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三十六节 剑意心转

第一百三十六节 剑意心转

    左莫只觉得眼前一花,强烈的晕眩感几乎让他站不稳。

    一阵凉风迎面吹过,他很快定住心神。当然心中免不了腹诽一下天松子的传送法诀比起蒲妖的传送符阵舒适性要差得远。他扫了一眼周围,入目所及之处,周围全是郁郁苍木,偶尔有风吹过,可以闻得到一阵水气。

    附近有水源!

    左莫心神一振,有水源的地方水行之力充沛,对他来说,极其有用。

    他催动匿行法诀,小心翼翼朝水源方向走去。魏南前辈的玉简中的法诀都相当实用,比如这隐匿身形的法诀,效果就相当不错。凝脉期

    修者如果不是太注意话,一般很难察觉。

    五行法诀中,左莫的《小云雨诀》造诣最深厚,对水行之力也最为敏感,走了大约五十步,他便找到水源。

    一个半亩大小的水洼,四周长满了杂草,周围随处能看到灵兽的粪便。

    左莫仔细打量周围的地形,大为满意,看来这次自己的运气不错。不过他还是警惕地用神识小心地扫了一眼周围,他没有马上放出纸鹤

    ,向素报告自己的方位,而是手上多了张金色纸符。

    “力士护主!”

    一位金色巨人的轮廓隐约出现在左莫身后,金色身影迅速变得清晰凝实,一位身披金色铠甲的巨人卫士,巍然而立。

    直到此时,左莫才松了口气。

    有了这尊符兵,他的安全也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保障。符兵本就大多为凝脉期修者使用,只有像灵英派王师兄那种身家丰厚的修者,才

    有可能在筑基期便用上符兵。其实这尊符兵当初王师兄的家人也只是给他用来保命之用,奈何那次左莫把他逼急了,他情急之下动用了这张

    符兵。哪想到不仅没赢,连符兵也便宜了左莫。

    左莫两眼放光地注视着气度威严的披甲符兵,心中却充满遗憾,可惜用过这次,这张符兵就报废了。在东浮,相比擅长炼丹、炼器的修

    者,懂得符箓的修者更为稀少,有能力制作符兵这般强力符箓的人一个都没有。这张符兵也不知道王师兄长辈从哪里购来。

    有符兵保护,他信心备增,不过,他依然没有放出手上的纸鹤。

    他想到自己构思良久的方案,呆板僵死的脸上,那双眼睛闪过一丝得意。

    最后一轮是无规则试剑,也就是说,没有任何规则,最后还呆在松涛阁的十位修者,便是最终的获胜者。

    左莫便打算充分利用这条规则!

    可惜,他的隐匿法诀并不够出色,否则的话,他直接找个地方躲起来,收敛气息,这样的话,反而获胜的希望颇大。这一点,自己能想

    到,别人也一样能想到。他忽然想到今天蒲妖说的《烛眼》,若真的有人会烛眼的话,躲起来也没用。

    嘿嘿,你们肯定想不到,哥打的是什么算盘。

    左莫干劲十足!

    东浮上空,庞大的蜃影清晰地显示着松涛阁内的一任何一点变化。

    看到选手们出现在蜃影上,观众们顿时精神一振,纷纷赞叹《蜃光幻影阵》的神奇!

    而结伴观看比赛的观众们,一边两眼盯着蜃影,嘴里一边七嘴八舌地讨论着。

    “你说,这次谁能拿第一?”燕明子问。

    胡山摇头:“不知道,古容平吧,他实在太厉害!”

    陶姝儿忽然指着蜃影群峰间最显眼的主峰,失声惊呼:“你们快看!”

    几乎在同时,许多修者都发现主峰上的两人,嗡嗡作响的讨论声就像退潮般,迅速消失。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集在主峰之上。

    松涛阁总共有十五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而其中,位于最正中央位置的主峰最为醒目,其山势陡峭险峻,就像一把插入云霄的巨剑。

    主峰之上,立着两人。

    古容平和韦胜!

    俨然有着本次试剑会第一人气势的古容平!

    筑基时天生异象的韦胜!

    谁也没有想到,这两人竟然会出现在同一位置。比试才刚刚开始,就陡然进入高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与此同时,松涛阁的不少选手,也注意以峰顶的两人。两人就像两把剑,没有任何遮掩,没有任何隐匿,傲然而立。许多人都不由松了

    口气,这两人,属于谁都不想遇到的对手。

    素透过黑纱,望了一眼峰顶的古容平,没由来心中微松。她最担心的便是师兄遇到左莫,师兄绝不会给左莫任何机会,也绝不会手下留

    半点情。因为她没有求他。

    可那家伙,为什么还不放出纸鹤?

    她忽然霍地转身。

    主峰峰顶,风很大。

    “没想到竟然如此快便与韦兄相遇,真是让人意外。”古容平笑道。

    韦胜面色肃然,没有说话,眼中战意澎湃,不知什么时候,裂虹剑出现在他手中。他周身空气,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拨动,围着他缓缓转

    圈,一股虚无而充满压迫感的气息,以他为中心,荡漾开来。

    古容平脸上笑意没了。

    他眼睛能看到韦胜就在他面前,可是他的神识之中,韦胜所立的地方,空无一人!

    一片空无之间,却有剑意!

    东浮下面的修者们交头接耳,面带疑惑,眼前的一切,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而在那些各大门派的掌门长老们之间,却彻底炸开了锅。

    “谁跟我说无空剑门是小门派?韦胜的剑诀绝对有五品以上!”

    “剑意心转!再进一步就是化形了!天!这韦胜是什么怪胎?他才多大?”

    “无空剑门要出头了,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

    “听说此子筑基时,天生异象,剑气云霄。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谣言,如此看来,只怕属实!”

    ……

    裴元然四人脸上都不由露出欣慰骄傲之色。自发现韦胜的天赋之后,四人倾注了大量的心血,门派几乎所有的资源全都向他倾斜。辛岩

    一点点指导,首次为弟子开启剑洞,就连韦胜在剑洞磨炼时定期投放的灵食和灵丹,全都是花费了无数昂贵材料炼制而成。否则的话,哪怕

    韦胜天赋再怎么出色,也不可能这么快便突破凝脉期。

    看到韦胜给众人带来的震撼,四人相视而笑,心中充满成就感,充满感慨。

    无空剑门之前没有天赋出色的弟子,这一直是四人的一块心病,直到韦胜出现,一切都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若是他们知道韦胜从筑基到凝脉期花了多长的时间,只怕会吓傻吧。裴元然嘴角浮起一抹微微的笑意,他有的时候,都会被韦胜的修炼

    速度、进步速度给吓到。

    剑意心转,是领悟剑意的更深层次,此时的修者能够随心所欲自如控制剑意。

    控制剑诀和控制剑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前者会影响剑诀的威力,攻击强弱,要求的是精细,灵力控制得越精细完美,剑诀能够发挥的威力越大。可当剑诀控制瑧至完美之后,

    再想进一步突破,便需要达到剑意心转。

    每一部剑诀,在创始之初,都是创立它的修者所立下的“法”。对于后学者而方,那永远只是别人的“法”。达到剑意心转,便意味着

    ,韦胜已经便开始参悟更深层的“法”。只有参悟自己的“法”,才能打破剑诀的条条框框所带来的束缚。

    当达到剑意化形,此时就等于建立新的“法”,只属于他的“法”。

    这也是为什么同一部剑诀,修炼的人不同,越到高深境界,相差会越大。一般而言,能够触摸到这个境界的,往往都是跨入金丹期的修

    者。韦胜一个凝脉期的修者,开始参悟“法”,如此天赋,实在可怖!

    “韦胜进步神速,实在是本门之福啊!如此年轻便达到剑意心转的境界,当年二师弟也做不到。”裴元然赞道。四人厌烦上次和其他各

    门掌门一起勾心斗角,便索性四人领着一群内门弟子独自到一旁观战。

    李英凤见二师伯也一脸赞同,便忍不住雀跃道:“师父,那就是大师兄赢定了?”

    阎乐摇头:“不一定。”

    “师兄不是境界更高吗?”李英凤一脸迷惑。

    阎乐沉吟解释道:“剑意心转其实是一个过渡阶段,亦是个混乱的阶段。旧的条框没有彻底打破,新的剑诀又没有成形,在战斗上优势

    并不明显。相反,若是心存疑虑,剑诀的威力反而会下降。”

    无空剑门一干弟子脸色都有些难看,就连裴元然几人,亦从之前的喜悦中脱离出来,脸色凝重地盯着蜃影。

    左莫的修为只有可怜的筑基,目力自然无法和那些凝脉期修者相提并论。

    其他的因素也被他远远抛到脑后,有符兵守护,他也终于能够把全部的心思,放在自己的计划上。

    他开始从纳虚戒中拼命往外丢东西。

    眨眼间,他面前便堆起一座小山,一座完全由各种材料组成的小山!

    看着这堆无数晶石买来的材料,左莫心中肉痛无比。

    “哼哼,让你们尝尝,什么叫晶石的力量!”

    可惜,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汇集在主峰对峙的韦胜和古容平身上,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一处不起眼的水洼旁,某个僵尸,像只勤奋的

    蚂蚁,一点点搬动一座材料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