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三十节 再见林谦 【第一更】

第一百三十节 再见林谦 【第一更】

    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都是有风险。这份风险并不仅仅是指失败的风险,还包括凶险!

    灵力吸尽、魂魄抽离、灵力逆冲、毒性侵体……

    轻辄身受重伤,重则魂飞魄散。炼化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物品,其中凶险亦倍增。

    就像妖兽需要修者去猎杀,而那些生长生存了数百年数千年的灵草灵药,又岂会任人宰割?天地万物,自有其自保的手段,那些看似柔弱的生灵,娇弱的身体中所蕴含的凶险与暴烈,轻易便可致人死地。

    左莫虽然经常会冒险去做一些事情,但是从本质上来说,他是一个相当谨慎的人。只是许多时候,他手上的筹码太少时,他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最底层的修者,不拿命去搏,拿什么去搏?

    但是眼下,他的需求和对方的条件,都没有达到需要他去冒如此风险的地步。

    “不好意思,我最近很忙。”左莫面无表情道。

    “左兄弟。”忽然,从身后传来一个有几分耳熟的声音,左莫一愣,转过脸,不知何时身后站了一位身着白衣的男子。这男子左莫有些眼熟,哪里见过?

    咦,这不是林谦么?左莫很快便想起眼前此人在哪见过,毕竟长得如此俊美帅气的人可不多。

    富家公子肥羊哥?这厮还没走?

    “我说林谦,你怎么还没走?”左莫对眼前这位帅哥的印象颇为不错,再次见面,颇为高兴。

    “呵呵,试剑会这么好玩的事,若是这般走了,看不到左兄弟的精采表现,那可真要抱撼终身了。”林谦笑道,神态温和语气谦逊,不知不觉中两人便拉近了距离。

    被林谦这么一说,左莫有几分不好意思,郝然道:“我那是运气好。”林谦的学识远胜于他,自己的这些小手段固然有些小聪明,但是也要看在什么人面前。

    只不过他那张僵尸脸,怎么也不可能脸红。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嘛。”林谦爽朗笑道,他看向头戴黑纱斗笠的素,微笑道:“没想到能在这见到素师妹,代我向文真人问声好。”

    “你是谁?”素的语气冰寒,凤目闪动的寒芒透过黑纱,一闪而逝。全身轻衫鼓动,仿佛随时可能出手。突然间被一位陌生人叫破身份,她心中惊怒可想而知。周围几位掌柜脸色微变。

    左莫只觉周身温度骤降,心中顿时骇然,本就神秘万分的素在他心中变得愈发高深莫测。

    林谦丝毫不受影响,笑道:“师妹没有见过我,自然不认识。

    他似乎并不想在这个问题纠缠下去,他笑着对左莫道:”左兄弟,为什么对素师妹的提议不感兴趣?据我所知,前十名除了奖品之外,若是本土弟子,还有其他好处哦。”

    “其他好处?”左莫一愣,挠了挠头:“为什么我不知道?”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林谦笑了笑。

    “天大的好处,要有命才能消受。”左莫耸耸肩不以为意道。炼化四品寒磁铁他如今倒是勉强可以完成,可是在剑胚上篆刻符阵,还是用月华流殇篆刻符阵,这可就远远超出他能力。两人之前便认识,左莫说话也随便许多。

    林谦也颇喜欢左莫这种随意的态度,闻言失笑:“左兄弟对自己的信心不足?”

    左莫和林谦说话间,素一直保持沉默,她再傻,也能看得出林谦在帮她。如此来看,林谦并不像有恶意。

    左莫嘿嘿道:“没办法,我才筑基期,如果我到了凝脉期,再来找我,只要价码合适,那就没问题。”

    素斗笠的黑纱一阵波动,等左莫到凝脉期,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修炼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没有谁能保证自己在多久之内便一定能达到什么境界。在修炼的过程中,有太多太多稀奇古怪的状况。就连那些最顶尖的天才,也无法避免。

    “原来左兄弟是担心这个问题。我倒是知道一个办法,或许能解决。”林谦沉吟道。

    “说来听听。”左莫可有可无道。林谦固然学识渊博,但是修为的问题可不是说解决便能解决的。

    “左兄弟神识过人,不若考虑双连环四转火阵。”

    林谦的话就像一道闪电破开天际,他就好似施了定身法,一动不动。

    “双连环四转火阵……双连环四转火阵……”

    左莫两眼失神,就像陷入疯魔,喃喃自语。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上多了几颗晶石,开始在地上摆起符阵。

    林谦朝一位掌柜摆摆手,那位掌柜顿时会意地去把店门关上。素有些惊诧地看了一眼林谦,但依然保持沉默,她知道左莫正处在顿悟状态。顿悟是可遇不可求的状态,若是被打断,便再难进入此神妙异常的状态。

    林谦忽然朝素招了招手,并转身朝另一间房间走去。

    素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移步跟了上去。

    素一走进房间,房间光芒微闪,外音顿时全消。她心中凛然,眼前此人的实力简直深不可测。

    “素师妹放心,这只是个禁音禁制。”林谦笑道:“师妹可能对我的身份还有所疑虑。”说完他拿出一枚玉简:“师妹可识得此物?”

    素的目光隔着黑纱落在林谦手上的玉佩,娇躯微颤,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心湖佩!”

    林谦一笑,大方地把手上的玉佩递到素面前。

    素接过玉佩,玉佩小湖如画,恍若活物,不时变幻,时而微风拂起层层微波,时面湖面光滑如镜。感受着玉佩里传来的熟悉气息和本门独有禁制,她立即知道,手中玉佩确是本门信物心湖佩!

    可是,门派中从来没有听说有哪位前辈还有弟子,可这心湖佩却是真的!能拥有心湖佩的,都是本门核心长老,她师傅便有一枚。就连本门最杰出的年轻弟子,她和古容平都没有心湖佩。本门有规矩,见玉佩如见真人。

    素一躬身,重新拜见:“师叔!”

    “师妹客气。”林谦还礼道:“我和师妹年纪相仿,还是以师兄妹相称比较恰当。而且我未曾回门中,这师叔称呼也无从说起。”

    素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保持默然。她还处在强烈的震惊中,从林师兄出现,到现在,她依然无法看透师兄的实力。越是看不透,她越是震惊,这说明林师兄的实力比她起码要高两层。

    不知道是哪位前辈培养出来的如此恐怖的人物!

    她忽然心生庆幸,林师兄幸好是本门弟子!

    几位掌柜看着房间外闪动的光芒,识趣地收回目光。

    当左莫睁开眼睛时,素和林谦映入他眼帘。

    “恭喜左兄弟!”林谦笑道:“从今之后,左兄弟的财路又宽了不少。”

    林谦的话,让刚刚回过神来的左莫心中大为开心,他拱了拱手:“还得多谢林兄,没有林兄的指点,我是死也想不到这个法子。”

    “这是左兄弟自己的本事,我只不过随口说说,没想到左兄弟却能真的把它实现,我可大吃一惊。”林谦摇头笑道。

    左莫没有再说话,他低头回味刚才那神奇的状态。他很难很具体地去描述刚才状态,同样很难很具体地想起来自己究竟想通了什么。但他觉得好像有一层薄薄的窗纸被捅破,许多以前他没注意到、不甚清晰的地方,如今却豁然而解,前所未有的明了。

    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

    他立在那,静静地回味,直到心神重归于平静,他才重新抬起头。

    此时他才忽然发现,不知不觉中,时间竟已经过去两个时辰。看着地面散落的晶石碎片,他有些不好意思,在别人的店里面试符阵,居然没被赶出去,这家店真是好说话。当他瞥见紧闭的店门,心中有些吃惊,再看到林谦挥手示意一位掌柜开门,这才心中恍然。

    但他对林谦的来历更加好奇。

    从林谦出现说的那些话,他便判断这肥羊公子哥来头肯定不小。不过现在看来,对方的来头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大。看着掌柜对林谦的毕恭毕敬,左莫不禁心中猜测,难道林谦是多宝飞阁的主人?可他和林谦第一次相遇时,林谦表现出来的,根本就不像来过东浮。

    注意到左莫的目光,林谦从容笑道:“如今左兄弟对炼制一事可有把握?若是左兄弟答应,这座五色塔便作为酬劳的一部分送给左兄弟。除了师妹允诺左路兄弟的事情,我再加上些添头。日后若左兄弟来此买东西,一律八折优惠。如何,这些条件左兄弟可还满意?”

    相当优厚的条件!五色塔的价植自不消说,光这八折,价值便非同小可。

    就在所有人认为这些条件足以打动左莫时,左莫却摇摇头。

    “哦,左兄弟但有什么要求,不妨直接道来。”林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生意我接了。”左莫再次出人意料道:“至于酬劳,刚才林兄已经付过。”

    就在众人愣神间,左莫又指了指五色塔:“五色塔我买了。”

    说完,拿出一堆晶石。

    众人脸上不由齐齐动容,修为低下、面僵若尸的左莫此时在他们心中,却陡然变得形象光明磊落。面纱后的素,也不禁流露出几分异色。眼前的左莫,和她之前的认知,判若两人。

    此时的左莫,哪有半点猥琐、贪婪的气息?

    莫非,这才是这家伙的真面貌?果然师傅说得没错,人不可貌相啊。

    就在她诧异动容心中暗惊时,忽然听到左莫急切切带着几分肉疼地补充了一句。

    “记得打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