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二十九节 五色塔

第一百二十九节 五色塔

    这枚纳虚戒到手,左莫爱不释手。

    “左先生果然好眼光,这枚纳虚戒空间达到九立方丈,比起一般三品纳虚戒的两倍有余,但是价格却只比三品纳虚戒要贵三成。纳虚戒藏物,不朽不腐,哪怕百年,新鲜如初。取物也极其方便,心神一动,便入掌中。”掌柜赞道,紧接着他递给左莫一枚玉简:“这枚玉简里记述了一些纳虚戒专用的禁制,本店免费赠送。左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本店开张这么久,左先生是第一位在筑基期便能拥有纳虚戒的顾客。”

    真是好东西啊!

    左莫把百宝囊中的东西全都丢进纳虚戒,只觉得浑身为之一轻。他的百宝囊里装了一大堆七七八八的杂物,若不是他《金刚微言》略有小成,他早就被这堆杂物给压扁。如今放进纳虚戒中,感受不到一丝重量,那感觉,太舒畅了!九立方丈的空间,空荡荡,他那一大堆杂物只不过占一个极小的角落。偌大的空间,能放无数阵盘。

    什么药符流,有了纳虚戒之后,才是真正的药符流啊!

    哪怕之前早知道,他还是感慨纳虚戒和百宝囊不可同日而语。难怪价格昂贵,一颗晶石一分货。尤其让左莫满意的是,这枚纳虚戒造型朴实,看上去就像一枚普通铁环,毫不起眼。若不知情,谁也想不到这枚不起眼的铁环,会是一枚价值一百颗四品晶石的纳虚戒。

    左莫深知自己修为太低,若是太招摇,和找死没什么区别。别看东浮治安这么好,杀人夺宝、某人突然消失的事情,依然屡禁不绝。财帛动人心,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无论在哪,都是如此。他可不想因为一枚纳虚戒而把自己的小命给搭进去,这枚纳虚戒土得掉渣的造型反而正符合他心意。

    一百颗四品晶石花得值!

    大为满足的左莫的心中嘀咕着,还剩下九十颗四晶石。

    咱继续!

    掌柜有些意外左莫财力的雄厚,一位筑基期修者花掉一百颗四品晶石而不变色,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哪知道左莫正在和蒲妖争分夺秒,若是没有蒲妖,这一百颗四品晶石他会死死捂着,绝不舍得买这枚纳虚戒。

    可眼下,趁早花掉,晶石才是自己的。

    虽然每次蒲妖都会拿出什么法诀之类,美其名曰等价交换,但是想想蒲妖给出来的东西,左莫就要吐血。无论是第一次的《胎息炼神》,还是后来的魔纹妖核,没有一项是无副作用。而至于《识香》之流,他连杀人的心都有。

    花吧花吧不是罪,花慢一点会流泪。

    左莫继续朝前走,他的目光落在一座五色宝塔上。这座五色宝塔共由五层组成,每层颜色都不相同,熟悉五行的左莫一眼便认出来这是一件五行的法宝,每一层代表着五行中的一行。

    “这件五行塔出自一位散修之手,当初这位散修的本意是炼制出一件能够增强五行控制的法宝,但是后来修炼时走火入魔,形神俱灭,这件未炼制成功的法宝被其家人卖至本店。这件法宝构思颇为巧妙,五层塔楼所用材料虽然不算顶尖材料,但是收集齐也颇为难得。只可惜,东浮以剑修为尊,修炼五行的修者少之又少,这件法宝也乏人问津。听闻左先生还兼修灵植,这件五色塔倒是十分适合您。若您有意,本店还将免费赠送五色塔的炼制法门,是五色塔原主人遗留下来的玉简。”掌柜介绍道。

    左莫看了一眼价格,五十颗四品晶石,他不禁大为意动:“东西是不错,只是这价格……”

    掌柜闻言歉意道:“实在不好意思,非是在下不愿,本店是不还价。”

    对方虽然说得客气,但语气十分坚决。看来是不能还价,左莫心中嘀咕,可是这件五色塔实在让他大为意动,他只好道:“能否给我看看。”

    “没问题。”掌柜十分爽快地取出五色塔,递给左莫。

    五色塔一入手,左莫便感觉活泼的五行气息。他灵植夫出身,对五行可谓极其敏感熟悉。就连后来修炼的剑诀,都是带有明显的五行属性。金木水火土,从塔顶到塔基,依序排列。灵力灌入塔内,宝塔立即闪耀着五色光芒,左莫只觉手上握着五团精纯至极的五行气息。心神一动,暗运小云雨诀,只觉四面八方的水气倏地朝他手中汇集。

    好快!

    左莫心中大为惊讶!

    比起他空手运用小云雨诀要快一倍有余。

    好厉害的法宝!

    左莫立即就意识到这件法宝的价值。也许在其他人手上,这件法宝没什么大用,但是在他手上,却是大有用处。

    “这件五色塔适合你。”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左莫闻声转头,才发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

    是他!左莫不由一愣。

    在他面前,立着一位头戴黑纱斗笠的人,正是上次到跑到他这里来切割寒磁铁的家伙。这个名叫素的家伙,来历神秘得很,实力很强,前几场比试,他都轻易胜出,在各大实力榜上都名列前十之列。也正是他出手与晁安打赌,也把晁安逼到极其难受的境地,算是帮了自己不大不小的忙。

    当然,自己和他没什么交情,左莫是不承认对方是为了帮自己去打赌的。

    “我买给你。”素十分简短道:“只要帮我一个忙。”

    两人身边的掌柜都十分识趣地退到一边,不打扰两人的交流。

    左莫心中大为警惕,摇头道:“不用。我自己买。”五十颗四品晶石可不是个小数目,算下来,是两万五千颗三品晶石。帮一个忙的酬劳达到五十颗四品晶石,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个忙不好帮。

    “加上这个。”素拿出一个玉瓶:“晁家堡烈火丹,三十六粒。帮我炼制一件东西。”

    炼制东西?

    左莫心中稍安,哥最怕的便是打打杀杀,唔,等等,想到自己上次炼制墨莲子差点挂掉的经历,他连忙问:“炼制什么?”

    “把寒磁铁炼制成剑胚。”素道。

    “那不可能。”左莫断然道:“那玩意是四品,切割已经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炼制成剑胚,我没那实力。”

    “你可以做到。”素的声音依然没有波动:“你能炼化墨莲子,再加上这件五色塔,就可以炼制。”

    不说墨莲子还好,一说起来,左莫心头邪火蹭地冒了上来。若不是眼前这个混账把消息透露出去,那门生意也找不上门来。哥差点连小命都丢了!

    “我还帮你进入前十。”

    素轻飘飘地一句话,顿时把左莫心头的邪火击得烟消云散。

    左莫心中一动,嘴上试探问:“那我第二轮怎么办?”

    “你第二轮轮空。”素道。

    左莫暗惊,这厮果然有手段,这么绝密的消息竟然也知道。他刚刚从掌门得知自己下一轮轮空,眼前这家伙居然就知道了。

    但是对方的条件还是让他怦心动。蒲妖估计很快就要醒来,一旦蒲妖醒来,晶石立马易主,那他想通过收购来获取昆仑符阵入门玉简的念头立即变得不现实。如果他想获得那枚玉简,就必需要通过比试。进入最后无规则试剑的修者总共有一百人,虽说这一百人都有奖品,可若是名次太后,获得玉简的希望也就越小。

    但左莫总有种感觉,对方的条件肯定没那么简单。

    “你说说剑胚怎么炼制?”他决定先问清楚。

    “每把剑胚上用月华流殇刻上一个符阵,总共四个符阵。”素道。

    月华流殇……

    左莫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可能不可能!月华流殇可不是我眼下能用的材料。”他这不是客气谦虚,月华流殇虽然也有三品的,但它属于极稀有的材料,而且性质极其特殊,是名符其实的高端材料。

    同样是三品,亦会有相当大的区别。

    所谓的品阶,其实是一个相当模糊的概念。有的时候,它是指横向,有的时候,它却是指纵向。这种模糊的分类法,并不是修者不够严谨,而是因为许多物体复杂的物性导致。

    比如钟笋火,属于二品火种,这里便是指横向,这是因为火种独特的物性。同样是钟笋火,若是孕育时间更长、生长于灵气更浓郁的地方,它便会演变成另一种火焰——寒紫火,而若它继续成长,便会形成另外一种火焰——阴波焰。

    钟笋火是二品,寒紫火是三品,阴波焰则是四品。

    因为品阶不同,它会表现出不同的特征,修者们会把它看另一物种。

    而有的物体,品质更佳,但它依然保持原貌。比如火龙草,三品的火龙草和四品的火龙草,虽然在果实的颜色和灵气浓度上有区别,但还是能够轻易地把它们都归为火龙草的行列。

    月华流殇属于第二种,所谓三品的月华流殇,是指它在所有的月华流殇中,属于位于倒数第三种水平。

    事实上,第二种情况,远远要超过第一种情况。

    这种品阶分类法也是数万年间,约定俗成而逐渐形成的。

    月华流殇是名符其实的高级材料,它的采集极其困难,炼化难度极高,绝对不是左莫这样的筑基修者能够炼化的。左莫很怀疑,就连一品二品的月华流殇,他都不一定能炼化,更何况三品?

    这生意接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