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一十七节 怎么回事 【第二更】

第一百一十七节 怎么回事 【第二更】

    虽然第一次如此运转神识,但左莫对神识的控制要比这只阴煞出色得多,炼制了那么多材料可不是白炼制的。他神识原本就比阴煞要强大得多,控制能力也同样更强,只是不懂运用之法,探查着眼前的阴煞如何利用神识,左莫就感觉一扇窗户纸被轻易地捅破。

    一缕神识,凝结如针,朝阴珠钻去。

    没想到阴珠的阴气过于凝实,这一缕神识有些太无力,左莫也不是拘泥变化之人,迅速又分出几缕神识,汇成一股,这才堪堪钻入阴珠内!

    神识一钻进阴珠,左莫马上感觉到惊人的变化!

    自己好像置身在一个灰濛濛的世界,身体周围,全都是浓郁无比的阴气,凉凉的,感觉有些怪异。

    左莫精神一阵恍惚,直到脚下传来的坚硬质感,他才猛地惊醒!

    钻进阴珠的那缕神识也出自他,反馈回来的感觉和他本体神识产生了冲突,才会造成这突然一阵的恍惚。

    说起来复杂,其实也只不过的弹指一刹间。

    阴煞面前多了根漆黑如墨的阴刺,这根阴刺一成形,左莫便感到一股阴森可怖的气息,顿时凛然。好在他手上的“阴刺”也同时完成,说起来奇怪,阴珠依然保持着珠子的形状,可是颜色却由灰色,变为如最完美的水晶,透明没有一丝杂质。

    虽然是一板一眼跟着阴煞炼制出来的,但左莫心中也没底,他心一横,扬手打出手中这颗透明的水晶珠。

    阴煞的阴刺同时发动。

    漆黑如墨的阴刺一动,呜呜声大起,有如婴儿啼哭,阴风大作!

    见其如此可怖骇人的声势,左莫心中更没底,右手提着滴水剑,强自镇定,他决定若稍有不妙,拼着受伤,也要立即发动离水焚天!刚才逆运灵力,体内经脉已经受伤,若再运离水焚天,伤势一定会加重。不过他亦没有太多其他的选择。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他心中最信赖的,还是这招《离水焚天》。阴火珠被蒲妖说得威力强大无比,但他从来没用过,而且那粒阴火珠炼制的过程中,差点半途而废,左莫也不知道到底它的威力会不会因为打个折扣。

    符兵他虽然亲身体验过威力,的确是好东西,但这玩意需要时间来念咒、掐动法诀。若是遇到紧急情况,哪里来得及运用。

    只有《离水焚天》,只要滴水剑在手,他便可以随时施展。

    他心中不由苦笑,《离水焚天》这招施展倒不难,奈何受限于他的修为,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受伤。他打定主意,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保命绝招的事。

    摆开架势,左莫把所有的杂念全都抛之脑后,全神贯注地盯着那根漆黑的阴刺。

    透明的水晶珠无声无息划出个最普通的抛物线,没有半点声音、威势。而那根漆黑的阴刺,声势却极其骇人,周围的阴气似乎被扯动,森森的阴风吹得左莫浑身衣服猎猎作响,也吹得左莫心拔凉拔凉。铺天盖地呜呜啸音,无孔不入的阴寒,意志稍弱的人,在如此威势之下,只怕连抵抗的念头都提不起来。

    角落里,蒲妖表情呆滞地看着这一珠一刺撞在一起。

    噗!

    没有想象中的剧烈碰撞,也没有什么光芒,只有一声有如水泡破裂的轻响。

    然而就是这一声轻响,铺天盖地的呜呜声嘎然而止,而那直钻入骨的森然阴寒,也突然间烟消云散。

    提着滴水剑,早就作好准备只要一见不妙就拼命的左莫,也愣在原地。

    被这一撞,水晶珠化作一团透明的光球,而那根气势惊人的漆黑阴刺竟然被这团透明的光芒融化,眨眼间便无影无踪。余势未绝的光球,朝阴煞扑去。阴煞像被施了定身法,一动不动,任由光球打在身上。

    被光球击中的阴煞一声不吭,雪人般以惊人的速度融化消失,和光球一起消失,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在光球消失的一瞬间,左莫精神一阵恍惚。

    过了一会,回过神来的左莫呆呆地看着空空如也地面。

    这……这是怎么回事?

    光球和阴煞同时消失的瞬间,在他身后,蒲妖的血瞳骤地缩了一缩,但迅速恢复如常。

    “蒲,这……这是怎么回事?”左莫回过头,结结巴巴地问。他想过许多种不同的结果,但是眼前的结果,绝不在其中。

    蒲妖一脸不屑道:“瞎猫碰到死耗子。”

    蒲妖如此不负责的说法左莫是绝对不接受的,他又拿出一粒阴珠,朝里面注入一缕神识,待阴珠再次变成水晶珠,然后扔了出去。

    噗,水晶珠砸在地面,微光一闪,便消失不见,而地面上连个坑都没留下来。

    除了精神恍惚了一下,没有任何反应。左莫傻立当地。

    “哈哈!”蒲妖大笑。

    难道真的是瞎猫碰着死老鼠?左莫有些不信,或者是这玩意只对阴煞有用?

    “好好不容易遇到一只品质不错的阴煞,结果被你弄没了。”蒲妖似乎有些意兴阑珊,随手丢出几颗晶石,左莫只觉眼前一花,回到石室之中。

    一回来,蒲妖回到识海,重新坐到墓碑上闭目养神。左莫觉得十有八九是这厮吃得太饱,现在慢慢消化去了。

    回到熟悉的石室,左莫这才感到疲倦欲死。一天的时间,精神都高度紧绷,尤其是最后遇到的那只阴煞,他的心力消耗极大。也不顾石室地上石板的阴冷潮湿,倒头便睡。

    “不要忘!”

    “死也不能忘!”

    ……

    睡梦中的左莫,胸口泛起温润的绿光,化作一股细流,散入他四肢五骸之中。

    蒲妖坐在墓碑上,冷冷地注视着远方虚空。

    试剑会高潮迭起,不断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年轻高手出来。年轻高手特有的朝气,也使得这场试剑会充满了激情。绝大多数年轻修者都重攻轻守,试剑会上经常可以看到火花四溅的场面。

    这还仅仅是预试剑会,越来越多的年轻修者赶往东浮。

    一个个以前不曾听过的名字,迅速变得耳熟能详起来。

    左莫睁开眼睛,从潮湿阴冷的地板上爬起来,舒展了一下手脚,感觉体力终于恢复过来。环顾四周,石室阴冷安静。不知不觉中,他已经不需要依赖石室的灵脉,这里更多成为他炼丹的地方。一方面是够幽静,避免有人打扰,另一方面这一眼灵泉,是非常不错的水炼之地。

    看了一眼灵泉中的灵丹,他把滴水剑浸入灵泉中慢慢温养。这个方法虽然效果并不显著,但却能从根本上改变滴水剑的质地。

    做完这些,他便盘腿坐下来,陷入思考之中。

    这次剑洞之行,他的收获极大。

    阵盘如何运用,各种阵盘又有什么效果,从阴煞身上偷学的神识刺等等。虽然最后用阴珠来模仿阴刺结果让他看不大明白,但他知道,这条路应该可以走通,只是有些东西自己还不大了解。除此之外,他最大的发现,便是发现自己的缺乏足够的救命手段。低阶手段的组合的确能够发挥不错的威力,但这有个前提,那就是需要做很多针对性的准备。可若是突然遇到危险,根本没有时间来思考如何组合这些法诀。

    除此之外,那张符兵只能运用一次,而且催动需要很长的时间,这就注定它不适合来救急。

    唯一可靠的,便只有滴水剑了。只是,仅仅依靠滴水剑,他不放心。

    一位真正的剑修,对自己的飞剑和剑诀有着绝对的自信,比如韦胜师兄。但这绝对不包括左莫,他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一位纯粹的剑修,这种自信也无从说起。

    他把目光放在阴火珠上。

    上次炼制阴火珠费尽周折,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一粒阴火珠他自然不舍得用。阴火珠威力如何,他一直不清楚。自打他去东浮炼制了那么多种材料之后,他对钟笋火的控制更上一层楼,加上火阵相助,他有信心能够炼制出比较完整的阴火珠。只是之前压根没想到这茬事,这次剑洞之行,遭遇凶险,他才深刻地感受到救命绝招的重要。关键时刻,若能有一两张底牌,就是截然不同的结果。

    左莫来到一处人迹罕见的山谷,此处距无空山足足有上百公里,山谷内古树苍天,能给他绝佳的掩护。

    阴珠上次给他带来极大的危险,他由此深知此物见不得光,愈发小心。

    站定之后,他掏出阴火珠,珠子上宛若云朵般的花纹美丽异常。

    《阴火珠篇》中,罗列了各种千奇百怪运用阴火珠的手法,以前因为没有阴火珠,左莫也没有认真练习。这次他打算好好琢磨一下,很快,他便挑了一种名为《投指》的手法。它满足左莫的需要:指法简单、威力不错。

    他便一个人埋头在这处山谷修炼起《投指》。

    《投指》的确不复杂,它总共由五个指法动作构成,只是牵涉的灵力运转稍稍有些复杂。好在左莫虽然修为有限,但是灵力控制能力却十分出色,这种程度的难度对他来说,只是个小问题。

    只花了一个时辰,他便把投指修炼得像模像样,两个时辰后,他已经娴熟异常。

    感觉差不多,他便停下练习。

    他相当好奇,用投指来驭使阴火珠,会有着怎样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