来,左莫都是必输无疑的结果,更别说这些多高手聚集在一起,每个人随手一招,这大阵势必分崩离析!

    分崩离析?

    左莫很清楚符阵中这些人的想法,他心中冷笑,手上动作丝毫不慢。《天环月鸣阵》可是四品符阵,没有一点厉害的地方,哪有资格做四品符阵?

    或许他们能够破开此阵,但是,绝对不是一招两招能够破解的。如果没有找到符阵的罩门,单凭想靠蛮力破解或者摧毁,想也别想。

    这罩门,可不是那么好找的……

    左莫的动作飞快,这也使得符阵外的修者能够轻易发现符阵在迅速扩大。

    不过没有人敢再闯进符阵!

    眼下符阵内,反而成为整个松涛阁最危险的区域!

    素进入符阵,只觉得眼前一花,置身荒野之中。沁凉的月亮光华如水般洒落,她觉得有若梦幻之中。

    极目四顾,皆是茫茫,她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着手。

    那个该死的吃软饭家伙!为什么还不放出纸鹤?

    她心中焦急万分!浑然忘却左莫到现在为止,根本没有依靠她的帮助,自然称不上吃软饭。

    南门阳一闯入符阵,便陷入狂热的战斗情绪之中。《金刚诀》被他催至极致,浑身笼罩在金光之中,配合他魁梧高大的身躯,恍若战神!

    他怒吼一声,《破山剑》狠狠斩出!

    这一剑,斩向天空的光环!

    一道雄浑无比的剑芒脱剑而出,呼啸一头扎进天空中的光环!

    叮叮咚咚声不绝于耳,就像敲碎了无数玻璃瓶。

    刚刚闯进来的鬼风恰好见到这一剑,顿时骇一跳。如此威猛无俦的一剑,若是斩向他,无论是抵挡还是闪躲,都不是太容易!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连他都觉得难缠的一剑,竟然没有半点作用,就好似一把极其锋利霸道的剑划破水面,等剑掠过之后,水面又恢复如常。

    鬼风很快发现了异样,他是紧跟着素进来的,却没有发现素的踪影,反而碰到了南门阳。

    莫非,这符阵还有移形换位的本事?

    他的神识同样被一股无形的波动干扰,起不到任何作用。

    鬼风心中暗自凛然。

    和其他人不同,他没有任何小觑左莫的想法。他擅长阴诡之道,走的并就不是正路,修为高可不代表着就一定能赢。

    另看这么多人闯进阵内,可若没有找到罩门,想离开可不是件容易事。

    那,罩门在哪?

    和南门阳一样,很多修者一进来符阵,第一件事便是释放攻击,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所有的攻击就像泥牛入海,没有半点作用。

    而一些实力强大的高手,立即停止这些无用功,而是开始思考起如何破阵的问题。

    宗铭雁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一同闯进符阵,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些家伙真是烦人!像群苍蝇一样!这符阵自己还没有破解,这帮人也跑过来凑热闹,他心中相当不爽。

    虽然还没有找到这个符阵的罩门,但是宗铭雁根本不相信自己会拿一个筑基期弟子没有办法。

    但眼下局面全都被打乱了,这群家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个个发了疯一般,一进来便是一阵乱砍。

    抚去心中的烦躁,他冷笑地收回七梅剑。

    你们这群傻瓜!我看你们能折腾出什么名堂!

    已经试了一剑的宗铭雁相当笃定,这符阵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他心中相当惊异,如此符阵,是筑基期修者能够摆出来的吗?他有些不信,但事实摆在他面前,他还亲自尝试过。

    或许,这些人来做炮灰,也是一件好事。

    宗铭雁目光发冷。

    左莫还在埋头布设符阵,他的进度相当快,眼下已经布到第六十三个子阵,也就是说,还是有九个子阵,他便能完成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

    七十二个子弟的天环月鸣阵!

    哼哼,你们好好消受!

    已经疲倦至极的左莫只觉得忽然浑身动力十足,手上动作不由再快一分,继续他的扩建事业。

    他很期待,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连他都没有见过!它突然有什么样的威力?没有比这更好的试验局面!

    正在此时,忽然符阵内传出一声惨叫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