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三十二节 疗伤 【第一更】

第一百三十二节 疗伤 【第一更】

    左莫劈头盖脸有如狂风暴雨的破口大骂,蒲妖彻底懵了。

    “不是烂货……”懵懂的蒲妖想解释。

    “不是烂货是什么?”左莫瞪大眼珠。

    意识到自己被左莫气势压倒,蒲妖顿时有些恼怒,他眯起右眼,露出一抹犹如狭长血刀的红色,寒声道:“唔,你想说什么?”

    左莫不由一窒,一触及蒲妖冰冷妖异的目光,他顿时缩了回去:“我……我的意思是……你要给我……没有副作用的东西……”

    “我是妖。”蒲妖淡淡道:“我懂的走的路,和你们修者不同,有点副作用,很正常。”

    蒲妖的意思很明确,有副作用不能怪他,而且还摆明了,以后给的东西还是会有副作用。

    蒲妖一旦打算不讲道理,左莫便无计可施了。双方实力悬殊,话语权自然不对等。

    左莫只有选择沉默。

    蒲妖目光愈发不善,左莫硬着头皮,他知道若是每次都退缩,那自己的话语权只会越来越少,下场只会越来越凄惨。权利是争取来的,哪怕为之冒一定的风险,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面对左莫倔强的沉默,蒲妖也有些头疼起来。

    要想马儿跑,就要给马儿吃草。左莫这个眼中只有晶石的家伙,越来越精明,想像以前那样诓他,不大可能。

    可自己的时间……

    一想到这个,蒲妖的心情便烦乱无比。看着眼前给自己添堵的家伙,他很想直接把左莫轰成渣。但他还是硬生生按捺住心下冲动,他的脾气不好,但是却并不愚蠢。

    “妖魔的心法,人类修炼起来会有问题,这倒不奇怪。”蒲妖眼中凶光渐渐褪去,语气也恢复平日里的平和:“不过我手头上有一些修者的心法,以后的奖励全都换成这些法诀,再有副作用可怪不得我。”

    左莫心中大喜,但他还是纠正道:“是交易!”交易和奖励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交易是自己的合理所得,可若是奖励,那就变了味道。

    “随你。”蒲妖一脸无所谓,心中却暗自头痛,左莫现在越来越难对付了。

    “不过,你的速度需要加快!”蒲妖语气变得相当不满意:“你赚晶石的速度太慢,我需要更多的晶石!”

    “我只是一个筑基期修者。”左莫不得不强调一下事实。

    蒲妖被左莫的话噎住,他知道左莫对自己修为无法提升一直耿耿于怀。而且左莫说的亦是事实,在筑基期修者之中,比他更会赚晶石的,可没有几个。

    这个热衷赚晶石,骨子里却十分倔强的家伙,蒲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换一个人,说实话,蒲妖不觉得会比左莫做得更好,这家伙是天生的赚晶石好手。蒲妖发现左莫对于和自己相关的一切因素都极其敏感,他知道在什么时候去争取而不会惹怒对方,他知道如何取舍,真是个聪明的家伙。

    唔,就算在妖中,像这么聪明的家伙也不多。

    左莫表现出来的潜力逐渐改变蒲妖的态度,他忽然想到某个家伙从一开始便挑中左莫,顿时心情大坏,就像吃了只苍蝇一样。

    冷哼一声,他消失不见。

    蒲妖突然消失左莫见怪不怪,他心底松一口气,每一次和蒲妖谈判都十分危险。蒲妖在绝大多时候都会相当正常,但他的脾气喜怒无常,稍有不慎,自己的下场往往会很凄惨。

    好在这次的结果不错,他相当满意。

    不过,他暂时不需要考虑赚晶石的问题,因为他一穷二白,身无分文。而且摆在他面前的,还有最后一轮试剑会。

    昆仑符阵入门玉简,他志在必得。虽然有素的保证,但是左莫还是不放心,最后一轮的修者多达一百人,只取十人,其残酷程度可想而知。素虽然实力高深,若是自保绝无问题,可若加上一个自己的,那就难说得很。

    还是靠自己稳妥些。

    他脑海中已经有一个大致的计划轮廓。一想到这个计划,他便充满兴奋和期待!

    但眼下,他不得不按捺心中的兴奋,把计划丢到一边,面对更直接的问题:疗伤。

    上次与晁安比试,他以弱战强,虽然最终胜利,但依然受了不轻的伤。经过师傅的紧急救治,总算大致痊愈,本来左莫决定慢慢休养。谁想到掌门突然要他去参加最后一轮的无规则试剑,现在又多了玉简这个理由,他便不得不正视疗伤的问题。

    他本身的修为就比其他人要低许多,若身体还没有痊愈,就算有素在一旁帮忙,自己也肯定坚持不到最后。

    当然,最关键的是,治疗花销不需要他掏晶石……

    蘅芳院,施凤容冷着脸,站在药桶面前。左莫全身泡在药液中,只露头在外。

    墨黑的药液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左莫身在其中,自然更是被熏得晕头晕脑:“师傅,这里面是啥?怎么这么难闻?”

    “不要废话。”施凤容没好气道:“好好运转灵力。”她一看到左莫,心头无名邪火就蹿上来,怎么压都压不住。这么好的天赋,竟然不喜欢修剑,只喜欢赚晶石!自己怎么收了这么一个市侩贪婪的弟子?

    左莫听出师傅语气中浓浓的不满,立即老实许多。

    其实他能感受到这桶药液的厉害。活泼浑厚的药力,就像无数小虫子,在向自己体内钻去。只是这个过程,并不是那么美好,左莫只觉得全身像被无数根针扎。

    听到师傅让自己运转灵力,他微微一愣,自己是运转《胎息炼神》还是运转《金刚微言》?念头在他脑海中转了一圈,他便决定运行《金刚微言》。《胎息炼神》来历不明,被师傅看出来可不妙。《金刚微言》他倒是不惧,这是辛岩师伯给他的。虽然他现在修炼的《金刚微言》是墓碑版,但两者的差别只不过是五句话。

    一运行《金刚微言》,左莫立即感受到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无数乱钻细小如针的药力就像受到磁石吸引,化作几十股细流,从左莫身体的各处大穴钻入,迅速化入经脉运行的灵力之中。

    短短的时间内,左莫便觉得浑身经脉拥堵欲塞,不由吓一跳,他还从未遇到这般情况。

    乖乖!

    这是什么药液?好强的药力!

    左莫此时顾不得其他,拼命地运转《金刚微言》,竭力把经脉中多余的药力散入全身血肉筋骨之中。药力散入全身,不断地修补左莫身体受损的地方,就好似一场大雨,滋润干涸的大地。那些受损的部位,贪婪地吸收着药力。

    药桶外,施凤容露出关切神情,左莫整张脸都呈现出暗金色,有如金铸。不知何时,裴元然辛岩阎乐三人亦出现在她身旁。

    “这小子还真是厉害。”阎乐吃惊道:“炼体也这么强?这不都到了肉身金衣的地步么?”

    辛岩冷哼一声:“就是不喜修剑!”

    其他几人脸色顿时难看无比。

    如果左莫修炼天赋平庸,几人还不会如此不爽。可明明修炼天赋出色,修炼什么,什么进步飞快。连随手丢给他的《金刚微言》,他居然都不声不响炼到肉身金衣的地步,却偏偏对本门修剑似乎没有什么兴趣。门中那么多厉害的剑诀全都开放,这家伙除了一开始去看了两眼,后面连看都不去看。

    试问裴元然几人如何爽得起来?

    “我坚持让他参加下轮试剑会,就是要让他见识一下剑修的真正威力。”饶是裴元然养气功夫深厚,亦被左莫气得半死:“我已经嘱咐过韦胜,到时放手试剑。哼,让他见识一下,什么是剑修,为什么剑修才是最强大的修者!”

    “不错!本门弟子竟然对本门法诀不感兴趣,莫说传扬出去,就是列代祖师泉下有知,我等都丢尽脸面!”平日里乐呵呵的阎乐此时也是一脸怒容。

    “不可忍!”辛岩一脸杀气腾腾。

    本来一脸关切的施凤容也按捺不住,极其不满道:“这家伙是欠教育!”

    左莫的恶劣行径,让整个无空剑门高层同仇敌忾,空前一致。

    专心运转灵力的左莫浑然忘我,他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任何事情。他的所有神识,所有灵力,全都调动起来。这次药桶里不知被师傅丢了什么灵草,药力凶猛无比,他感觉自己都快要被这些蜂拥而至的药力快挤爆了!

    他疏导药力的速度远远慢慢于它们钻入的速度。

    他咬紧牙关,他知道,只要撑过这阵子,这次的收获定然绝大。熟知炼药的他很清楚,刚不可久,灵药中所蕴含的药力终究是有限的。只要他撑下来,便大可从容慢慢炼化吸入体内的药力。药力钻入体内,迅速化作点点金光,融入他筋肉之中。如今他浑身筋肉,金光闪闪,那点点如同细砂般的金光,越来越细密。

    可金光增加的速度,远远比不上药力增加的速度。

    而更让左莫感觉到心慌的是,药力竟然没有任何衰竭的迹象,还是一如既往的雄浑凶猛!

    药力有如洪水般,疯狂地涌向他体内。

    他的经脉被填满,但药力还在继续不受控制地涌入,经脉经肉眼可见的速度胀大。

    更让左莫慌神的是,他停不下来!

    奔涌的灵力和药力混杂在一起,就像脱缰的野马,怎么拉也拉不住!

    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