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二十三节 开战 【第二更】

第一百二十三节 开战 【第二更】

    晁安极其愤怒。

    这段时间,关于他和左莫比试的赌局大行其道,成为东浮当下最热门的话题。但是在他看来,这是对他赤裸裸的耻笑。什么时候,自己居然和一位筑基的菜鸟相提并论?

    一个筑基期的修者,能翻出什么花浪出来?他根本不信。

    但他不是一个莽撞的人,那位神秘的高手竟然连月华流殇这样的珍宝都拿出来,那肯定不是儿戏。只是随后他的调查中,他觉得哭笑不得。

    左莫竟然是一位主修炼丹的修者。

    看看晁安在东浮调查出来和左莫相关的都是什么吧,灵植夫、金乌丸、炼化服务……

    这么一位筑基期修者,竟然想在他手上,撑过十招,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想到这,晁安情不自禁捏紧拳头。若是被左莫真的挡下十招,自己将成为本次试剑会,不,整个天月界的笑话!成为无数人茶余饭后嘲笑的对象,人们谈及自己时,再也不会说晁安是晁家堡最杰出的弟子,只会说晁安是连筑基期菜鸟都收拾不了的废话!

    绝不能让自己成为笑话!

    绝不对!

    晁安的眼中,两团火焰疯狂跳动。

    “什么?”李英凤呆呆地看着左莫塞过来的晶石:“你要赌自己赢?你疯了么?”

    左莫递过来的,是整整三百颗三品晶石!

    “哈哈!师弟好气魄!”店外忽然传来爽朗的笑声,韦胜大步走进来,上下打量了左莫两眼,笑道:“看来师弟此战信心十足啊!我放心了,哈哈,我把所有家当都押你赢,你要输了,我可就血本无归了!哈哈!”

    李英凤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大师兄和左师弟。

    他们疯了么……

    左莫听到师兄的话,心中温暖,所有人都认为他必输无疑,只有师兄相信他能赢!他按捺心中激动,笑道:“我可是做了很多功课,就等着给晁安一个惊喜。”

    那张僵尸脸上的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哈哈!师弟总是会出人意表,真让人期待!”韦胜大笑。

    他们真疯了……

    李英凤摇头出门,投就投吧,反正也不是自己的晶石。

    东浮试剑会的正赛终于要拉开序幕。本来第一次,没有多少感兴趣,但几招之赌被炒得火热,来观战的修者数目极其惊人。这场实力对比悬殊的比试,牵涉到的晶石数目达到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这也愈发地带动观众对这场比赛的兴趣。

    只要听说过几招赌局的人,都会不自主地好奇,左莫究竟能够撑到第几招。

    第几招呢?

    会是第几招呢?

    本届试剑会名为东浮试剑会,谁也没有想到,竟然吸引天月界半数以上年轻高手,几乎可以命名为天月界试剑会。对于本次试剑会,还是有许多质疑声,尤其是对本土修者实力的质疑。外来修者都用之前精彩绝伦的表现,来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而东浮的修者,却至今无一出手。这也为什么在各个版本中,东浮修者的排名都不高的原因。

    本土修者只需要有特定名额,便不需要经过预试剑会,于是,在正赛中出现筑基期修者。在许多人眼中,这是一场闹剧。

    所以从举办开始,本次试剑会的争议便不断。本土修者和外来修者之间的不公平等等……

    但主办者天松子只用很简短的一句话,便让人无话可说:“本次试剑会是东浮试剑会。”言下之意是,这是给我们自己人办的试剑会,能让你们参加,就算不错了。

    外来修者无话可说,但怨气依然没有消失,左莫这位试剑会中唯一一名筑基期修者,便成了众矢之的。

    许多人在等看他的笑话。几招赌局,和这些人的推波助澜有着重要的关系。

    “人很多啊。”左莫看着周围黑压压的人群,没心没肺道:“师姐,那些晶石投注了么?”

    李英凤很想掉头就走,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师弟居然还想着晶石……

    她硬生生克制暴走的冲动,没好气道:“投了!按你的要求,分散开投的。”

    “唔,那我就放心了。嘿嘿!”左莫面无表情地发出极其猥琐的笑声,怎么听怎么怪异。

    天啊!自己怎么想到陪这活宝一起出来?实在太丢人了!

    她心中极其后悔,为什么刚才自己没有掉头就走呢?

    “晁兄,不会吧,你的对手这么极品?”晁安身边一位同伴用极其夸张的语气道。

    晁安的脸色极其难看,拳头捏得咯咯直响。

    远处的一朵祥云上,坐着各大门派的掌门长老等等,无空剑门的裴元然等人亦在其中。祥云面积广阔,有数亩之大,上面桌椅几案一应俱全,灵果灵茶供应,各门弟子垂首立在一侧服侍。

    “贵门这左莫,相当有趣啊!果然不愧财迷本色,难道贵门弟子都这般?”灵英派的掌门哈哈大笑。

    他们修为惊人,下面发生的一切,都能轻易地捕捉到,左莫和李英凤的对话,亦传入他们耳中。

    施凤容眼皮一跳,隐现怒色。裴元然神色如常:“左莫生性率直诙谐,相当有趣。财迷嘛,本门上下,包括我这掌门在内,都财迷。贵派财大气粗,是体会不到我们这些穷人苦楚的。哈哈!”

    “那是,在下有次听到一句话,莫在灵英派面前谈晶石。”有人忍不住酸溜溜道:“我们这些穷人,节衣缩食,正常得很。”

    灵英派富得流油,眼红的人多得很。加上他们平日里骄横跋扈,不结善缘,裴元然轻飘飘一句话,便把灵英派打到众人对立面。

    灵英派掌门也不是傻瓜,看到周围众人不善目光,心中凛然。

    他面无不改色,嘴上笑道:“各家有各家的难处嘛。最近几招赌局,很火呀,裴掌门对门下弟子更加熟悉,不知裴掌门觉得左莫能撑几招?我可是投了三招!”接着咂嘴道:“裴掌门不知能否透露点内幕消息?三招应该没问题吧?”

    施凤容眼皮和眉毛齐齐一跳,眼看就要发作,辛岩伸手按住她。

    裴元然听完,故作惊讶道:“内幕消息?您不知道?我没记错的话,上次左莫去贵门拜访,和贵门五位弟子切磋了一下。难道贵门弟子未曾向您禀报?”

    “哦,还有此事?”一旁的天松子闻言,不由大感兴趣:“结果如何?”

    裴元然十分遗憾道:“惜败于常横之手啊。”

    灵英派掌门的脸色已经铁青无比。他本来是想借机讽刺一下裴元然几人,没想到,反而被裴元然把火烧到自己身上。

    无论什么时候,喜欢落井下石的人总是多的。

    赤剑门掌门名知故问:“那就是说,四胜一败?唔,常横已经突破凝脉期,怎么和一位筑基修者动手了?”

    “听你们这一说,我现在都对这左莫感兴趣了。”另一位掌门接口道。

    “侥幸侥幸!”裴元然打了个哈哈。

    灵英派掌门此时大是后悔,偏偏他不能辩解,常横那时还没有突破凝脉期。这种不光彩的事,越说反而越丢脸。他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左莫走入场中,晁安早就在那等着。

    晁安看到左莫晃晃悠悠地荡进场内,脸色愈发难看。这混账在自己面前多存在一刻,自己便会被人多笑话一刻。他恨不得负责主持比试的长老立即宣布比试开始,然后他一锤把这个该死的家伙轰成渣!

    由于是第一场比试,为了以示重视,负责主持这场比试的评师竟然是一位金丹期修者。

    他目光冷漠地看了一眼两人,在他眼中,凝脉期和筑基期没有任何区别。警告性的目光扫视了两人,两人都不禁一个寒颤,晁安眼中的怒火消失,而左莫摇晃的身子也停了下来。

    “可以用除了灵兽以外的任何手段,若有人认输,不得再行攻击。若有人昏迷,立即判输,对方不得继续攻击……”

    晁安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可是他总觉得围观的黑压压的人群,每个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充满了戏谑,就像看小丑一样。但对主持比试的评师,他不敢有任何造次,他低着头,极力按捺胸中积累的怒火。

    评师终于宣布完规则,双手向下一斩:“比试开始!”

    晁安抬起头,那双眼睛,充满了愤怒和狂暴。他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令人不寒而悚!

    手上的烈火锤轰然化作房屋大小的火团,悬浮在他身旁,深红色的火焰在火团外层吞吐不定,火团所释放出来的炙热便是百丈之外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火团旁的晁安,显得十分渺小。

    吞吐不定的火光倒映在晁安脸上,他脸上,杀机密布!

    趁这机会,左莫手上一翻,丢出一张玉盘。

    眼尖的人立即认出是一张阵盘!

    阵盘一抛出来,便化作几道流光,消失在空中。

    围观的修者许多人要么露出讥笑之色,要么露出失望之色。

    区区一个二品的迷踪阵,对一位凝脉期修者,能有什么用?

    感受着怒火在胸中翻腾,看着对方拙劣的表演,晁安脸上露出浓浓的嘲笑和讥讽,还有深深的愤怒!

    就这样的货色,也能抵挡自己十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