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三十一节 五色塔妙用 【第二更】

第一百三十一节 五色塔妙用 【第二更】

    左莫带着一大堆东西回去。

    除了五色塔,还有一大堆各色材料,身上所有的晶石,被他花得一干二净。反正他如今有了纳虚戒,完全不需要担心负重的问题。多宝飞阁的材料品质都相当高级,整个东浮除了这,左莫想不到哪还能买到。而且在他看来,这次之后,下次到多宝飞阁估计是猴年马月。

    反正各色材料,都是他用得着的,也没存在亏不亏的问题。

    看着纳虚戒里成堆的材料,左莫心中充斥着满足感,大大抵消了花完晶石的肉疼。而且他也长舒一口气,心无牵挂。嘿嘿,蒲,让你知道什么叫一穷二白。

    其中还包括四块四品寒磁铁,一瓶烈火丹、一瓶月华流殇,一枚玉简。烈火丹是报酬,玉简里面记载着四块剑胚上所需要篆刻的符阵。

    左莫前脚刚出多宝飞阁,便听到蒲妖急切无比的声音:“有没有晶石?”

    “哈哈哈哈……”左莫再也忍不住,捧腹暴笑。

    “笑什么?”刚刚从入定中醒过来的蒲妖反应显然要慢半拍。

    “没……没有……”左莫费好大劲才忍住笑,还故作正经道:“你不早说,我刚刚买完东西,身上晶石花得一干二净。”

    “一个都没有?”蒲妖呆呆地问。

    “一个都没有。”左莫十分肯定地回答。

    能够摆蒲妖一道,左莫极其开心与得意,坐在傻鸟身上,哼着不着边际的调子。傻鸟一边扇着翅膀一边翻着白眼,后来实在忍不住,呱呱地叫唤起来,试图压过左莫的噪音。

    心情大好的左莫顿时大怒,毫不客气砰地一拳砸在傻鸟的头上。

    “叫什么叫,没听到哥在唱歌么?”

    傻鸟一阵晕眩,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飞着。左莫继续扯着喉咙干嚎,好不容易飞到西风小院,甫一落地,傻鸟飞快一颠一颠跑到水沟边呕吐。

    左莫瞥了一眼傻鸟,嘴里哼着:“不能欣赏哥的美,是你最大的罪……”

    回到自己的小屋,细思今天发生的一切,左莫渐渐陷入沉思。

    这次的事件,有很多可疑的地方。比如林谦的身份,在第一次遇到林谦时,林谦表现出的是一个对东浮丝毫不熟悉的外地人。但今天看来,他似乎和多宝飞阁的主人颇为熟悉。更让左莫感到意外的是,他称素为师妹,但素似乎并不认识他。

    素的来历一直是个谜,如今加上一位更神秘的林谦,左莫突然觉得事情有点扑朔迷离的感觉。

    素还好一点,可那始终一脸微笑的林谦,却让左莫看不透,一点都看不透。温和的笑容后面,似乎有什么让左莫下意识本能的戒备。正因为如此,他今天才始终坚持自己买下五色塔。虽然花了晶石,但求个心理舒坦,欠人人情的感觉,实在糟糕得很。而欠一位完全不知底细的人人情,可不仅仅是糟糕,还很危险。

    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自己还要去寻找答案!

    左莫如是对自己说。

    他的注意力随之转到今天买下的五色塔上。这是件未炼制成功的五行法宝,难怪在东浮卖不出去。想想左莫也大致了然,东浮以剑修为尊,修炼五行的修者大多以炼丹炼器者为多。东浮可还没有身家丰厚到可以到多宝飞阁花费五十颗四品晶石来买一件法宝的炼丹炼器者。

    一件未炼制完成的法宝半成品,能够卖到五十颗四品晶石,足以证明它的不凡。

    左莫不得不庆幸自己的运气好,若这五色塔真的炼制完成,以自己可怜的修为,根本无法驭使。

    仔细看过那位散修遗留下来的玉简,左莫才大致明白这位散修的意图,他不由惊叹,这位散修好大的野心!

    这位散修想把这座五色塔炼制成一个完整的五行世界,五团五行精气经过不断的炼化,最终生成五行本源,在塔内相生相克,形成一个稳定平衡的小世界。五行精气便会自由在塔内演化变幻,至于这个五行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就连始作甬者的那位散修也不知道。

    当然,这仅仅是它的炼制者的终极目标。那位散修并不是不通时务者,在达成终极目标之前,这件法宝依然有许多妙用。比如,五色塔其实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容器,任何物品,投入其中,被迅速分散成五行精气。当然,若是投入其中的物品超过五色塔的品阶,自然无法实现。

    而且,若用它来催使五行法诀,功效倍增。

    五色塔是一件试验性的法宝,所以在玉简中,有许多炼制者猜测性的语言。但眼下这些和左莫都没有太大的关系,这件法宝远不是他现在能够炼制的。左莫很怀疑,自己即使到了凝脉期,是否能够炼制它。

    不过不能炼制,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它的炼制者已经把大框架给搭好,对左莫来说,需要做的很简单。那就是往其中投入五行的物品。

    歪头想了片刻,左莫忽然屈指一弹,一缕乳白色火焰从他指尖飞出,投入五色塔中。

    五色塔中赤红色那层陡然一亮,钟笋火投入其中,迅速被化成火行精气,在五行塔第二层盘旋。金木水火土,塔尖为金,塔基为土。左莫能够明显感受到五色塔中火行精气要壮大了几分。塔身火层红光散去,但要比之前要更红一分。

    这情形既在左莫意料之中,又在他意料之外。钟笋火能够增加火行精气,这并不让人意外,但是钟笋火是寒火,这一点在塔内没有任何体现。

    想了半天也想不通,左莫也索性不再去想,而是不断地往里面投入各种材料。这些材料一投入进行,便会迅速分解成五行精气,然而塔身颜色却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是品阶不够?

    左莫敏锐地抓到其中重点。刚才他扔进去的,全都是一些一品材料,五色塔没有任何反应。犹豫了一下,他一咬牙,朝里面扔了一株三品的青木香,青木香一丢进去,只见木层绿光陡然一亮,里面的木行精气顿时壮大了一分。

    心中猜想得到证实,左莫并没有太高兴,反而倒吸一口冷气。

    乖乖!

    丢进一株三品青木香,塔内木行精气才壮大了那么一丝,这要多少丢多少高级材料进去才能填得满啊?关键是,还需要好材料。左莫估计,当里面的五行精气达到一定程度,只怕三品材料都无法满足,到时需要四品、五品……

    如同一盆冷水淋头浇了下来,左莫心中兴奋顿时消去不少。他如今一贫如冼,是绝不可能用昂贵的材料来填这个无底洞。

    继续炼制它的想法迅速被左莫扼杀在摇篮之中,他开始来研究起如何利用五色塔其他的用途。

    一边研究玉简,一边摸索五色塔,还真被左莫找到一个十分实用的用法。

    左莫发现,这五色塔内的五行精气,可以抽出来为他所用!

    这个发现,顿时让他喜出望外。

    修炼五行的修者,往往需要培养自己的五行精气。比如专修火行的修者,在一开始的阶段,他需要用法诀把体内灵力转换为火行灵力,从而释放火行法诀。而随着他的修为加深,他体内的灵力便会自动转化为火行精气。火行精气比起火行灵力更加精纯,而经过不断地炼化,火行精气愈发精纯,最终形成火行本源,举手投足间,炎势赫赫。

    左莫还处在只能把把灵力转化为五行灵力的地步。

    但只要五色塔内有五行精气,他便可以从中抽出五行精气,很轻松地使用各种五行法诀。而且威力要远远超过他单凭自己用出的五行法诀。

    唯独让他觉得相当遗憾的是,五色塔内的五行精气用一点少一点,需要不断地补充。只有形成五形本源之后,它才能自己产生五行精气,那离左莫遥远得就像天空的星星。

    左莫的计算方法相当另类。

    他在算用掉一个法诀所需要的五行精气,再把等量的五行精气换算成多少棵三品灵草,再把灵草换算成的晶石……

    妈呀!好贵!

    肉疼无比的左莫手一哆嗦,立即在心中打定主意,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乱用塔内的五行精气。

    这年头,好法宝怎么都这么金贵!买得起,用不起啊。

    不过即使如此,五色塔对左莫来说,依然实用无比。能够增加五行控制,灵植、炼丹、炼器、符阵都可以用到。

    “很不错的小东西。”突然钻出来的蒲妖,看着左莫手上的五色塔,脸色不好看。

    “嘿嘿……”左莫被蒲妖看得心里发毛,讪讪不已,手上动作却不慢,把它丢进纳虚里面。

    “不错,连纳虚戒也有了。”蒲妖的语气愈发不善,他终于反应过来为什么没晶石了。

    “这是为以后赚晶石作投资,没有投入,哪有产出嘛!”左莫睁着眼睛胡扯,心中却暗呼不妙。

    “看来你对我相当不满嘛。”蒲妖忽然脸色平静下来,慢条斯理剔起指甲。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身无分文的左莫这样告诉自己,胆气顿时一壮:“谁叫你每次给的东西那么烂!”

    “烂?”蒲妖的表情极其精彩,一脸呆滞。

    不说倒好,一说起来,左莫越想越气,跳起来指着蒲妖鼻子破口大骂:“你这货,还有脸面提?你哪次给过好东西?《胎息炼神》炼得哥小命差点没了!什么妖核魔纹,害得哥灵力半点不涨!《识香》,识你妹!还有什么阴珠,一大帮金丹期的老家伙,差点把哥剥皮抽筋炖骨头党的汤喝了!你这个奸商!坑货……”

    蒲妖呆若木鸡地看着激愤不已的左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