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二十节 无法抵挡的诱惑!

第一百二十节 无法抵挡的诱惑!

    左莫的目光,牢牢盯着这枚玉简,片刻都不曾挪开。

    《符阵初解》,奖品评定中,名列第五十六位,二品法宝的位列之中。关于这枚玉简的介绍也很简单:一枚关于初阶符阵的入门玉简,适用于初入师门者。

    然而吸引左莫目光的,却是标明这枚玉简出处的两个小字——“昆仑”!

    他陡然激动起来!

    昆仑啊!这玉简竟然出自昆仑啊!

    这两个字,就像有魔力般,让左莫的心跳砰砰剧烈跳动。要知道,他脚下的这片土地,他所在的天月界,就连上次来调查的那些金丹高手所在的中界,都只属于一个名字:昆仑!

    在任何一位剑修心目中,昆仑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它意味着强大,意味着主宰,意味着绝对的力量,意味着最强的剑修。它是昆仑境的真正主人,亦是修真界的领导者。

    关于昆仑的传说并不是很多,对于绝大多数修者来说,昆仑都遥不可及,过于神秘。

    说实话,左莫第一眼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愣住了一会。对于天月界一个小门派的一名普通弟子来说,这两个字实在太遥远太陌生。但很快,等他反应过来,他便不能自抑地激动。

    越是大的门派,对于刚入门弟子的传授愈是看重。他们会专门编制一些玉简,供入门弟子学习,这些玉简便是入门玉简。入门玉简涉及的范围往往十分广泛,全都是各类基础法诀。

    由于入门玉简需要专人炼制,每年的数量有限,不会有太多的剩余,流传出来的甚少。

    每门每派的入门玉简都不相同,他们会根据本门的特点去编写。就算是同一个门派,入门玉简也往往会因为每年负责编写的修者不同,而有不同的版本。

    当然,对于无空剑门这样的小门派,自然不会有入门玉简。大门派每一年新入门弟子众多,有需求,而高手亦多,也有人力财力去做。小门派大多由长辈口口传授,一对一的培养。

    昆仑的符阵入门玉简,是左莫连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不过,虽然它出自昆仑,但到底还只是入门玉简,所以在所有的奖品中只能排到第五十六位。参加试剑会的,大多都是凝脉期修者,入门玉简对他们来说,没有太大的作用,更何况还是符阵方面的入门玉简。若是剑诀类的入门玉简,只怕眼馋的人,就多了。

    昆仑的剑诀……

    但这枚玉简对左莫的诱惑力,却是无以伦比。

    无空剑门没有系统的符阵类玉简,他所学的全都是七拼八凑而来,这也令他在许多时候感觉异常吃力。若能有这么一枚玉简,势必可以让他少走许多弯路。

    想都没想,他便下定决心,要想办法得到这枚玉简!

    但当他渐渐冷静下来,便不由仔细斟酌起可能性。这枚玉简在本次试会的所有奖品中,没有太大的吸引力。那份参赛者的名单之中,会对这枚玉简感兴趣的应该不多。但是无论如何,想要有挑选奖品的机会,也必需能够通过前两轮才行。

    一想到名单上密密麻麻的凝脉期修者,左莫就头皮一阵发麻。但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这枚玉简和自己失之交臂,他又不甘心,极其不甘心!

    想了半天,他心一横,管他的,先拼了再说!

    这枚入门玉简彻底扭转了左莫对即将到来的试剑会的态度,他觉得有必要做一些准备。

    东浮修者越来越多,预试剑在昨天已经结束,再过五天,本届东浮试剑会才算是到了真正的高潮。东浮并没有因为蜂拥而来的修者而变得秩序混乱,十多位金丹期高手坐镇,使得这里已经成为整个天月界治安最好的地方。

    “您来一份么?本次试剑会刚刚出炉的对战名单表,一表在手,观赛不愁!”

    “独家奉献本届试剑会各选手详细资料,无数重量级高手综合评定实力排行榜,独家!绝对独家!它将是你下注最值得依赖的伙伴!”

    ……

    走在榜坛的左莫,听得叫卖声,倒是来了几分兴趣。对战表不稀奇,前两天刚刚公布,倒是这高手榜,有点意思。还没走两步,又听到叫卖声,依然是实力排行榜,不过却是另一版本。短短几步间,左莫便听到四五种版本的排行榜,价格倒是相当统一,一份一颗三品晶石。

    直到后来,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东浮的各大盘口全都开放,好赌的人自不消说,便是普通居民,也会或多或少投上几注,图个乐呵。有需求,自然便会有供应。

    左莫正打算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对手,便索性每个版本都买了一份。

    他仔细一看,别说,这排行榜果然还是有点货色的。

    排在第一名,赫然是古容平,这位迄今为止一场未败的选手。几乎在所有版本的排行榜上,古容平都排在第一位,可谓众望所归。从第二名开始,各版本便开始混乱无比,不过前十名之中,有几人出现的频率还是相当高。

    但是让左莫感到诧异的是,前十名之中,罕有能见到本土的选手。唯独俞白在几个版本中出现过,给出的理由也十分统一:天松子之徒,绝对的主场之利!

    左莫不由大怒!

    这些榜单都是些什么破烂玩意的家伙给编排的?大师兄居然给排到二三十名!在他心目中,大师兄虽然未必稳拿第一,但绝对是前十之列!

    忽然,他想起自己,唔,自己会排在多少名?

    目光顺着榜单向下看,没有,还是没有,还是没有……

    当他的目光盯在榜单的最后一名,赫然看到自己的名字,旁边给出理由:本届试剑会正赛唯一一名筑基期修者。左莫先是一愣,旋即大怒!他立即扫向另外一份榜单,自己的名字依然在最后一名,给出的理由也如出一辙。

    不对啊,罗离师兄明明也是筑基期,凭什么说自己是唯一一位筑基期选手?左莫心中极度不平衡,愤愤不已,他迅速在榜单上,找到罗离师兄的名字。

    凝脉期!

    左莫顿时愣住了!

    罗离师兄什么时候到了凝脉期了?这都是些什么垃圾榜单,一派胡言!

    左莫决定对这些榜单置之不理,他今天出门,可是有明确目标的。

    自由市场,付金一看到左莫,先是一愣,旋即极其热情凑上来:“莫哥,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你不是要参加试剑会么?”只是那双三角眼中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笑意。

    左莫一看付金那模样,便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付金连连摆手,以十分谄媚的语气道:“莫哥您这一出马,连古容平都不是您对手。您想打断他哪条腿,他便不敢断另外一条腿……”

    “好了好了!”付金这话说得左莫都觉得寒碜得慌。古容平,人家一个够收拾他十个都还能有余。他伸出手:“东西准备好了没?”

    付金嘿嘿一笑,从怀中摸出一枚玉简,放入左莫手中:“自打您对手一出来,我就开始找了!这里面是晁安这几场比试的全部记录,还有一些是从其他渠道收集来的。”

    左莫心中感动,知道这小小一枚玉简付金一定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晁安是左莫即将迎来的对手,左莫上次就拜托付金帮他寻找他对手的一切资料。李英凤师姐虽然认真,但她平时只是经营店铺,这方面的渠道远远没有付金这样的地头蛇精通。

    左莫塞给付金一个袋子。

    付金一入手,便知道袋子里有多少晶石,他却没有半点高兴,而是盯着左莫不冷不热问:“这是什么意思?”

    左莫摇头:“不是给你的,给你用来打点的。我还指望你帮我准备好下一轮的对手资料呢!”

    付金脸色这才由阴转晴,嘿嘿笑道:“这敢情好,我可是在你身上押了不小一笔,可莫让我血本无归啊!”

    “唔,那你就祈祷我赢吧!”左莫摊了摊手。

    对手是凝脉期修者,双方实力之间存在巨大鸿沟,就连左莫自己,也没有多少信心。他只是想尽力一试,他实在是抵挡不住那枚昆仑符阵入门玉简的诱惑。作为本次试剑会修为最低的参赛者,他不被看好是理所当然,这也是为什么他的比试会摆在第一场。

    第一场嘛,这要是丢人,可就丢大了!回去铁定没好果子吃!

    左莫早在心中把安排赛程的家伙诅咒了无数遍。

    无空堂。

    阎乐的表情有些怪异:“小莫居然被排在第一场。”

    裴元然呵呵一笑:“灵英派干的吧,小莫上次削人家面子削得太狠了嘛,情有可原,情有可原嘛。”

    施凤容大怒:“情有可原个屁!敢给我弟子穿小鞋,活得不耐烦了!姑奶奶刚炼制好的千花百毒瘴没地方试手……”

    其余三人顿时头大无比,连忙拉住几乎快暴走的施凤容,一顿安抚,这才拉住。

    “放心放心。小莫鬼滑溜得很,不会吃什么大亏。”裴元然安慰道:“更何况,让他去涨涨见识,对他以后也有好处。至于面子吧,我们这些老家伙,无所谓得很。”

    阎乐在一旁呵呵地笑,施凤容气鼓鼓地坐在椅子上,辛岩眼睛寒光闪烁。

    “没想到罗离这么快升到凝脉期,看来上次和小莫一战,对他大有好处啊。”阎乐道。

    “罗离天赋不差,只是之前心性的缘故,才难以进步。这番脱胎换骨,本门又凭添一大将。”裴元然颔首道,语气中的喜悦,却清晰可闻。

    施凤容环顾四周一眼,忽然柳眉微皱:“韦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