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四十五节 南门阳!真男人!

第一百四十五节 南门阳!真男人!

    和外面不同,常横他们能够看清符阵里宗铭雁的一举一动,可左莫不知藏在什么地方,无影无踪。

    宗铭雁的《一剪梅》让许多人眼前一亮。

    事实上,宗铭雁感觉并不好,他就像一拳打在棉花堆里,软绵绵的,自己的力量却在不知不觉中被化去。

    他不禁皱起眉头,不是因为觉得难缠,而是讨厌,他极其讨厌这种软绵绵的攻击。绝大多数剑修都不喜欢和温吞软绵的敌人对战,若是没有一击把对方干掉,那就等着没完没了吧!

    偏偏这类敌人自我保护极好,基本别想一下子干掉。打到最后,往往成了体力活。而绝大多数剑修的体力,绝说不上太好。

    没想到这左莫,也玩这一套!

    宗铭雁开始揉脑门。

    左莫被宗铭雁那一剑给吓一跳,正在布阵的小手一颤,险些坏了符阵。别以为他对《天环月鸣阵》有多熟,他熟的只是理论,偌大的符阵消耗惊人,平时他想折腾也没晶石。

    好在第一道剑芒给挡了下来,不断补充的光环看上去没有任何损伤,左莫这才心中稍安。

    《天环月鸣阵》他也只是初涉而已,光如何布设,所需何种材料等等,已经让他头大无比。至于其中的诸般变化,他还没来得及去仔细推敲。没办法,时间太少。从掌门通知他参加最后一轮试剑,到现在,他几乎把时间全都用上,也只不过堪堪弄懂布设。

    更别说,他这次布设的,还是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

    为了那枚昆仑符阵入门玉简,他拼了。

    虽然是赶鸭子上架,但他还是竭尽全力,手上的动作飞快。

    强大的压力并没有让他慌张,相反,他就像打了鸡血般,整个人出奇地亢奋。他的神识全部散开,注意力空前集中,眼前未完成的符阵部分在他眼中是如此清晰。

    由于长期坚持指法锻炼,他的十指非常灵活。《金刚微言》已经开始登堂入室,他的力气远超过绝大多数剑修,大块的材料他都能轻易地拎起来。他的神识更是恐怖,整个符阵都在他神识的笼罩之下,任何一点变化,都逃不出他的神识。

    整个人就像一团虚影,疯狂地布设符阵!

    无数材料有如流水般从他手中倾泄而出,准确地丢在他需要的方位,随即双手有如鲜花绽放,指影连连。一圈圈灵力波动,从他变幻的指法间打入符阵之中。

    借助符阵的力量,左莫把自己的身形隐匿,外人看不到。

    谁也不知道左莫在哪,所有的人都以为,左莫藏的某个地方等待时机,在最危险的时候,给予宗铭雁致命一击!

    没有人知道,他们面前这个如此庞大的符阵,只是一个还没有完成的符阵!

    抬头看一眼天空那轮皎皎弯月,宗铭雁躁动的心冷静了不少。他心高气傲,但他并不傻,其实能从众多弟子中脱颖而出,又哪会有愚蠢之辈?

    那些光环肯定不是破阵的关键,他心中寻思着。他立在原地,天空中的光环,就像自由自在的鱼儿,并不主动攻击他。

    难道是那轮明月?

    头顶的明月遥远而真实,半点也不像由符阵生成,其实不光是明月,这符阵的一切,都是和真的没有任何区别。可是他知道,他所看到的这些,全都是符阵生成,全都是假的。

    天下不存在无法破解的符阵,就像天下没有无敌的剑修一样。任何一个符阵,都会有它的“罩门”。所谓的“罩门”,是指弱点和破绽,也是破解符阵的关键所在。

    这个符阵的罩门在哪?

    宗铭雁眼中光芒闪动,就那样立在原地,思索起来。

    刚刚休战的俞白察觉有人走近,偏过头去,却见刚才和自己打得正激烈的南门阳提着他那把夸张巨剑跑了过来,他心中不由暗自警惕。

    “他在干嘛?”南门阳瓮声瓮气一脸好奇地问,他嗓门如雷,虽然极力压低,但还是全场可闻。

    俞白先是一愣,但是看南门阳脸上的神情并不似开玩笑,突然想起南门阳是无门派剑修,这才心中恍然。无门无派的剑修在基础方面,远远不能和他们这些从小便被扶持为重点苗子的家伙相比。

    俞白注意到其他的人目光飘向自己这边。

    风度……师傅说,要温文恭谦……

    轻咳一声,俞白语气温和解释道:“宗铭雁是在思索破解之法……”

    “这个还要想?”南门阳瞪大铜铃般的眼睛,不自主地提高音量打断俞白:“直接砍他娘的就是!俺说你们这些人,就是婆婆妈妈,要是俺……”

    南门阳的嗓门本来就大,如此一来,更是滚雷阵阵,炸得俞白耳朵嗡嗡作响。

    俞白额头青筋隐隐跳动,没想到这厮竟一话痨!

    不知谁发出一声轻笑,俞白额头的青筋又是一阵连连跳动。

    风度……

    他勉强挤出笑容:“此阵颇具难度,破解不易……”

    南门阳再次打断俞白,一脸不解地看着俞白,眼睛又一次瞪得老大:“破解啥,直接剁了就是!不过那厮身子板,啧,比我老相好还娇小水嫩,和你差不多,要是俺……”

    越说越南门阳越是兴奋,右拳紧握,扯开衣襟,拼命捶打雄浑结实有如铁铸的胸膛,鼻子喷着粗气,有若大猩猩。

    娇小水嫩……

    俞白英俊儒雅的脸庞顿时狰狞变形,全身灵力差点失控,有如汹涌怒涛,随时可能暴走!

    风度……

    南门阳浑然未觉,他就像一只红了眼的公牛,盯着符阵,跃跃欲试,偏偏他的嘴巴一刻也未停。

    “看你们用的都啥剑,细得像筷子,那玩意中用不?是男人,就要用这剑!”他提起自己手中那把像门板一般的巨剑,用力挥舞两下,得意洋洋道:“不懂了吧,我偷偷告诉你,俺相好告诉俺,要大!要大!要更大!真男人,用大剑!”

    他忽然闭住嘴,犹豫了一下,一脸怀疑地压低声音问:“你真的是男人?”

    刷地,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投向俞白。

    极力忍耐的俞白再也忍不住,他脸黑得像涂了墨汁,英俊的面孔狰狞扭曲,管他娘的风度!手中飞剑刷直指南门阳,怒道:“闭嘴!我们再来!”

    南门阳一愣,旋即拼命摇动他硕大的头颅:“我只和男人打!”说完不顾俞白,扬起大剑,指着符阵,瞪大眼睛,亢奋无比嗷嗷直叫:“俺去砍阵!俺还没有砍过这玩意呢!哈哈,你们好好看着,俺!真男人!是怎么砍这个劳什子破阵!”

    说完,提着巨剑,踏着大步,像野牛般轰隆隆朝符阵直冲进去!

    俞白怒极攻心,完全失去理智,尖叫一声:“给我站住!你是我的!”

    整个人化作一道白影,冲着南门阳的背影,直直冲冲进大阵。

    素本来听着南门阳阴损无比的话,心中暗笑,但这突然的变故却让她心中陡然一惊,根本来不及阻止!

    该死的!

    符阵里面有三个人,左莫绝对扛不住。一想起此,她心中顿时一急,一跺脚,提着黑曜剑也一头冲进天环月鸣阵。

    鬼风看到素冲进大阵,眼中陡然闪过一道寒光,整个人就在原地消失。

    黄脸汉子心中一动,也毫不犹豫冲进符阵。

    常横自言自语:“有趣!”,说完便拔腿朝符阵走进去,只是和其他相比,他走得不紧不慢。

    罗离起身,掸了掸身上没有灰,十分无奈道:“我为什么和你样的家伙在同一个门派?”

    说罢,也朝符阵走去。

    其他修者犹豫了一下,紧接着,不断有人冲进去。

    冲进去的修者个个神情振奋,战意昂扬!他们都是不畏比试的修者!

    本届试剑会几乎最厉害的几个人全都在符阵里,能与这些高手一较高下,机会难得。如此盛会,若错过了,那可是遗憾一辈子的事情。

    刷刷刷!

    一道道人影,不断地冲去符阵。

    一轮弯月之下青蓝色雾气弥漫的符阵,就像一个巨大的漩涡,吸引着周围的修者不断投入其中。

    整个东浮在观看这场比试的所有人都呆住!

    虽然蜃影能让他们看得真切,但是他们的对话却无法传出来,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眼前一幕,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极限。

    见识多广的天松子也目瞪口呆,喃喃道:“白儿为何如此激动?这又是怎么回事?”

    他从未见过俞白如此激动,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的爱徒永远温文尔雅,恭谦知礼。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能告诉他。

    冲进符阵的,全都是高手,全都是天月界各个门派最优秀的弟子,最杰出的年轻辈。他们有着光明的未来,他们承载着每个门派的希望,他们接受的是天月界最全面最好的传授,他们用的是最好的法宝飞剑……

    他们……

    他们此刻就像疯了般,每个人脸上都是狂热的战意,他们看向大阵的目光充满渴望!

    那符阵,究竟有多诱人……

    无论是飘浮在天空,还是在地面,时间就好似在这一刻凝固。修者们无论修为高低,他们张大嘴巴,表情呆滞,肢体没有任何动作,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有若泥塑。

    东浮此刻,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