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二十七节 大家都烦恼 【第二更】

第一百二十七节 大家都烦恼 【第二更】

    无空堂。

    “你们怎么看?”裴元然开口,问其他几人。

    施凤容第一个说话:“《冰螭剑诀》除了二师兄,再无他人会,之前也一直未曾得解封,以左莫的修为,就算是得到,也看不了。”她第一个站出来给左莫说话,维护之意流露无遗。

    裴元然笑道:“师妹毋需紧张,这《冰螭剑诀》也不是想偷学便能偷学到。我只是见那小子有些不老实,吓他一吓。”

    辛岩忽然道:“可惜了。”

    阎乐不由连忙问道:“怎么可惜了?”其他两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辛岩。

    “他的剑意应该是自悟,已经有潮汐的雏形。若照此苦修下去,不难走到化龙那步。只可惜,他融合了离水剑意,看似多了变化,实际却让剑意变驳杂了。”辛岩罕见地说了这么多话。

    三人的脸色大变。

    “师弟的意思是,左莫练废了?”平日喜怒不形于色的裴元然问这话时脸色奇差无比。其实他知道自己这话不需要问,他们都是剑修,明白剑意驳杂会演变成什么结果。

    辛岩没有说话,但熟悉他的三人都明白,三人也默然。

    四人的心情糟糕无比。若是不知道左莫的天赋倒也罢了,如今知道左莫的天赋如此惊人,却难在冰螭剑诀上再有进益,这对于注重门派传承的四人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打击。

    裴元然黯然道:“这都是我的过错,平日对他太疏于关注。”其他三人心中亦有如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四人中,属施凤容最是难过,她刚才还在为左莫的天赋而高兴,转眼间,却得知左莫在《冰螭剑诀》再难进步。

    “师兄,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吗?”她咬着嘴唇,看着辛岩。

    “除非,他能将剑意重新炼化,使之纯粹。只是,得到的是新的剑意,不是离水剑意,也不是冰螭,该怎么走,我们没办法指导他。”辛岩沉吟道。

    无空堂重新陷入寂然。

    就在众人失望自责之际,辛岩忽然开口:“他既然能自悟冰螭剑意,天赋极强,重新炼化剑意,也不是不可能。”

    满脸失望的施凤容陡然抬起头,一双凤目亮了起来:“师兄可有什么办法?”

    裴元然和阎乐精神俱一振,他们知道,辛岩平时少言,但一旦主动说话,那必定是有什么办法。两人目光齐齐投向辛岩,只等下文。

    “只要他懂的剑诀日益变多,以他的天赋,炼化剑意应该不难。这一点,多教他剑诀便是。”辛岩沉吟道:“只是……”

    “只是什么?”阎乐实在忍不住,急声问道。

    “只是他似乎对修剑没兴趣。”辛岩道。

    三人面面相觑,他们一直在关心左莫天赋的问题,却忽略了最重要的问题。左莫天赋虽然优秀,但在门中是不务正业的典型代表,他唯一的爱好就是赚晶石,至于修剑……

    他什么时候把修剑当回事过?

    偏偏这么一个无心修剑的家伙,却拥有令人艳羡的天赋!

    辛岩的话,一下子把三人给说愣住了。左莫若不想修剑,他们在这纯粹是瞎操心。四人都是剑修,深知修剑的不易,越到精深处,除了艰难,还有危险。若是本身定力意志不够的话,根本不可能有所成就。换句话说,除非左莫本人想修剑,否则他们是逼不出来的。

    三人不由想到刚才左莫说的被晶石砸死的话。

    裴元然忽然觉得头痛起来。

    问题少年啊……

    左莫当然不知道掌门他们在为他头痛无比,他泡在药桶中,为逃过一劫而庆祝。而且他身上的魔纹也没有引起掌门他们的注意,这让他感到非常意外和庆幸。当他检查身上的魔纹时,才惊讶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魔纹已经悄然隐没在皮肤之下。

    还好还好……

    隐没在皮肤之下的魔纹贪婪地吸收着药力,迅速地修补着左莫的身体。他现在发现魔纹的颇多好处,能够很快地吸收灵力药力,能够不断地强化身体,《金刚微言》进步那么迅速,和他魔纹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

    连泡了几天的药水,左莫发现,这一战似让自己在门派中的待遇提升许多。像泡的药水,他现在炼丹方面已经颇为娴熟,可分辨出药水的大致成分,有许多都是十分珍贵的灵药。

    左莫脑海中自动把它们折算成晶石,不由吓一跳,每一桶药水的价格相当不菲啊!

    这不大像本门的风格!

    左莫在心中嘀咕,但他很快便把这个问题丢之脑后,因为他想到了晶石。这次他狠狠赚了一笔。三百颗三品晶石对于他来说,亦是个不小的数目,他敢如此大手笔,倒不是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而是决定在趁蒲妖那厮醒来之前,把这笔晶石花掉。

    若等蒲妖醒来,再多的晶石自己也绝计落不到一颗。

    押左莫的获胜的赔率是一比三百,左莫投了三百颗三品晶石,也就是说,他将收获九万颗三品晶石。

    我的妈呀!

    左莫觉得无数晶石在头顶上盘旋,他的魂儿要飘啊飘。

    九万颗三品晶石,一颗四品晶石值五百颗三品晶石,那也就是一百八十颗四品晶石!

    天啊!

    这是一笔什么样的巨款!

    据说李英凤为了去提这笔巨款,专门央求大师兄全程护送。不过好在左莫交待她分散投注,所以并没有引起什么人觊觎。反倒是韦胜投注的那家赌场,伙计见到韦胜时,脸色精采异常。

    李英凤把晶石交给左莫的时候,手都直哆嗦。

    什么昆仑入门玉简,此时完全被左莫抛之脑后。一百八十颗四品晶石,有什么东西买不到?手握这么一笔巨款,左莫完全不需要再去拼死拼活。不就是昆仑入门玉简么?他只需要注意到是谁挑的这玉简,再从对方手上买下来就是。

    一百八十颗四品晶石,莫说是昆仑入门玉简,左莫觉得,就算是昆仑普通的四品法诀,都可以买到。

    赚了!赚大了!

    从来没有如此富足过,左莫此时俨然十足的暴发户,只恨不得马上跑到东浮大肆采购。手握如此巨款,几乎可以横扫东浮各家法宝店材料让。和他一样赚得盆满钵满的便是各个赌场,他们如今恨不得每天多来几场这样的比试。

    无空堂,愁云惨淡。

    “完了!”阎乐一脸无奈:“这小子现在赚了这么一大笔晶石,别说修剑,我都怀疑他会不会直接从现在开始坐吃等死。”

    “要不然,我们直接把他手上晶石收走?”施凤容恨恨道。她对左莫可谓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不妥!”裴元然摇头:“这是他正当所得,若我们缴走,与匪徒何异?到时可别把他逼到其他门派。”

    三人悚然而惊。

    没错,像左莫这样天赋出众的弟子走在哪里,都有门派会抢着要。别的不说,若是做得太过份,于情于理说不过,逼走左莫,就连天松子这样和无空剑门交好的强者,都不会放过。

    “这可如何是好?”施凤容一脸愁容。之前他们还在合计,既然左莫如此贪财,不如利诱。但左莫突然收获一笔横财,这么一大笔晶石,就连裴元然几人都眼红不已。

    毫无疑问,左莫已经成为无空剑门最大的财主!

    想要利诱他……以无空剑门薄薄的家底,可消耗不起啊。

    裴元然忍不住再次伸手揉自己隐隐作痛的眉头。

    一连几天,左莫走路都发飘,脚下就像踩在棉花堆里一样。脑海里,只想着一个问题。

    这么多晶石,怎么花呢?

    不过,他很快便不去思考这件事,因为韦胜师兄的比试要到了。韦胜师兄的对手是名叫左霖的剑修,这是一名颇有实力的剑修,在各大实力榜上排名大约在中游的位置。

    尝到甜头的左莫正想拉着李英凤去投注,但被吓倒的李英凤连连摇手,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可承受不起几次这样的下注。无奈之下,左莫只好带着小果,跑到各大赌场去下注。

    左莫如今成为东浮的名人,赌场的伙计立马能认出他来。

    跑了两个赌场之后,左莫只好让小果出面去下注。

    若说左莫对谁最有信心,那必定是韦胜师兄!所以他毫不犹豫地下了重注,但是为了避免树大招风,他还是相当克制的。但他拉着小果跑遍东浮每一家赌场,统统下注韦胜师兄胜。

    不过,在各大赌场,给出的韦胜获胜赔率都很低。大家都比较看好韦胜,尤其是这些赌场都是本地势力所开,韦胜筑基时天生异象这件事,还流传得相当广。

    果不其然,韦胜师兄干脆利落地战胜左霖,轻敌首胜。

    在这场比试中,韦胜表现出明显高出对方一筹的实力令人恻目,也就是在这场比试之后,韦胜实力排行迅速飙升,稳稳杀入前十名,成为第一名的有力竞争者。

    虽然赔率不高,但是架不住左莫的基数大,这场比试,他又小赚了十颗四品晶石。

    果然,当有晶石了,再去赚晶石,就要容易得多,左莫心生感慨。

    韦胜师兄获胜,他便对接下来的比试没有半点兴趣。

    哪怕身上的伤还没好,他绞尽脑汁在琢磨着,怎么花晶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