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三十九节 阵防流

第一百三十九节 阵防流

    素的反击犀利得让鬼风感到意外!

    三道急促的音节从黑纱后吐出,横放身前的黑曜剑陡然光芒大盛,周围空间急剧扭曲,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扯动着周围的空间。明明没有风,却令人不禁产生空间塌陷之感。鬼风的白骨剑嗡嗡地颤动,剑锷头骨眼眶内的两点鬼火好似风中残烛,随时可能熄灭。

    鬼风脸色大变!

    素身周围的天地灵气紊乱无比,白骨剑就好似风雨飘摇中的小舟,随时可能覆灭。刚才那一瞬间,他险些失去对与白骨剑的联系!

    这是什么剑诀?

    骇然之下,鬼风决定抽身疾退。

    素第一时间察觉到鬼风的意图,她冷哼一声,右手竟然松开黑曜剑的剑柄。

    横着的黑曜剑并未向地面掉落,而是飘浮在她身前,滴溜溜地飞快转动起来,同时清越的剑啸有如铃音响起,飘忽悠远。

    铃音刚起,无数细小如须的无形磁线化作一张大网,倏地朝白骨剑罩去!

    《磁极罩》!

    没了飞剑,剑修只不过是没有爪牙的老虎。

    鬼风哪里肯如此就范,眼中寒光陡盛,身形微转,便在原地消失。鬼遁!几乎在同时,他出现磁网之中!

    自投罗网?素有些意外。

    出现在磁网之中的鬼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伸手抓住白骨剑。

    白骨剑一入掌中,鬼风心中大定,他已经看明白素的剑诀!

    磁力剑诀最厉害的地方,便是能够搅动天地灵气,能够影响和隔绝飞剑与剑修的联系。修炼到高深之境,能随心所欲操控天地磁力,甚至能自成一界,厉害无比。

    不过,素离那一步还差得远。

    握着铜钱剑柄,鬼风手腕轻抖,白骨剑发出嘶地一声尖叫,有如鬼魂哀泣,飞出一团黑雾。黑雾从飞剑中飘出,倏地爆裂开来,化作数缕细烟,冲向四面八方。

    转眼间,四周便多了无数有如拇指大小的黑鬼。这些黑烟所化的小鬼浑身漆黑如墨,脸如癞蛤,奇丑无比,肚子滚圆,四肢短小,幽绿幽绿的眼睛,阴森可怖。

    密密麻麻的小鬼飘浮在鬼风身旁,不计其数,望而令人头皮发麻。

    鬼风的双瞳呈现奇异乌黑,深不见底,本就枯瘦阴鸷的脸庞如此生机全无,灰白有如死人。

    黑纱后,素终于色变!

    鬼风咕地一声,手中白骨剑的朝素一指。

    《小鬼问路》!

    吱,天空中的小鬼齐齐发出一声怪叫,面目狰狞,化作无数黑色残影,扑向素。这些小鬼的快速绝伦,身形忽隐忽现,突然消失在空中,又突然从空处钻出!

    鬼遁!这些小鬼竟然拥有鬼遁之能!

    素此时不敢再有保留,右掌似轻实重地在自转的黑曜剑剑柄一拍。

    黑曜剑倏地在她面前有如风轮般转动,一圈圈无形磁力,猛地扩散开来。

    一根纤细雪白的手指,点向化作黑色光轮的圆心处。

    《磁轮盾》!

    光轮四周扩散的无形磁力立增,甚至能够看到肉眼可见的形如水波的波纹。无形波纹迅速把素整个人都笼罩其中。

    凶猛狠厉的小鬼一触及到无形波纹,顿时被弹飞。然而这些小鬼的丝毫未损,怪叫一声,返身又扑向素!

    好似一场永远不会停下来的黑色暴雨,噗噗噗声连绵不绝。小鬼仿佛不知疲倦,一遍又一遍地的冲向素。无形波纹有如被暴雨侵袭的湖面,涟漪不休,但无论小鬼如何冲击,它始终牢牢护住素。

    场面陷入对峙,双方谁也奈何不得谁。

    鬼风乌黑眸子深深看了一眼磁轮盾后的素,突然在原地消失,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些不计其数的小鬼。

    这场黑色暴雨来得突然,去得更突然!

    素喘了一口气,却不敢把开移开手指。直到确定鬼风不在旁边,她才挪开手指,散去磁轮盾。此时,她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后背已经完全湿透。

    之前很笃定自己能保证左莫进前十的素,好似突然从梦中惊醒,赫然发现原来自己小看了天下英雄!

    平息紊乱的灵力,她决定立即找到左莫。

    越快找到左莫,能赢下这场比试的希望越大。她到现在,依然没有发现左莫的纸鹤,这令她心中充满担忧。

    难道那个僵尸小子运气这么不好?就遇到危险了?

    她不自主地加快速度,如果,如果刚才自己有趁手的飞剑……

    左莫早就把纸鹤的事情丢到脑后,他一心摆弄他的《天环月鸣阵》。

    《天环月鸣阵》是他上次炼化墨莲子得到的符阵,也是他手上唯一一种四品符阵。所以到手之后,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上面。他得出一个很深刻的结论:上了四品以上的符阵,都没那么简单。

    《天环月鸣阵》看上去并不复杂,它是一个子母符阵。每一个子阵的品阶都不高,大多以二品符阵居多,一起关键作用的符阵也不过是三品符阵。可越是揣摩,左莫愈是觉得这《天环月鸣阵》不简单!

    每个子阵的难度都不高,他能很轻易地完成,可若是把他们组合起来,难度猛增。

    最小的《天环月鸣阵》需要十八个子阵,子阵的数量越多,它的威力也越大。三十六个子符的《天环月鸣阵》已经威力相当惊人,左莫自己若是陷入其中,绝对出不来。

    左莫这次决定布设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

    七十二子阵和三十六子阵,子阵数量上增加一倍,可布设难度上,相差的却远远不止一倍。当然,从威力提高也不止一倍。

    那堆如小山的材料,绝大部分都是为《天环月鸣阵》准备。如果这个符阵布设成功,左莫觉得,凝脉期的修者如果陷入其中,出来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天环月鸣阵》玄奥莫测,蛮力根本无法破开此阵,除非找到它的阵眼。

    不过在阵眼处,左莫刚才精心布置了一个大大的“丹炉”!

    可惜没有时间幻想敌人被自己烤得外焦里嫩的画面,左莫需要迅速地把它布设完成。

    七十二个子阵,布置下来,需要大量的时间。所以左莫的计划是,先布置一个十八子阵的《天环月鸣阵》,然后再以此为根基,再增加十八个,组成一个三十六子阵的《天环月鸣阵》。这样一步步地增加扩大,免得有人摸上门,自己却没有什么反击的能力。

    自己能想到这么绝妙的主意,他心中得意无比。

    修为不行,那哥就不和你们比修为!

    看了一眼已经布下的符阵,左莫心中充满成应该感。以水洼为中心,密密麻麻地布满符阵,玉片、青铜炉、铁钉的光芒闪得人眼花。水洼本就有半亩大小,如今这片符阵带,已经达到五亩大小。本来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左莫,可当五亩大小的符阵带完成,各种光芒,交叉纵横。相较之下,符兵召唤出的巨大的金甲卫士,在这片闪闪发亮的大型符阵带上,是如此渺小。

    这片符阵带实在太扎眼,东浮观战的人们可以轻易地从庞大无比的蜃影中,一眼发现它。

    于是,许多人下意识地把目光这片闪光地带。

    而他们的表情出奇地统一,无不是目瞪口呆,呆立当场。

    裴元然几人脸色出奇地难看,因为他们的修为太高,周围的言论能够听得很清楚。

    “听说这哥们是无空剑门的,不是一般的极品啊!”

    “你确定不是无空符门?”

    裴元然眉毛跳了跳,其他三人面沉如水,四人心中有一种前所未有强烈的冲动——直接冲进松涛阁,把左莫一剑劈了以向列代祖师谢罪!

    而另一旁传来另一番议论声。

    “我明白了!”一位修者霍地站起来,一脸恍然大悟,激动无比。

    周围的同伴闻言,连忙凑上来:“你明白什么了?”

    这位修者一脸激动兴奋:“左莫真正的意图是图谋松涛阁!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想一点点地霸占松涛阁,对,书上说,这叫蚕食……”

    此时不光是裴元然,所有的无空剑门弟子,都羞愧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弟子不肖!让列代祖师蒙羞!”裴元然泪流满面,悲怆无比。

    辛岩手不知不觉摸上飞剑,声音有如从九幽之下冒出来:“我会让他知道,他去不了无空符门!”

    平时笑嘻嘻的阎乐此时亦是咬牙切齿:“从下个月起,他所有的供给全断!别想从我这要去一个晶石!”

    施凤容此时反而十分淡然,一脸平静:“放心,我帮他养伤,绝对死不了,你们可以放心慢慢弄。”

    周围的弟子们早就噤若寒蝉,下意识远离已经快暴走的师门长辈。

    浑然不知已经惹发众怒的左莫心中得意无比,化身为勤劳无比的工蚁,孜孜不倦地继续着他伟大的扩建事业之中。

    才五亩,实在太小了!

    七十二子阵的《天环月鸣阵》一旦布设成功,将完成一个面积超过十五亩的超大型符阵带!

    左莫把自己的这个创意命名为:阵防流,全称为全符阵阵地防守流。

    今天注定是阵防流扬名的日子!

    左莫志得意满,踌躇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