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修真世界 > 第一百一十四节 试剑会? 【第一更】

第一百一十四节 试剑会? 【第一更】

    左莫赶到无空堂时,意外地发现罗离师兄居然在,他向端坐在上首的掌门行礼,才立到一旁。扫了一眼周围,其他几位师伯和师傅都没有来,无空堂只有他们三人。

    “罗离、左莫,你们两好好准备一下,一个月后,将和你们韦胜师兄一起,代替本门出战东浮试剑会。这段时间你们要好好修炼,莫要懈怠。”掌门十分简短地宣布了这个消息。

    韦胜大师兄的名份,自他从剑洞中出来之后,便再无置疑之地,据说掌门当场便确定下来。

    罗离没有说话,只是行一礼。

    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左莫呆立在原地,试剑会?自己要去参加试剑会?

    过了一会,他才回过神来,慌忙道:“掌门,这……这是不是有些不妥?”

    “有何不妥?”裴元然没想到左莫竟然会说不妥。

    见掌门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左莫只有硬着头皮道:“弟子恐怕无法胜任,本门有韦胜师兄和罗离师兄便已经足够,弟子实力孱弱……”

    话还没说完,连罗离看向他的眼神也有些怪异。

    裴元然呵呵一笑:“呵呵。你这般模样,可对不起你那剥皮僵尸的绰号啊。”他微微眯起眼睛,十分温和道:“师门招牌,该用的时候自然要好好用。但是嘛,师门需要你们出力的时候,也不要往后缩嘛。”

    左莫心中咯噔一下。

    完了!自己去灵英派的事肯定是被掌门知道了!

    掌门温和的目光此时如刀,左莫浑身不自在,到嘴边的话登时缩了回去,忙道:“是是是!弟子一时糊涂!为师门争得荣誉,乃我辈本份,弟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掌门哑然失笑:“赴汤蹈火倒是不用,你好好比试,对你自己也是大有好处。”

    左莫顿时讪讪,好在他脸上没有表情,看不出端倪。他之所以不想参加试剑会,是不想牵扯自己的精力。他忽然有些好奇问:“掌门,这试剑会不举行段时间了么?弟子都以为要结束了。”

    “呵呵,本土门派都会几个名额,你们可以直接参加试剑会,而不必从预试剑会开始比起。好了,若有什么疑问,便可去问你李英凤师姐,我已让她负责本次比试的后勤。”裴元然挥了挥手,示意两人退下。

    罗离自始至终,也没有说话,就像个木头人一样立在那。左莫和他也没打招呼,便各自离开。

    走到西风谷谷口,左莫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压根就没想过去试剑会,虽然他也眼红那些奖品,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他在东浮炼制材料的时候,多少有些耳闻,据说本次试剑会是天月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参加人数最多的试剑会。

    别看他在灵英派举耀武扬威,大占便宜,其中运气成份颇多。在天月界数目众多的年轻弟子之中,能够占一流之地的,全都是那些能够年纪轻轻,便已达到疑脉期的修者,像韦胜师兄。凝脉期就像一道门槛,在三十岁之前跨不过去,便难有大成就。

    就连韦胜师兄,左莫对其充满信心,但若放在整个天月界的背景之下,这信心顿时便要打个对折。东浮毕竟只是天月界十三重镇之一,还有无数散落在偏僻幽野之中的大小家族。

    天月界除了大大小小的门派,最多的便是各姓家族。这些家族大多世代修真,和门派并无太大区别,只是更加保守和传统,他们并不接受外来修者。

    比起门派,家族所占据的资源要少许多,拥有的法诀也要少许多。但是他们亦有他们的生存之道,尤其是法诀,虽然不多,但由于历代弟子不断地完善补充,只要顺利传承下来,必有其精妙之处。门派出来的弟子,各方面的基础要扎实许多,而家族出来的弟子,往往有一两手极其精妙的法诀,各有优劣。

    修真家族之中若出一位天赋出众的弟子,各方面的资源倾斜得会比门派更加厉害。

    这么多厉害的高手,自己区区筑基期的修为,去凑什么热闹?左莫撇撇嘴。

    其实在他心中,罗离师兄也是没什么希望,门中若说有希望的,只有韦胜师兄。一想到韦胜师兄,左莫不禁心生期待。从剑洞中一步步杀出来,突破凝脉期的师兄,会有啥样的表现呢?这亦是左莫对试剑会唯一感兴趣的地方。

    剑洞中的阴煞全都被师兄打散,便是蒲妖说起来师兄,言语间不时会流露出的赞赏。

    好吧,反正也就是走走过场,左莫打定主意,唔,当然要表现得尽力一些,免得被掌门责罚。想罢,左莫就决定暂时把这个问题丢到一边,该干什么干什么。

    走近小院,小果还在练剑,大汗淋漓,十分投入。左莫没有出声打扰,而是静静看了片刻,他很快便微微点头。小果进步十分迅速,《青花》剑诀使得有模有样。说实话,小果修剑的天赋只能算普通,左莫一开始指点也只是尽尽作师兄的义务。

    但随着小果不断的进步,尤其是超乎左莫想象的刻苦,让他的态度一点点发生改变,指点得更加认真。

    《青花》剑诀,阴柔之中暗藏杀机,藏青色剑光有时纤细绵密,层层圈叠,有若工笔细描,有时剑势跌宕,恍若泼墨写意。

    现在小果的《青花》还缺乏杀机,但是在缠、阴、柔上,却做得极其出色。尤其让左莫觉得惊艳的,却是她剑势之中隐隐透露而出的“韧”。她就像一只在釉白瓷瓶上潜伏的安静而羞怯的蜘蛛,吐出无数细细藏青蛛丝,悄然布下一张细密坚韧的青网,把对手圈住。

    这《青花》还真是适合她啊!

    左莫在心中赞叹,替她感到高兴,假以时日,小果定然能成为一名实力不错的剑修。

    至于《青花》原本之中的另一种变化:写意,左莫觉得强求不来,这玩意和性格有关。小果不是那种豪爽跳脱之人,估计也难领会到这一层剑意。左莫不是拘泥于变化的人,反倒觉得小果若是朝眼下这般发展下去,一定能够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想了想,左莫把自己所有的玉简中他觉得可能给小果帮助的剑诀全都找出来,大多是一些比较阴柔的剑诀。

    小果此时亦完成一次完整的训练,抬头发现看到在一旁观看的左莫,呼吸一滞,郝然怯怯地喊了句:“师兄……”

    “唔。”左莫漫声应了句,接着从百宝囊中掏出几枚玉简递给小果:“这些拿回去看看。不要一心只知道苦练,多看看,长长见识,也能对自己有点启发。”

    一看小果双眼中又泛起雾气,左莫顿时头痛无比,赶紧把玉简塞到小果手中,语气故作严肃道:“这是功课!我会检查的!不要偷懒!继续练!”

    说完,逃之夭夭,直奔小屋。

    这小姑娘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哭。左莫摇头,对小果这点,他亦无奈得很。唔,让她自己练吧,反正现在她也练得不错。左莫十分不负责地想着。

    很快,这个问题被他丢到一边,开始每天的修炼。

    他现在修炼极其不平衡,绝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修炼心法上。无论是《胎息炼神》,还是《金刚微言》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相比之下,他花在法诀上的时间就少得可怜。灵植夫的五行法诀,由于没有后面的内容,无以为继,只是每天花些时间在指法上,以防止指法退步。而《离水剑诀》自从他把融合剑意之后,他便发现,他偏离玉简上面的内容相当大。剑诀里面的内容,也不再适合新的剑意。奈何剑意融合起来不容易,想要重新分开,更不容易。

    唯一让左莫感到庆幸的是,融合之后的剑意,威力比以前大不少。

    剩下的呢,就是全是炼丹炼器之类法诀。炼丹自不消说,施凤容觉得自己没有时间指点他,便把所有炼丹方面的玉简全都给他看。就连那些需要修为匹配的玉简,也被她抹去禁制,以供左莫查看。

    不得不说,这对左莫大有裨益。他如今对钟笋火的运用比起以前,不知道要强多少,许多精妙之处,也能领悟得到。即使碍于修为,有许多地方难以尽懂,但是他的思路、见识,已非昔日可比。

    至于炼器方面,他只能算得上兼修,唯一能称得上擅长的,便是处理材料。其他的嘛,弱得可怜。不过他觉得,炼器也是个不错的方向,特别是他拥有火种的情况下。闲暇之时,也会翻翻二师伯收藏的炼器玉简。

    由此可见,他的法诀是何等稀少!

    不过,他也没多少办法。偏偏他不能和掌门二师伯他们说,否则肯定挨训。长辈们一定会十分严厉地训斥他,好好炼剑,莫要贪多不烂。

    一剑破万法,是剑修高手的自信。

    可惜左莫不是高手,最近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放在剑诀上。他是一个纯粹的实用主义者,他的发展方向,完全受需求所推动和支配。自从上次在灵英派差点栽了个跟着,他就深深警醒,这事不能再干下去。

    赚晶石,还是稳打稳扎比较好。

    之前他花了大量时间在符阵上,但由于缺乏有效手法,所以虽然在琢磨,其实兴头并不大。

    但如今有了阵盘,这无疑让左莫推开了一扇窗户。

    窗户外,是另一个全新的世界。